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狂徒 第十章
作者︰陽光晴子
    一回到住所,藍韶音面色靦腆的看著跟在她身後進門的喬淳旭,他放下行李,雙手環胸的凝視著她,「不是要我走吧?」

    「呃……我真的累了。」

    「那怎麼成?至少請我喝杯咖啡吧!何況我們也算久別重逢,離上次見面的日子已經近一個半月整了。」他提起嘴角笑了笑,彎腰再次提起行李後,即越過她自在的走入客廳。

    藍韶音在心中暗嘆一聲,早明白他不是那麼容易打發的人,不是嗎?她跟著他步入客廳後,卻看他腳步未歇的步上二樓樓梯,「喬淳旭,你……」

    喬淳旭回過頭來瞅她一眼,「行李總得拿去你房間吧!」

    「不!不用了,待會兒我拿上去就行了。」她急忙的走到他旁邊,拿過行李後反身走下樓梯。

    他看著她驚惶失措的將行李放在樓梯旁後,轉身走到沙發上坐下,「你怎麼了?」

    怎麼了?她也不知道,只是她的心跳失速,全身血液似乎在瞬間沖向腦門,而且還口干舌燥的。

    他好整以暇的踱到藍韶音身旁坐下,環視了周圍一下,「我們上回在這兒時,兩人的衣衫可是清涼得緊呢!」

    她咽了一下口水,難道她潛意識里也是在想這件事,才會有這種臉紅心跳的奇怪反應?

    喬淳旭放松的靠往椅背,暗示的問︰「你不會剛好也在想這件事吧?」

    「當……當然不是!」她結巴的回答。

    聞言,他露齒一笑,「看來我們兩人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不是嗎?」

    「什麼?」

    「瞧你一臉心虛,我說中你的心事了,對不對?」

    「胡……胡扯,我早忘了那時發生什麼事!」

    喬淳旭挑高濃眉,「果真是貴人多忘事,那就讓我來喚起你的記憶如何?」

    藍韶音怔愕的瞪著他,無助的看著他愈靠愈近的容顏,「別……別亂來。」

    他魅惑一笑,將臉埋入她的發香中,喃聲道︰「好想念你如青草般的淡香。」

    她的心「咚」地漏跳了一拍,無力的以縴手推擠著他緊靠而來的胸膛,「別……別這樣。」

    他微微抬頭,但性感的唇瓣與她的相距只有咫尺,「我不相信分開的這段時間你沒有想念過我。」

    他還是一貫的自大,但不知為何,她卻沒有以往那突地泛起的一股怒焰,反而心虛的別開了臉。

    喬淳旭輕輕的攫住她小巧的下顎溫柔的將她轉過來面對自己,「別逃避了好嗎?我相信我們已互相為對方所吸引了。」

    語畢,沒有讓藍韶音有駁斥的機會,他吻上她誘人的唇,狂熱的舌直趨而入的與她的唇舌共舞,強勢的索求一個熱絡的回應之吻。

    她無力招架,呻吟一聲,沉淪在他高明的吻技之中。只是,當他溫暖的大手伸入她的胸罩,**她渾圓**的剎那,當日與邱愛兒一起的三人行畫面,突地映入腦海,她身子一僵,高漲的**也瞬間熄火。她慌亂的推開他,站起身將衣服拉好。

    喬淳旭不解的望著她,「怎麼了?」

    她深吸口氣,搖搖頭,「我一定是糊涂了,竟然會跟你又一次的——」

    瞥見她略顯混雜又隱現怒火的美眸,他明白她一定想到上回自己算計她的那回事,「你還是那麼在意以前的事?」

    「我……」藍韶音定視著他,明白自己若不將話說清楚,這個男人是不會放過她的。可是她也清楚一旦坦承了自己對他的情不自禁,那他更不會讓她平靜的處在自己想要的生活之中。

    「我想我真的必須送客了,我好累了。」

    「我也很累了,不過你不覺得我們之間已經有一種相處模式了?」

    「什麼意思?」

    「你老是不肯坦承的向我說明自己的感覺,而我呢?有精神時就多問你一句,累了倦了就靜靜的守在你的身側……」

    藍韶音無語,靜待他接下來的話。

    「所以嘍,事實上這一個半月來,相信你也見識到狗仔隊的跟監功夫了,而現在夜已深,我也累了,我相信那群狗仔隊一定是先回報社去沖洗先前照的照片,再寫個稿後,待會兒肯定又徹夜來守在外頭了。」他邊說邊瞧了窗外一眼。

    「你的意思是要留在這兒過夜?」她難以置信的提高音調。

    喬淳旭微提嘴角笑了笑,「不錯!你還算跟得上我的思維。」

    「可是……這不是更讓他們有胡亂撰稿的空間?」藍韶音緊張得差點口吃。

    「就讓他們寫啊,」他聳聳肩,「其實要甩開他們的方法很簡單,而且也只有一個。」

    「那是什麼?否認嗎?」

    「不!是承認,承認我們之間真的有感情存在,大大方方的出現在公共場合,這樣子他們就不覺得有什麼趣味了。」他直勾勾的望著她粉頰上突然抹上的嫣紅。

    「這……不……不行!」藍韶音想起自己對閃光燈還有麥克風的無言驚懼。

    「這是最好的方法,否則你我兩人總有一天會被那群狗仔隊給逼瘋的。」

    「可是我對你沒什麼感情,我也不想卷入你的愛情生活。」藍韶音口是心非的道。

    「會嗎?可是我挺希望我們能好好的發展感情。」他出人意表的回她一句。

    「喬淳旭?!」她錯愕的瞪著他。

    「我一向對自己的心坦白,可是不見得要對他人坦白,」喬淳旭笑了笑,「當然,我指的是我們身後那群紅娘紅公。不過你是當事者,我也會對你坦白。」

    藍韶音凝視著他無言,心中為他的坦白感到開心,可是他是個公眾人物,而她卻是個喜好窩在家里,更是個害怕面對鏡頭的人,她如何能成為他的戀人?

    「回台灣的這段日子,我對那些舊歡全失了胃口,對一些熱鬧場所也沒有以往的熱絡,大多時間都是待在家里或辦公室,腦海里想的都是你的一顰一笑,也不知道是著了什麼魔?對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就是無法忘懷,頭一次覺得一個女人竟然能這樣左右自己的情緒,這實在是一個很陌生的感覺。」喬淳旭聳聳肩又搖搖頭,仿佛也很難相信自己會陷入這樣的情境里。

    「對此,我也感到無能為力,可是我對自己一向有自信,我相信你對我有這樣的影響力。那相對的,你對我也應該有這種無可救藥的情不自禁才是。」他頓了一下,牽強一笑,「所以先前在家里意外看到你在場時,我的臉色可能不太好看,不過,那是因為我挺希望除了你以外,那些人都不在場,我可以這樣向你坦白的抒發自己的心事。」

    「可……可我……我沒有那樣的感覺。」藍韶音不得不撒謊,因為她真的沒法子強逼自己成為一個公眾人物的女友,她尚無法克服對媒體的懼意。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她,「我說了那麼多,沒想到你還是將自己的心緊緊的包起來,不說真話。」

    藍韶音咽了一下口水,「我說的是真心話。」

    「呼!」他吐了一口長氣,「看來我這回看上的女人真的很不一樣。沒關系,既然有了感覺,那我也不在乎多花些時間追求。」

    他站起身走到樓梯旁提起她的行李,「先上樓吧,你累了,我也累了。」

    「你真的不回去?」

    「我說過了,我也累了,何況你剛剛那一席不夠坦承的話已傷透了我的心,我得先在這兒療傷一下。」這話雖說得有些可憐,但喬淳旭俊美的臉蛋上還是充滿自信。

    明白自己是不可能也無法趕走他了,她只好點點頭,跟在他身後上了二樓。

    他將行李送到她的臥房後,即回身朝客房走去,見他離開自己的視力範圍,藍韶音的心五味雜陳,一時也感失落也感輕松。但除此之外,卻多了一些寂寥,她其實是希望他能在她身旁的……

    搖搖頭,不願再多想,藍韶音拿了衣服走進浴室,打算泡個澡,看能不能好好入睡,不再被煩雜的思緒所打擾。

    而就在她進入浴室一會兒後,喬淳旭卻去而復返。

    听著浴室內嘩啦啦的水聲,他不禁苦了臉,這女人的確和他以往交往的女人不同。她們會邀他共浴,但她卻將他推得遠遠的!

    唉,說來說去都是自找罪受,哪個女人不愛卻愛上這個女人,難道這真是男人的劣根性作祟,才會令他一頭栽進這個女人的情網中?

    客房離她這間臥房相距沒多遠,他卻很想窩在她這里……算了,待會她出來一見到他一定又花容失色,還是乖乖的回客房吧!

    當他回轉身子要離開時,瞥見原本就露出行李外袋的隨身听耳機——

    他聳聳肩,听听隨身听也好,免得亂想一通,彎下腰,他將隨身听拿起即回到自己的客房……

    在洗個舒服的澡後,藍韶音雖想上床睡覺,但只要一想到喬淳旭就在這棟房子里,她的睡意全無。

    嘆了一聲,她下了床,走到行李旁,這陣子她已習慣听著他的聲音入眠。

    就在她蹲下身子,欲拿出行李前袋的隨身听時,這才發現它不見了,她心一慌,趕忙打開行李,將里面的衣物全拿了出來,可是還是不見隨身听。

    怎麼會這樣?她今天下飛機時還在計程車上听了好幾回,難道被她弄丟了?

    那卷錄音帶對她意義重大.它記錄了喬淳旭進入她生命的開始,還有她情不自禁的陷入情戀的矛盾,更是這三個多月來撫慰她空虛心靈的心靈之樂,她怎麼會粗心大意的將它給弄丟了!

    「叩、叩、叩!」敲門聲陡起,她看著床上散布的衣物,擰起了柳眉道︰「有事明天再說好嗎?我很累了。」

    「是嗎?」喬淳旭開門走了進來,在見到床上的一片混亂時,他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你在找東西?」

    「沒……沒有!」

    「真的?!」他笑逐顏開的睇視著她,伸出放在背後的左手,「我以為你在找這東西呢。」

    一見是自己的隨身听,她心慌意亂的趕忙沖向前去搶了過來,「你為什麼偷拿我的東西?」

    「說偷拿太難听了,我剛剛無聊進來時,你還在洗澡,我只好隨便找個東西解解悶,只不過……」他深邃的黑眸閃動著打趣的光芒,「我沒想到這卷錄音帶這麼別致,里面竟然是三個多月前,我們初次見面的談話紀錄。」

    「我……這……」藍韶音支支吾吾的也不知該說什麼。

    喬淳旭一步一步的走近她,而她卻心虛的一步一步直往後退,「先前我听儀欣報告她找你當臨時演員時,她也有提到托你錄音,不過,你說你太緊張了,所以沒有錄,當時儀欣還將你交給她的空白錄音帶轉交給我。可奇怪的是,這會兒怎麼會跑出這卷錄音帶?」

    藍韶音頻頻吞咽口水,再往後退,已跌坐在床邊。

    他賊賊的笑了笑,「而且在我剛剛重復听錄音帶時,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那就是我的聲音部份似乎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復听著,所以帶子已有滋滋滋的雜音。不過,話說回來,是誰這麼喜歡听我的聲音?將帶子听到都快壞掉了?」

    藍韶音滿臉羞紅,一句話也說不出口,現在只想挖個地洞鑽下去。

    喬淳旭取笑夠了,走到床上坐定,凝視著低頭不語的藍韶音。「你對我其實早有感覺了,不是嗎?既然我也坦承了對你的感覺,你又何必隱藏?」

    「我……我……」

    他溫柔的抬起她的下顎,兩人目光對視,「事到如今,再否認也沒什麼意義了,不是嗎?」

    她注視著他一會兒,明白自己真的是無所遁形了,只得點點頭。

    「男歡女愛是天經地義之事,這下子咱們又于互相愛慕的同一點上,為何還愁眉不展?」喬淳旭是真的不明白。

    藍韶音輕嘆一聲,「你是個有魅力、有自信的男人,女人對你產生愛慕之意並不困難,只是我要的你給不起。」

    「什麼東西我給不起?」

    「一生一世的唯一真愛,我無法接受和別的女人分享的感情。」

    「目前的我確實是如此,但是你給我的感覺和別的女人完全不同,我有自信這種感覺只有你能給予,別的女人是不可能的。」

    她錯愕的看著他,「你真的這樣認為?」

    喬淳旭笑笑的點頭,「我一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而且在演藝界這個大染缸多年,早不容易被誘惑了。所以,我有絕對的自信你將是我生命中唯一一個該長期駐留的女人,」他突然尷尬一笑,「當然,我也得承認,這是在回台灣後,一人獨處時所感受到的自覺,否則,」他又恢復成那副自信滿滿的模樣,「我早飛到美國將你架回台灣了。」

    盈眶的熱淚無聲無息的佔據了璀璨的明眸,藍韶音滿懷感動的看著這個豐神俊朗的男人侃侃而談對她的特殊情感,相較之下,她真的顯得過于膽小了!

    「別哭!雖然我知道我剛剛說的話肯定會令你感動,可是我還是喜歡你笑的模樣。」喬淳旭莞爾一笑的輕輕吻去她落在頰上的晶瑩淚珠。

    藍韶音破涕為笑,「你說話還是一樣的自大傲慢。」

    「可是這也是吸引你的特質之一,不是嗎?」

    藍韶音盈盈的笑了,雖然兩行清淚潸然而下,卻不是哀傷的淚珠。

    喬淳旭再次湊向前去,以唇輕輕拭去她的淚水,再親吻上她美麗的唇瓣,她身上的浴袍被他輕柔的脫掉了,凝視著眼前的晶瑩胴體,他明白今晚的自己將不會再有任何的遺憾。

    為了使兩人之間的第一次有最完美的回憶,喬淳旭不敢躁進,捧住她渾圓的大手更是溫柔,令藍韶音有著羞赧之余又不能自己的舒服嘆息。

    他不能自己的將手往她的小腹滑去,火熱的唇也隨之而到,似乎察覺到他的意圖,藍韶音慌忙的要闔起雙腿,將他推開。

    微抬頭見到她帶著驚慌的眼神,喬淳旭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笑容,「別怕!」

    知道他不會傷害自己,她做了個深呼吸後,才略帶僵硬的敞開自己從未被人踫觸的禁地。

    她的美麗讓他不由得發出贊嘆聲,也令她紅了臉,撇過頭的不敢看他。喬淳旭虔誠的伸手踫觸她美麗的**,同時也感受到她的濕潤,他不是未經事的小男生,但這是他感受過最美妙的時刻,光踫她,他就已經興奮不已了。

    他奇妙的手指律動令她像是飛到了天堂,「淳旭——」她不由得嬌吟出聲。

    她的呼喊在他的耳中听來,是最美妙的天籟,喬淳旭褪去身上的衣物,再也忍不住的置身在她的雙腿中,他忍耐的看著她。

    「看著我!」他命令藍韶音睜眼看著他,他要她看到他眼中的渴望。

    藍韶音紅著臉,打開明亮的雙眸望著眼前這男人,同時也感覺到他的堅挺蠢蠢欲動,她頓感不安的扭動身子,但同時也渴望他的進入,好填滿她的空虛。

    喬淳旭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忍耐度有多高,竟能克制自己的沖動,但是在見到她眼中無言的邀請,他再也不想忍了,往前一挺,他真實的佔有了她,他今生的唯一……

    再來的一個月,喬淳旭和藍韶音的公開戀情成了娛樂版的大頭條,而且幾乎每兩日就有新的新聞出現,讓眾人看得眼花撩亂。

    包好笑的是有的新聞,他們身邊的親朋好友還是看了報紙才知道的。

    在陽明山喬天正的豪宅里,喬天正夫婦、柯凱和崔儀欣全目瞪口呆的瞪著今日的晚報頭版,「環藝副總裁喬淳旭公開承認和藍韶音的好事近了!」

    「這什麼跟什麼?!淳旭真是太不夠朋友了,我這段時間得努力用力的注意娛樂新聞,才能知道他們兩人又有什麼進展呢!」柯凱忍不住恭怨。

    「韶音也是!她以前最怕面對鏡頭、閃光燈什麼的,這會兒在喬淳旭愛的護衛下,在鏡頭下嬌艷如花,我邀她幫我主持個知性節目,她還是說No,但喬淳旭幫她開個談心節目,她卻說Yes,你們說是不是太厚此薄顧了?」崔儀欣也忍不住打開炮口,不過她的話語中喜悅多過怨懟,眾人都听得出來她其實很為好友的轉變高興。

    而蕭玉嘉和喬天正對報紙刊出的新進展雖感錯愕,但心情卻是格外的愉快,畢竟他們盼望的就是這一刻啊!至于兒子先斬後奏的作法,他們倒不會去介意。

    一會兒後,眾人討論的男女主角甜甜蜜蜜的相偕走了進來,柯凱忍不住吃味的道︰「看啊,新郎、新娘來了。」

    喬淳旭和藍韶音對視一眼,眸中全是深情,兩人相依坐下後,喬淳旭對著父母及好友道︰「你們全知道了。」

    喬天正夫婦開心的頻點頭,柯凱卻嘀嘀咕咕的說︰「是知道了,不過也算是最後才知道的。」

    「沒錯!」崔儀欣笑笑的調侃,「你們之間的什麼事情我們都是最後才知道的,包括韶音剛從美國回來那晚開始,兩人相擁離開,在韶音家客廳被狗仔隊偷拍到的擁吻Kiss的相片,還有那天淳旭在那兒待一晚的事……」

    「還有隔兩天,兩人大大方方的讓狗仔隊拍照,宣布戀情,再過兩、三天,兩人相擁逛百貨,在街頭忍不住擁吻……」柯凱也酸溜溜說著。

    「又隔沒幾天,韶音就成了淳旭的私人秘書,兩人一起

    「而後,淳旭為韶音開了新節目,又開了記者會為她造勢。」

    「再來,兩人開始在愛國東路的婚紗街流連,當時大家就議論紛紛……」

    「好了!」喬淳旭見柯凱和崔儀欣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又見藍韶音不好意思的垂低著頭,不由得笑笑的打斷他們兩人的雙簧。

    喬天正開心不已的凝視著準媳婦羞赧的雙頰,「韶音,有什麼好害羞的,這里說來都沒有外人,何況大家都是為你和淳旭開心,打趣的話也是鬧著玩的。」

    「我知道,喬伯伯。」她抬起頭來微微一笑,但雙頰仍有兩抹嫣紅。

    「還叫喬伯伯?不是該喊一聲‘爸爸’嗎?」崔儀欣調皮的朝她眨眨眼。

    「儀欣——」藍韶音羞澀的白她一記。

    「天,再來我們可算是姑嫂的關系耶,因為我是喬淳旭的干妹妹嘛,不是嗎?」崔儀欣望了干爹干媽一眼。

    兩人點點頭,笑得嘴都快闔不攏了。

    「那我呢!我也算是媒公之一吧,如果不是我煽動淳旭赴美,哪有今天這等美事。」柯凱也趕忙套點關系。

    「是嗎?若不是當初我強力拉韶音出席黃金單身漢的聚會,哪會有這等好事啊,我可是最大功臣呢!」崔儀欣也忙邀功。

    「是嗎?」喬天正這會兒臉上的神采可光耀得炫人呢!「我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韶音從美國帶回台灣,自然也能安排一群狗仔隊守候在外,讓送韶音回家的淳旭有藉口留宿不是嗎?」他笑笑的看著眼前突然呆滯的一群年輕人,「這兒子的魅力我可有信心,再者,我也看出兒子對韶音是動了真心。因此,這只要相處一夜,淳旭一定能打動她的芳心的。」

    「什麼?!」這一听,四個年輕人莫不瞠目結舌的瞪著笑得眉飛色舞的喬天正夫婦。

    「難怪呢!我想我們都不知道韶音回台了,怎麼那天淳旭一和韶音步出客廳,外面的閃光燈就閃個不停。」柯凱搖搖頭,臉上滿是佩服。

    「別以為我們兩個老的就只有這樣計劃而已,我們還安排了一些後續的事,畢竟從儀欣那兒得知韶音不是個容易放下感情的人,所以我們兩老甚至還要幫兒子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戲碼讓韶音感動呢。不過,這後續的發展,你們也都看到了,根本不用我們再插手!」蕭玉嘉開心的道。

    聞言,喬淳旭和藍韶音對視一眼,不由得笑了出來,這段感情說起來也真是得來不易。不過,能得到這麼多人的祝福及關切,那種感覺更是溫暖。

    「藍小姐,喬副總臨時有事,請我來接你去參加今晚的義賣宴會。」林仲培微低著頭,一身司機制服打扮的對著對講機說話。

    已穿戴好一身純白晚宴服的藍韶音,一見監視器上顯示他身後正是喬淳旭那輛加長型的賓士轎車後便按了開大門的鈕。

    和喬淳旭交往的這兩個多月來,他大部份都是自己開車來接送她的,不過一旦有事,他便會派李司機開這輛賓士車來接她。

    所以,一見車子進入庭院走道後,她便拿起皮包步出玄關,沒想到那名司機竟下車快速的沖向她,一手勒住她的脖子硬將她拖入客廳。

    「你……你……」她神情慘白的瞪著他那張陰森的臉孔,掙扎的發出聲音,「你不是李司機,你是誰?」

    「是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跟錯了人,只得幫那個人償付欠我的債!」語畢,他朝她的脖子用力一擊,滿意的看著她痛暈過去。

    林仲培半眯著眼楮睇視著她玲瓏誘人的曲線還有那張天使臉孔,他啐了一口,「哼,喬淳旭,我會讓你看到我如何對待你的女人。」

    他將她拖到沙發上,拿了事先準備好的繩子將她捆綁好,隨即回到車上將那輛搶奪而來的轎車開到車棚內後,即回到客廳,從容的等候喬淳旭的到來。

    一會兒後,林仲培從監視器上看到喬淳旭開著朋馳轎車進入前院,他冷凝一笑,端坐在客廳內,將失去意識的藍韶音抱在懷中,再拿起一把尖刀架在她的脖子而原本要來接她的喬淳旭,一進門所看到的景象,令他俊臉上的血色全失,怔愕的看著這一幕。

    「呵呵呵……好久不見了,喬副總,你近來真是春風得意啊!美人在側,事業發達,哪像我?」林仲培嘲諷的笑了笑,「被你炒了魷魚,就算卑躬屈膝的去求人給個工作,別人還當我是乞丐甩都不甩我!」

    「林仲培,你別亂來!」看著他不時的把玩著手上那把利刃,喬淳旭冷汗直冒。

    「亂來?」他挑高了眉頭,「喬副總,有句話叫得饒人處且饒人,可是你是趕盡殺絕,那你也怪不了我如何待她了!」他邪yin的笑了笑。

    喬淳旭冷峻的走近他,「不干她的事,你敢動她一根寒毛,我就讓你死無全尸!」

    「哼!桂過來!」林仲培嗤之以鼻的瞟了桌前特別為他準備好的一副手銬。「這時候說什麼狠話,把手拷起來,免得我不小心劃了這個美人的臉。」

    望著他猙獰的臉孔,喬淳旭明白自己沒得選擇,他拿起手銬將自己拷上。

    林仲培詭譎一笑,放下了手上的刀,粗魯的將藍韶音放回沙發上後站起身來,重重的往喬淳旭的肚子踹了一腳,他呻吟一聲,跌坐地上。

    「滋味如何呢?喬副總。」他陰沉沉的看著他,「你這是身體的痛,而我卻是心靈的痛,一個男人被下層,鄙夷的目光包圍的感覺如何,你知道嗎?」

    「那是你自作自受!」

    「我自作自受?!」林仲培恨恨的走到他面前,用力的連踢了他好幾腳。「錢對你這個坐擁上千億的副總裁當然沒什麼誘惑力,可是對我不同,沒有錢永遠沒法子享受生活。當然,包括美人在內!」他咬牙切齒的怒視著被他踢得鼻青臉腫的喬淳旭後,一反身走到沙發旁,拿起桌上的水杯將藍韶音潑醒。

    「你別胡來!」一直不敢反擊的喬淳旭見他面露邪yin,忙撐起痛楚不堪的雙腳朝他奔去。

    林仲培亮起手上的刀子,輕輕的擺在已微眨眼楮但顯然還沒有完全清醒的藍韶音臉上。「再過來,她的臉上就多一道刀痕。」

    藍韶音痛苦的眨眨眼,她的脖子好痛,而在焦距清楚後,她看到的卻是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喬淳旭,她倒抽了一口涼氣,「老天,淳旭——」

    「別動,大美人,我的刀子還在你的臉上呢!」

    她心一凜,屏住氣息以眼角看著緊抱著她的中年男子,「你到底是誰?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所有的事,你的男人是最清楚的。不過,我不會有機會讓你們兩人閑聊的,因為我迫不及待的要看到他更痛楚的神情!」他咬牙怒吼後,突地將她丟到沙發上,塞了一塊布到她嘴巴後,即拿著刀子走到喬淳旭的眼前叫道︰「起來!」

    他咬著牙困難的站起身後,林仲培不耐的將他推倒在另一個沙發椅上,回身拿起繩子將他捆綁在椅上,拿了塊布塞住他的嘴再嘲諷的說︰「好好欣賞吧!」

    「嗯……唔……嗯唔……」雖然嘴巴被封住,但喬淳旭仍怒不可遏的發出吼聲。

    林仲培甩也不甩的走到將自己緊縮在沙發一角的藍韶音身旁坐下,「我雖然沒有喬副總來得年輕力壯,這臉也沒有他來得俊,不過,我床上的功夫也是一流的,你可以好好的比較比較!」

    冷冷的說完這段話,他用力的將她身上的晚宴服撕裂,露出薄紗胸罩包裹的渾圓胸脯。

    羞辱的淚水在藍韶音的眸中直打轉,但口不能言的她也只能無助的頻搖頭,發出嗚嗚的啜泣聲。

    「美,真是美極了,難怪喬副總會愛上你!哈哈哈……」他邊說邊回頭看了臉色鐵青的喬淳旭一眼。「你看清楚了,看我怎麼好好的享用你的女人!」語畢,他以刀子割開了她的胸罩扣子,映人眼簾的正是完美無瑕的豐滿**……

    淚流滿面的藍韶音閉上了眼楮,她不願看到喬淳旭那痛楚無奈的黑眸,也不願見到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污辱自己身體的畫面。

    喬淳旭見他俯下身子時,渾身奔騰的怒火強烈得令他幾乎昏厥過去!他雖努力的想掙脫手上的手銬及繩子,但談何容易!

    不忍見她被羞辱的畫面,他閉上了眼楮,然而她那嗚咽的啜泣聲卻令他恨不得能當場殺了那獸類!

    「林仲培,看看你的周圍吧!」下一秒,柯凱怒氣沖沖的咆哮聲陡起,喬淳旭忙睜開眼,看到了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將槍口對準林仲培。

    林仲培愣了一下,趕忙回過頭來,隨即神情慘白的高舉起雙手。

    柯凱連忙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掩住藍韶音半露的胴體,拿走她口中的布,解開了她手腳上的繩子,藍韶音馬上泣不成聲的奔向喬淳旭,兩人緊緊相擁。而喬淳旭口中直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這個爛人,居然敢將你們弄成這樣!」柯凱怒氣騰騰的握緊拳頭連揍了林仲培好幾拳。

    林仲培鼻青臉腫的哀叫著,「我要告他傷人!」

    警察互視一眼,笑了笑,「誰看到他打人了?」

    每人都搖搖頭。

    「你好好的去吃你的牢飯吧!我會連同上回你泄密給亞藝的帳一起告上,讓你出不了牢籠!」喬淳旭神情冰冷的怒視著他。

    他神色一白。「別——別,不要!」

    「帶他走,看了就礙眼!」柯凱不耐的叫道。

    在林仲培被警察帶走後,三人同坐下來,喬淳旭感激的看著好友。「謝謝你。」

    柯凱搖搖頭,「說來我還挺愧疚的,在你的專屬司機驚惶失措的說你的座車被林仲培強行開走還將他捆綁時,我還以為這是上回喬伯父所說什麼要你英雄救美的續曲呢!結果李司機給我看了他手上被林仲培砍了一刀的傷勢後,我才知道事情嚴重,而在知道你們兩個都沒有到達宴會場地時,我就趕忙報警來這兒了,結果……」他不好意思的看著余悸猶存的藍韶音。「還是讓你們受傷了!」

    「韶音,對不起,是我沒有保護好你。」喬淳旭愧疚的道,一面也長話短說的說出和林仲培之間的事。

    明白事情始末後,藍韶音的心情在他不斷的安撫下也平靜下來,她看著他受傷的俊顏。「你盡力了,而我,」她深吸了一口氣。「好在他沒有得逞,否則我一定沒有臉再窩在你的懷中了。」

    看著兩人似乎已沒事了,柯凱識相的站起身。「我先走了,讓你們兩個好好呃……互相安慰一下。」笑了笑,他仍不忘調侃,「我以前曾說過,每兩、三天就有你們的新聞,而這下子明天你們肯定又上頭條了。」

    兩人對視一眼,終于綻放笑意。在柯凱離開後,喬淳旭抱著她上二樓浴室,幫她洗淨了身子,而她則溫柔的為他受傷的俊顏涂抹傷藥。

    歷劫過後,兩人的心似乎更加緊密的相依相惜,喬淳旭凝睇著她,以唇舌一一膜拜她的身體……

    窗外星光燦爛,在這個充滿旖旎深情的激情之夜,風中輕柔的飄蕩著兩人的昵喃愛語……

    「我愛你!」

    「我愛你!」

    —完—

    ☆☆☆☆☆☆☆☆☆☆☆☆☆☆☆☆☆☆☆☆☆☆☆☆

    晉江文學城,sunrain掃描,wan校對!轉載請保存!

    ☆☆☆☆☆☆☆☆☆☆☆☆☆☆☆☆☆☆☆☆☆☆☆☆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偷心狂徒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