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勒天使心 第十章
作者︰唐筠
    拿著兩份法蘭克犯罪以及逃漏稅的資料,羅拔先約了八卦新聞記者,要將之以高價賣出。

    「有沒有按照我說的,把錢匯入我在海外的戶頭里呢?」拿出資料之前,他還不忘記再度向對方確認。

    記者笑了笑,「放心吧,錢一大早就匯進你海外的戶頭,只要你拿到那筆錢,以後要吃香喝辣都不成問題了。」

    「彼此、彼此!拿到這份資料,你們還可以向史賓•迪靳敲上一筆。」

    「呵呵,我們重視的是新聞性,能搶得第一頭條,讓讀者看到想看的新聞,這樣就夠了。」

    「會不會太假了?」羅拔冷哼著。

    「我們要怎麼處理那份資料你就不用擔心了,重點是你拿到你要的,而我們也從中獲取我們需要的資訊,這就夠了。」記者把匯款的收據遞給他,「瞧,我沒騙你吧!」

    「嗯,很好。」

    「資料呢?」

    「在這里。」羅拔把資料遞上前,可卻在中途又把資料扯住不放。

    「這是什麼意思?」

    「放心,資料我會給你,但是你要記住,不可以扯到我身上來,法蘭克那個瘋子一旦知道是我出賣了他,天涯海角都會找我算帳的。」

    記者不禁哈哈大笑,「那得看他抽不抽得出空去對付你了,等這些資料公諸于世,他可能要忙著應付警方和外界的質疑,應該沒空再去找你的麻煩。」

    羅拔笑笑,點頭贊同了這個看法,「沒錯,等他知道了,我早就去了天涯海角他找不到的地方過我的好日子,至于他嘛,恐怕會有一段時間離不開牢房了。」

    記者點頭,也同意這個看法,只是仍舊好奇,「你應該是法蘭克最信任的好同學吧!為什麼會想要扯他後腿呢?」

    「信任?好同學?你錯了,說那瘋子把我當成一條流浪狗都還算客氣,他給我吃喝,我就該給他三不五時打打踹踹,不高興就不賞我吃喝,高興就帶著我去環游世界,但是我在他眼中,甚至連條狗都不如,換成是你被如此對待,你還會把他當成自己的好同學嗎?」

    記者聳聳肩,「我同情你。」

    揚揚手中的收據,羅拔又笑了,「不用同情我,從現在開始你要羨慕我了,因為我終于要脫離法蘭克那個瘋子。」

    「嗯,那就這樣吧。」

    和記者分道揚鑣後,羅拔在警局附近收買了一個垃圾回收者,「你幫我把這份資料送到警察局去,等完成任務就可以回來向我領取龔酬。」

    他手中拿著幾張百元美金,白花花的鈔票迷眩了回收者的眼。

    「你沒騙我吧?」

    「不然先給你一張,你完成任務再回來,這些就都是你的。」羅拔為了取信對方,從數張美金中抽出一張遞給他。

    收了美金,回收者快快樂樂的拿著牛皮紙袋飛奔向警局。

    望著那道背影,羅拔哈哈大笑,「笨蛋!美金是美金,可惜是假鈔。」

    得意的把那幾張假美鈔往空中一撒,他從法蘭克那里學到的,就只有這些偷雞摸狗的把戲。

    ***獨家制作***bbs.***

    以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法蘭克大剌剌的帶著羅勒抵達美國,但是他的快樂很快就變成悲慘的開始,在機場上,他被大批警察給攔阻下來。

    「你們這是干什麼?我可是法蘭克•迪斯!讓開!」

    「法蘭克•迪斯,我們收到密報,你教唆殺人綁架,並且逃漏稅金多筆,我們現在要帶你到警局問案,若你不配合,我們將會強制拘提!」

    「誣告!根本就是誣告!我是最清白的美國公民!」

    任憑他如何叫囂,警察依然不理,在公正義理面前,沒有人享有特權。然而——

    壓根沒料到會有這種結果,羅勒嚇得蹲在地上,面對警察的盤問,只能回以搖頭和尖叫。

    她哭得聲嘶力竭,可就是沒有人來救她。

    法蘭克要她打電話給他父親,可是她早就嚇壞了,只是徑自搗住耳朵,不理會任何人的叫喚與盤問,口中喃喃念道︰「時耘瞧……你快來救我……時耘瞧……」

    「羅勒!」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連一旁的警察也拿她沒有辦法時,有道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她這才抬頭看著對方。

    「我可以帶妳去找時耘樵。」時耘隆剛從台灣飛回來,結果卻看見羅勒蹲在機場大廳哭泣。

    「你認識她?」警察問著。

    「是的。」時耘隆點頭。

    「那麼要請你跟我們帶她去警局一趟。」

    「為什麼?」

    「這小姐剛剛跟法蘭克•迪斯在一起,而法蘭克•迪斯是警方通緝的對象,我們懷疑她和他是一伙的。」

    時耘隆搖頭,「那是不可能的,這位小姐失去了記憶,她在這之前都待在巴黎的醫院里,我有醫生可以證明。」

    「那麻煩請你帶著醫生證明來吧,在那之前,我們還是得把她帶去警局作筆錄。」

    「我明白了,但是請讓我與她同行,她失去記憶,目前看見任何人都會感到害怕。」

    警察看了看情緒仍顯激動的人兒,好半晌才點頭,「可以,但是你得盡快證明她確實失去記憶,否則我們只得把你也列入共犯之一。」

    「沒問題。」

    時耘隆點了頭,攙扶起羅勒說︰「我陪妳去警察局,我等會就通知耘樵,他很快就會飛回來救妳的。」

    「真的?」看著那雙和時耘樵相似的眼眸,羅勒稍稍寬了心,「你和時耘樵認識?你的眼楮很像他……」

    「嗯,那是當然的,我是耘樵的大哥,我叫時耘隆。」他笑著解釋。

    「時耘樵的大哥……所以……你會叫耘樵來救我……」所有的恐懼都在瞬間告吹,一路的疲憊突然席卷而來。

    在警車上,她就這麼靠著時耘隆的肩膀睡著了。

    沒有閑著,時耘隆趕緊打電話通知時耘樵,「耘樵,羅勒回美國了,你快點回來一趟,細節等你到了再跟你解釋,另外,可以的話,請伯特醫生也來一趟,羅勒出了點事情,需要他來證明她喪失記憶,當然醫院的證明也要一並帶齊。」

    「我知道,我們已經在前往機場的路上了。」

    渚銘惟的一通電話替他解決了一切的問題,他的猜測果然是正確的,法蘭克那瘋子趁他不注意時拐跑了羅勒。

    一得知消息,他就向渚銘惟要了架專機,伯特醫生也表示要同行,所以他們早就動身了。

    「那麼我們就在美國見了。」時耘隆掛了電話,隨即又打了通電話給鼎和集團的顧問律師。

    ***獨家制作***bbs.***

    羅勒被領出警察局,伯特醫生替她作出有利的證明,加上她自己的說詞,警方相信她是被法蘭克給誘拐回到美國的。

    是沒事了,但是面對時耘樵時,羅勒卻顯得相當心虛。

    她跟法蘭克走,就等于是背叛了他,可是最後她卻又因為他才獲救,這種場面尷尬到令她好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

    終于等到兩人獨處,她才怯怯的開口,「對不起!」

    「對不起?妳有什麼錯呢?」時耘樵氣壞了,臉上掛著一抹可怕的冷笑。

    他的確很火大,因為羅勒竟然相信法蘭克而不相信他?這對他打擊太大了,他不僅是輸了,還輸得很徹底。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即便她失去記憶,忘記和他過去的甜蜜種種,但是他始終深信她會想起來,或者是被他的真心給感動。

    但事實卻正好相反,他的努力並沒有感動她,她最後甚至選擇了相信別人。

    他好想哭啊!

    但是好面子的他豈能讓淚水掉下來,又不是在演偶像劇,掉眼淚對他來說是最丟臉的一件事情。

    所以每次難過時,他的表情也會顯得特別的嚴肅,沒有笑容,看起來很凶惡,這就是羅勒怕他的原因。

    但是經過了這次的事件,她終于明白,表面上的壞並不是真正的壞,他只是不善于用溫柔的方式來表現自己。

    壞脾氣的他,骨子里其實有著比其他男人還要溫柔、善良的心。

    越了解他,羅勒就越覺得自責與愧疚,他沒哭,她卻忍不住哭了起來,「我好討厭自己這個樣子!為什麼我什麼都想不起來?為什麼會忘記那麼重要的你?為什麼?!」自責的她越罵越凶,最後還打起讓自己什麼都記不得的小腦袋。

    「別打了!」時耘樵上前抓住她的手,遏止著。

    「你不要管我,讓我把自己打死算了!我討厭什麼都不記得的自己!」

    「不記得又怎樣?」他厲聲問著。

    「我……」被他的低吼給嚇傻了。

    呆呆的看著他,她不知道自己該接什麼話才好。

    他把她拉到鏡子前面,指著鏡子里的她和他,「如果不記得,那就再創造新的記億,直到想起來為止。」

    從鏡子里看著他,羅勒的心漸漸軟化了,轉身看著他,輕觸著他的臉頰,那份溫熱令她感到熟悉,「拜托你幫幫我,我不想這樣下去,我一定要找出自己愛你的記憶。」

    「妳可以從這一刻開始愛我。」他的笑帶著一股慫恿的氣息。

    「你說過,不管是宙斯還是死神都不能帶走我的靈魂,這是你對我的承諾,對不對?你說過的。」

    「我是說過。」

    「難道你要承認自己輸給宙斯?讓他帶走我對你的所有記憶?」

    「如果那樣可以讓妳留在我身邊,我願意認輸。」

    「我不願意!」

    她突然變得積極,在燈光下,他隱約又看見她那蠢蠹欲飛的雪白天使翅膀。

    羅勒回來了,那個喜歡追根究底的女孩。

    「哪里出了錯,就要從哪里把問題癥結給找出來,如此才可以把不必要的毒給拔除。」

    她,真的是羅勒。

    「羅勒……」

    「嗯?」

    「歡迎妳回來,我的天使。」擁抱她,避免她展翅飛瘧,他像個孩子,孩子氣的要求她,「留在我身邊,哪里都別去,我的天使。」

    天使?她喜歡他對她的稱呼,但是那並不能遏止她找回過去的念頭,「我們去希臘,眾神的國度。」

    「奧林帕斯山?」喔!可不可以不要去啊!

    ***獨家制作***bbs.***

    到底還是來了,在眾神的腳下,仿佛可以感受到宙斯那不可一世、令人討厭的笑容,時耘樵站在奧林帕斯山腳下,感覺很不舒服。

    為什麼這麼厭惡這個地方?也許是他討厭那座高高在上的山吧。

    這麼聯想起來,他還真像極了黑帝斯,喜歡陰暗、討厭光明,難怪羅勒過去都會說他是惡魔。

    但是,他真的是惡魔嗎?

    他一點也不在乎能不能登上天界,就像黑帝斯早就習慣他的地底王國,懲罰惡人,他毫不手軟。

    保持著好人上天堂與壞人下地獄的傳說,如此人間才得以平衡。

    然而,天使該何去何從呢?

    天使是屬于天上人間,絕對不屬于陰暗的地底啊!

    下意識把羅勒撈到自己的羽翼下,他昂頭對著巨大的高山吼,「好吧,我承認我輸給你了,最偉大的宙斯天神,現在禰可以放棄我身邊的天使了吧!」

    「你怎麼了?」

    「這不是妳來的目的?來跟宙斯說清楚,說妳不當天使,要跟我去地獄過日子了。」

    羅勒看著他,似乎把他當成瘋子,連路過的旅人也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

    「你們在演戲嗎?」來度假的羅曼菱連拍了兩張照片,一副看好戲的問著,「你們是台灣人嗎?我听見你們在說中文,我也是從台灣來的,來玩的。」

    她是個初人行的記者,每天跟著前輩追社會新聞追到腿軟,但是每次都可以讓她抓到好鏡頭和大新聞,短短一個月就在記者圈里竄紅了。

    「我們是華僑。」

    「你們是明星吧?」

    「不是,但是我認識一個大明星。」時耘樵笑說︰「姚詩琪妳認識嗎?」

    「哇!天王巨星耶!改天可以介紹給我認識一下嗎?我是個記者。」

    听到是記者,時耘樵先退了一大步,「該不會是狗仔隊吧?」

    羅曼菱連忙搖頭否認,「不是啦!我是專門采訪凶殺案的。」

    「凶殺案?!」這會兒換成羅勒退一大步了。

    結果腳一滑,整個人就朝一旁的下坡跌下去,時耘樵見狀,不顧自己可能會受傷,連忙以身體護住她,和她一起往下滾。

    「啊——喂!你們沒事吧?」羅曼菱緊張的大叫,想打電話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在希臘報案,直到看見他們停止滾動,才慢慢的讓自己移步到坡道,「你們還好吧?」

    「耘樵,你沒事吧?」羅勃一點傷也沒有,可是時耘樵就沒那麼幸運了。

    「這先生好勇敢,他一直用自己的身體保護妳耶!這種行徑太偉大了!」羅曼菱又拍了兩張,「這種偉大的行徑一定要表揚才可以。」

    「我還沒死呢!鬼揚什麼?!」時耘樵掙扎一下,慢慢的坐起來,「羅勒,妳沒受傷吧?」

    「沒有。」

    「那妳為什麼哭?哪里痛?」

    羅勒還是搖頭,在剛剛跌下來的時候,她想起一些和他度蜜月的記憶,而這個她所愛的男人為了保護她,竟然傻得用自己的身體當墊背?!

    她難過,是因為太過感動。

    可時耘憔還是認為她是受了傷,才哭得那麼傷心。

    「記者小姐,可不可以幫我們打電話叫救護車?」

    「可以是可以,不過……」羅曼菱尷尬的說︰「我不會打電話報警……」拿著國際漫游手機,只是為了讓公司方便找得到她。

    頭一回踫見這種天兵,連時耘樵都沒轍了,「那拜托把妳的電話借給我一下可以嗎?」

    羅勒接手道︰「我來。」

    然後,她當著他的面迅速的撥了電話,並且以流利的希臘話和對方溝通。

    「羅勒……妳失去記憶了不是嗎?」

    「嗯。」

    「那妳剛剛……」時耘樵的眼珠子瞪得越來越大,如果他沒听錯,她剛剛似乎以希臘語清楚地解釋著自己的身分及發生的一切,「難道妳想起來了?!」

    「是啊,就在剛剛想起來的。」撲進他的懷抱,她感激的說︰「謝謝你把我的魂給找回來。」

    羅曼菱听得一愣,下禁納悶的喃喃自語,「這兩個人是瘋了嗎?腦袋有問題?還是跌壞了頭殼?可是他們從剛剛的對白就不太對勁了……」

    難道,他們是神不是人?

    平常采訪凶殺案都不感到害怕的她,現在卻開始腳底發毛。

    在奧林帕斯山腳下,一聲慘叫——

    「有鬼啊!」她嚇得拔腿狂奔,連手機都不要了。

    「鬼?她說的是你嗎?」羅勒哈哈大笑。

    時耘樵賞了她一記白眼,「天使,妳這樣很沒禮貌喔!我不是鬼,是惡魔!」

    「鬼和惡魔有什麼區別?」在她看來都差不多啊!

    「有!差別可大了,這個我會慢慢的再跟妳解說,現在我們要去個地方。」拉她起身,他笑著說。

    「去哪?」羅勒納悶。

    「廢話,當然是去醫院!」

    「啊!對不起,我都忘記了呢!」她扶他一把,尷尬的笑了起來。

    邊走,時耘樵邊吐槽,「妳一定是不及格的天使,所以宙斯知道之後就決定要放牛吃草。」

    「喂!惡魔先生,你這麼說也很沒有禮貌耶!」她扁扁嘴,然後笑開了,「不過,這樣也好,你越不禮貌,我越可以放心。」

    「放心?」

    「不禮貌的家伙不會有人關注的,我就不用擔心有人來和我搶奪。」

    奇怪的見解,不過,她會擔心他被人搶走,是個好的開始,「羅勒,妳真想起我們的過去了,對不對?」

    「對啊。」

    「包括我們上過天堂的事情?」他詭譎笑著,眼神非常曖昧。

    羅勒不解,看向天際,「天堂!去看宙斯嗎?」

    時耘樵氣結,把她的臉扳向自己,「從今天開始,妳只要看著我就夠了,還有,我說的天堂就是……」他倏地靠近她的耳邊低語,直到她臉紅張嘴,他順勢把她的抗議沒入自己的唇齒之間。

    在陽光下,兩人看起來閃閃發光。

    羅曼菱去而復返,拍下的照片竟然曝光,這次她一定要抓到個特寫,可是……她卻因為看人家接吻看到忘記按快門了啦!

    【全書完】

    *想知道東方四少之一的樸理諾和隻果虞思婷的「兄妹」之戀,請看花園系列549生日花美人之一《隻果愛惹禍》

    *想知道東方四少中的萩健錫和賽車女神羅夜的追愛情事,請看花園系列565生日花美人之二《叛情夜來香》

    *想知道東方四少中的季梵竣和強悍緝毒組組長姚諾然之間的火爆戀情,請看花園系列572生日花美人之三《黃玫瑰不要愛》

    *想知道大明星姚詩琪和大牌唱片制作人大野吳哲的沖突情緣,請看花園系列593生日花美人之三《歐楂愛唯一》

    *想知道東方四少中的渚銘惟和溫柔美麗女老師余璃之間的糾葛情愛,請看花園系列613《琉璃不愛笑》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羅勒天使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唐筠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