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卒吧!星君 第八章
作者︰陽光晴子
    龍雲青、龍雲哲、張郁瑜及王蕙慈同坐在沙發上,四對目光齊聚在他們勸了好一會兒的龍雲嘉身上。

    火焰派的王蕙慈在見在大伙勸已有一星期之久卻還頑石不化的他後,不悅的撇撇嘴,拉起了龍雲哲站起身道︰「我們別再理他了好不好?從一星其前他不悅的說起一千萬任務開始,我們已費了多少唇舌跟他解釋?」

    「蕙慈。」柔靜的張郁瑜亦起身安撫她著火的情緒。

    「郁瑜,我有說錯話嗎?」這千萬任務和愛情根本是兩碼子事,他在氣什麼?人家盧書琳才可憐呢!她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一千萬酬勞不拿,還將她的真愛一古腦兒全給了跟前這個宿命論者……「

    聞言,龍雲嘉俊逸的臉上仍是一片漠然。

    「蕙慈,你就別說了,我想雲嘉心中也很痛苦的。」曾因這一千萬酬勞而吃過苦楚的龍雲青忍不住站起來說話。

    一見這未來大伯都說話了,她才稍稍的壓下怒氣,「算了,反正他也不愛書琳嘛,我們何必硬要拉攏他們?」語畢,她氣呼呼的坐下身來。

    龍雲嘉落寞的瞥了各自擁著美麗佳人的大哥及二哥一眼,心想其實他們的話他都懂;就連那個盯梢的雲飛,在他打電話發泄他心中不滿時,雲飛也是要他好好想想重點,到底愛不愛書琳?

    在多日靜思考量後,他覺得她跟周子康在一起會比跟他在一起還要幸福許多;因為捫心自問,他的用情及日後的專情絕對比不上周子康,而且他又有桃花劫難,結婚恐怕有外遇問題,到時候書琳要承受的傷痛恐怕比現在更濃更稠,長痛不如短痛,既然已預知了未來可能踫到的磨難,他又何必將純淨的她拉下水?

    王慧慈受不了的瞄了像個木乃伊,一句話都不吭的龍雲嘉,再看看眾人無措的臉孔,「好了,我實在受不這樣低沉的氣壓,我出去了,」她再度拉龍雲哲,仰頭看他,「你不覺得我們這群人太雞婆了嗎?雲嘉根本就不領情疇,而最笨的該是周子康才是,我看他的腦袋八成也有問題?‘」老婆。「龍雲哲微揚嘴角,開玩笑的捐了她的臉頰。

    不過,周子康確實是個怪人,在得知盧書琳愛的人是雲嘉後,這一星期以來他不時的來造訪雲嘉,希望雲嘉能接受她的感情。想到這兒,龍雲哲憐憫的搖搖頭,這個男人對她的愛實在太過偉大了,竟不顧他投注在她身上的多年情感,而努力的要促成她心中所愛,只要她幸福。

    「哈,說人人到。」王蕙慈突然道。

    眾人對周子康的再度造訪,早無一絲訝異了,只是佩服他的心卻是一日深過一曰。

    龍雲青及龍雲哲互一眼,將各自的情人擁上樓,讓他們這一對應該是情敵卻不是情敵的兩人再次談談。

    「我今天帶了一個人來見你」他緩緩的道。聞言,龍雲嘉面無表情的臉孔驀地閃過一道喜悅,是書琳吧,他已經一個多星期沒見到她了,不想念她是騙人的,但為了她的幸福,他不得不抑制那股見她的濃郁渴望。

    周子康走出門口,不久推了盧凱煜走了進來。

    面對一張和盧書琳酷似的面貌,他輕而易舉就猜出他是她唯一的弟弟。事實上,她從不曾和他談過家里的事,只不過,在這星期在周子康的一再造訪下,他巳了解丁她這二十年來的故事。

    「小凱,你好。?龍雲嘉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來,直著坐在輪椅上的他。

    盧凱煜晶亮的眼眸不停的打量著龍雲嘉。末了,他回頭看著站在他身後的周子康問道︰「周大哥,就是他嗎?他就是姊姊心中摯愛的男人?」

    周于康緩緩的點點頭。

    盧凱煜努努嘴,像個小大人似的直漕龍雲嘉道︰「老實說,你雖然長得此周大哥帥,可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周大哥當我的姊夫,至少他愛姊姊,愛我,也不會惹得姊姊常常不自覺的哭泣。」

    「她常常哭泣?」龍雲嘉的心隱隱一痛。

    「當然,她雖然偷偷在在哭,可是我都看到。」

    他深吸了一口氣,難過的眼眸對上了周子康那對同樣不的雙眼。

    周大哥姊姊愛的是你,為了要讓姊姊快樂、幸福,所以他不願意娶姊姊,我本來很不高興的,因為姊姊都已經答應要在這個星期天和周大哥公證結婚,周大哥卻不願意娶她;後來周大哥和我談了很多很多愛的真諦,我听了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看姐姐常常落淚,我大概也明白了幾分,所以我請周大哥帶我來見你。「盧凱直直的睇著他道。

    龍雲嘉無言以對,因為梗在喉間的酸澀今他開不了口。

    「我想問你,我姐姐是天底下最美、最好、最溫柔的人,你為什麼不愛她呢?」

    「我……」他掙扎了半晌,才吐出個「我」字。

    盧凱煜不高興的瞅著他道︰「我姐姐從不是個輕易落淚的女生,以她一定像周大哥所說的,非常非常愛你,被她愛的人一定會很幸福的,為什麼你的表情這麼難過?你討厭我姐姐對不對?」

    「不,不是的,我……我……」他將到口的「我愛她」三個字又吞回肚里。

    他見到自己姐姐愛的這個男人講話吞吞吐吐的,他緊嘴,轉動輪椅正著周子康道︰「周大哥,我們走吧,他根本不算個男人,連說出愛與不愛的勇氣都沒有,這樣的人就算姐姐再愛他,他也是不懂珍惜的。」

    耳聞一個小男生這樣天真卻又嚴厲的批評言辭,龍雲嘉不覺愣了愣。

    周子康面色復雜的點點頭推著盧凱煜朝門口而去,在跨出門口的剎那,他停下腳步,清晰的道︰「龍雲嘉,小凱的話雖然不中听,但是這一席話卻敲醒了我,既然你不懂得珍惜,我又何必退讓?」

    「周子康……」龍雲嘉錯愕的看著他突然挺直的,背影。

    「我想,這個星期天我會和書琳到法院公證結婚,我必須提醒你的是在這個星期前如果你還想搶回她,我不會阻止,但一旦她成為我的妻子後,請你永遠的消失在她的視線之外。」語畢,他推著盧凱煜離開。妻子?再過五天,她就會成為周子康的妻子?龍雲嘉揮揮額上不由自主冒出的冷汗。

    這不是他樂見的嗎?、為何他會有痛不欲生的感受?絕冷的冰意竄主脊梁骨,他頓時全身無力偽癱倒在沙發上。

    而此時隱身在二樓,听聞了所有對話的龍雲青、龍雲哲兩對璧人,全不由自主的搖搖頭。

    「這個傻瓜,瞧他如喪考妣的模樣,就知道他愛得有多深,而他自己卻…」王慧慈一副「凍抹條?的直搖頭。

    「愛情是盲目的,只是沒想到他盲目得連愛人之深都看不見。」張郁瑜語露不舍。

    「這個星期天剛好是我們這兩對結婚的大日子,算起來加上盧書琳和周子康總共三對,我看雲嘉到時不嘔都難了。龍雲哲接著道。

    龍雲青嘆息一聲,「我還是希望雲嘉能看清自已的感情,到時我們三兄弟就能在同日結婚,我想這個結局該是最圓滿的。」其他三人在瞥視樓下龍雲嘉呆若木雞的悲慟模樣後,同時點頭。

    書香@書香www.bookspice.com書香@書香

    百貨公司內,龍雲嘉站在鞋子專櫃的一隅,靜靜的看著試穿金色新娘鞋的盧書琳;一身雪紡此紗長夜的她仍是美得教人贊嘆。

    這兩天的煩悶思緒令他一早就開車前往周子康的住處;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他只是來來回回的開著車子,當周子康載著她的進口痤車出現在跟前時,他也是憑直覺的一路跟到到這兒;看著周子康溫柔的對她說了幾句話後駕車離開。

    「就這雙吧!」盧書琳起身從皮包里拿出信用卡交給售貨小姐︰「用我的吧!」龍去嘉走向前去,從皮夾里抽出金卡。售貨小組有些無措的看著錯愕不語的她;過了半響,她才輕輕的道︰「不,用我的卡就好。」售貨小姐點點頭離開。為什麼不接受我的好意?他神色復雜的看著她閃避的眼眸。「你怎麼會來這兒?」她迥避問題道。

    他沉默了一下,再過三天她就是周子康的妻子了,他要說什麼?說他夜晚輾轉反側,寂寞孤單。

    他搖搖頭,也閃避了她的問題。

    身處在這凝滯氣氛中,盧書琳輕嘆一聲,看著鏡中龍雲嘉眉頭緊皺的俊逸側臉,她明白心中對他的悸念不曾退減,也因此,她迫不及待的要讓自己完全斷念,而斷念的最好辦法就是嫁作他人婦。

    雖然此舉對周子康並不公平,但婚後的她絕對會做個忠實的妻子,她也慶幸守身如玉的自已能將她的第一次給自己丈夫。

    至于她和他,只限在心靈的情感糾纏上,而沒有肉體上的一番眷戀。

    深吸了一口氣,她硬是逼回了急涌而上的—股鼻酸,淡淡的道︰「我…我得走了,子康會在門口等我,拭去淚水,踏著堅強的步履離開。龍雲嘉木然的凝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心想他終將成為她的過去式嗎?她的未來已不容得他參與了。

    書香@書香www.bookspice.com書香@書香

    今天是個天朗氣清,惠風和暢的一天。

    早上十點不到,龍家豪宅就冠蓋雲集,士紳名媛集聚,眾人皆是為參觀龍雲青及龍雲哲的婚禮而來。

    而草坪外更是停了一長排的豪華轎車,其中更有兩輛以嬌艷的花卉點綴續紛的新娘車,而兩位如花似玉的新娘子早已被迎接到新房內。

    一身西裝筆挺的龍雲嘉神情憔悴的來到他大哥的房里,在看到龍雲青和張郁瑜深情相對的凝睇後,他難過的抿抿嘴,啞聲道︰「對不起,打擾你們了,可是爸要我來通知你們,待會兒十一點時到前庭,他要開始主持婚禮。

    兩人微笑點頭,然而在看見他憂傷的色後,她拍拍龍雲青的手,龍雲青明白的點頭道︰「雲嘉,緣分的事雖然要靠上天安排,但積極的爭取卻是必須的,一對男女要相知、相愛本不易;要求得相守更難,你真的願意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別的男人度過一生嗎?」

    「大哥,我……」

    「你現在趕去法院也許還有機會。」

    龍雲嘉失落魄的搖搖頭道︰「別說了,大哥,我去通知二哥十一點要到前庭的事。」不顧龍雲青兩人的叫喚,大步離開,朝他二哥樓上的新房而去︰「

    一進房門,龍雲哲正親密的幫王慧慈撥開掩蓋在臉旁的白紗,親吻著她美麗的臉蛋。

    王慧慈原本柔美的臉孔在看了龍雲嘉落寞孤寂的神色後,臉色一凝,她輕輕拍拍龍雲哲的肩膀,一手拉起落地的白紗長裙走到龍雲嘉的面前問道︰「雲嘉,你覺得我的新娘扮相如何?」

    耳聞這問題,他面露困惑,但仍點頭輕聲的回答,「很漂亮,你和郁瑜的新娘服,一以火焰的線條裁剪,一以荷花的花形剪裁,在飾上一以紅珊瑚,一以白珍珠,簡單大方但卻明顯的勾勒出你們兩人的個性之美。」

    她頓了一下,才滿意的點頭道︰「你知道嗎?有人說,女人在一生中最美的時刻,就是當新娘子的時候。」

    「是嗎?」他輿缺缺的。

    「原本應該是如此,只不過,我和郁瑜雖然美,但是我們兩個女人在今早到婚紗店化妝時看到了一個比我們都還美的新娘。」她故意走到落地窗旁的一株翠綠的藤樹︰「那個新娘于雖然也是一身白紗禮服,但是她身上沒有任何一朵鮮花裝飾,取而代之的是青翠的綠葉,白紗上簡簡單單的繡上幾片青蔥的葉片,再穿戴著翠玉做成的葉片耳環、項煉、手環,還有一頂以剛摘下來的葉片編織而成的花冠。」龍雲嘉色一黯,雖然王蕙慈沒有出那名新娘是誰,但他知道,那一定是他的樹之精靈盧書琳。

    他的腦海中輕而易舉的就勾勒出她著新娘白紗的美麗身影,看著她笑盈盈的拿著捧花朝他飛奔而來,不,奔向周子康,因為新郎不是他,不是他。

    一股惟心之痛殘乎撕裂他的心肺,他咬緊牙關哀慟的低頭。

    「她美得絕塵,美得脫俗,美得就像是樹精幻化而出的妖……」

    「不要再說了!」龍雲嘉雙手緊緊握拳,突地抬頭來大吼。

    王蕙慈不客氣的瞄他一眼道︰「為什麼不說?龍雲嘉,你像個男人行不行?有哪一個男人會將自己心愛的女人交給另一個男人?還讓她和別人上床,生子……」

    「我說不要再說了!」他難過至極的怒著她;不能!他絕不能容忍書琳和周子康上床,她是他的,她的身體也只容許他一人觸摸。

    「蕙慈,別說了,」龍雲哲不忍的阻止了妻子的咄咄逼人,他看向弟弟繼續說道,「其實慧慈的話是對的,這幾天你還沒想明白嗎?你的悲傷,難過是因誰而起?你的茶不思,飯不想。整夜無法人睡又是因誰而起?當局者迷,旁觀者,你有沒有想到為什麼爸媽不再安排你和周子薇的事?就連最嘮叨的媽媽也沒有找你談過一言半語。因為我們全都看得出你是為誰失魂落魄,為誰抑郁難安,我們全在等待你面對真愛的一天,可是你已經快錯失機會了。」

    「他不是快,是已經錯失機會了!」王蕙慈忿忿不干的接過話,「你這個大笨蛋,我告訴你,他們在十一點就要戴戒指,到時候你要後悔也沒機會了,而周子康就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擁著你心愛的女人親吻,到了晚上呢,更是可以肆無忌憚的撫摸你摯愛女人的胴體,與她來個最親密的肌膚之親……」

    「不,不,不可以!她是我的,她是我的!」

    一想到那畫面,龍雲嘉差點沒有發狂,管它什麼桃花劫,管它什麼不宜結婚,他要她,他,愛她,他要地成為她今生惟一的新娘。

    龍雲哲看著弟弟跌跌撞撞的沖下樓去,沒多久更傳來車子咆哮的引擎聲,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再瞅了得意洋洋的王意慈一眼。他走近並擁抱她道︰「老婆,你真不是蓋的,可是你的話也說得太露骨了,什麼撫摸胴體……听得我這個老公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還有更露骨的,要不要听?」王意慈俏皮的朝他眨眨眼。

    「不了,咱們還是等到晚上來個實地演練比較精采。」他無限眷戀的吸吮她誘人的唇瓣,「你說雲嘉來得及奪回盧書琳嗎?」

    「當然來得及,因為她十二點才要和周子康公證啊。」她磨蹭著他的唇低喃。

    「可是你跟雲嘉說…」龍雲咨怔忡一下,然而在看到妻子得意非凡的神情後,他也笑了,心想;看來他爸爸的三媳婦也要來報到了。

    書香@書香www.bookspice.com書香@書香

    十萬火急的趕到法院的龍雲嘉,在听到十一點鐘響的聲音時,他的心跳差點沒有停止,「等等我,書琳,你一定要等等我。」

    他急急忙忙的沖到公證處,在看到周子康一身白色西裝打扮,手上還拿著新娘捧花時,他想也沒想的沖到周子康的面前說道︰「請你將書琳還給我,我愛她,我是真的愛她,你說過的,為了她的快樂、幸福,你願意退讓的,周子康,你記不記得?」

    「龍雲嘉,你先冷靜一下?」

    「我冷靜,我怎麼冷靜?想到我心愛的女人就要成為你的妻子,和你上床生小孩,我怎麼冷靜?‘他大聲怒吼。

    周子康一見圍攏過來的群眾,朝他們笑了笑,強制的將他拉到外頭的長廊。

    「周子康,你不還我是不是?她愛的不是你,是我啊!」

    周子康明白堵不住他心急如焚的嘴,索性將手上的百合捧花交到他手上。

    「這……」他頓時住了口,呆愣的看著手上的花捧。

    「你往這長廊直走到底,她就在那個房間里。」周子康靜靜的道。

    「你…」龍雲嘉一頭霧水的看著他。

    他苦澀一笑道︰「雖然是書琳提議公證結婚的,但是我知道她的心一直還在等你,因此我也告訴自己,若是你在我們公證前迷途知返的話,我會將她還給你。你們兩個有情人終成眷屬。」他嘆了一聲繼續道,「或許是我內心知道你一定會來的,要不以我周子康在商場上的人脈,卻沒有大辦筵席,甚至還隱瞞家人今天要公證結婚的事。」

    耳聞這席話,龍雲嘉感激萬分的看著他。

    周于康搖搖頭,「別謝我,事實上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將她還給你,我只知道我要她幸福快樂。」「你放心,我一定會讓她幸福快樂的。」他堅定的允諾。

    「去吧,她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的。」周子康苦笑一下拍拍他的肩。

    「謝謝。」他快步的朝長廊跑去,一到盡頭的房間他連敲門都省了,欣喜的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映人眼簾的就是站在窗戶旁的盧書琳,璀璨的陽光照在她的身上,襯得一身白紗晶亮奪目,朱唇皓齒的絕美臉蛋在見到他的剎那,粉臉刷的變自,無語的凝著他。

    「哈,你終于來了。」房內一隅的盧凱煜眼見進門到現在的龍雲嘉都沒看到他,不由得不悅的瞪著龍雲嘉道。

    他萬般不舍的移開停駐在她的目光,看向盧凱煜道︰「小凱,你好。」他有些無措。

    盧凱煜撤撤嘴,看了他手上的捧花一眼,「周大哥說你若真的愛姊姊,一定會來這兒阻止他們公證的。」

    「小凱!」盧書琳蒼白著臉嬌斥。

    雖然周子康也曾對她說過這樣的話,可是她不相信他真的會回過頭來找她,畢竟他篤信前世今生的緣起緣滅,隨緣的他是不可能變成一個積極的求愛者,然而他來了,他真的來了,是來她還是要回她。「

    龍雲嘉握緊了手上的捧花,閉上眼楮,在凝聚了所有的勇氣後,他才緩緩睜開眼,目不轉楮的凝著她道︰「我愛你,我是真的愛你,書琳!」

    听及這魂縈夢牽等待許久的愛語,盧書琳忍不住。鼻頭一酸,輕聲的哭泣起來。

    他將她緊緊擁在懷中,「別哭,別哭,對不起,對不起,我太宿命了,我太在乎那該死的桃花劫,那該死的不宜婚嫁論。」

    她緊擁著他,任由兩行熱淚泛流。

    盧凱煜知道自己的姊姊是喜極而泣,他推著輪椅接近他們,骨碌碌的眼楮轉了轉,他拉拉龍雲嘉的西裝外套,「你發誓會好好的愛惜我姊姊嗎?」

    龍雲嘉低頭看他,誠摯的道︰「我發誓我一定會好好愛惜她。」

    聞言,被喜佔滿心頭的盧書琳笑中有淚的貼近他的胸膛。

    盧凱煜滿意的點點頭,想了想,又比比自己,「那我呢?」

    龍雲嘉喜上眉梢的笑了笑,「我發誓我也一定會好好疼惜你的,因為我要娶你姊姊,而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當然要互相疼惜。

    他喜孜孜的露齒一笑道︰「那好吧,我就叫你一聲姊夫,我去找周大哥了。」

    龍雲嘉開心至極的看著他推著輪椅離開-一間灑滿陽光的雅室內,他深情款款的凝著地道︰「你願意當我今生來世,終我生命之輪回的惟一新娘嗎?」

    明亮眸光仍噙著淚珠的盧書琳粲然一笑,搖搖頭道︰「不,我不貪心,我只願意當你今生今世的新娘。」

    「不,我要你貪心。」他深邃的黑眸有著濃得化不開的情深,「我要你生生世世都和我結緣,生生世世都成為我的妻子。」.她嫣然一笑、再次搖頭,「不,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下輩子不要認識你。」

    「為什麼?」他受傷似的瑟縮一下。

    「別急,」她柔柔的道,「我希望下輩子能還清周子康的情債和錢債,然而一旦和你認識,或許我又必須再度辜負他的柔情了。」

    聞言,龍雲嘉繃緊的神經才舒展開來,他親了她小巧的鼻子一下,「錢債,我願意幫你還,我也願意當你永久的債權人,直到生命的盡頭,到時不管有沒有喝孟婆湯,相欠債的我們一定會在來世相見,至于周子康對你的情債……」他努力的思索一會兒後,才笑逐顏開的道︰「有了,我們幫他找個美嬌娘,讓他也幸美滿的過一生,這樣這情債就結得淺,來世也不會是我的超級情敵了……」

    盧書琳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開始分析來世相遇點滴的他,心想著,他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個「八卦星君」大慨永遠也改不了迷信的論調吧!

    只是在愛她的這個部分,他拋棄了自己的論調,正了真愛,這該是她感到慶幸的。

    發表了長篇大論的龍雲嘉終于住了口,他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在凝視她完美誘人的唇瓣別成一抹絕美微揚的弧度後;他忍不住低頭親吻停駐在她櫻唇的燦陽……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郁卒吧!星君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