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焰狂君 第10章(2)
作者︰陽光晴子
    王慶夫婦看著笑中帶淚的馮世龍夫婦及丁名堂父女,心中雖為他們感到高興,但一回頭看著仍躺在病榻上的兒子,那一抹笑意不由得僵在唇邊。

    失蹤三個月的小妮找到了,而且她還生還,這一個奇跡已經出現了,上天能否也給他們的兒子一個奇跡

    迸晴潔內心的喜悅是無法形容的,她雙手合十不停喃聲念著,「感謝上蒼、感謝上蒼。」

    馮世龍也紅了眼眶,他暗啞著聲音拍著王慶的肩膀,「會的,小妮回來了,育哲一定也會回來,你和藍芷要有信心。」

    「嗯。」他沉重的點點頭,與妻子的手緊緊相握;只是兩人對視的眼眸中僅有哀愁之光。

    「我們打算先回美國和土杰會台,在那里一起等待小妮,一旦小妮身體沒有問題,我們會再回來這里和你們一起守著育哲。」馮世龍堅定的許諾。

    「不,不用了。」林藍芷將目光落在兒子身上,「你們已經在這里陪了我們兩個月,夠了,再來的日子,我們也得學著自己度過。」

    「這……沒關系的,何況再過一周,育哲臉上的繃帶不是要拆除了?我想親眼看看他毀傷的面容有沒有整型成功,若不是很好,我打算再請歐美的整型醫生團來共同會診,就算……」充滿歉疚的丁名堂揉揉眉心嘆道︰「就算他一直沒有醒來,但恢復他往口的俊顏是我惟一能為他做的了。」

    聞言,林藍芷鼻頭一酸,淚水潰決而尸的哭倒在丈夫懷里。

    丁蓉一臉悲哀的走近病床,握緊王育哲的干,「茜妮回來了;請你、請你一定要醒過來,求求你、求求你……」

    眾人望著這一幕,感傷之情充塞一室,他們在內心真誠的祈禱上天再給他們一個奇跡。

    十五天後,馮茜妮終于回到了親友的懷抱,雖然她看起來精神抖擻,但是在眾親友的簇擁下,她仍先至醫院檢查身體,而跌斷腿的林于屏也跟著人院做進一步治療。

    在醫生細心檢查下,她的身體一切正常,至于對進入森林後那段記憶卻是空白一事,醫生說那是一種「逃避式的遺忘」,可能是她在極端恐懼下將那段記憶封閉,至于會不會記起那倒沒個定數,端看個人而異。

    對此,馮家人及丁名堂父女在先前听及考爾特和廖櫻雯述說鄭丕文對待馮茜妮的種種莫名怒火及殘暴後,他們全能理解一向如溫室花朵的她為何會選擇喪失那段記憶,也因此,他們向仍在醫院治療腿傷的林于屏及去探視的考爾特、廖櫻雯二人請求,勿將那段森林之旅據實告之,免得觸動她心靈的傷口。

    而後,馮茜妮在親友的安排下,即一同搭機前去加拿大探視為趕來幫忙處理她的事而被車撞傷的王育哲。

    在頭等艙內,馮茜妮看著父母、大哥、丁蓉和丁名堂臉上的欣喜笑容,不由得也跟著笑了,雖然她在內心深處很想記起那段森林之旅,可是就如同媽說的,或許是上天不希望她記起那段遭遇才讓她遺忘,這是上天疼惜她的一份幸福,她不應該多想了。

    「來,茜妮!這是你喜歡吃的日式甜點,媽的這份給你。」古晴潔將盤中的那份小糕點撥到她盤中。

    「我的也給你。」丁蓉也將自己的那份放到她盤子上。

    然後,馮世龍、馮士杰及丁名堂也將自己的糕點全放到她盤上,被這份濃濃的溫情包圍著,馮茜妮忍不住熱淚盈眶,事情發生至今,爸媽及大哥沒有一句苛責的話,他們沒有提及她的欺瞞,只是以他們的愛來撫乎她心中所有的不安及自責,她實在太幸福了

    「怎麼哭了呢?」古晴潔不舍的拿起手帕為她拭去淚水。

    「水龍頭還是水龍頭嘛!不過,我覺得茜妮好像變得很堅強耶!」丁蓉直直睇視著重展笑靨的馮茜妮。

    是啊!這一點大家都發覺了,以往茜妮眼中的眸光只有溫柔與怯懦,而今,美麗的秋水翦瞳有著堅定與執著,還有著一抹蛻變的成熟光彩,或許這趟森林探險在她和鄭丕文于石棺內共處三個月後存活的奇跡下,也有著眾人不知的奇妙遭遇吧

    馮茜妮在踏入市立醫院的大門後,內心隱隱起了一股難以抑制的喜悅之情,對這感覺她頗為納悶,王育哲的病情她已從爸媽口中得知,按理,她該是難過、傷心的,可是前來這兒的一路上,她心中的喜悅卻是層層疊疊的充塞心房,她幾乎難掩愉悅的神情;腳步加快的直往七樓的特別病房奔去。

    眾人也察覺到她異樣的神色反應,一群人緊跟在她身後,等到她在王育哲的病房門口站定時,古晴潔皺起了眉頭,「她怎麼知道育哲的病房在這里,我們全沒說,不是嗎?」

    眾人全面露疑惑的點點頭。

    馮茜妮沒有理會驚訝的迎向前來的王慶夫婦,她越過他們在王育哲的床畔站定。

    王慶夫婦皺起了眉頭,看著她雙眸閃爍著欣喜的淚光,握起王育哲的手緊依在臉頰。

    他們不解的瞥了一眼似乎也對這個畫面感到難以理解的馮世龍夫婦,「這是……」

    馮世龍夫婦搖搖頭,一頭霧水。

    丁蓉順順及耳的短發,越過王慶及馮世龍夫婦,然後,在看到病榻上拆除繃帶後那張絕世的俊美容顏時,她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身子晃動一下,在扶靠了身旁一臉困惑的馮士杰後,才勉強的站直身子。

    「你還好吧?」馮士杰關心的問。

    「我……我想出去,你們都出來好了,我覺得那太奇怪了,我有問題。」她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

    馮士杰雖然不解,但丁蓉的反應實在太怪了,所以他還是示意其他人一起走出病房。

    馮茜妮的眼楮只看著床上的王育哲,她的心隱隱泛著一絲酸楚,可是這絲酸楚卻包含了更多喜悅,她雖然不懂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觸,但她知道他將成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們前世一定認識,我對你有種難以言喻的似曾相識感,也有著難以抑制的濃烈情懷,我的直覺告訴我,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人就在這里,而你是我爸媽為我選的未婚夫,我將是你的未婚妻。

    「既然我對你有這麼深刻的濃烈情懷,昏睡中的你應該听得見我的聲音,對不對?請你醒過來吧!我好想見你、好想見你,我從森林回來了,安全的回來了,你是不是也該從沉睡中蘇醒了?」

    馮茜妮頓了一下,一時之問淚如雨下,她哽咽的繼續道︰「我們不是等待彼此許久了?好似等待了一世又一世,終于在今世相見了,求求你醒過來吧!求求你!」

    她繼續低喃的說著自己那愈來愈濃的款款柔情,這一切對她來說沒有所謂的沖突,有的只是欣喜的重逢。而這個重逢震撼了她的靈魂,那麼多的情緒僅化成一個哀求——她要他醒來、要他睜開眼楮著著她……

    透過眸子,丁蓉將凝睇著馮茜妮淚流滿面的目光移向王育哲那張沉睡的俊顏,「他原本就長這樣嗎?我是說他在毀容前就是長這樣嗎?還是因為整型的關系?」

    王慶夫妻奇俘的瞅她一眼,然後王慶拿出皮夾從里面抽出一張全家福照片遞給她,「育哲原本就長這樣,雖然曾有人說過他的外貌過于俊美,甚至帶有一股邪氣,但和他相處過的人都知道他其實是一個溫柔體貼的孩子,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

    丁蓉仔細的看著那張照片,可不是嗚?那雙魅惑的明亮雙眼、挺直的鼻梁、性感唇瓣所組成的一張冷峻臉孔明明就是鄭丕文,可是他的目光卻是那樣溫煦,根本沒有鄭丕文那股令人不舒服的深刻冷意。

    「你怎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馮士杰相當不解。

    「因為他和我們的領隊鄭丕文簡直像同個模子印出來的,我沒有騙你們,我曾經偷拍過鄭丕文的照片,因為他不願意拍照,可是那張照片我給了茜妮,真的,茜妮對他還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所以她才會願意去參加他的探險隊,可是……」

    丁蓉皺起眉頭,「茜妮卻連他的長相也想不起來,但現在和王育哲又是一副情深款款的模樣?」她搖搖頭,「反正他們兩人長得太像了,若是林教授、考爾特和廖櫻雯也在這兒,他們一定也會這麼說。」

    「這太不可思議了,何況當初和小妮一起入石棺的鄭丕文,據林教授所說,那名巫帥告訴他鄭丕文已經前往另一個世界了,這……」馮士杰是愈想思緒愈亂了。

    「天啊,你們看!」王慶夫婦欣喜交加的著著從病榻上坐起身來的王育哲,「育哲醒來了,老天保佑!」說著,兩人快步的跑進病房。

    「不管如何,我們等到另一個奇跡了。」馮世龍愉快的擁住妻子也走入病房。

    「我……雖然理不透這個頭緒,可是,」丁蓉看著被王育哲緊緊擁在懷中的馮茜妮,「這個感覺挺好,畫面也挺感人的,其他的事是不是不用去想太多了?」

    馮土杰揚起嘴角笑了笑,「小妮能在石棺內不吃、不喝,身體狀況卻絲毫無損的情形看來,那就是一個奇跡,如果說,現在在我眼前出現另一個奇跡,我不會誑異,反而會以虔敬的心來感懷上蒼的仁慈。」

    丁蓉綻放出一絲甜美的笑意,「是啊,是該如此!」

    兩人相偕走入病房,看著愉快相擁的王育哲和馮茜妮,他們看起來好登對、好適合,那份感覺是如此相契,仿拂此生就是為了對方內在這個世上出生。

    王育哲將縴細美麗的馮茜妮緊擁在懷中,那雙比女人還要美麗的魅惑雙眸綻放著款款柔情,他的心充滿了感激,神泉之靈听到他的祈求了,它將他的靈魂帶入王育哲的身體,他終于能和他的五世戀人有個完美結局了

    王慶夫婦、馮世龍夫妻、丁名堂、丁蓉和馮士杰每個人都是笑容盈溢,他們感激上蒼將他們深愛的兩人全喚回來了。

    大家微笑著點點頭,心有默契的一同退出病房,讓深情相對的王育哲和馮茜妮兩人可以獨處。

    只是就在殿後的丁蓉即將跨出房門的剎那,身後的王育哲突然笑笑的說︰「丁蓉,下回去探險別放茜妮鴿子,否則我會第一個不繞你。」

    丁蓉檸緊了眉頭,這聲音雖帶著笑,但語調卻帶著鄭丕文一貫的冷意,這……她緩緩轉過頭看著他,卻看到王育哲那雙黑眸閃爍著和鄭丕文相同的犀利冷光,她咽了一口氣,天啊,她幾乎可以肯定眼前這個人一定是鄭丕文,而不是那個溫和的王育哲。

    然後,就在她幾乎確定的那一刻,他又笑了,笑得比陽光還燦爛、笑得不見鄭丕文那一貫的冷與寒,尤其是他低頭凝視著馮茜妮的深情眼神更是令人望之感動。

    丁蓉納悶的搖搖頭,天啊,一定是她多心了,他不會是鄭丕文,一定不是

    可是……她臉色突然一白,王育哲和她根本沒見過面,她守候在他病床時,他仍陷入昏迷,而剛剛大伙更是沒有相互介紹,他怎麼會知道她叫丁蓉

    不敢再多想,丁蓉趕忙走出病房。

    王育哲俯下頭,輕輕吻上馮茜妮美麗的唇瓣,感謝神泉之靈,讓茜妮以一個新的心靈來面對他,卻又沒有抹煞掉她對他的真情真意,終他這一世,他一定會帶給她最美麗、最絢爛的幸福。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怒焰狂君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