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妖 尾聲
作者︰黃千千
    議事廳里手下來報,楚家莊派出使者,在麗谷之外求見。

    閻河凝眉沉思,讓展劍峰將來人蒙面再帶進谷,就看楚天鳳到底在耍什麼花招。

    楚天雲知道此事後也趕到議事廳,表面上是來湊熱鬧,事實上是擔心兩方若是一言不合,閻河會斬殺來使。

    來人是一名其貌不揚的姑娘和大妞。

    相貌平凡的姑娘在看見站在閻河身後的楚天雲時,雙眼微眯,神色復雜,隨即看向坐在首座的閻河。

    「閻大爺,敝姓楚名環貞,是楚家的遠房親戚,今天帶鳳小姐的口諭來。」楚環貞話說得不卑不亢,即使強敵環伺,她仍不顯懼意,挺直的背、微抬的下巴,證明這個小姑娘有著超乎常人的膽識。

    閻河問道︰「要我如何相信,你是楚天鳳派來的?」

    「大妞可以作證。」楚環貞看了一眼身邊的大妞。

    大妞顯得很畏縮,連正眼都不敢看坐在大位上的閻河,畢竟在這里被關上數月,那種不見天日的恐怖經歷,還有過山崩洪水的侵襲,那是一輩子都抹不掉的記憶,也早就磨平了她所有的心志。

    大妞只是點頭,輕應聲。「嗯。」

    閻河再問︰「有什麼信物?不然憑一個大妞,她又能夠證明什麼。」要不是看在楚天雲的份上,今日他是絕對不允楚家人踏進麗谷一步的。

    「不然雲小姐也可以作證,我的確是楚家的遠房親戚,和鳳小姐以表姊妹相稱。」楚環貞看著楚天雲。

    楚天雲乾笑了兩聲。從第一眼見到楚環貞,她就不喜歡楚環貞那過于深沉的眼神,心里有股非常不舒服的感覺。

    「不好意思,環貞小姐,我失去記憶了。」

    「那可惜了。不過我還帶了鳳小姐的親筆信,你要是看了,一定認得她的筆跡。」楚環貞從懷里掏出一封信。

    閻河使個眼色,閻晨會意上前一步。

    閻晨接過楚環貞的信,信封上寫著︰雲妹親啟

    于是,閻晨將信交到楚天雲手中。

    楚天雲拿過信,打開信封,拿出里頭的信紙,喃喃念著︰「雲妹,你要是認得我寫的字,就真的不是楚天雲了,那你到底是誰?這可令人費疑猜了。」

    楚天雲完全摸不著頭緒。「什麼意思?」她將信遞給閻河。

    閻河蹙眉。「以前的楚天雲不識字。」

    別說楚天雲這種如同奴婢的人無法習字,就連閻河、閻晨、展劍峰,也是後來受到風老及杜濤的指導才識字的。

    閻河曾私下問過杜濤,證明小林仍不識字,因為小林沒有習字的欲望,所以杜濤從沒指導過小林認識字。

    而如今的楚天雲,不僅識字,還有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知識,當然不能讓楚家人發現她是來自未來,更別說她還有著異于常人的好本領。

    「我就我呀,我是來到麗谷才學會認字的。」楚天雲反應夠快,不想讓楚環貞知道她不是原來的那個楚天雲。

    楚環貞眼露疑惑,卻仍鎮定如常。「雲小姐,那確實是鳳小姐的筆跡,環貞恭喜你已經識字了。」

    閻河心里暗忖︰楚天雲來自未來的事,只有幾個親近的人知道,連方婉菁都不知;但是,她的一些出乎常人的事跡,恐怕早就透過李勇的通報,楚家莊可能已經全盤知曉了。

    楚環貞繼續說︰「閻大爺,我來到貴谷,主要是傳達兩件事。」

    「說吧。」閻河倒要看看楚天鳳在打什麼主意。

    「多年來,楚家莊和麗谷的恩怨造成許多不相干的人枉死,冤冤相報何時了。當然,楚家莊有錯在先,所以,鳳小姐想跟麗谷求和,她願意嫁來麗谷,以自身當作質子,希望能換取楚家莊日後的平安。」楚環貞表情慎重,一字一句講得鏗鏘有力。

    閻河挑眉,面對楚家莊的人,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霸氣。「意思是楚天鳳願意嫁進麗谷,不論嫁給誰都行?」

    「閻大爺,鳳小姐以自身性命來換得日後楚家人的平安,她願意一輩子待在麗谷,為閻家人生兒育女,要嫁當然是嫁給大爺您。」楚環貞不畏閻河張揚的戾氣,清楚說明來意。

    楚天雲听到楚環貞的話,大眼轉呀轉的,耐住性子沒有打岔。

    閻河看向展劍峰,展劍峰會意。「這根本是引狼入室。萬一楚天鳳不僅謀害親夫,還毒害全谷,以她一條命換全谷這麼多條命,太不劃算了。」

    閻河點頭,他正有此意。況且求親的對象是他,他更無法答應。

    閻晨笑著一張假臉,來到楚環貞面前。「楚姑娘,回去告訴楚天鳳,她的算盤未免打得太精。跟麗谷結為親家,讓麗谷娶仇人之女,對麗谷到底有什麼好處?」

    楚環貞擱在身側的雙手微抖。面對閻河的戾氣她無懼,面對閻晨那身陰氣,她卻不自覺心生寒意。

    「鳳小姐很有誠意,也希望化解彼此之間的仇恨,結為親家之後,鳳小姐將撤回對麗谷的告官,官府將不再捉拿麗谷的人;楚家莊將奉獻一半產業予麗谷,以後也會以麗谷為首要。」

    「我同意不要再報復來報復去的,大家和平相處嘛。」楚天雲站了出來。

    「你同意什麼?」閻河黑眸微眯,那是極其危險的訊號。

    「環貞姑娘說得沒錯,不要再有殺戮,不要再有仇恨,不再要讓無辜之人受害,兩家結為一家,她都願意嫁來麗谷當人質了,你干什麼不同意?」楚天雲不明白地問著閻河。

    閻河站了起來,威風凜凜地怒看著她。「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娶楚天鳳?」

    「不是,當然不是你!我的意思是……」她急中生智,看著一向和她犯沖的閻晨。「讓閻晨娶楚天鳳,不就兩全其美了?」楚天雲頭皮發麻的趕緊說明,否則惹惱了閻河,她的下場一定會很淒慘。

    「要我娶楚天鳳?」閻晨冷笑。

    楚天雲猛點頭。「是的。」誰讓閻晨曾經欺負過她,還阻止她蓋廁所,她這算不算是在報老鼠冤?

    「鳳小姐只願嫁給閻大爺。」楚環貞擺明了堅定立場。

    「楚姑娘,你有沒有弄清楚狀況?你是來求和的,你有談條件的立場嗎?」閻晨譏諷地問。

    「雖然環貞沒有立場,但是鳳小姐好歹也是楚家莊的當家,若不能嫁給閻大爺,那就委屈了鳳小姐,以鳳小姐的才能及美貌,足以匹配閻大爺的。」

    「楚姑娘,第二件事呢?先說來听听。」展劍峰提醒著。

    「鳳小姐說,當初讓雲小姐來到麗谷,只是想打探麗谷的山川地形,絕沒有刺殺的意圖;況且,雲小姐手無縛雞之力,怎能有本領刺殺閻大爺。如今既然被閻大爺發現了,還請閻大爺高抬貴手,放雲小姐回去,她將以自身換回雲小姐。」楚環貞拱手,誠懇地對閻河說明。

    楚天雲猛搖頭,沒忘記夢境中小林對楚家莊的懼怕,就怕閻河真的把她送走。

    「不可能!」閻河低吼咆哮。「用一百個楚天鳳我也不換!」

    對于閻河的怒氣,楚環貞仍鎮定如常。「閻大爺,手足情深,鳳小姐

    甚是思念雲小姐,渴望與雲小姐一家團圓,還望閻大爺成全。」

    「想都別想!」閻河當著楚環貞的面親密的牽起楚天雲的手。「楚天雲是我的女人、我的相好,她永遠都不會離開麗谷。」

    閻河的誓言說得很響亮,震得杯動桌搖。

    楚天雲猛點頭。「我是閻河的人,我不回楚家莊。她要是想念我,叫她來麗谷。還有,她若想嫁,就只能嫁給閻晨。」

    現在的她很怕死。好不容易跟閻河的戀情才開花結果,她現在很享受在麗谷的生活,對于未知的楚家莊,她真的有所畏懼。

    「峰弟,送客!」閻河大手一揮,然後帶著楚天雲離開議事廳。

    談判破裂。楚環貞對于閻河的拒絕,微笑以對。

    閻晨冷眼看著那一走了之的閻河。自家大哥居然縱容楚天雲將燙手山芋扔給他,看來他的地位已經淪落到楚天雲之下了。

    「峰弟,送客。」音調軟而無力,卻帶著咬牙切齒的殺傷力。

    展劍峰只好向前,來到楚環貞和大妞面前。「兩位,請。」

    天朗朗,雲清清,風和日麗的六月天。

    這場求和之行,埋下日後閻晨跟楚環貞以及楚天鳳糾葛不清的感情路。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斬妖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黃千千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