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一個,花精靈 第九章
作者︰陽光晴子
    傷心欲絕的羽荷疲憊的待在溫室看著一室燦爛繽紛的花卉。

    這些花兒再也安慰不了她的心靈。羽荷淚眼婆婆的想著。

    在她前一鐘頭從海邊回到家時,徐媽便興奮的為她開門,然而,在見到她失魂落魄的傷心神色後,徐媽驀地收回興高米烈的神情,只是沉默的跟著她走到客廳,倒了一杯水給她。

    她知道徐媽的心中一定也是漲滿失望,因為只有徐媽才了解她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氣才邀約培德出去跟他表白的,結果卻是令人傷感!

    重新回到溫室,靜坐了半個鐘頭,不請自來的疲累與孤寂卻陣陣襲向心田,羽荷覺得自己虛軟無力,不管在心靈或身體方面。

    她想闔眼休息,卻發覺閉上酸澀的眼楮,她在海邊與培德相處的傷悲話語全在腦海裹如放電影般的一幕幕掠過,徒增心靈悲慟。

    思即此,突然「砰」的一聲奇怪響音傳入羽荷的耳朵,隨之而來的則是杯盤落地的兵兵兵兵聲,這些聲音在這間偌大靜寂的溫室襄更添奇異氣氛。

    一股不安頓時涌上羽荷的心房,她忐忐的朝聲音所在地而去。

    在見到躺在含笑花旁的徐淑子與散落在地上的湯汁及殘破的陶皆杯碗時,她急急忙忙的跑了過去欲扶起徐淑子,但霍地一個黑色人影倏地從繁盛綠葉的瑪腦珠旁站了出來阻止了她的去路。

    被嚇了一大跳的羽荷在驚甫未定之時看清來人是林訓民後不覺松了口氣。

    然而,就在見到他手上那只沾著鮮血的粗壯木棒後,她的臉色徒地變得蒼白,她愣愣的將目光再移到昏厥在地的徐淑子身上,這時她才注意到徐淑于的右額上正泊泊的流出鮮紅的血液……「啊」一聲無法自制的尖叫聲迅速的從羽荷的口中逸出,她惶恐的瞠視著林訓民。「為什麼?為什麼傷害徐媽?」她不解的啜泣道,「她會死的,她……」

    她想沖過去扶起徐淑子,然而令她震懾的是,林訓民居然高舉起手上的木棒對著她。羽荷停下了步伐,心驚膽戰的注視著他。

    半晌,靜默不語的林訓民終于開口︰「妳就一定要去自取其唇嗎?」

    「我……我不懂?」羽荷攝孺的回答。

    「不懂?」林訓民猙獰擰著臉孔,「妳為什麼要卑躬屈膝的要求培德來愛妳?不要臉的在海邊大聲喊著妳愛他?」

    「你……」羽而倒抽了一口涼氣,「你跟蹤我?」

    林訓民沒承認也沒否認,只是定定的看著她,「妳在我心中一直是聖潔不可侵犯的,為什麼會為了一個浸yin溫柔鄉的花花公子變得如此下賤?」

    羽荷張皇失措的頻頻搖頭,不寒而栗的感覺從腳底直涌而上。

    「我為了替妳出一口氣,為了挽回妳和我的一點尊嚴,我這些大還特地叫了花店去幫我找來一株楓樹,針頭果等等迭給他,讓那些該死的記者們知道妳已認清了那個花花公子的真面目,不會再傻傻的愛他了,結果,」他橫眉豎目的瞠視著她,「妳竟然公然的挑個風景秀麗的海邊,在幾名游客觀賞下對培德表白妳的情愛?」

    「我……」羽荷面如土色,冷汗直流。

    她怎麼也沒想到那些語帶批評嘲諷的花卉竟是林訓民送給培德的,而正視著一向優雅溫文的林訓民目前面孔扭曲、怒目切齒的模樣,羽荷則感毛骨煉然,她不明白他為何會變成這個模樣。

    「羽荷,」林訓民挹挹不樂的道,「你讓我好失望。」

    羽荷無言。

    「我的愛比不上培德?我的愛就那麼不值?」林訓民的面色陰沉憤然,「我不能再讓妳糟蹦自已了。」

    「訓民。」羽荷吞咽恐懼,面對著他一步步的向前,她一步步的往後退去。

    「我愛妳,羽荷,」他突然悲淒的硬咽,「我不能再次忍受妳可憐兮兮的去求他的施舍,他不值得擁有妳的愛。」

    恐懼的淚水早已潰決,羽荷只覺毛發倒豎,森冷的感覺直透心胸。

    林訓民突然從口袋裹拿出打火機,「卡」的一聲,藍黃色的火苗頓起。「我並不是個寧為玉砰不為瓦全的男人,我也沒有瘋,而是我太愛妳了,我無法看著妳任由培德玩弄!」

    他的這番話令羽荷心驚,而在見到林訓民開始即處于震懾狀況的她,在驚惶的四處張望後,才發覺列在旁邊的花道及花卉叢間有著液體狀的水,定楮一看後,羽荷心驚的發現到那竟是汽油!

    老天,她驚惶無措的頻搖頭,滿室的花香及樹叢的清香多少掩蓋了那刺鼻的汽油味,再加上她將注意力全放在徐淑子及林訓民身上,她根本沒有在意那混了花香氣味的怪異味道!

    「別再退了!」林訓民柔聲的道。

    他的眸光變為清澈,扭曲憤然的臉孔已逝,取而代之的是羽荷熟悉的斯文面貌。

    「在妳剛剛沉思的半個鐘頭里,這花室內早被我潑滿汽油了,我們都跑不了了。」語畢,林訓民將點燃火苗的打火機去向花道!

    「不!」

    一聲高尖的聲音劃過溫室內變得冰鎮森冷的空氣,羽荷眼睜睜的看著那道藍黃火焰畫出一道弧度落在濕漣漣的花道後燃起一片襲人的熾烈火海。

    培德魂不守舍的回到家里,在悶聲不響的走到客廳後,他將自己摔向沙發椅上躺臥。他煩躁的搓揉起自己的黑發,他的心緒如麻、惴惴不安!

    在離開海邊後,羽荷嘶聲吶喊的句句令他感動萬分的話語讓他全沒了主意,只是開著車子在外頭亂逛,而在回到仰德大道上那家花店時,門口的一株楓樹盆栽吸引了他的注意。

    因為此時並不是楓紅的季節,而那株楓樹卻是楓紅層層,與羽荷送給他的楓樹色澤、大小與栽植的盆子竟都相似。

    他停下了車能與花店老板談起這楓樹,沒想到老板竟笑著跟他說認得他,而且前兩天老板還幫一位客戶送了這樣一盆一模一樣的楓樹給他,而這楓樹則是老板特地向擁有一間花卉栽植場的朋友購買的。

    因為此時並不是楓紅季節,可是那名客戶卻堅持一定要一株楓紅的楓樹,而為了怕那名客戶還有需要,所以他干脆向朋友買了兩株過來。

    而在培德詢問後得知訂花者是林訓民時,他的腦海閃過羽荷哭訴的話語她沒有送他那些嘲諷的花卉。

    他真的誤會羽荷了!那她在海邊跟他說的那些愛語都是真的了!

    老天,他就這樣狠心的將她一個人遺留在那裹?他想回頭去找她,可是他卻躊躇不決,他不知道自己在向羽荷說了那些該死的嘲諷話後該如何面對她。

    猶豫再三後,他還是選擇回到家里,平復一下繁雜的思緒。

    此時縱地下室止來的阿美芳是一臉的歡天喜地。

    在她便催促兒子去赴約後,徐淑子也打了電話過來,約略說了羽荷對培德的真心,而這次羽荷是鼓足了勇氣才邀他出去的,所以徐淑子希望她這個做老媽的能幫忙羽荷,要培德一定得前去赴約。

    耳聞這些話語,何美芳是樂壞了,畢竟自己苦思了一個星期們想不到好法子撮合這封戀人,而原來是郎有情妹有意,那一切不就都Ok嘍?

    所以她很高興的跟徐叔子說兒子早就被她趕出門去赴約,大家就等著辦喜事好了∣而她呢?在跟老公報告了這個好消息後,兩人就跑到地下室睜大了眼要看那幅花精靈的畫像浮現五官的過程。

    而等待是值得的,那美輪美奐,百花之中的花精靈果真浮出羽荷那張純淨明亮的臉孔,她和羅杰是眉開眼笑,哭得嘴巴都闔不攏了。

    阿美芳邊哼著歌邊手舞足蹈的走進客廳,在看到懶散的躺臥在沙發上的兒子時,她眉飛色舞的走到他身邊,「老媽給你道聲恭喜……」

    她的話在看見兒子那張神不守舍、眉頭緊皺的面容時頓時收了起來,她不解的推了他一把,「怎麼了?不是都搞定了嗎?怎麼還一副苦瓜臉?」

    培德瞄了她一眼並無回話。

    「搞什麼啊?兒子?」她將他拉起來,「你和羽荷不是互訴衷情、情話綿綿的?」

    「老媽」培德受不了的再瞟她一眼。

    「咱們就這麼近,干麼斜眼看我?」阿美芳迭給他一個大白眼,「哦」她突然又笑了出來,「我明白了,你想捉弄老媽是不是?騙我你們沒有親親和好。」

    培德翻翻白眼,他實在太佩服老媽的想象力了。

    「別演了!那幅畫早就泄底了,花精靈的畫像已經浮現五官了。」她得意洋洋的宣布。

    「妳說什麼?畫出現五官了?是誰?是誰?」培德委靡不振的心一下子振奮起來,他急切的閑著。

    「明知故問嘛,當然是羽荷啊!」阿美方不以為然的瞪他一眼。

    培德頓時展眼舒眉的發出歡欣鼓舞的歡呼聲,「天,她是真的愛我,不是騙我的,她是真的愛我的!」

    老天,羽荷竟是命定的花精靈,而畫中五官的浮現絕對是要兩人深情相愛才會浮現的,而今畫中出現羽荷的五官!

    「喲呼」他從內心深處大聲的吼出自己的振奮。

    他和羽荷是命中注定要相愛一生的,他可以放心的去愛、大膽的去愛她了!

    阿美芳在看見兒子欣喜若狂的舉止時有一時的錯愕,然而過不了多久,即被他超瘋狂的喜悅感染,也跟著樂不可支的手舞足蹈起來。

    「美芳!」

    羅杰驚惶失措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她和培德一起迎向從地下室驚惶的狂奔土來的羅杰。

    「畫……畫……」

    「畫怎麼了?快說啊!」看他面色蒼白,阿美芳也急了。

    「畫失火了!」

    「怎麼會呢?」

    何美方和培德面面相覷後全轉身朝地下室奔走。

    「你有沒有滅火啊!」何美方邊跑邊叫。

    「不……不是那種失火啊!」羅杰慌張的跟在他們身後氣喘呼呼的回答。

    而在何美芳和培德面對那幅花精靈畫像時,他們也終于明白羅杰所說的「不是那種失火」是什麼意思了。

    在這幅絕美的畫像中,惟獨停歇在花芯中的花精靈起了火焰,而其它的百花則是無火。

    而奇特的是花精靈身上的火焰只是顯現在畫中,它無煙也無灼熱感,彷佛只是附在畫中冉冉起伏的火炬。

    培德吞咽了一下口水,將右手貼向泛出火光的花精靈中羽荷的五官上,突然,一股灼熱感從畫中席卷擊向他的手掌!

    「呀」手心的燒痛感令培德不由自主地喊了一聲。

    何美芳急忙的打開他的手掌,這一看三人全呆住了,培德的掌心除了燒傷的紅腫外,畫上的一小火苗竟引了過來在培德的掌心上舞躍。

    「這……」培德錯愕的伸出左手摸觸右手掌的火苗,奇怪的是火苗如同畫中一般無煙霧也無燙灼感。

    一股不好的預感閃過培德的腦海,在看向手上的火苗半晌後,他將日光移到盞中羽荷著火的臉孔,「難道羽荷出事了?」

    不再多想,他急忙往上奔去,阿美芳和羅杰見狀也尾隨在後。

    避家張媽在著急的往地下室飛奔的同時險些和培德一行人揰成一團。

    「張媽,妳還好吧?」培德急忙的拉住差點被他撞倒在地的張媽。

    張媽搖搖頭,「火……火……」她喘了一聲,「外面……好象是羽荷小姐家的那一區冒出了濃煙大火……」

    培德三人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不再言語,三人急忙開車疾駛向離這裹才十分鐘車程的羽荷家。

    「他們趕得到嗎?」木費塔與安嘉妮雙雙佇立在水晶球前,看著培德一車三人在路上疾駛的車影。

    「會的!」她肯定的道,「浴火重生的羽荷絕對會和培德相守一生的。」

    木費塔瞥視她一眼,「可是畫中火焰顯現的時間遲了些,照妳先前所算計與施以巫術後,畫中該是在林訓民尚未點燃火苗時就該出現警訊告知培德前去救援的。」

    安嘉妮冷艷的眸中黯了一下,她苦笑的瞄了身旁的木費塔,早知瞞不了他的,因為他也是巫界中新生代的佼佼者。

    「你也知道,這是一場連我也改變不了的宿命之火,因此我只能藉畫像出示警訊,只是,」她盯著水晶球中的培德站在熊熊大火的溫室外亟欲闖進救羽荷,不過羅杰和何芙芳硬是拉住他的身子攔阻他,「我被我父親阻止了。」

    「什麼?」木賀塔的臉色不變。

    「沒錯,他知道了。」安嘉妮僵硬的揚起嘴角,「我比他早了一步施行巫術,因此他只來得及施行一個「時間咒」將時間延後。可是我有信心,」她定視著他,「我是孟蘭太租母的轉世,這其間的意義只有我最明白,這一世紀就是解除咒語,解放受困的畫中靈魂的世紀,羽荷絕不會死的。」

    木費塔明白的點了點頭,只是被安嘉妮的父親發現她幫了幾世代宿敵的家族後代,她的命運……彷佛得知木費塔內心的擔憂,安嘉妮牽強的朝他笑了笑,「我和我父親的戰斗即將開始,不過,這一次我絕不會束手就擒的。」

    望著她黑眸中的堅定瑩光,木費塔也只能勉強的回以一笑,因為他知道安嘉妮面對的將不會是一名單純的父親,而是一個堅守孟德爾租訓,絕不允許畫中靈魂脫困的瘋子!「讓我進去,讓我進去!」培德像發了瘋似的硬要沖進火場。

    何美芳和羅杰是使盡了力氣拉住兒子,但他們也感覺到自己快力不從心,抓不住培德了!

    「讓我進去,老媽,老爸」培德拚命狂吼,「羽荷在里面啊!」

    「兒子,你冷靜點,也許羽荷不在裹面啊!」

    「是啊,你這樣貿然闖了進去不是尋死嗎?」

    何美方和羅杰是你一;言、我一句的勸說著他不要做傻事。

    「求求你們!」培德紅著眼眶吼叫,「你們明知道羽荷在裹面的,畫上的火焰,還有我掌心上的人,這代表什麼你們不知道嗎?」

    羅杰夫婦當然明白這異象所表示的意思,可是他們就只有培德這個寶貝兒子,而眼前劈哩咱啦的熊熊大火,他們怎能眼睜睜的任由兒子闖進火炬當中被火舌吞噬身影?

    眼見父母沒有放手的意思,培德赤紅著雙眼,突然大力的甩開了他倆朝著熾熱灼燙的熊熊火舌沖了進去,留下來不及拉他而面色如死灰的父母。

    快速沖進溫室的培德,身上全是火,在急忙的朝地上翻滾熄掉火苗後,他脫下已燒壞的薄外套,強忍下火海中頻頻高升的溫度、嗆鼻的煙霧與愈來愈稀埂的空氣,他大聲的叫喊︰「羽荷,羽荷!」

    花卉樹叢間全是爭相吞噬的火舌,培德咳嗽著亟欲尋找羽荷縴弱的身影,「羽荷!羽荷!」

    突然間,他的腳在花道間踢到柔軟物,他急忙的蹲下身子,訝異的看到徐淑子昏厥的身子,她的額頭上還有著斑斑血跡。

    一股強烈不安再度襲來,培德趕緊站起身子往裹面的實驗室跑去。

    在濃煙密布的實驗室里,他找到了雙手被捆在椅子上已奄奄一息的羽荷,而在牠的身旁則是失去意識的林訓民,他拿起了長桌上一罐空了的安眠藥罐再看了看林訓民臉旁的幾顆安眠藥,難道林訓民是想……搖了搖頭,培德趕緊解開羽荷的繩子並拍拍她的臉頰,「羽荷,振作點!振作點!」見她毫無反應,他急得大吼︰「羽荷,妳給我醒過來,醒過來!」

    陷入昏迷狀態的羽荷在培德急切狂吼的聲音與粗魯搖晃的舉動中幽幽的醒了過來,「培……培德?我……我是在作夢嗎?咳……咳……」

    「別多說了,我們得趕快出去。」他邊說邊脫下自已的襯衫往實驗室旁的浴室走去,在沾濕襯衫後,他將襯衫交給她,「捂住妳的口鼻。」

    羽荷點點頭照做,然後在跟著他的步伐朝後門走去後,她突然搖搖頭的大叫︰「培德,還有徐媽,徐媽還在前頭!」

    「可是……」培德為難的看了眼前方熊熊的火海。

    「求求你救救她,沒了她我也不想活了,徐媽就像是我母親,她比我的親媽還要疼我,我不能去下她不管的!」她哭械的道。

    「我明白,妳在這裹等我。」他看看這雖煙霧彌漫但火舌尚未侵入的實驗室道他再次沖進已是火焰流竄的溫室花卉區,在閃躲那燃著火苗的樹枝花團後,他扶起了徐淑子朝實驗室回奔。

    「我們快走吧!」在踢開實驗室側門後,熊熊的火焰頓時侵襲而入。

    羽荷怯懦的著著那燒燙的火焰,躊躇的、在原地。

    「沒有時間考慮了。」他喊道。

    羽荷點了點頭,實驗室的後面是靠著山壁,那兒根本沒有出口,而側門是他們惟一的選擇了。

    她回過頭看著躺在地上的林訓民。

    「別管他了,快走。」培德一手挽扶著失去意識的徐淑子一手擁著仍虛弱的羽荷一齊向火舌沖了過去。

    *

    培德和羽荷雙雙站在別墅陽台,看著在遭受火神肆虐後已重建了一半的溫室。

    想著一個月前在火場喪生的林訓民,羽荷仍是紅了眼眶。

    培德、徐媽和她說起來是很幸運的,事實上,在走投無路的往實驗室側門的火舌一躍時,誰也不知道是否真能逃過一劫。

    他們三個人可以說是著火的跨越那道火門的,而拿著水汪的消防隊員則適時的燒熄了他們身上的人。

    她笑笑的看著培德修得其短的頭發再摸摸自己齊耳的俏麗短發,這些都是拜那場火所賜,被燒得松俏干裂的發絲在修齊後就成這副模樣了。

    而徐媽額頭的傷已經好了,至于她和培德……羽荷辛福滿溢的凝視著他,這條生命是他不顧自己的安危從火海里救出來的,而在幾天的靜養時間,培德更是衣不解帶的守候著她,款款深情已是不言而喻。

    而今她的房間內是布置有序的裝潢著花語為「永不變心」的星辰花及「永恆之美」的非洲葉,而這都是培德送給牠的。

    望著他,羽荷的內心是漲滿著濃濃的愛意,或許她最該感謝的是老天爺吧!羽荷心想,若不是花精靈的畫像出示火焰警訊,也許培德也趕不及救她了。

    不可思議的感覺交織著溫暖的愛意,她們震懾于那幅畫的奇異力量及絕美的畫工,而她竟是畫中命定的花精靈。

    而今美人魚及化精靈都已找到,不過吸血鬼的命定人並未尋獲,因為前兩幅盞並未現出代表畫中靈魂脫困的紫光。

    因此,培德和艾爾已經雇請了數名私人偵探四處查訪擁有吸血鬼畫像的家族後代行蹤,期待能幫助他或她求得真愛,將經歷數世紀的詛咒破解。

    培德回視著羽荷閃著柔情幾許的黑鑽眸光,他的內心亦是漲滿濃濃的感動與深情。

    這一場火讓他更明白了羽荷對他的重耍,這一段感匹雖仍負荷沉重,然而他意會到了這是一個甜蜜的負荷也是他舍不得卸下的負荷!

    而浴火重生後的羽荷在他的照料下,身子更見硬朗,他們在此次因體恤他們身體尚未全然恢復而延期十天的單軌帆船費中贏得冠軍。

    羽荷在乘風破浪下所發出的銀鈴笑聲至今想起來,仍令他不自覺地莞爾,她終于在太陽底下愉悅的飛揚。

    明天就是他們結婚的日子了,而她將會真正的屬于他了,只是他好奇的看著放在廳前長桌上姿色優雅、造形奇特,黃色如稻穗般的芯心直垂而下而更見生姿的花。

    先前為了羽荷,他也曾研究過花卉,可是這花他倒是第一次見到。

    順著他的日光,羽荷笑盈盈的將目光放在那兩枝火炬百合上。

    「那是火炬百合,這是徐媽為我們準備的,兩枝是表示雙雙對對,且有龍鳳花燭的寓意。」她再看了著另一邊的桂花及石榴盆栽各一,「雖然你是中法混血兒,不過美方伯母是台灣人,她應該知道這是台灣婚俗,我們女方必須準備這兩樣陪嫁到你們男方家去,這意思是早生貴子、多子多孫之意。」

    培德笑開了嘴,心花怒放的直點頭。

    「至于那個……」羽荷看向放置在中間系有紅彩帶的菩提樹,她喜上眉梢的看著他。

    「我知道。」培德捂住了她的心嘴眉開眼笑的在她耳畔耳語︰「那是夫妻之愛!」

    四目凝眸,深情的光芒交流,兩人的心里有著感動更有著感激……「親一個,我的花精靈!」培德執起了她的下顎,性感的薄唇綾綾靠近, 今生今世,我絕不會放開妳了。」

    帶著燕語的承諾,羽荷送上了自己的唇……*

    —完—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Cat掃描,熾天使校正*

    *http://sky-era.com/silencer/index.html*

    ************************************************************

    轉載時請務必保留此信息!謝謝!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親一個,花精靈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