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櫃嫁到 第10章(2)
作者︰陽光晴子
    錢少倫快馬的將臉色死白的霍敏兒載到錢府外,抱著她,以輕功飛掠進了南院,再將她帶回寢室。

    他小心翼翼的將她放到床上後,仍不放心的檢查她有沒有受傷。

    事實上,在他從老總管口中知道唐穎做了什麼,又從先行回府的馬快得知霍敏兒仍留在裴府時,他簡直嚇壞了,急急換上夜行衣,直奔裴府。

    在目睹她掛在樓閣的窗欞,隨時會墜落時,他真的覺得他的心跳就要停止,比起被發現他的探子身分,他更害怕失去她!

    此刻,她幽然轉醒,在看到錢少倫時,她還有些不解,然後想到昏迷前的事,「你救了我?」

    她醒了!能說話了!錢少倫原本還能按捺著瀕臨爆發的脾氣,在看到她一切安好後,一股竄起的濃濃驚懼與憤怒在同時席卷向他。

    「你是瘋了嗎?!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干什麼?」他狂吼著。

    她瑟縮一下,再看著他那雙閃動著熊熊怒火的黑眸,她不由得猛咽口水。他看來像是要將她給活活拍死似的,是真的氣壞了吧!

    「我、我、我都知道了,你、你是探子的事,宮大哥……全說了!」

    他倒抽了口涼氣,他就知道,那多嘴的家伙可惡!

    「偏偏仙之彩布被唐穎拿走了,宮大哥說過,一旦探子的身分被證實,就活不了了。」

    可現在想想她會不會反而弄巧成拙,讓裴德因此確定少倫的身分?她臉色更白。

    「活不了也是我的事,你干麼要管……你知不知道你差點粉身碎骨!」他的臉色極為難看。

    「怎麼只會是你的事?」她也氣了。

    「你不是不在乎、不愛我!」他咬牙怒吼。

    「我哪有不在乎?哪有不愛你,我在乎,我愛死你了!」怒不可遏的她脫口喊了出來,接著楞住。

    他也怔住,見她的臉龐開始浮現嫣紅後,他的表情也開始起了變化,橫眉豎目的神情消失,開始變得眼兒彎彎、嘴角往上勾。

    「是真的很在乎,真的愛死我了?」他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

    「我、是!我不爭氣,明知你要了唐穎,我好心痛,卻無法硬下心腸不愛你,你這下滿意了嗎?!」她將心里的話吼出來後,一張粉臉更紅。

    他先是一楞,「怎麼?群皓沒說,跟她交歡的人是他?」

    她一皺柳眉,「騙人,你明明跟她在房里過夜——」

    他眼眸中笑意更濃,「傻瓜,我真的不曾要過她,那個人不是我。」他將他跟宮群皓在黑暗中交換的事同她說了,「其實,自從與你交心後,我就沒辦法再去踫別的女人。」

    她好感動,但她還惦記著一件事,「那裴德是不是很快就會被捕?對你不再有威脅?還有唐穎呢?」

    「我得到的消息是要抓裴德的人已經在往京城的路上,至于唐穎,她是聰明人,知道裴德已沒戲可唱,所以才刻意將仙之彩布送去,堵裴德的嘴,也能多賺一筆的從容離開……」

    「我以為她愛你。」

    他俯身親吻她的唇,「她想愛的是探子錢少倫,不是花心浪子錢少倫,由于一直無法確認我的身分,她最後也只能放棄我。」

    「不管你是哪一個錢少倫——我……」她粉臉兒又紅了。

    「我知道,你都愛我。」他深情凝睇,輕撫著她的秀發。

    她也伸手,摸著他俊美的臉龐,他握住她的手,輕柔的一一吻她的指,慢慢的挑逗,再吻她的臉頰,嚙了嚙她的耳垂,最後才吻住她微喘的櫻唇,他的手也開始往她的衣服里鑽——

    「你的傷……」

    「不礙事!」

    他以溫柔與深情,帶領她共享一場最甜蜜的繾綣纏綿……

    夜色漸漸深濃,形如鬼魅的黑影在錢府里迅速移動。

    「什麼味道?」原本擁著霍敏兒入眠的錢少倫突然起身,也驚動了她。

    兩人往窗外看出去,竟然看到了有好多好多的煙冒了出來,兩人急急的披上外衣,跑出房門,這一看可不得了,從院落、亭台、就連前方的店鋪都有紅色火焰四處竄起。

    「火!好多的火,快救火,快!」

    「快!快救火!」

    奴僕們也被驚醒,在霍敏兒的指揮下要救火,但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救火的行動徒勞無功。

    「不要救了,快逃!快逃!」錢少倫當機立斷,這分明是有人刻意縱火。

    兩人急急的奔去西院,將錢牧廷救了出來,一行三人,跟逃命的奴僕們往外跑去,慶幸的是錢家二老不在家。

    灼熱的空氣中不時傳來出劈哩啪啦響的火燒聲,而哭叫聲、喧鬧聲,隨著愈來愈旺的紅色火焰竄向天際,逐漸地、逐漸地轉為沉寂。

    這一夜的火,將錢府燒成一片瓦礫,什麼都沒有。

    錢家被一把查不出縱火者的大火燒得一無所有後,過去那一則霉運說再度發威,街坊鄰居怕被沾染上,連點幫助也不敢給,再加上與錢少倫有忘年之交的裴德,無預警的被逮捕、入監審判,讓眾人更是將錢家人視為瘟疫。

    「咱們要怎麼過日子啊?」

    錢家二老忍不住拭淚,怎麼玩一趟回來,一個家就沒了!

    「爹、娘,至少我們大家都在一起,物質匱乏又如何?餓不死的,錢家一定能重新開始的!」霍敏兒展現了極強的樂觀及韌性。

    「沒錯,听娘子的準沒錯。」錢少倫對她一笑。

    「我相信嬸嬸。」錢牧廷開了口,說了更長的句子。

    錢家二老欣喜不己,「牧廷,你會說話了!」

    「是,爺爺、奶奶。」

    「太好了、太好了!敏兒,這一切都是你的功勞啊。」

    這件事沖淡了失去家園的哀傷。

    錢少倫看著爹、娘緊緊的握住她的手,錢牧廷靠著她,而她則是被他擁在懷里。

    曾幾何時,她竟成了穩定這個家的力量,他真的覺得好幸福,只因生命里有她!

    然而,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在錢家如此困頓之時,錢家的奴僕仍對主子伸出援手,有人讓出樸拙的四合院,讓錢家一家子有個可以遮風擋雨的地方,另外吃的、喝的,就由各僕佣隨意提供幫助,因為,他們領了這麼久錢家薪俸,錢家人對他們並不苛刻,感恩是自然的,尤其是霍敏兒嫁進來後,不吝惜的多給薪棒,他們既有余錢,自然要幫錢家度過此災難。

    但老是靠奴僕們救濟也不是辦法。

    所以,沒有知會公婆、沒有告知錢少倫,霍敏兒自行雇了一輛馬車,回到靖城向娘家求助。

    沒想到,爹與姨娘外出訪親友,已有一段時日未回,自然也不知錢家遭祝融一事.她只能找上姊姊們。

    「大姊、二姊,你們能幫忙嗎?」

    「怎麼幫?錢家這會兒可是個無底洞,怎麼填?錢家現在又沒有特別的織機可織那個什麼仙之彩布,又沒人敢雇用錢家人,怎麼還錢,這錢給了你,可是有去無回啊。」霍玉綾冷冷的道。

    「沒錯,敏兒,你別拖累我們,我跟玉綾的婚事,再一個月就要進行,你跟錢家的人可別來參加,那太晦氣了。」霍玉珊說得更毒。

    「哎呀,大姊,你怎麼這麼說嘛?不過……」霍玉綾看了看穿著別人的布衣的霍敏兒,「瞧你一身窮酸落魄,也沒有錦衣可穿,確實是別來丟人現眼的好!」

    「咯咯咯……」兩位姊姊捂著嘴笑了起來。

    霍敏兒頭垂得低低的,受辱不甘的淚水在眼眶里直打轉。

    「奇怪了,哪來兩只老母雞的笑聲,讓人頭皮發麻起雞皮疙瘩?!」

    錢少倫含笑的嗓音突然在門口響起。

    霍玉珊、霍玉綾兩個勢利眼姊妹倏地噤口,看著俊美無禱的錢少倫一身華服、尊貴萬分的走了進來。

    霍敏兒沒想到他會來,更沒想到的是——她怔怔的看著一身貴氣的他。

    「兩位姊姊,敏兒前來求助反而被糟蹋奚落,你們還真是姊妹情深啊!」他臉色一變,眼神也轉為冷峻。

    看到他這冷揚揚的眼眸,霍玉珊、霍玉綾可說不出話來。

    而霍敏兒只是一直看著他身上的衣著。怎麼會呢?這紫袍是貴重的綢緞所制、鞋子、腰帶一看也價值不菲,還有掛在腰上的貴重翡玉……他哪來的錢?!

    在她打量時,錢少倫已經擁著她離開這「寒酸」的娘家,往街口走去。

    「錢少倫,你、你怎麼穿戴如此?又哪來的錢敗家?!」她簡直不敢相信。

    下一秒,出現在她眼前金燦燦的豪華馬車更是讓她看傻了。

    「上來。」他直接將她攔腰抱起,坐上馬車。

    她是在作夢嗎?她傻眼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馬車轆轆而行,錢少倫的表情可得意了,「我告訴你,這輩子,我再怎麼敗也敗不完財產了,因為啊——」

    「因為?」

    「不對,我得先告訴你一件事,群皓來找我,說那把火是裴德知道大勢已去,自己逃不了,要我們也不好過,派人放的火。」

    她一臉懊悔,真是她自作聰明才會有這場祝融之災……「所以是宮大哥捐錢給你的?」

    他表情古怪,「不是,娘子,那是我辛苦所得,我是探子耶,這麼多年來……」

    「天、天啊,所以眼前這一大片山林土地,不對,珍貴的檜木林都是你的?!」

    霍敏兒看著眼前無邊無盡的山林,下巴差點掉下來。

    「是啊!因為我跟群皓說過,錢家什麼沒有就是錢多多,所以,他就替我把我的酬勞拿來買土地、建房子。」

    是真的有房子,而且還是好大的園林,明明離了好一大段距離,卻可以清楚的看到就矗立在山林間。

    她真的看傻眼,但也明白了錢少倫對錢真的是毫無概念。幸好宮群皓想到這個方法來付他當探子的酬金,他們才有一條生路!

    「群皓在得知我們的情況後,已經盡快的趕來,沒想到,你跑得更快,我只好來追你,再帶你過來看看了,剛好就在靖城近郊。

    「要不要去看看我們的新家?爹、娘、牧廷,還有那些願意跟過來的奴僕也都在。」他愈說愈開心,「我已經決定了,我們可以賣木材、賣家具,當然,他們的薪俸三級跳,喔,對了,群皓建的房子夠多、夠大,我大方的給老帳房他們一戶給一間!」

    她用力的點點頭。

    他卻突然皺眉,「我好像又成了一個敗家子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受人點滴,當涌泉以報,我支持你!」她也好開心啊。

    「謝謝娘子。我相信,過兩天,你的姊姊們一定後悔莫及。」

    她也相信。

    事實證明,夫妻倆都說對了!

    他們先對外放出一個消息,指稱錢家老祖宗原來還留有一筆土地給後代子孫,但因為錢家經營繡業有成,時日久遠,讓他們都幾乎忘了這件事了,直到無處可去,才想起來。沒想到,百年過去,這片土地如今竟是檜木成林,給錢家一條生路。

    于是,隨著時間過去,錢家經營的木材業發達了,沒打好關系的霍玉珊、霍玉綾姊妹更是後悔莫及,因為那些伸出援手的奴僕們可是搖身一變,都成了小富公、小富婆了!

    錢家又富有了,過去避之唯恐不及的京城富商名流,又一個一個冒了出來,巴結、諂媚阿諛,送禮見面,莫不想要談合作,分一杯羹。

    可錢少倫很公平又大方的請眾人喝了很大碗的閉門羹,讓這位于山林間的豪華宅第維持平靜。

    此刻,陽光暖暖,在後花園,錢少倫跟霍敏兒並肩坐著。

    在他們的前方有艷麗的芍藥綻放,輕風拂來,樹葉沙沙作響,鳥兒啁啾追逐,空氣中有一股動人的愉悅氛圍。

    兩人靜靜依偎,此時,無聲勝有聲,彼此眼神里盡是濃情密意。

    「敏兒,我一直想問你,你怎麼敢嫁給我?」

    「有一個秘密。」她露齒一笑。

    「秘密?」他不解。

    「對,伸出你的右手。」她坐起身,看著他笑說。

    他蹙眉困惑,但仍伸出右手。

    她伸手拍向他的,「這是擊掌。」她調皮的朝他眨了眨眼。

    他先是一愣,隨即恍然大悟的笑了出來,「那只懷孕的狗兒?」

    晴空湛藍如洗,一如那一天,他們初識的那一天,一個男孩與一個女孩在林間相遇時,已為他們的未來寫下了最美麗的序曲。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掌櫃嫁到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