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在床上告白 第10章(2)
作者︰吳夏娃
    陳穎從第一天漲紅著臉,到今天她臉包絲巾,戴著大墨鏡來上班,在「對你愛不完」的熱歌熱舞中,匆匆扔了辭呈。

    棒天,馬上幫兒子轉學,回到原來的學校,打包行李,回天地大廈。

    天黑,一對母子大包、小更扛到門口,一身的疲累,哭喪著臉回到家,一人倒在一張沙發,听到腳步聲傳來。

    杜御正要出差,拖著行李從房里出來。

    「回來了?」杜御一臉的遺憾,他的招數還沒用完。

    「爸爸……我們回來了。」杜俊英從媽媽的身上記取教訓,以後再也不敢挑戰爸爸的威嚴了。

    「老公……我們回來了。」陳穎經過這一次,深信杜御是愛她的,愛到她含著眼淚,不敢攤開家計簿。

    「……怎麼不等我去接你?」

    杜御出國幾天,深夜才回到家。

    陳穎本來和兒子一起睡,被杜御吻醒過來,才發現他提早回來了……在杏山沒有踫她,一回來就脫光她。

    「工作呢?」

    陳穎被他的體溫包圍,一邊被他啃,還得一邊听他說話,現在還要她回答……嗎?

    「……辭……了。」她咬住嘴唇,好半天才擠聲音來。

    「還回去嗎?」

    她只能搖頭,在他的**下說不出話來。

    杜御抬起頭來,停下動作,撫摸著她的臉,遺憾的看著她。

    「真可惜,我都已經準備好在快樂村下跪求婚,在溫泉大街辦露天婚禮,請名廚掌廚宴請全村,風風光光地把你從故鄉迎娶回來。」他必須讓他的妻子清楚知道他的計劃,讓他的妻子能夠充分感受到丈夫滿滿的愛和心意。

    ……還好她提早回來,不然整個家都被他敗光了,他故意拿家用,不肯花自己的私房錢,分明就是要她「知道痛」。

    杜御看著她打開眼楮,迷離的雙眸逐漸清明,他緩緩低下頭,吃著她的嘴唇,摸著她的身子,過了一會兒……

    「穎兒,你喜歡哪一種婚禮形式?」

    「……嗯……」陳穎才放開嘴唇,差點就叫聲,她漲紅了臉,好想罵他。

    「穎兒,怎麼不說話?」杜御听不到她的聲音,停下動作。

    「……什麼?」陳穎微微喘了一口氣,打開半眯的眼楮看著他。

    「我想在杏山和莊園各辦一場婚禮,你有什麼想法?」杜御深眸里有隱忍壓抑的火熱欲望。

    「……當作沒有離婚這回事,直接去登記。」兒子都這麼大了,還要她穿婚紗走紅毯,她不要。

    「穎兒,最少要有一場婚禮。」杜御拉起她的手環到他後頸,緩緩把她抱起身來。

    「……那麼,只要補拍婚紗。」陳穎發現杜御沒把燈關掉,亮晃晃的,她赤身**被他抱在懷里,坐在他身上,她和他脖頸交纏,環緊他,貼著他的胸膛遮羞。

    「穎兒,最少要有一場婚禮。」這是杜御的底限,他輕撫她的背,想拉開一點距離把她看清楚,她卻不讓。

    「……莊園好了。」陳穎看他踩得這麼硬,沒有商量余地,勉強答應他。

    杜御終于把燈光調暗,「穎兒,看著我。」

    陳穎眯著眼眸,在昏黃的燈光下,緩緩松開手。

    杜御捧起她的臉,親吻她……

    「婚禮的細節我們再慢慢討論,日期選在五月二十日?」

    「跟以前一樣比較好記。」陳穎討厭他不停要她說話,一會兒啃咬她,一會兒動也不動,故意放慢動作,弄得她冷冷熱熱的,忍不住想和他唱反調。

    「……穎兒,你又生氣了?」杜御抵著她的額頭,暖熱的手游移在她迷人的曲線,撫揉她的胸部。

    陳穎緊咬著唇,不開口。

    杜御低頭吻她的身子,「穎兒,你想要什麼?你現在開口,我都答應你。」

    陳穎差點把嘴唇咬破了,听到他的承諾,彷佛看到希望的火光。

    「……任何條件?」她喘著氣息,緊緊抓住他的手。

    杜御吻住她的唇,把她的手拉到肩膀上,環緊她的腰,抱起她的身子。

    「嗯,你說吧?」

    「我要孩……嗯啊……」

    杜御看著她迷蒙的雙眼緩緩進入她。

    陳穎听到自己的呻吟,狂咬住唇,整張臉熱燙得好想……罵人。

    「穎兒,只有現在……你說出任何條件,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摘給你。」杜御摸著她迷人的神色,撫摸著她的身子,緩緩地要她。

    「……我……啊……我要孩子,我要你的孩子——」杜御!你這個惡魔。

    陳穎幾次試著開口,都在嬌喘聲中咬住嘴唇,她不肯放棄,不斷努力打開嘴,都在他的啃咬和激烈的沖撞之下一再敗下陣來,氣得她好想哭。

    「嗯……啊……」

    「穎兒……」

    不要叫我,你根本就故意不讓我說話,我恨你……陳穎咬住他的肩膀泄恨。

    「穎兒……你是我的……」杜御把她壓在床上,咬著她的耳朵。

    「好……」什麼都好,他說什麼都好,不要再折磨她了。

    「穎兒,我愛你。」

    「好……」陳穎一聲好,身子緩緩緊繃,眼眶瞬間轉熱……他灌入耳里的喘氣聲,她听過好幾次,但過去從來無法听真切,總以為他又是說些無關緊要的話……原來,他一直說的都是這句話嗎?

    「這次……你听清楚了嗎?不要再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唉。」杜御總在激情之中訴說真情,她總是說好,卻一次都沒听進去。

    陳穎掉下眼淚,張眼望著、摸著杜御的臉。

    「我一直有讓你……神魂顛倒嗎?」

    杜御緩緩吻住她的唇,緊緊抱住她。

    陳穎看見了……杜御意亂情迷的神情,原來……如此。

    啪。

    ……好刺眼。

    陳穎緩緩掀起眼皮,又是一陣尷尬……但是內心有脹得滿滿的甜意和滿足,讓她甘願像只青蛙趴在這個男人的胸膛,當他的女人。

    「穎兒,還怕嗎?」杜御把她一頭冰涼的頭發往旁邊撥,抱著她躺在床上。

    陳穎羞著臉,緩緩搖頭。

    「還痛嗎?」他撫摸著她的肩膀,她的背,從她身子的反應觸踫她的心。

    陳穎雙手抱緊他,埋在他懷里搖頭。

    她柔軟的身子包圍在幸福的氛圍里,讓杜御終于能夠松口氣。

    其實陳穎一直都不願意正視,當年那些黑夜里,她承受了杜御的痛苦和傷痛,而這些全埋在她的內心深處,沒有找到口,導致杜御每一次要她時,她總會沒來由地膽怯和恐懼,身體無法得到放松。

    還有,她的一時沖動傷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也讓她每次和杜御歡愛都會想到樂樂,她想到自己留在樂樂臉上的眼淚,心就抽痛,身體也自然產生排斥和拒絕。

    「……你怎麼都知道?」陳穎有點沮喪,她以為她不說,就不會讓他發現她惱人的秘密。

    「怎麼可能不知道屬于自己的東西。」杜御扯起嘴角。

    耙物化女人,小心她放生他。

    但他要是這種男人,陳穎也不可能愛他無法自拔。

    「你心里、眼里裝滿了我,只看著我,才能發現我的秘密。」陳穎理直氣壯地拆穿他。

    「你現在終于知道了?」他輕掐她的臉。

    陳穎揮開他的手,杜御沒有否認,讓她心里滿滿都是蜜。

    「過去……我們歡愛時,你因為我帶給你的傷害,身體無法放松,所以我盡量克制不踫你,後來你主動靠近我,我們**的次數多了以後,我發現你的傷害不只一層,你不僅是無法放松,還有你自己也不肯放松……在我愛你的時候,你心里擱著事情。」他拿起他的睡衣披在她肩上,抱著她坐起身,這樣他才能好好看著她的臉。

    「我想起最初你說喜歡我時,曾經說了一句……樂樂更重要。後來我試著提起樂樂,但從你的反應,我才明白你對樂樂說那些話,簡直是把你自己判了死刑,你把自己砍得傷痕累累,你的心根本無法承受。」杜御心疼的摸著她的臉。

    她內心的傷口層層疊疊,有恐懼和陰影,還有更深的是她的自責。

    十年來,盡管他努力修補,還是治愈不了她,他只好放開她,讓兩人回到原點。現在,他終于可以放心。

    「……我愛你。」陳穎眼眶紅,有一個這麼了解她的男人,此生足夠了。

    「我也是。」杜御抱著她擁吻了一會兒,似乎想起什麼,才拉開一點距離,若有所思地望著她,「穎兒,你想留在家,還是去工作?」

    「我喜歡工作。」陳穎看著杜御不動聲色的表情,臉上掛著完全尊重她的笑容,她看到他眼底黯淡了那麼一點點,她才滿足的說︰「但在外面工作還是比不上我的兒子和老公來得重要和吸引人。」

    「嗯。」這個天大地大的老公,眼底生輝了。

    完美妻子好滿意……經過這麼長一段時間,她終于看懂杜御了。

    「穎兒,你不喜歡我對別人笑,以後我會注意。」杜御緩緩撫揉她的後頸,把她拉近,貼著額頭。

    天大地大的老公這種口氣……這麼謙遜的口氣……陳穎心髒抖了一下,感覺到後頸一股壓力,背脊一陣涼意,他接下來要說的是?

    「相對的你也是,以後在外面,不許對男人眯著眼眸,露牙齒,禮貌性的笑也不可以。你以前對下的警衛、俊英學校的老師、還有隔壁的住戶笑成一朵花時,我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現在既然把話說開來,我希望我們能互相約束。」

    ……奸商,從來不做虧本生意。

    他還一一點名,原來他以前都在忍。

    「……好。」陳穎臉上三條線,有一種不小心去捅到峰窩,被叮得滿頭包的感覺。

    「穎兒……」杜御眯著眼眸,呼吸吹吐在她臉上,緩緩的貼緊嘴唇吸吮她。

    陳穎看見他饑渴的眼神,臉上三條黑線拉得更深。

    穎兒……還怕嗎?還痛嗎?

    原來他這麼問,是準備一夜都不讓她睡?

    「御……還有件事,你以前跟家里說過你要生很多孩子……為什麼不肯跟我生?」陳穎很在意,她也想給他很多孩子。

    杜御看她眼底幽怨,停下動作,嘆了口氣。「穎兒,你忘記你生俊英時說的話了?」

    「我生俊英時……我說什麼?」陳穎沒有忘記她在醫院待產時,杜御匆匆趕來的身影,當時看見他,她滿眶熱淚滾湯。

    「你說了很多……」

    幾乎痛了一天才把俊英生下來,杜御一直守在身邊緊握她的手,她大半時間都是忍著疼痛,沉默地看著他,偶爾咬咬牙,忍不住冒出一句話,都是又沉又重……

    ……我……就生這次……以後不要生了……

    ……我認真跟你說……我只生一個,你記住……

    杜御……你听清楚……我只說一次——你要是再讓我懷孕,以後你休想再踫我!

    「我有說過?」陳穎生完孩子,腦袋一片空白,她只記得她抱起兒子那一瞬間的滿足和快樂。

    「穎兒……我傷害你,弄痛你時,你從來就沒有喊過,但是你生俊英,痛得臉色慘白,一再警告我。」杜御怎麼忍心再讓她承受那種痛。

    「因為我說過那些話,你堅持不肯再生?」陳穎喃喃,滿心震撼。

    「嗯。」杜御抱著她,收緊雙臂。

    「全是我不記得了。」她怎麼覺得是杜御在騙她?陳穎好想看看他的眼楮,她一定能夠從他深邃的眼神里找到答案,但她被杜御按在懷里,無法看到他的臉。

    「穎兒,我們有俊英一個就夠了。」杜御低沉干淨的聲音,還是老話一句。

    「老公,你不老實說我又會胡思亂想,你覺得這樣好嗎?」杜御是真心不忍讓她疼痛,陳穎相信他,不過他這麼堅持不讓她生,她總覺得還另有理由。

    「穎兒……俊英已經念小三,你們母子還是抱著睡。」

    是因為她太寵孩子?

    「我在床上念書給他听,不小心睡著了。我下次注意點。」慈母被嚴父念了很多年,從來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穎兒……你很愛俊英。」

    丙然是因為她太寵孩子……

    「我是寵他一些,我以後會改。」慈母乖乖地反省。

    「穎兒,我在你心里排第幾?」

    那還用說,慈母向來都把兒子放在第一位……她從來都不知道排在第二順位的老公一直在爭第一位。

    「穎兒……第幾?」

    陳穎現在知道杜御不想再生的原因,杜御早就說過了,他一直都是很誠懇、很認真的告訴她——

    生孩子影響生活品質,所以他不想再生。

    「穎兒,怎麼不說話?」

    初見他時,是樂樂拉著她一起去的,那是個很熱的夏天,那年二人都才十四歲。

    今年,兩人的兒子已經快十一歲。

    陳穎才終于知道,杜御的眼里就只有她一個人。

    心情……好復雜。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他只在床上告白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吳夏娃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