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期告白 第11章(2)
作者︰樓采凝
    用完餐之後,韓季彬才對她說︰「一起走吧。」

    「中午會回來吃嗎?」黎母問道。

    「到醫院之後就會很忙,可能沒辦法,晚餐也別刻意為我準備,謝謝伯母。」畢競到醫院任職後,會發生什麼突發狀況誰又知道?

    「好,如果提前回來給我一通電話。」黎母又對黎庭庭說︰「一定要對人客氣,好好地做,不管在哪兒都要記得面帶微笑,懂嗎?」

    「媽,我知道的。」

    對媽媽笑了笑之後,她便和韓季彬一起離開。到了外面,他深吸口氣,「我對台中比較陌生,讓你帶路羅。」

    「我沒車,咱們坐車去。」她帶著他去公車站,等了會兒車才來,上車後他坐在她身邊,握住她的小手。

    她先是顫了下,擾豫著該不該將手抽回的時候,他說︰「台中看起來悠閑多了,車沒這麼多,行人也不多,就連公車也坐不滿。」

    「是呀,所以剛到台北的時候我真的很不習慣,而且我經常因為這個慢郎中的個性而挨罵。」

    她低頭一笑,「若不是我真的很喜歡護士這份工作,或許早就打退堂鼓了。」

    「放心,以後有我在你身邊,沒人敢欺負你。」

    「你以為你是院長嗎?」她嘟起嘴。

    「笨蛋,院長能保護你嗎?」揉揉她的腦袋,「到時候你會了解誰才是你真正的守護神。」

    「又在說大話了。」

    她疑惑地盯著他瞧,「喂,你說愛我是假的吧?」

    「那要怎麼樣才能讓你相信是真的?這樣嗎?」他出其不意將手搭上她的肩,把她拉進懷中。

    「這是在車上,別這樣。」她不自在地看看別人。

    「這里是最後一排,沒人看見的。」他順勢將她攬得更緊。

    「什麼對候你也變得這麼無賴了?」她疑惑地看著他。

    「或許我本性就是如此,只是現在才被你給挖出來了。」可以放松心將她擁加陣中,這是他夢寐多時的,所以他不會輕易放手。

    「你胡說什麼。」見他將自己抱得好緊,她的心底釀出絲絲的甜蜜和溫暖。

    「我說的是真心話。」拿起她的手貼在自己的心窩,「是不是跳得很有規律?這表示我沒說假話。」

    「討厭!」轉向窗外,她隱隱一笑,然而從玻璃所反射出的笑容早已落在韓季彬的眼中。

    到了醫院,黎庭庭立刻羞快地跳下車,而韓季彬則踩著悠閑的步履,隨她一起走迸醫院。

    就在他們走在醫院長廊對,突見有人快步走來,急急握住韓季彬的手,「韓醫生,真的太好了,我沒想到你會請調來台中分院,你的醫術以及過去寫的論文都非常有名,我們真的感到莫大的榮幸。」

    「別這麼說,以後還需要林醫生多多關照呢!」在之前去香港出差時,他和林醫生是有一面之緣。

    「那是一定的。」

    「這位是?」林醫生看著站在他身邊的黎庭庭。

    「她是和我一起過來的黎護士。」

    「歡迎你。」林醫生朝她點點頭後,又看向韓季彬道︰「那你們忙吧,有事可以來找我,我和你一樣是心髒科的。」

    「好。」韓季彬朝他點點頭後,又邁開步伐往前走。

    聞言,黎庭庭吃驚得頓了下,隨即追了過去,詫異地問他,「你,一你們剛剛說什麼?你也請調到這里來?」

    「是呀,我要當護花使者,不跟著怎行?」他撤嘴一笑。

    「可是每個人想破頭要調去總院,畢競那里升遷的機會大、資源也比較多,你怎麼願意離開總院呢?」他千嘛做這麼草率的決定?

    「不管總院有多好,但那里沒有你。」只回她這麼一句後,他便笑著往院長室走去。

    黎庭庭停下了腳步,一顆心直蕩像著柔情和溫暖,因為他這句話,她感動得想哭了。

    討厭的韓季彬,不是像冰塊一樣冷,就是像火爐一樣熱,要她如何適應嘛?

    揉揉泛紅的鼻頭,她也轉往人事室報到,才知道這里的護理長是個中年大叔,個性挺爽朗,一見到她就笑臉迎人,例緩解了她心里的緊張。

    由于是第一天上班,黎庭庭只做了工作上的交接,因此還算輕松,六點一到護理長便讓她回去休息,並告訴她明天起她就會開始扮碌,要她做好心理準備。

    其實她一點也不擔心工作會很忙碌,只要不做錯事讓人討厭那就行了。

    整理好東西,與同事道再見後,黎庭庭正準備離開醫院,剛好有人跑來告訴她有位嚴先生在大門口想要見她。

    她疑惑地想,自已並不認識姓嚴的男性,究竟是誰呢?

    來到大門口,她走向那人微微一笑,「請問你是嚴先生嗎?听說你找我?」

    嚴俊奇一見她來了,便客氣笑說︰「對,我是嚴俊奇,你是黎小姐?」

    「嚴俊奇?」就算听了名字她還是不知道他是誰。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嚴珍妮的哥哥,這次特地從美國過來接她回去的。」見黎庭庭一臉疑惑,他立即介紹自己。

    「那你是韓季彬的朋友嗎?要不要我請他過來?」

    「不用,前幾天我已經和他見過面,今天我是專程來找你的,應該說是我有些話想對你說。」他垂下臉一嘆,才道︰「我妹經過治療後,稍微回復正常了,只不過不知道能維持多久,我必須代她向你說聲抱歉。」

    「這……你沒必要這麼做。」都已經過去了。

    「對了,有件事季彬不知道有沒有向你提過,一年多前珍妮曾用同樣手段對付季彬的女友,但她耳根子軟,對他不夠信任,所以走上不歸路。」

    黎庭庭點點頭,「這個我听說了。」

    「那就好,那季彬現在呢?是不是依然不冷不熱的?」他有些擔心地問。

    「他……是還好,以前真的像冰一樣,是發生過什麼事嗎?」黎庭庭從他的表情觀察到這事似手暗藏隱情。

    「你不知道?」嚴俊奇想了想,「或許這是他心底的痛,不想讓人知道。」

    「請你告訴我。」黎庭庭急切地說。

    「這……還是讓他自己告訴你吧。」

    「拜托你,你也知道他的個性,不說的就永遠不會說,可我真的很想了解他。」

    黎庭庭眼中的誠摯感動了嚴俊奇,他笑了笑,「好吧,就算他罵我一頓也沒關系,就告訴你。」

    于是嚴俊奇便將當初尤敏在醫院對韓季彬說的最後一段話告訴了她。

    「這話當對有許多醫護人員听見,因而傳開。季彬因此非常消極,除了辭去工作,我還听說他不再談感情,整個人變得冰冷又無倍。雖然我人在美國,可還是暗地關心著他,知道他依然故我,我真的很憂心,可他還恨著我妹,連帶不太聯系我,讓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關心他。」

    見她傻住的樣子,嚴俊奇笑說︰「然他和你在一起,就說明你已打開他的心房,讓他相信你不是這麼軟弱的女人,絕對可以逃過尤敏的詛咒,也激起他想保護你的欲望。」

    「謝謝……」天,她完全都不知道,還埋怨他,她真是太糟糕了。

    「那麼他就拜托你了,我也向你承諾,一定會看好我妹妹,不讓她再來鬧事。」嚴俊奇向她一鞠躬後,便離開了。

    見他走遠一黎庭庭才想起什麼似的,立即轉身直奔心髒科,她真的好想看看韓季彬,她有好多話想對他說。

    來到心髒科,黎庭庭並沒找到韓季彬,經詢問後才知道他正在進行一場術後簡報會議。

    于是地待在會議室外等待,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才見他與其他醫生、教授慢慢走了出來。

    走出會議室時,見他們還在談論著,怕妨礙到他,她趕緊退到角落,可沒想到還是被他眼尖地瞧見了!

    韓季彬立刻向旁邊的醫生說了幾句話後,便走向她,「怎麼站在這里?你是專程來找我的?」

    「嗯,我要回家了,想問你要不要一起走?」看樣子他挺忙的。

    「當然可以,跟我來吧。」他二話不說握住她的手來到辦公室,「以後我就在這里力公,沒事可以來找我。」

    他邊說邊換下白袍,黎庭庭見了,便問︰「你現在不忙嗎?」

    「還好,因為第一天只是先熟悉一下客個流程而已。」拿起外套,他半眯著眸看著她,「你怎麼一副有話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黎庭庭甜甜一笑,「等你弄好,我們出去說。」

    「哇,我沒看錯吧,庭庭在對我笑耶!」突然,他攀住她的肩,仔細瞅著她。

    「我本來就很愛笑了。」

    「可是你好久沒這麼對我笑了。」擰了擰她的腮幫子,他彎起嘴角,拉住地的手往醫院門口走去,「走吧。」

    「大家都在看,別牽著手。」她不好意思極了。

    「我是伯母的準女婿,你是我的準老婆,還怕什麼?」他笑娣著她。

    「你怎麼就這麼肯定我會嫁給你呀?」連個求婚都沒有,就女婿、老婆的。

    「因為我有信心你一定會成為我的老婆。」在醫院外搭上計程車後,他說的競不是她家的地址,而是往大肚山的方向。

    「要去哪兒?」

    「你肚子不餓嗎?當然是去吃飯了。」他扛開嘴角,「早上對伯母這麼說就是不想讓她做飯,這樣我們今晚就可以過過兩人世界了。」

    黎庭庭直直看著他,沒想到他居然也有這麼浪漫的時候。

    「你該不會已經仃好餐廳了?」她開始猜測。

    「哇,一我們的小護士變聰明了。」韓季彬輕零了下她的嘴角。

    她羞怯地看看司機,瞧他沒發現又繼續問︰「你……你是真心追求我的?」

    「要不然還有假嗎?人家是嫁雞隨雞,我已經是娶雞隨雞了,你還不信?」他臉上掛著陽光般的微笑。

    「好,我信。」他都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了,還為了她努才擺脫內心的陰霆,她真的該好好把握住這份真情。

    倚在他懷里,黎庭庭忽然覺得自己好幸福。

    到了餐廳,一下車就看見整個台中市的夜景,黎庭庭微笑地說︰「我已經好幾年沒來了,你是怎麼知道這里的夜景很棒的?

    「拜兩路Google大神之賜。」他看向這片燈海,「網路圖片已經很迷人了,沒想到親眼一看更美了,我不浪漫,也想不到什麼別出心裁的方式,只能在這里問你一句,」嫁給我好嗎?「

    黎庭庭倒吸口氣,心髒跳個不停,「你真……真的很不浪漫耶!」

    「所以你生氣了,不答應?」他有點緊張。

    「難道你連枚戒指也沒有準備?」

    「對了,戒指!我早準備了,只是一緊張就忘了。」韓季彬立即從口袋將戒指掏了出來,「這是用我這陣子種花草賺的錢買的,所以不是很大,等我——」

    她伸手捂住他的嘴,「我只要它,別忘了我們是因花草而結識的。」

    「是嗎?」他眯起眸。

    「你還真是的!真的忘了嗎?」就算他忘了她也不怪他,畢競那對候誰知道他們會愛上對方。

    「怎麼可能忘了。」他將戒指套在她指上,「那天有個女孩熱心地替我撿東西,還幫我將推車蓋上布,她那時所綻放的微笑我至今仍然記得。」

    「你……」她非常意外他會記得這些,「難道?」

    「沒錯,那對候我就注意到你了,說不定就是從那對開始,你就對我下了蠱,讓我不自覺地愛上了你。」掬起她的下顎,他立即封住她的小嘴。

    晚風徐徐吹在他們身上,讓他將她抱得更緊,而天上的星星、底下的燈海似乎都因為他們的戀情而閃動光芒,吟唱著祝福的樂章。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限期告白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樓采凝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