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聘糟糠妻 尾聲
作者︰陽光晴子
    一年後

    韓薰儀開的小餐館內,座無虛席,客人進進出出的,讓她財源滾滾,不過一年,她就不僅將開餐館時賒貸的金錢還給左斯淵,還用賺的錢買了一間小而美的四合院,將她爹接來京城住,連照顧她多年的潘姨也一起接了過來,兩個長輩目前也幫著她一起經營這家餐館。

    「唉,看這人潮,你就算付上千金也難買回自稱為糟糠妻的小丫頭了。」左尚霖站在門外看著里面忙碌的韓薰儀,忍不住對著孫子道。

    「也是,她自己都賺大錢了,沒丈夫,日子也能過,她還警告我說,若要來個無三不成禮的第三次下聘,聘禮可得好好琢磨琢磨,免得又被她退聘了。」左斯淵說得輕松,因為他已經有對策了。

    「這丫頭怎麼老是這麼拗,不成,我跟她爹談去。」他直接進門找站在櫃台後方的一個長相斯文的中年人。

    那中年男子在看到女兒前去與左家酒坊來交貨的何總管笑著交談時,那雙歷盡風霜的老眼充滿疼惜與愧疚。

    「我說韓老爹,你女兒到現在還不嫁給我孫子,簡直太過分了嘛,我已經退讓了,從兩個妻妾,到只剩她一個孫媳婦人選,她還擺姿態?」

    韓老爹看著衣著華貴不俗的老太爺,「她不是那樣的人,這丫頭是那樣善良,其實她大可不要我這個沒盡過父職的爹,我也不敢有任何怨言,可她卻處處替我想……過去,我沒有支持她,現在,只要她做的決定,我都支持。」

    「算了、算了,我找另一個老太婆說去……」左尚霖氣得吹胡子瞪眼。

    沒想到,山上下來的人都很有「主見」。

    潘姨也說︰「孩子的事,讓孩子自己去解決嘛,反正你都有希兒這個曾孫了,看看我兒子——」她指了指開心招待客人的傻兒子,「我連媳婦兒在哪兒都不知道呢。」

    嗯,他好像有被安慰到,是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左尚霖頓悟的笑了。

    此刻,左斯淵已走到韓薰儀身邊,看看何昆又看看心愛的人兒,「真是的,左家酒坊的事問我就成了,何必每回何總管來,你就問他一大堆問題?」

    還說呢!她粉臉羞紅的瞪他一眼,「問何總管不必付出『代價』,當然得多問點。」

    「那該怪誰?你一直不點頭答應成親,我就只能用商人的手腕要點福利了。」

    他也很可憐,好不好。

    面對這樣的對話,何昆已經很習慣,笑著拱手,先行上了馬車離去。

    這一對璧人隨即避開餐館內的客人,繞到後門,進到她專門用來做帳或小憩的房間,將門給上了栓後,他立即擁著她,汲取她身上的馨香,她也放松自己,輕輕依偎在他胸膛,感受此刻相依相偎的溫馨。

    「又問到什麼好情報了?」他笑問。這女人做生意竟做出興趣來,而且還對釀酒有了興趣!

    她甜甜一笑,「是問到了,像是釀酒時序多在晚秋及冬天,再來就是舊歷的二月,宜寒不宜暖。」

    「還有?」他又問。

    「說左家釀酒的水是特別從易州、滄州運來的,因為易州的水清、而滄州的水雖濁,但河底有暗泉,水質特別,不過——」她離開他的懷抱,笑說︰「他特別提醒我,來回運水的成本太高,而你特別在那里設了酒坊,就地生產,減少麻煩,不只如此,無錫的惠泉酒同樣是因水聞名,所以你也在那里設了酒坊。」

    他明白了,有人沒提供情報,而是在說好話。

    「左家釀的酒,不僅供應給皇家,也賣給富商名流、文人雅士,連一般百姓也喝得起的,左家酒坊能有如此規模,可全是你的功勞……」她笑看著卓爾不凡的他,「但我要說,要我也對你表現出無上的崇拜,那是絕無可能的,因為我不想你太高傲。」

    「無所謂,那種眼神太多,應聲蟲也太多,但像何昆那樣的人還是可以多一些,」他笑看著她,「至于你,我就愛這樣的你,誠實、坦白、率性。」

    他說他愛她?她眼眶微紅。

    「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古諺亦雲,十年才能修得同船渡,百年才能修得共枕眠,如此深切的緣分發生在我們之間,你應該不忍心拒絕我的第三次求親吧?」

    那張俊美的臉上,那雙深邃眼眸里,有著令她無法忽視的深情,「但是求親總要下聘吧?」她俏皮的反問。

    「我準備好了,也帶在身上了。」他笑說。

    她一愣。他就一個人,哪有啥聘禮?

    「這是第三次下聘,但卻是重復的聘禮。」他從袖口內,拿出第一次送給她的雕龍玉佩。

    韓薰儀一愣,「怎麼可能?這塊玉佩我明明賣掉了……」她好驚訝,見到代表兩人回憶的玉佩,內心不禁一陣激蕩,眼眶發熱。

    「我派人到處去找,費時費力,好不好容易才找到,雖然給你的時候很匆忙,但是,那時的我和這時的我一樣,絕對真心。」

    她眨眨淚眼,似乎捕捉到什麼重要的話。

    「如果你答應了,我可否溫習一下那天的事……」他俯身在她耳邊說著八年前的那天,他是如何如何的愛她——

    她雖曾經因生氣而脫口說出過往,卻並未詳述細節,他竟完全知曉,所以……所以……

    她眼眶濕潤但嘴角含笑,「天啊,你記起來、記起來了?嗚嗚嗚……」

    「是,在三個月前,一些片段畫面猛地從我的腦海中跳了出來,慢慢的,畫面越來越多,越來越清晰,拼拼湊湊後,忽然就發現自己全想起來了,並不需要來一記狠狠的敲頭或猛踹,知道嗎?」說到後來,左斯淵還是有點恨得牙癢癢的。

    她忍不住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而下一瞬間,他的唇吻上了她帶笑的櫻唇,接下來,就如同分離的那一天,這個吻變得熱烈而激狂,然後一點一滴、一寸一寸、完全仿照那一日,兩人重溫昔日的恩愛纏綿,春意濃濃,夜色也漸濃…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三聘糟糠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