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丈夫 第10章(2)
作者︰陽光晴子
    看著地無依的水霧眸子,他的心再度泛起不舍。他不該逼她的,她還需要時間學習重新愛人的能力。「我沒事的,只是……」他走回來,牽起她的手,將剛剛手中那片溫熱、翠綠的油亮樹葉放在她的掌心再拿走她手中的那只枯黃落葉。

    「有時換個心境,你就可以選擇一片閃亮耀眼、欣欣向榮的蔭地綠葉,又何必執著于手中早已枯萎的落地黃葉呢?」他握住她的手再緊緊的傳遞一份溫暖後,他松開手,鼓舞的道︰「你做得到的,怡隻,我走了。」

    她低頭注視著手中的樹葉,她該如何選擇呢?

    「如何?」曾明右一見王豫杰走入屋內趕忙問他情形。

    他垂頭喪氣的搖搖頭,「沒關系的,我會好好善盡哥哥的責任,她就麻煩你們照顧,我先回去了。」他彷佛一刻也留不住的匆促回答。王豫杰,別再多想了,以後怡隻只能是妹妹!妹妹!他在心中不斷地告訴自己。他緊握拳頭,強壓下心中那股強烈的失望及傷心離開。

    「這……」看著他僵直離去的背影,許瓊如怔愣無語。

    「算了,他心里難過就讓他走吧!」曾明右善解人意的搖搖頭。

    而王怡隻一進屋剛好看到王豫杰從前門離開的身影,「他真的回去了?不是才剛來?」一股悵然若失的濃烈感突如其來的直襲她的心頭。

    「怡隻。」許瓊如慈愛的拍拍旁邊的椅子,見女兒坐下後,她又朝丈夫眨眨眼,示意她想私下和女兒談談。

    曾明右明白的點頭走開。

    「你對豫杰的感情如何?當真只是手足之情?」許瓊如倒杯茶交到她手上。

    「我……」王怡隻無言,覺得連自己都理不清的情緒又該如何向她說清。

    「當年你父親……呃,我是指你曾伯父。」由于這女兒還不習慣這稱謂,許瓊如也不想給女兒施加太多壓力,「他向我求婚時,我的內心掙扎不已。」她的思緒飄向從前的歲月,「我自認自己是一個很倔強但內心卻又脆弱無比的人,所以我也很害怕去接受他,怕他對我的愛只是一時而不是一輩子,所以盡管他如何真誠的打動我的心,但心中那道高聳的心牆卻始終橫亙在我們之間。」

    她頓了頓,一臉堅信的凝視著女兒,「在我和他相知相交的日子里,我知道自己是愛他的,甚至可以說我很肯定自己這輩子只會跟這個人。」她笑了笑並撥了撥兩鬢的秀發,「只是膽小的我卻不敢跟著夢想走,只覺得能維持原狀、維持現有的關系,我就很滿足了。」

    「後來呢?」王怡隻心中明白,許瓊如談的不只是她的內心世界,更是她對情感方面的怯懦與害怕,而這跟自己現在的思慮是如此相似?!突然,一個念頭快速的閃過腦海,因為她是自己的母親!忽然間,王怡隻覺得自己和曾伯母的陌生距離似乎在瞬間拉近了!

    許瓊如喝了一口茶,「他一直在等待,等待我能完全敞開心靈接受他,使得我既感動他的用心也氣自己的懦弱,直到有一天……」她瑟縮一下,彷佛往事重現,而她的感受仍如此強烈,「他在執勤途中遭歹徒射中三槍,生命垂危……」她熱淚盈眶,「他因傷重流血過多而昏迷不醒,當時很多人在床上喚他,他都沒反應,可是我一哭,他卻叫了我的名宇。」

    她拭去眼角的淚。「我很怕他離開我,在我緊握他的手,感覺生命在他身上流失時,我差點瘋狂。」她哽咽的繼續道︰「我在心中一直吶喊著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留我一個人!」

    許瓊如破涕為笑,「我知道他听到我的呼喚了,因為他握緊了我的手,雖然只有幾秒鐘,可是我真的知道他听到我了。很神奇,對不?可是在那一刻我感到彼此的心靈相通,而後,他的病復原之快,連醫生都大嘆不可思議。」

    她伸出手抹去女兒臉上的淚珠,這時的王怡隻才驚覺自己臉上竟是滿臉淚痕。

    「之後,我明白了,也不再懦弱的當愛情的逃兵,怡隻,命運雖然是掌控在自己手中,但是也必須懂得及時珍惜,以免造成遺憾,你明白嗎?」許瓊如語重心長的道。

    王怡隻感受到她心里的那座城牆已漸漸瓦解,她朝許瓊如哽咽的點點頭。

    她微笑的拍拍女兒的手,溫柔的道︰「我希望你能勇敢的面對感情,及早向自己的心坦誠,這樣相愛的兩個人也能少受一些苦。」

    「伯母,我……」她淚眼迷蒙的看著許瓊如。

    「我很清楚,雖然林彥新那樣待你,可是基于他撫育你的恩情,你仍然愛他,是不是?」

    「我……」王怡隻思忖一下,點頭承認。

    「那豫杰呢?你是個善良的孩子,更要懂得借福及借緣,你希望豫杰這一生只與你擦身而過?而陪伴他一生一世的女人卻是另一個?」許瓊如誠懇的希望她能一語敲醒夢中人。

    王怡隻身子一僵,她想到胡艷秋,那一段她被妒嫉啃嚼、輾轉反側的日子,而後還有另一個女人會陪在哥哥的身邊?「不!」她倏地站起身,笑著拭淚的朝外跑去,「我馬上去找他!」

    她願意讓另一個女人陪著哥哥一輩子?不!當然不!她是愛他的!她愛了他好多年了,也只愛他一人,她不要有遺憾……揮灑著淚水,她沖向車庫。

    由于一顆心全惦著他,她並沒有注意到去而復返的王豫杰,還結結實實的撞上他的胸膛,她抬起頭來!「豫杰!」淚眼汪汪的她歡喜的一把抱住他。

    「為什麼哭了?受了委屈?」他一臉擔心,開了一段距離後才發覺先前要送給她的珍珠耳環還躺在他的口袋里,再三考慮後,他還是折返回來。

    「嗯嗯……」她拚命的搖頭,「為什麼回來?」

    「禮物忘了給你,呃!情人節禮物,不過,你也知道在外國,情人節送禮不單單是情人間互送,父母、朋友、同仁……」他尷尬的邊解釋邊從口袋里拿出紅絲絨的盒子打開,是一對晶瑩剔透,款式大方的珍珠耳環。「第一眼看到它,我就覺得它最適合你,只是沒想到現在卻變成……」他靦腆的住了口。

    「變成什麼?」王怡隻淚眼婆娑的問。

    他故裝無所謂的聳聳肩,再輕柔的拭去她的淚水,喃聲道︰「也是和自己的愛情說再見,今後我將當你只是妹妹。」語畢,他勉強的扯出一抹苦笑。

    「不,我不要只是你妹妹,我不要!」她哽咽的反駁。

    王豫杰愣了愣,不解的明眸梭巡著她再度盈滿淚水的秋瞳。

    「我愛你,我不要當你妹妹。」她哭喊而出。

    他的心陡地漏跳一拍,「你說的是真的?」他炯炯有神的眸光中閃著難以置信的神采。

    「真的,我膽怯、我害怕,可是我懂了!」她眼角噙著淚、頻頻點頭。

    他拉開她激動的問︰「真的?」他的心可無法承受這高低起伏的震撼。

    除了頻頻點頭與淚如雨下的淚珠外,抽噎的她已不知如何傾吐在那瞬間一涌而上的款款深情。

    「怡隻。」他用力的抱緊她,「怡隻,真的、真的?」

    「嗯,我不要有任何遺憾,我不要別的女人陪你一輩子,我……」

    再也無法克制心中的欲望,王豫杰一把摟緊她,一俯身就給她一個纏綿悱惻的深情之物。

    多年來的柔情幾許,在這一刻,悸動的兩顆心終于找到歸處,他為這份驚喜的幸福而落淚,覺得上天是替顧他的!

    良久,王豫杰凝睇著依偎在他胸前的王怡隻,「為何想開了?」他很好奇。

    「是伯母的一番話,太多了,以後再好好的跟你講,可是……」她瞥他一眼。

    「可是……」他不解的低喃道。

    「我和他們才剛相認,我想……他們……」她欲語還休。哥哥是不是爸爸的親生兒子已無從證實了,但她還是擔心曾伯父會介意,畢竟剛剛只有曾伯母鼓勵她,雖然他每回來看她時,曾伯父仍是以禮相待,可是她還是擔心。

    「傻瓜!」王豫杰明白她心中的顧忌,「先前我能鼓起勇氣再次向你表白,是因為曾伯父的鼓勵,我想他們很明白的。」

    「而我是因為曾伯母的勸告才……」王怡隻搖搖頭,「他們對我實在太好了。」她的心中漲滿濃濃的溫情。

    「他們更期待你叫他們一聲爸、媽。」王豫杰愛憐的揉揉她烏黑的秀發。

    「豫杰。」她凝視著他。

    「你已勇敢面對你的內心了,還需要掙扎嗎?那是你一直渴望得到的父愛及母愛,他們就在你身邊,你還有什麼好顧忌的?」他直直的睇視著她,眸中帶笑。

    回視著他如春光般的溫柔明眸,她漾起一絲動人的微笑,「我真的明白了,我不只可選擇一片暖暖的綠意,更可以擁有呵護我的陽光及小雨,是不?」

    「嗯,回過頭吧!」他燦爛的回以一笑。

    「咦?」她怔了怔。

    「他們等你叫這聲爸、媽已經二十六年了。」他笑笑的將她背轉身去。

    回過身,見曾明右夫婦皆目有淚光,慈愛的看著她時,她頓了頓後,一步一步的走向前,歡喜的淚水已滿溢,她加快腳步,心中的愛意亦化成一聲聲的呼喊,「爸、媽,爸、媽……」

    「女兒、女兒……」

    王怡隻緊緊的擁住眼泛淚光的他們,發現心中曾有的無助、不安早已被一片暖陽取代,再也鎖不住盈眶的熱淚奔流,她握緊了他們的雙手,美麗的臉孔漾起一絲幸福又快樂的微笑。

    ——全書完——

    *欲知蘇博謙與沈欣辰的深情戀曲,請看邀月鐘情一生290丈夫系列之一《惡棍丈夫》

    *欲知柳浪平與陳馨圓的甜蜜戀情,請看新月浪漫情懷699丈夫系列之二《找碴丈夫》

    *欲知曉陳律廷與易靖茹的愛情故事,請看邀月鐘情一生318丈夫系列之三《贈品丈夫》

    *想看謝驊庭與雷伊安如何共譜戀曲嗎?請看邀月鐘情一生329丈夫系列之四《鳳梨丈夫》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糖醋丈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