蜜醫(下) 尾聲 開枝散葉福滿門
作者︰寧馨
    十年後。

    又是一個春風拂面的好日子,京郊沿河的柳樹已是抽出了嫩綠的葉芽,一群鴨子順著河岸跳下水盡情嬉戲,遠處山巒換了綠衣,施施然展現著生命的蓬勃和美麗。

    不遠處的官路上,遠遠跑過來幾匹快馬,馬上的青年們各個身輕體健,容貌俊朗,只不過許是被風吹日曬久了,膚色有些黑,但也更顯陽剛。

    當先那個騎士放慢馬速,手搭涼棚望向河道對岸的莊園,臉上滿滿都是喜色。

    他身後的幾個兄弟見了,忍不住笑道︰「大哥,可是到家了?」

    「到了,」騎士點頭,歡喜應道︰「對面那座莊園就是了,我家祖母和嬸嬸最是耐不得熱,又厭煩城里吵鬧,一年幾乎有大半都住在這里。幾個弟弟正是調皮的年紀,也喜歡在這里玩耍,就是可憐二叔要每日騎馬往返城里城外。」

    幾個小兄弟眼見平日不苟言笑的大哥這般且言且笑的模樣都是驚奇,打趣道︰「大哥這樣若是被塞外那些大姑娘看見了,還不知道要怎麼跑去家里自薦枕席呢?」

    眾人都是笑起來,不想一旁灌木後卻傳來一個童聲,「哥哥,什麼叫自薦枕席?」

    眾人一驚,下意識扯了馬韁繩擺出防守之態,騎士卻是攔了眾人,笑著伸手點了點不遠處的小樹。

    丙然另一個懊惱的童聲傳了出來,「牟豆豆,你這個蠢蛋!偵測敵情時擅自開口,暴露目標就是大忌,以後我再也不帶你玩了!」

    「嗚嗚,」一個藍衣小少年扁著小嘴兒從灌木後站了起來,頭上尚頂著兩片枯葉,大聲控訴著,「牟石頭,我找娘告狀去,你欺負我和苗苗!」

    說著話,他伸手又從灌木後扯出另一個小少年,看得一眾騎士都是驚呼起來,原來這兩個小小少年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幾乎一模一樣。

    讓他們更驚奇的還在後邊,那樹上的少年也跳了下來,同樣的衣衫,同樣的身高,同樣的五官……

    「三胞胎?」

    一個騎士忍不住叫出了聲,其余幾個也是興致勃勃的扯了韁繩上前,想好好分辨個清楚。

    三個小少年許是常年被人如此圍觀,已是習慣了,大大方方任憑幾人打量,開口卻是毫不客氣,「你們是什麼人,過了河就是私人領地,不得進入。」

    幾個騎士看夠了新奇就退了回去,先前那被喚作大哥的騎士卻是解下了斗笠,露出了整張而孔。

    「豆豆,石頭,苗苗,你們不認識大哥了嗎?」

    三個小小少年怔愣了半晌,下一瞬卻是嗷了一嗓子的蹦起來,「大哥,大哥回來了!」

    三個孩兒小猴子一般地往馬上竄,那騎士卻先跳了下來,一手一個胸前還掛了一個,四兄弟抱在一處轉得天昏地暗。

    幾個騎士見此也是下了馬,笑嘻嘻在一旁看熱鬧。

    「大哥,你怎麼才回來?娘說,你回來就準我們歇息三日,可怎麼等你也不回來,我們每日都跑出來看好幾趟呢!」

    「就是,大哥,娘做了你喜歡吃的臘腸了,我偷吃了一根,要不是祖母護著,我都要**開花了。」

    「還有我,還有我,爹爹說大哥回來就教我們騎馬!」

    三個小子一個比一個聲高,抱在大哥身上就不肯下來了,一副生怕大哥掉頭跑掉的樣子,惹得騎士笑個不停,又心里暖得想要掉眼淚。

    這騎士正是當年小小的孩童坤哥兒,自從十二歲匿名去塞外戍邊已是四年整,如今第一次回家探親。

    「好,好,咱們先回家,等見過祖母叔叔嬸嬸,你們想怎麼玩,大哥都陪著。」

    「大哥最好了,不像牟瓜瓜和牟果果只顧自己玩,從來不帶我們。」

    「就是,上次不過是在書院里喊了一聲瓜瓜哥,他就把我上山套兔子的事告訴娘了,害我被罰跪。」

    三個孩子顯見平日都是淘氣包,即便被大哥扶上了馬背排排坐,小嘴兒也不肯停下地細數兄姊的惡行,簡直是聞者傷心,听者流淚。不過幾個騎士可能屬于沒心沒肺那一類,越听笑得越歡實,惹來三個小少年的白眼無數。

    不一時,眾人就進了莊園,三個小少年下了馬就往後院瘋跑報信。

    很快,一個身穿藕荷色衣裙的婦人就迎了出來,驚喜喚道︰「坤哥兒!」

    「嬸嬸!」牟坤立時就要跪倒,婦人卻是一把扶了他,轉而攬到身前仔細打量,「黑了,瘦了!都怪你叔叔,非要把你送去塞外吃沙子,你再不回來,我就把他也攆去!」

    話音剛落,一個中年文士就干咳著從影壁後邊轉了出來,尷尬應道︰「這話怎麼當著孩子面前說?」

    熬人卻是瞪了美目,反駁道︰「當著娘的面兒,我也敢這麼說。」

    中年文士無法,只能舍了婦人上前打量佷兒,「塞外雖說辛苦,倒是個成長的好地方。」

    牟坤再也忍耐不住,執意跪倒給中年文士同婦人磕頭,「叔叔,嬸嬸,佷兒回來了。多年養育之恩,佷兒不敢忘卻一字,只是出門在外實在惦記家里,還望叔叔嬸嬸莫怪。」

    牟奕同蘇圓對視一眼,都是听得心酸又欣慰,兩人抬手扶起佷兒,「一家人不說外道話,先進去見你祖母,待閑下來再說。」

    牟坤這才起身,轉而想起幾個兄弟,趕緊側身介紹道︰「兄弟們,先前多有顧忌不好明言,如今到家不好再隱滿你們,這兩位是我家中長輩,叔叔在朝為官,官居一品丞相,嬸嬸開了一家醫館,想必你們都听過「蘇氏保嬰堂」。」

    「什麼?!」幾個一直沒有說話的騎士這會兒驚得差點腿軟,原來平日一起吃喝笑鬧,一起打馬殺胡人的兄長居然是官宦子弟。

    這還不是最讓人震驚的,畢竟誰家都有個發跡的遠親近戚,但叔叔官拜一品的卻是鳳毛麟角啊,更何況嬸嬸居然還是民間傳言里稱作慈悲娘娘使者的牟夫人……

    「撲通!」

    幾個騎士幾乎同時跪倒,行禮之後又七嘴八舌爭搶說了起來,「夫人,我弟弟就是在保嬰堂救活的,我娘若是知道我今日得見仙顏,還不知怎麼歡喜呢!」

    「我也是、我也是,家里嫂嫂難產,也是到保嬰堂求救才撿回一條性命。」

    一時間,院門口從認親大會改成了憶苦思甜大會,听得守在一旁的丫鬟僕役們好笑又驕傲。

    好不容易把幾個騎士勸下去梳洗安頓了,一家人終于去了後院,不必說,已是年過六十的牟老夫人抱著大孫子便哭得不成樣子。

    蘇圓趁空去廚下親手整治了幾個好菜,加上廚子盡心,兩桌豐盛的酒席很快就準備好了。

    牟坤去看了幾個兄弟,見他們吃喝得痛快這才回到後院,果然全家都在等著他一同開飯。

    已是長成俊秀少年和嬌俏少女的瓜瓜果果,見了大哥自然也是歡喜,「暴力」攆了三個弟弟,霸佔了兄長的左右兩側,一個興致勃勃問起邊塞風光,一個則抱怨老娘請的嬤嬤太厲害,整日逼她繡花差點扎爛手指。

    三個小子急得嗷嗷直叫,不時拉著祖母給他們做主,大聲控訴哥哥姊姊霸道,惹得吳婆婆笑得露了牙。

    不必說,兄妹五個都被老娘挨個敲了一遍,最後扁著嘴坐到往日位置,然後就見老娘左一筷右一勺把大哥的碗堆得跟小山一樣。一家人熱熱鬧鬧吃了飯,飯後在院里的石桌上擺了水果,老老小小聚在一起繼續說閑話。

    牟奕問過佷兒在邊塞幾年之事,想了想說道︰「你如今也到了說親的年紀,邊塞那里就不要再去了。過些時日我就上奏折,家里的爵位傳給你,今後如何光耀牟家就看你的本事了。」

    「叔叔不可!」牟坤听得心急,開口就要拒絕。

    牟奕卻不容他反駁,擺手道︰「當日你爹病故,我接過爵位的時候就同你祖母祖父說起過,伯爵府一定會傳給你。如今是時候了,卸掉爵位,我也輕松幾日,待過幾年連朝中的官職都辭去,我就侍奉你祖母、帶著你嬸嬸出去看看山水。」

    這是他許久的心願,這般說著,牟奕眼底有喜意涌出,轉頭望著同樣笑意盈盈的妻子,兩人的手極默契的握在了一處。

    牟坤下意識看向幾個弟弟妹妹,見他們半點沒有嫉妒不滿之色,反倒小狗一般湊到叔叔嬸嬸跟前,搖著尾巴鬧人撒嬌。

    「爹爹,帶我去,我要去!」

    「你就會惹禍,娘說我最乖了,還是帶我去。」

    「娘,您只有我一個閨女,帶我去吧,路上我伺候爹娘起居……」

    「姊姊自己還要丫鬟伺候,說什麼孝順爹娘?」

    「臭小子,閉嘴!」

    眼見姊弟五個開始內訌吵成一團,好似自家的爵位就是路旁隨手可得的野菜,遠不如跟隨父母游玩重要。

    牟坤再也忍耐不住地瞬間紅了眼兒,原來自己隱隱擔憂的那些兄弟反目,勾心斗角都是多余的,也許這是別家府邸的毒瘤,卻永遠不會發作在自家人身上。

    牟老夫人雖然老眼昏花,但依舊準確的摸到大孫兒的手臂輕輕拍了拍,「傻孩子,過些時日繼承了爵位就讓你嬸嬸給你挑個門當戶對的好姑娘,成親生子,你爹娘在天之靈也能安心了。」

    牟坤下意識開口反駁道︰「不必門當戶對,嬸嬸同二叔……」

    他的話沒有說完,但牟老夫人哪有不明白的,于是呵呵笑道︰「好,只要你喜歡就好,左右是你自己的日子,總要你自己舒心才好。」

    牟坤扭頭望向暮色里並坐在一處的叔叔嬸嬸,心里突然對那個將與他共度一生的女子期待起來……

    夜色漸漸深沉,三個淘氣小子瘋了一日免不得開始打哈欠,于是被攆回去睡了。瓜瓜明日要去書院讀書,果果要學繡花,也不情不願的結伴走了。

    牟老夫人沒說幾句話也是困倦,便被牟坤扶著送回房了。

    不到片刻,院子里只剩牟奕蘇圓夫妻倆,想著孩子們的淘氣吵鬧,蘇圓忍不住該惱抱怨,「這些淘氣包,有時候真想把他們扔去天邊,讓我能得幾日清淨就好。」

    牟奕听得好笑,想起當日三胞胎被好奇的皇帝宣進宮住了一晚,妻子惦記得整晚未眠,但這時候可不能這般說,否則他怕是又要睡書房了。

    「好,等過幾年我帶你偷偷出門,這些孩子一個也不帶。」

    「好啊。」

    蘇圓也知道自己口是心非,但無論年紀怎麼增長就是喜愛同夫君撒嬌。不過幾個孩子都是淘氣包,就是閨女也沾染了小子脾氣,半點不懂如何做娘親的小棉襖,這實在讓她沮喪。

    于是又道︰「夫君,咱們再生一個女兒吧。白胖可愛的,會軟軟趴在我們懷里要糖吃的,會撒嬌鬧人的,好不好?」

    牟奕下意識搖頭,當年三胞胎出生時的驚險,如今他還是記憶猶新,好在多年來嬌妻再也沒有懷孕,他也算勉強放了心。

    「家里孩子已足夠繼承香火了,你養好身子,等我帶你出門去游玩才是正經。」

    蘇圓噘了嘴巴,還要再鬧的時候卻突然想起自己這月的癸水已晚了七八日,于是眼楮立時亮了起來,雙手也撫上了小腹。

    牟奕半晌沒等到嬌妻響應,還以為她當真惱了,趕緊輕聲哄著,「再過兩年,坤哥兒就成親生子了,再過五、六年,瓜瓜也該成親了,家里孩子會越來越多,到時候你抱哪個到身邊養著都好。」

    蘇圓依舊不言不語,嘴角卻是偷偷翹了起來,心里低低同剛剛在自己肚里安家的小娃兒告狀,「孩兒啊,爹爹不喜歡你呢。等你出生了,一定只同娘親近,好不好?」

    尚且只有一個豌豆大小的孩兒自然不懂娘親的小心眼,但他的爹爹卻是老奸巨猾,幾乎是沒一會兒就乍然明白了。

    「你……你不會已經懷上了吧?」

    「哈哈!」

    蘇圓再也忍耐不住地大笑出聲,起身就往內室跑去,惹得朝堂上為皇帝和天下百姓解憂的丞相大人瞬間白了臉,氣急敗壞嚷著,「小心,別跑,千萬別摔了!」

    院角石榴樹的鳥巢里,兩只夜鳥歪著腦袋望著夫妻倆消失在屋門口,互相對視一眼,咕咕抱怨幾句,又把頭埋在彼此肩頭的羽毛里安心睡去了。

    夜色,靜美。人間,安好……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蜜醫(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寧馨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