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羽佳人 第十章
作者︰陽光晴子
    林薔微套上展褸靜靜地看著躺在她床上的民揚。

    晴兒望開民揚已一個多月了,可是她卻沒有贏回民揚的心。

    「他還是愛著晴兒!林薔微苦澀地想著,平凡的五官上也在瞬間布滿愁容。

    雖然自晴兒離開後,民揚在她溫柔的撫慰下重回自己的懷抱,可是他的眼里心里卻沒有她的存在。在宴會上擁著她起舞時,民揚的眼神總是落在遠方,只有在媒體閃光燈圍繞之際,他才會笑容滿面的擁緊她做出親昵的動作,但一旦記者散去,他的眼神再次恍惚。即使在床上火熱的共赴雲雨時,民揚的眼光也沒放在她身上,在幾次的激情高潮時,他甚至喊出晴兒的名字,下一瞬間,他則是鐵青著臉離開了她的床,冷漠地穿上衣服後駕車離去。她知道他在氣自己、怨自己心中對作晴兒的依戀……

    天!一顆瑩瑩的淚珠滴落衣襟,林著該捂住到口的嗚咽,心痛地年頭床上平靜睡著的他。

    發揚的心已死了!雖然他仍跟自己扮演情人的角色,可是她已清楚的感到他不再對誰用真心了。

    林薔微伸出手撫摸雙頰漸漸憔粹的民揚,她不知自己這樣苦心設計、分離民揚和晴兒的舉止對還是錯?她太高估自己的溫柔魅力,也太低估民揚對晴兒的用情至深,所以這會兒的兩人全是痛苦的。

    不!還有一直將她視為姊姊的晴兒雖然消聲匿跡了,但她知道晴兒一定是躲在某個角落獨自飲泣。

    淚水在林薔微的眼里打轉,手上觸摸的溫熱肌膚仿佛在控訴她的奸詐與過錯。

    她苦悶地一笑,天知道在看見民揚日漸消瘦與他在激情時身不由己的喊出晴兒的名字時,她的心有多麼地痛。

    她愛他啊,她又怎麼舍得看他如此消沉度日、笑意漸失?

    她知道民揚是矛盾的,雖然恨晴兒的背叛,但內心對她的愛意與思念卻未曾褪減。

    她也曾多次看著陷入沉思的他嘴里哺啼叫著晴兒,在辦公室的桌上甚至還有一張晴兒巧笑情兮的照片。她曾想拿走它的,可是民揚不準,他要看著晴兒提醒自己曾做過怎樣愚蠢的事!

    可是事實卻不是如此啊!她有多次看著他溫柔的看著那張照片……

    縱然自己曾刻意地在宴會卜散布葉俊良與晴兒在「今生今世」親呢選戒並相愛一事.期盼民楊仍陷憎恨中。然而.他的心卻未曾離開過晴兒。

    林薔微知道自己敗了,也知道自己縣不可能得到日揚的心,甚至可以說她自始至終從來就沒有得到他的心過。因為她曾向他問及他曾說的「若一日娶妻,她一定是他妻子不二人選」的話中含意,在娶妻的意義之外,他可曾愛過她一些?

    他的答案很簡單-他不曾愛過她,而這輩子他也不會再愛人了!

    酸澀的淚水再度涌現,有多少次看著民揚落寞與悲哀的神情時,她幾度出口欲道出一切實情,但她不能也不敢,她沒有勇敢去承擔在得知她背叛日松後的民揚。可是她明白再這樣下去,最痛苦的人絕對會是自己!因為得不到他的愛,內心又背負著背叛日松的沉重自責,她什麼也沒得到,有的只是日日的淚水相伴與內心自我的煎熬……

    為愛做傻事的女人雖多,但一向冷靜的自己在妒火高升之際竟成了自私自利、犧牲他人情愛的惡魔之人?!林薔微是愈想愈難過,難怪上天會給她這樣一張平心的臉,她根本不團擁有一張天使臉孔!

    她顫抖地收起仍眷戀在民揚肌膚上的右手站起身來,在靜靜地凝視他後,她咬咬牙走到梳妝台拉開抽屜拿出已寫了多日的信放到桌上。

    她淚流滿面地看著那只封信,他們之間就真的完了,可是……

    林薔微苦笑,至少他和晴兒能夠破鏡重園,他的日子也能重抬快樂,而自己的內疚也許能就此降低些吧!

    靜靜地換上並拉出衣櫃里的行李箱,走到門口,她回頭不舍地看了沉睡中的民揚一眼。

    她在想什麼?林薔微拭去淚珠地搖搖頭,期待他醒來留下她嗎?他在睡前已喝了她摻有安眠藥的威士忌了,不到天亮他是不會醒來了。

    萬般不舍再看他一眼,淚如泉涌的林薔微快步地朝外奔去……

    早晨的微光往往地將民揚喚醒,他習慣性地將手往旁邊一放卻沒有觸摸到林薔微溫熱的肌膚。

    他爬了間雜亂的發絲坐起身來,「薔微?薔微?」

    她跑到哪兒去了?回身下床,民楊一回頭看到床間梳妝台上的信封,「這是什麼?」

    他不解地抽出信件觀看,瞧著一行行的字句,民揚的田頭是愈皺愈緊,他咬緊牙根的止住一這串跳如雷的詛咒,但內心的憤怒如加波濤洶涌地宜涌心坎……

    懊死的!急匆匆的容上衣服後,他拿著信駕車直驅葉俊良住所。

    李達忐忑不安地看著眼前一言不發的葉俊良及挑民楊。這薔薇怎麼可以將一切都說了出來?他苦著臉看著剛剛才讀過的信函,她真是害死他了!

    這一大份早的就被叫來葉總裁家時,他就有壞預感,沒想到真的是……

    葉俊良瞥了身旁臉色沉重的好友一眼,他一早就將自己從床鋪挖了起來要求自己幫忙贏回晴兒的心,問題是自己找了晴兒一個多月了都找不著人,怎麼幫?

    而听到他答案的民楊則是怔愣一旁多時,也不知在想什麼?

    只是既然讓他知道了李達這家伙和林薔薇搭起線,作了欠缺公平的競賽後,他哪能坐視李達在家中消遙?

    他要先清理門戶後再跟那自以為是罵他是卑鄙、沒種、弱漢子及癟三的「兄弟兼換貼」好好談談。

    「你沒有話說嗎?」葉俊良冷冷地看著直抹額頭上汗珠的李達,「你在我身邊也有好些年,相信你明白以往向一些商業間諜購買商業機密或跟敵對公司互通有無、打交情而為公司打贏戰役的下屬,除了卷鋪蓋走路外,還有第二條路走嗎?」

    李達幾度吞咽到口的驚悸冷汗直冒地看著葉俊良,他知道自己是無望了,因為葉俊良做事一向鐵面無私,而在葉俊良的身邊多年,他也明白葉俊良此時的神色已將他「驅逐出」了!

    「你很聰明,」葉俊良睨視他一眼笑道,「知道再多說也無濟于事,那我也不客氣了,就請你吃一道上等名菜‘炒魷魚’,算是感激你這些日子讓我跟我兄弟感情破裂的酬勞吧!」

    「葉總裁!」李達的臉苦了大半。

    「出去!」葉俊良鄙視他一眼大喝。

    李達雙肩下垂沮喪地走出門外,這下真是前途茫茫了。

    葉俊良推著輪椅讓自己面對民揚,他舉起了自己仍裹著石膏的手腳,「還有兩星期這礙眼的東西才能拆掉,這兩星期你自己就到慈心院多跑跑吧!」

    民揚的俊臉上滿是歉疚,「俊良,真的對不起,我……」

    「別多說了,我都明白。」

    兩人誠熱的眼眸相對,那股消失已久的友誼總算重回雙方的心中……

    「晴兒還是沒回你消息?」葉俊良看著一臉落寞的民楊道。

    他搖搖頭,「包院長叫我別再打擾她了,而且,他已經將她安排到另一個地方去了,雖然我向他解釋再三並求他將我誤解她的事向她轉述,可是晴兒並沒有跟我聯絡,而包院長則跟我強調他已經幫我代轉話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對我死心了不跟我聯系,還是包院長根本沒跟她說。」

    兩星期了!民揚幾乎是天天到慈心院站崗,但包德林除了要他別再打擾晴兒外,其余的時間都將他視為隱形人,而自己在苦苦等候一整天後也確實沒有見到晴兒縴細的身影。

    她究竟跑哪兒去了?盡管他也私下找了私家偵探查訪她的下落,但卻一點訊息也無,而包德林雖體恤他的心情但對她的去處卻一點口風也不露,害自己鎮日只能看她巧笑倩兮的照片發呆……

    葉俊良看著陷入沉思的民揚,那張俊美的臉在短短幾日內是更加削瘦了,以往的意氣風發早已無影。

    林薔微害人不淺啊!只是留信出走的她倒真的消聲匿跡了,在商場上全無她的訊息,不過,仔細想想,她也是個可憐的女人。

    「唉!」葉俊良嘆了一聲再拍拍眼前可憐的男人開玩笑地道︰「走吧!我陪你再走一通慈心院,叫那個包院長識相些的將晴兒交出來,否則我就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這討厭的石膏拆了,他終于可以自由行動了。

    民楊回了一個莫可奈何的笑容.知邀他是開玩笑不可能真的來「硬」的!不過,這兄弟實在挺窩心的。

    「俊良,謝謝!」

    「謝什麼?走吧!」

    葉俊良拍他的肩一起陪他到慈心站崗去。

    仙羽峰——

    「晴兒,夠了吧!」紀驀是吹胡子醫眼地看著專心在磨墨的女兒,「你還要民楊煩包德林多久才肯原諒他?」

    晴兒拿起行筆沾了一下墨汁,對他的話是采取不理不睬政策。

    紀驀的臉頓時苦了一半,這小女娃個性也倔強得太過火了。

    在包德林听聞民揚說出所有事情的來由後,包德林是日日期待十五日的來臨,而在跟紀驀聯系後,包德林作剛迫不及待地以連珠炮的速度跟他這個羽皇告知所有詳情,結果……

    他眼前的這個仙羽公主在他苦口婆心的勸慰下,卻是穩如泰山、心緒毫無所動。

    而姚民揚現在是日日往慈心院報到,搞得包德林是煩不勝煩,他這個羽皇更是破例的天天跟包德林通話明白最新狀況……

    不過,由于他勸這小女娃沒勸出個結果,所以他也只好叫包德林跟民楊說出不要再來打擾晴兒等話語。

    不過,民揚也是個有心人,盡管如此,他仍是風雨無阻地在慈心院報到干耗時間。

    晴兒那張縴弱的五營上仍是一臉沉穩,但翦水眸子卻隱隱泛起一層薄霧……

    民揚後海又如何?盡管他跟包德林說了那些自責的話語又如何?他愛她卻不信任她,一份如此脆弱的愛,她能保有多久?盡管對他仍是滿心的眷戀.可是她害怕、她也不想再被傷害了。

    至于薔微姊姊能在最後坦誠自己錯誤的行為,即使心中對她仍有恨意,但至少薔微姊認錯了也將她的清白還給了她,這一切已不需多做評斷了。

    「晴兒,你的毛筆可以放下。」紀驀的聲音突地響起。

    晴兒搖搖頭甩開煩雜的思緒,欲提筆時才發現桌上的那張宣紙早被收到一旁。

    「爹!」

    「別死鴨子喲硬,也別跟自己的心過不去,你回來仙羽峰的這些日子,沒有一天是快樂的,你還愛著民揚,而這誤會也好不容易解釋槽楚,你和民揚也會有個好結局,何必不下去跟他見面合好?」

    「他對我根本一點信任感也無,我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若哪天又發生了類似的事情,難道我就得讓他向侮辱一次?」晴兒憤恨地放下毛筆道。

    火氣還這麼大?紀驀受不了搖搖頭,「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情路難行’這句話?但是情路雖難行,但成就一對有情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感情需要培養,有甜也有酸,但隨著一次次的阻礙,那感情可是會歷久彌堅。」他頓了下又道,「再回頭看看你和民揚,你被誤會了卻做了縮頭烏龜躺回仙羽峰,而他呢?在誤解你背叛他而和葉俊良狼狽為奸之時,他是氣得口不擇言的對你大加撻伐,但是在明白是錯怪你後,他又是認錯又是悔恨日日赴慈心院向包德林央求希望你能重回他身邊給他一次贖罪的機會,可你呢?」

    「我小氣,我記恨!行吧?!」她高嘟起嘴兒。

    「晴兒,你有沒有想過他雖然前前後後情緒的起伏差距如此之大,這背後的主因是什麼?」

    「哪有什麼?」一想起他對自己那樣狠心的模樣,晴兒就氣得牙癢癢的。

    這女兒也沒聰明到哪兒去嘛!紀驀心想。

    「那全是因為愛!」

    「愛?」晴兒嗤之以鼻地道,「因為愛就要以對我大吼大叫?因為愛就可以在將我罵得灰頭土臉後再回過頭來安撫安撫我?」

    「晴兒,他是為愛犯錯,但他勇于認錯,希望再給彼此一個機會,而你呢?你也還愛著他,只是你卻沒有勇氣再給自己也給民揚一次機會,你不覺得自己當起了‘愛情逃兵’?」他語重心長地說道。

    「我……」晴兒被說得語塞。

    這小女娃看來還是不肯對自己的愛情低頭,看來他得下一劑重藥了。

    「你不是一直央求我將你以及你這趟台灣行得知你的所有人的記憶全都洗去嗎?」

    晴兒無言地點點頭。

    「好了。我將這台灣行所有記憶在你的腦中快速Run一次,若你扔堅持不願與民揚破鏡重圓,那為了你及民揚不再為情所困,也讓包德林不必再為應付民揚而頭疼,我就依你所願,將所有相關人員的記憶一一清除。」

    「這……」晴兒躊躕地看著爹,這陣子她雖口口聲聲地向他央求除去記憶,可是內心卻一直是持反對意見的。這……

    紀驀施起法術,右手送起一道清風推往晴兒。

    晴兒頓黨心思清明,閉上眼眸,她的腦海中開始出現她到姚家的第一天,民楊與小蝶的親熱、她不能自己的陷人民揚溫暖胸膛的纏綿、日後漸長的情懷、互訴情衷,到那一日爆發的傷人誤解……

    她淚眼汪汪地睜開眼楮,情的酸苦她是百味盡嘗.雖然心仍苦澀但為何又牽掛不下?

    「晴兒,你的決定呢?」紀驀心疼地看女兒。

    「我……我的決定?」她哽咽地看著慈愛的爹。

    他點點頭,「幸福是要追尋的。爹讓你自己從頭至尾再經歷一次,無非是讓你能考慮清楚,否則當這段記憶在你腦中消失後,你的生命中就不曾有過民揚,民揚的生命也從未有你的存在,你們將各自過著自己的生活。」他嘆了口氣繼續進︰「縱然爹知道你的姻緣與他相系,但是為了自己的女兒不再整日愁盾不展,或許爹該自私的幫你除去記憶,這樣你這一輩子就會在仙羽峰陪著我,但是,爹真能如此自私?」

    「爹」

    「爹要你自己作決定,雖然這段被塵封眈大的記憶不會再出現你的腦海,但至少現在你的思緒是清晰的,我要你慎重考慮。」紀驀嚴肅地看著她。

    「我……」

    兩個人的記憶中從此不再有雙方的存在?她要嗎?那段愛戀全成了空白,她要嗎?可是她承受得住了一次的傷害嗎?她怕啊!

    可是真的不再給彼此一次機會?她的一生就單單純純地在仙羽峰當她仙羽公主?

    不!她不要!這段記憶雖苦但卻也是她此生最美的回憶,她怎能讓它消失?

    晴兒愈想意心慌,她不要被民揚遺忘,她也不要忘了民揚,她不要這段戀情就此畫上句點……心中的思緒不知在翻了幾千幾百翻後,晴兒才吞咽下心中的恐懼勇敢的面對紀宏說出心坎里的那句渴望,「我要彼此都還記得自己,我要他再次愛我!」

    紀騫總算吁了一口氣,笑笑地對著女兒道︰「那就好好談談吧!」

    他的左手一揚,晴兒面前紫光乍現!

    在層層疊疊的紫光與雲霧間,晴兒發覺自己再次被一送到了包德林的慈心院門口。

    回到慈心院的晴兒.眼前的一切令她錯愕——她面對著的竟然是民揚與葉俊良兩人。

    突然看到晴兒的民揚與葉俊良也是頓覺愕然,他們才剛到慈心院,正想著待會兒見著包德林一定又是閉門羹伺候時,沒想到出現在面前的競然是晴兒!

    先恢復過來的時俊良拍拍民揚的肩膀,同開眼笑地邀︰「妥當了,妥當了!她願意見你一切都OK了,那我這電燈泡就別在這里得跟了。」語畢,他還朝晴兒眨眨眼笑笑地邀︰「雨過天青了,你那雙獨一無二的星燦眼眸就不需要再‘下雨’了!」

    葉俊良推了還愣在原地的民楊一把後即開心地離去,看來,自己可以先向擔心了兩個多星期的姚家兩老報佳音了,他們的媳婦終于回來了!

    「你哭了!」民揚仔細地看著的仍舊惹人憐愛的五官,她也瘦了。

    晴兒直覺地摸上臉頰,這才發覺自己不知在何時已是淚流滿面,而她也是明白了葉俊良所指的「下雨」是指出臉上的淚水。

    他瘦了也憔悴多了,晴兒睜著眸子打量著民楊,原來包德林說的都是真的,他確實過了一段不算好的日于。

    「晴兒,我……」民揚欲言又止地看著她,他心申有萬般的悔意耍向她訴說,然為何見著了面,自己卻變得語拙?

    「先走走吧!」晴兒低聲地說了後,就往慈心院附近的一家泡沫紅茶店走去。

    民楊靜靜地跟在她的身後凝視她的身影,她似乎成熟許多,那雙令人驚艷的眸子中不再只有天真。

    兩人進了泡沫紅茶店,在服務生將綠茶送上桌許久,兩人仍舊看著彼此、靜默無聲。

    半晌,民揚終于在輕咳了咳喉嚨找回聲音後低頭道歉,「對不起!」

    「你不需要如此!」她凶巴巴地回道。

    雖然已經跟爹言明她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可是真見著了他,心中難免還是怨忿不已,一口悶氣發泄怎麼成?晴兒心想。

    民揚怯懦地抬起頭來,該死的!這輩子他還沒有如此緊張與害怕過。

    看她一出口就一改之前的文靜而變得凶巴巴,他倒不知該如何應付了。

    瞧他一臉無措,晴兒故意抿抿嘴不悅地道︰「除了‘對不起’三個字以外,你沒有什麼話好說的嗎?」

    「呃,當然有!」

    民揚這會兒可不像是那個情場上的玩清高手了,因為眼前這個女人可是自己想一輩子珍藏的寶貝。他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子般急急地拉起她的雙手到自己的唇邊,「我必須跟你解釋一切,我不知道包院長有沒有將我話轉述給你,可是一切真的是薔薇她……」

    晴兒不耐地打斷他的話拉回自己的的手,「包院長跟我說了,我知道是林薔薇設計的,但是佻對我的信任有多少?零!」她的眼眶開始泛紅。

    「我是因為妒意蒙蔽了心智,我真的很抱歉,請你原諒!」

    「你還打我罵我!」晴兒是一條條數起他的罪狀,眼淚也開始潰堤了。

    民揚心疼地看著她,「我當時是氣瘋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那樣狠心對你,我……我真該死!」他用力地左右開弓打了自己兩巴掌。

    晴兒不舍要伸出手阻止他,但到了一半,她又將手給收了回來。

    她干麼阻止他打自己?他話該!活該……晴兒在心中拼命對自己道,一方面也握緊自己的雙手,抑制自己想再次伸手輕撫他臉上略呈紅腫雙頰的沖動。

    眼見晴兒對他道歉的舉止仍無動于衷,民揚的心是更惶恐了。

    他突然拉起她的手朝自己的臉上打,「你打我罵我也行,直到你氣消願意回來我身邊為止。

    「你開始耍流氓啊?」晴兒忿忿地將手硬拉了回來,但他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喂!上次你打到我的手受傷流血,這回是要將它拉斷是不是?」

    聞言,民揚霍地放掉她的手。

    晴兒沒好氣地探揉略微疼痛的雙手,真是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這家伙雖然在情場上是頂呱呱地,但在‘挽回情愛’方面絕對是個新手,也難怪啦!眼前這花花大少哪時需要縴尊降貴的請求女人回到他懷中?

    她不快地脫他一眼,「你要我回到你身邊?」

    「當然?」

    當然?才怪呢!「為什麼?你這個花心大蘿卜身邊不乏名媛貴婦,也從未听聞你如此低聲下氣地請求哪一位女人回來你身邊,這事若傳了出去,不就毀了你花心大少的名號?」她故意出口諷刺。

    「晴兒,從認識你的那一刻起,我心里再也沒有別人了,花心大少的名號我也早丟棄了!

    嗯!這句話是挺中听的,可惜不是她最想听的話。

    「認識我的那天起,你的心里就再也沒有別人?」

    「沒錯!」民揚肯定地回答。

    晴兒不置可否地搖搖頭後咬牙切齒地道︰「在我回到慈心院後,你就馬上跟林薔微打得火熱,那些小龔雜志刊登出來的照片都挺親熱的嘛!」

    「那……那是因為……」民揚被問得語塞,那些該死的媒體記者。

    「沒話說了?」想起那些親熱照片,晴兒就覺心中的妒火又起。

    「不!不是的!我那時是因為……」

    「因為?」她抬高下巴睨著他。

    民揚煩躁地抓了下掉落在額上的劉海,他該怎麼說呢?那時他太氣晴兒跟葉俊良.為了掩飾自己受傷的心靈,他不僅接受了林薔微的柔情,更將自己心中的怨氣在林薔微柔美的撫慰及玲班軀體的包圍下用力的發泄「我……我只能說,我當時是完全氣泡了,所以才會……」

    「才會向林薔微來發泄你的熱情?!你在騙誰?」晴兒是愈想愈生氣。

    她是傷心欲絕地躲在仙羽峰療傷,而這個男人卻沉溺在林薔微的溫柔鄉里,這算什麼?

    「晴兒,」民楊誠懇地正視著她「我沒有騙你,那林薔微對我而言根本沒有什麼意義可言,我心中……」

    「沒有意義也可以上床?!」她氣憤地指控。

    「呃……上床,可是我一直將她錯認是你,還叫著你的名字,真的,我發誓!」

    晴兒听了之後更加火冒三丈!

    她雖然看到那些親呢的擁吻照片,心中也認為他們一定上了床了,但這會兒親耳听見他們「真的上床」了,心中那把愈燒愈旺的爐火簡直快要將她給吞沒了,「那樣城府深沉的女人哪一點像我?你竟然可以將她錯認是我?你太侮辱人了!」她氣沖沖地想道。

    天!怎麼愈描愈黑?民揚不禁無奈地看著七竅生煙的晴兒,他從來不知道要挽回一個人的愛並將誤會澄清是這麼困難。

    「我不是侮辱你,響兒!」他已經快沒轍了,他試著靜下心來解釋,「我只是想跟你說明即使你背叛我,我心中眼中所看到的仍是你,你明白嗎?」

    「不明白!因為我根本沒有背叛你!」

    「對對!你沒有背叛我,是我不該錯怪了你,請你原諒我!」

    「原諒?憑什麼?你傷我傷得那麼深,我對你已經沒有信心了,再說,我已經另外交了一個男朋友,論條件論外貌,他樣樣也比你強!」想到他跟陷害她的人在床上做那種事,晴兒早忘了原先要跟他合好一事,現在是氣得口不擇言隨便亂謅。

    民揚倒抽了一口涼氣,「晴兒,你交了一個男朋友?不!」

    「為什麼不?你都能快速找個人來填補我的位置,我就不行?」她上下地打量他,「我雖然不是情場老手,但在你的調校之下,我發覺要釣一個凱子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離開他,他絕不是真心愛你的,他有可能只是玩玩你而已!」

    「你錯了、我先前被你玩過了,現在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玩我,而是我玩他們。等我玩膩了,我就學你一樣一腳將他踢開?’她故意嘲諷地說。

    「晴兒,你別胡說,你不是那種玩得起情愛游戲的女人.」

    「對!我原本不是的,可是是你教會了我,獨獨對一人傾注所有情愛的人是天下第一字號大傻瓜!」她緊握著手心,一雙黑白眼眸布滿怒意。

    聞言,民楊的臉瞬間黑了一半。

    「晴兒,你……」他覺得自己的胃起了一陣痙摩。

    「我怎樣?在嘗到第二個男人的滋味後,我終于明白你為何偏好此道,享受愛欲確實是很舒服的事不是嗎?」她抬高下顎斜睨他一眼。

    他不可置信地瞠視著她,「你是說•,…•」

    「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人,難道你這個在情場上‘身經百戰’的男人會听不懂我說的話?」

    「你跟他上床?」痛苦開始在民揚心中加速,他覺得一顆心隱隱抽痛。

    「沒錯,他的技巧比你高明多了!我必須跟你說聲‘對不起’!因為在享受的同時,我將你拿來跟他比較,不過……」她故意無所謂地聳聳肩,「這跟你說的會將林薔微錯認是我似乎一樣的過分,是不是?」

    民揚心中的妒火在晴兒挑釁之下迅速燒灼。

    「晴兒!我已經毫無尊嚴地向你認錯,請求你回來我的身邊,難道這些對你都無意義?你就一定要緊抓著我曾經犯錯的事情不放來懲罰我?」他咬著牙從齒縫間進出來話來?

    「我才沒做那種沒水準的事!」晴兒亦氣憤地回話。

    「我已經將我的心剖開在你面前了,我不但你為何還要搬出你的新任男友,還有你的新愛情觀來污蔑我,這樣傷我,你很快樂嗎?」民揚沉痛地道。

    由于日日擔憂這段被他親手毀掉的愛情不能死灰復燃,他幾乎是食不知味、輾轉難眠。天天像個傻子般地到慈心院報到一直到夜幕低垂,在慈心的燈火全熄後才開車回家。

    而今天好不容易見到了她,原以為一定有了轉折,可是這番細談下來,他得到的是什麼?

    晴兒是極盡諷刺之能事,大談新任男友……自己還要坐在這里任她侮辱?任她嘲諷?可是他真的愛她,他舍不得將她讓給另一個男人,盡管他們已有了肌膚之親

    他有什麼資格批判她?他對情愛的忠誠在沒有踫到晴兒以前不也是零嗎?

    可是她似乎愛上別人了,他該怎麼辦?成全她還是搶回她?問題是,她肯回到自己身邊嗎?

    沉痛的思緒逼得民揚在手足無措之際,只能苦著一張俊臉靜默無聲,

    相對他的沉默無語,原本還氣焰高漲的晴兒在听到他沉痛的話語後,也默下來不再言語。

    她在干什麼?他為什麼要編了那麼多的謊言來傷他?

    這樣傷我,你很快樂嗎?民楊那句傷痛的話在她腦中盤旋……

    不!她一點也沒有感到快樂,他臉上的傷痛與無奈反而令她感到痛苦,她知道他是真心在乎自己的。否則他不需留在此地任自己污蔑批評,不需在此地低聲下氣求得她的原諒……

    他身旁的女人一個比一個美,投懷送抱的女人更是不少,他何需為她如此難過。

    他愛她啊,就如同爹說的,他的一切喜怒情緒都是因他對她的愛啊!

    兩人承受的痛苦已經夠多了,她何苦再添新傷?

    思緒至此,晴兒怯怯地伸出手握住他放在桌上的右手,「民揚……」

    他抬起頭來注視著她,在意識到她縴指的撫觸時,他像被電到似地移致開了手。

    「民揚……」晴兒困惑地看著他。

    民楊露出一抹苦笑,這氣氛怎麼突然變了?她的眼中沒有怨意卻出現愛意?「你還想做什麼?說什麼?多日不見,我就捉不著你的思緒了?」他苦澀地道。

    「你別如此說,我剛剛是因為……」

    他搖搖頭打斷她的話,「我很抱歉對你所做的一切,我真的很後悔傷了你,而且,我也必須勸你別玩愛情游人戲.像我陷了一次。做錯事後卻永遠翻不了身.內心的煎熬與痛楚不是你能想像的,這一段感情即使我有心維護珍惜,恐怕另一方也不會相信的,你說是不是?」

    「不!不是的!我……」

    「我……我希望你的新任男人是真心愛你,我也希望你別因為我而對愛情失望,我是自作自受,這結局是怨不了別人的,你放心,我絕不會再來打擾你,我誠摯的祝福你跟他一切順利,我走了。」民揚的聲音艱澀嘎啞,幾度梗住了喉頭,語畢,他急忙轉身離去,眼眶早已泛紅。那些全是違心之論,全是違心啊!他在心中吶喊。

    「姚民揚!」錯愕的晴兒在怔愣了一下後氣沖沖追了出去,「你給我站住!」

    懊死的!他劈哩啪啦地說了一堆讓她插嘴的機會都沒有,而一說完人就跑了,她哪有機會解釋?

    見他仍快步奔跑,晴兒只好高扯喉嚨不顧淑女形象地當街吼叫。

    「我剛跟你說的那個男人是假的!根本就沒有第二個男人,你听到沒有?姚民揚!」

    民揚頓時停下腳步。

    「那一切都是假的,我是氣你跟林薔微做那種事,才會氣得口不擇言、胡言亂語的!」她氣喘吁吁地跑到他的身後,憤憤不平地戳出他的背。「我是真的愛你啊,不然我干麼跟你見面還跟你扯那麼多?你就那麼吝惜說句‘我愛你’?一見面就只會說些讓人不快的話,我的心情怎麼會好?」

    他慢慢地轉過身來,臉上仍有著不確定。

    「我說的都是真的,後過你還要我發誓?」懦弱的淚水已然滑落,先前的倔強與憤怒早已無影,她嗚咽地高舉起手。

    注視著她晶瑩的兩行清淚,民揚清楚地在眸中看到滿盈的愛意,那是他們相戀時她眼中絕無僅有的瑤珠光芒。

    她是愛他的,她真的是愛他的,他並沒有失去她。

    眼泛淚光的民揚急切地將她擁人懷中硬咽地道︰「我相信你!你不需要發誓,晴兒。」

    不再言語,他溫熱的唇在吮于她的淚珠後急切地搜尋著她唇中的甜蜜,晴兒不自覺地呻吟一聲,任由他分開她的唇……

    幾抹笑意在兩人火熱卻又溫柔的擁吻中逐漸躍上雙方的唇角,對彼此的愛意在剎那問恍若心有靈犀地往對方傳遞。

    湛藍的天際里幾朵白雲害羞地蒙上眼楮快速飄過,而一旁的翠綠大樹則輕擺葉梢隨著微風飄送幾許馨香,道上的幾名路人則是驚喜地看著這對眼中只有彼此的俊男美女共舞春風……

    —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仙羽佳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