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戰士 第10章(2)
作者︰泠光
    車廂里,只剩他們兩人對坐。利瓦伊陽伸出雙手,握住她雙手。

    「玫瑰姐,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他看著她,眼中盈滿溫柔。

    「是你哥告訴我的。」她既感激又歉疚,「他叫我來找你。」

    「所以,是我對不起哥了。」他臉上有著歉意,但又有難掩的歡喜。

    「對,你不只對不起你哥,你也對不起我。」她說著說著委屈起來︰「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怎麼可以偷走了我的心,又一聲不吭地離開……」

    她話還沒說完已經被他拉起,車廂往他的方向傾側,她重心不穩摔到他懷里,她忍不住驚呼,才剛張口,唇已被他精準地覆住……

    天旋地轉……

    「你也拿走了我的心,早在十年前。」分開後他仍抱著她,輕撫她的頭發,吻她的臉。「我知道我應該離開,我應該笑著祝福你和哥,可是我舍不得。」

    還好,他舍不得;還好,他還沒走。她離開他的懷抱,坐在他身邊,與他手牽手,相視而笑,像世上千千萬萬的有情人一樣。

    「坐摩天輪,讓你心情好些了嗎?」她微笑著看他。

    「我發現玫瑰姐說得很對,我就是紙上談兵。」他笑了,「每次摩天輪升起時,我想著的不是遠離喧囂,而是期盼它快快落地,因為這樣,我才能離你更近一些。然後我才發現自己的愚昧,我就像風箏,線始終握在你手里,不管我飛得再高再遠,終究得不到自由。」

    「那為什麼還要一坐再坐?」

    「因為一旦下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沖進餐廳去找你,我管不住自己的心,只能管住自己的身體。」

    「那現在呢?」她輕輕在他唇上啄了一下,為他的痴心感動,他卻攫住她加深這個吻。

    「以後,坐摩天輪會是我最美好的回憶。」許久以後他笑道。

    她也是。

    以後,在摩天輪與蜜餞之間,她不會再選蜜餞了;因為在摩天輪上,她得到了最美好的愛情。

    「嘿,你看夠了嗎?」

    趙晨曦問著在臥室地板上打地鋪的利瓦伊陽。他房子已經退租,照原訂行程此時此刻他應該在機場,但他沒去搭飛機,卻跟她回了家,在她家借宿。

    一回到她家,趙晨曦便把那張名為「陽光下的玫瑰」的卡片送給利瓦伊陽;沒想到他從客廳一路帶進臥室,愛不釋手,到了睡覺時間都還舍不得放下。

    「玫瑰姐為我做的卡片呢!」他向她炫耀,彷佛做卡片的和她不是同一個人。

    看他這麼開心真讓她慚愧了。「我現在發現,這張卡片的構圖真的很糟糕。」

    「哪里糟?超棒的!」他立刻護短,完全忘了自身建築和攝影的專業,「這上面,亮晃晃的太陽就是我;這下面,嬌艷欲滴的玫瑰就是玫瑰姐。一個太陽,一朵玫瑰,恰恰好。」

    「你有看過太陽只照一朵玫瑰的嗎?」她搖頭,當初這麼設計當然是為了私心,不過現在她已經找回了理智,「為著畫面的平衡,這下面應該做成玫瑰園的。」

    「可是太陽就只想照著一朵玫瑰,其它的還做它干嘛?」

    其它的?「嗨,你有沒有交過女朋友?」她有點好奇了。

    「玫瑰姐為什麼問這個?」他放下卡片看她。

    「隨口問問……你不用回答,真的不用。」她及時踩煞車。對他的一切她現在都好好奇,但這個問題顯然不大合適。

    「真的?」他問。

    「真的。」她希望他忘了這個問題,「好晚了,我要關燈了。」

    她伸手到另一邊的床頭櫃上按了一下開關,室內立即陷入一片黑暗中。

    他坐起來,兩手交迭在她床上,下巴枕在手背上。「玫瑰姐不開心了?」

    「怎麼會?」

    「那為什麼不讓我回答呢?」

    「因為這是個無聊的問題啊!」她笑了笑,「比起你交過幾個女朋友,你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害怕什麼、想做什麼,這些對我來說更重要。我只是覺得我對你了解得不夠,想多知道你一些。」

    「了解過往情事不算了解嗎?」他伸長身子,吻了吻她的臉,「玫瑰姐是覺得對我有所虧欠?」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她的心思果然都瞞不過他。「我是怕,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好。」

    「所以希望我先被其它女人調教過?」

    她被他逗笑了。「你的愛情太完美了,我怕有朝一日,你會對我失望。」

    「玫瑰姐這麼說,我會不開心喔。」他支頤看她,「因為對我沒信心,所以希望我先修一點愛情的功課。」

    「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她解釋︰「我是怕我不夠好。」

    她一直覺得戀人間,最悲哀、也最不應該說的便是「對不起」三個字,可是今天一天,她卻對兩個男人說了——一個,她注定要辜負;一個,她怕她會辜負。

    「听玫瑰姐這麼說,我又開心了。」他撫摸她的臉,微笑道︰「這表示玫瑰姐是真的喜歡我,所以才會不安。」

    「當然是真的。」她都在大庭廣眾下對他示愛了,她這一生,都還未這樣奮不顧身過。

    他低下頭,溫柔地吻她的唇。「這樣,還會不安嗎?」

    她心里好甜,又有點害羞。「不會了。」

    真的不會了。每個女人,都會因為愛而勇敢。

    他微笑,坐上床,繼續俯下身子吻她,吻得她都要融化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他看著她的眼楮道。

    「什麼事?」

    「有一天晚上,我也這樣親過你……」

    「什麼時候?」她裝傻。

    「在你跟哥重逢的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因為以為要失去你了,所以我做了不應該做的事。」

    「哦?是嗎?」她盡量淡定,「感覺還好嗎?」

    他笑出來。「很好。但是我更難過了,因為你回應了我的吻,我想你在醉中,一定是把我當成哥了……」

    「哪有!」她嚇到。她哪有回應他的吻!她……她哪有那麼饑渴……

    「真的有。你喝醉了,所以不知道。」他認真強調︰「因為滋味太……」他下意識舔了一下嘴唇,「我本來只想輕輕踫一下的,可是——」

    「口腔期,弗羅伊德的理論,吸吮是人的天性。」她連忙打斷他的話,沒臉再听他形容下去,「一切都是反射動作,如果你給我個奶嘴,結果也是一樣的。」

    他捧起她的臉,用他的唇舌代替了那個奶嘴。她也非常忠誠地貫徹了佛洛依德的理論。

    「好幸福喔!」他躺在她身邊,發出一聲幸福的嘆息。

    她側過身子面向他,微笑道︰「我也是。」

    愛情就是這樣令人心動和陶醉,她終于,再一次陷進獨一無二中了……

    再一次……沒錯,她發現,獨一無二是可以有兩次、三次、四次乃至于無限多次的,只要每一次,都是真心相愛。

    在她與谷哲安之間的,也是獨一無二,那屬于他們的愛恨情仇、背叛與寬容、責任與成全,對他們來說都是成長的功課。而今,她知道自己已經畢業了,而谷哲安……

    比哲安是否能釋懷呢?

    「玫瑰姐,在想什麼?」

    「沒有。」她連忙收回思緒。此時此刻,「谷哲安」這個名字,不應該,也不能提。

    他微笑著看她。「玫瑰姐知道,在我們相處的時光中,我最喜歡哪個時候嗎?」

    「嗯?」

    「在農業改良場的那個晚上,玫瑰姐跟我玩了恐怖平衡的游戲。」

    她明白他的意思了,他希望與她無話不談。但是,情人之間,真的可以無話不談嗎?

    「我希望我們之間沒有秘密。」大概是看她猶豫不決,他乂道︰「至少當玫瑰姐有話想問我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問我。」

    沒有秘密……是的,這就是她前一段感情失敗的原因,將太多不滿悶在心里,只因為她不知道問出來之後會不會失去對方。但悶久了,便成了猜疑嫌隙,導致最後走上分手一途。

    她真的應該改變自己。對像是他,她想,他們應該可以……

    「你有什麼想問我的嗎?」她問他。

    「玫瑰姐先講。」他微笑。

    她想了一會兒。「那我先問了。先說好,不可以不開心。」

    「玫瑰姐不問我才不開心。」

    「好。」他的坦然鼓勵了她,「你對你表哥和我……那一段,有什麼想法?」

    「沒什麼想法啊!」他笑笑,「已經過去了。」

    「真的?」她記得他說過,他並不想介入他們。

    「是啊,已經過去了。」他輕輕道︰「雖然是因為我的關系,讓我對哥有點歉疚,但我不會後悔。」

    「真的?」這對他來說,應該很不容易。

    他再次堅定點頭。「只要玫瑰姐的心向著我,就再也沒有什麼能阻撓我了。」

    「我的心是向著你的。」一陣淚霧無預期地蒙上她的眼,「可是我害怕,害怕你不愛我,害怕你厭惡我,害怕我們沒有未來……」

    他吻她的唇、她的眼、她的淚,非常纏綿。「我會好好愛玫瑰姐的。早在十年前,在你對哥說出要分手的那一天,我就想對你說這句話了。」

    她愣住。「那一天?」

    「嗯,那一天我也在場。」他陷入回憶中︰「那一天放學後我去找哥,一到門口就看到一雙女人的高跟鞋,看式樣我直覺不是你的鞋子,那讓我很不開心,哥不應該這樣對你。我考慮著是否要在哥和那女人一起出來的時候直接出現在他們面前,讓他們知道他們的事情已經被我發現,我想這樣應該可以給哥一點警惕,所以我在三四樓的樓梯間等待。」

    她太驚訝了,看他說著這件事流露的認真和義氣,彷佛變回了高中生。「後來呢?」

    「後來,你就來了。在你開門的時候我很緊張,怕你承受不了打擊,那時我已經做好準備,只要你一哭,我就要沖下去把你帶走,不讓你被他們傷害。」

    她好感動,又覺得他好可愛。「帶走以後呢?」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無法看著你受傷。」他換了一口氣,也同時換上笑臉,「還好你沒有哭,不只沒有哭,你的反應完全超乎我預期;听到你說的話,

    看到你下樓時把被巾瀟灑一扔,我差點要為你叫好。」

    「太不淑女了……」她尷尬偷笑。

    「這是我所能想象的最淑女的反應了。」他吻她,把她擁進懷里,「那時候我就想,如果可能的話,有一天我一定要到你身邊,能跟你在一起,一定會是件很幸福的事。」

    她好感動,不過想想自己這些日子作威作福的行徑……「過去這段時間你真的覺得幸福嗎?」

    「幸福極了!」他綻開笑臉,用著以她為榮的語氣︰「玫瑰姐理性又容易感動,對生活有目標卻沒有野心,自律嚴謹還能優游自在,服膺道德規範卻能保有彈性,光是這些,就已令我傾心不已。」

    听他這麼夸她,讓她嘴巴都合不攏了。她真的有這麼好嗎?「你愛我的理由,會不會太多了?」

    「所以玫瑰姐也覺得,愛一個人是沒有理由的嗎?」他的聲音不自覺地輕了些︰「記得玫瑰姐說過,你愛哥是沒有理由的。」

    她怔住,隨即想起這是在農業改良場那晚他問過她的問題。「不是這樣的。」

    他沒追問,只是溫柔地笑著,雖然笑著,卻回避了她的眼神。她知道他心里有陰影,至少不像他嘴上說的那麼灑脫。「你還是有問題喔。」

    「沒有。」他否認,「真的沒有。能被玫瑰姐愛著,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不是說要坦誠嗎?」

    「因為真的沒有關系,哥是玫瑰姐曾經愛過的人,而我,也愛哥的……」

    他的意思是他可以接受她心里有谷哲安?這……這太為難他,也太不公平了。

    「利瓦伊陽,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聖人?」她故意噘嘴,裝得有點委屈,「愛一個人,就會希望那個人的心里只有她,不然就會不安,會嫉妒,除非,你並沒有那麼愛她。」

    「我有不安啊!很不安。」被她這麼一逼他就說出了實話,「在知道哥以捐書的名義約你見面的時候,我也想過要把你的書全部買下來,好讓你不要去見他;每次幫哥拿花回來的時候,我都希望你叫我拿去扔掉;還有,在你們約會的時候,我不止一次想過,我要打電話給哥,跟他說我出意外了,叫他快來救我……」

    她忍不住笑了,原來他也有這麼幼稚的一面。「可是你都沒做。」

    「因為那是你的幸福,我不能破壞。」他道,笑得帶了點憂郁,「而且跟哥重逢的那個晚上你就喝醉了,我從沒看過你喝酒的,卻為了哥喝醉,這表示你還是很在乎哥。分別這麼多年,哥還能影響你的情緒,可見你愛他很深。」

    原來如此。難怪那晚他變了一個人。「那天我沒有喝醉啦!」

    他愣了一下。「真的?」

    「當然。我是怕你還在生我的氣,不肯來接我才裝醉的。」

    他一臉驚訝,彷佛從沒想過這個可能性。她接著道︰「而且我說我不知道我喜歡你表哥哪一點,我是在罵自己白痴,明知你表哥花,我還可以委屈求全,現在想起來,我都覺得自己莫名其妙。」

    「真的?」剛剛有點緊繃的線條放松下來,他笑得像是發自內心了,「因為我听過一種說法,真正喜歡一個人,是說不出理由的。」

    「這絕不是從我的書上看來的吧?」她確定她沒寫過這種東西。

    他立時有點尷尬,彷佛附和了什麼異端邪說。「是。不過除了經典之外,我還是偶爾會听到一些,嗯,不那麼精闢的言論。」

    「這就是『盡信書不如無書了』。」她搖搖頭,「想出這種說法的人,如果不是懶到極點,就是虛偽到極點。」

    「怎麼說?」

    「一個人如果沒有任何可愛之處,又怎麼會讓人喜愛呢?」她的專業自動跳出來為他解惑︰「推說『沒有理由』,如果不是懶得動腦筋思考這個問題,就是害怕說出來以後被人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思。譬如說︰愛美、愛錢、愛身材、愛職業、愛年輕、愛溫柔、愛乖巧……諸如此類,因為都是條件,而只要是條件就可能有消逝的一天。在條件消逝後,愛會不會還存在呢?因為擔心被質疑,于是索性發明這種說法,一勞永逸。」

    「原來如此。」他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豁然開朗。「如果我早一點,玫瑰姐就可以少受些折磨了。」

    「是啊!」她輕吻他臉頰,像安慰一個受傷的小男孩,「還有,」她諄諄教海︰「看書要懂得挑選。」

    他莞爾。

    「說出來以後,感覺怎麼樣?」她問。

    「很好。」

    「所以有話不要再悶在心里了。」

    「好。」他點點頭,溫柔地擁住她,擁住他們幸福的時刻。

    「玫瑰姐,我又想到一個問題。」一會兒後他道。

    「什麼問題?」

    「如果那天晚上你沒有喝醉,那你就知道我吻你了,那你響應的……」

    她羞死了!連忙用唇堵住他的嘴,這個問題啊……

    靶覺他在笑,她更羞了。被他吻住時她忍不住想,戀人之間的坦白,到底是不是美德呢?

    好久好久以後,他才放開她……

    「現在,對我有信心了嗎?」她問他。

    「嗯……」他想了一下,笑道︰「有五成了。」

    「才五成?」

    「一成,是我不能陪在你身邊。」

    「沒有關系,」她立刻安慰他︰「我們可以視訊,宣傳期以外的時間,我可以飛去美國找你。」

    「我不去美國了。」他道,帶著孩子氣的執拗︰「我不能忍受看不到玫瑰姐。」

    「行嗎?」她雖然開心也有點擔心,「你家人不會生氣嗎?」

    「我會回到我爸的公司上班,留在台灣。」他說著握緊她的手,「因為這樣,我就不能陪在你身邊。可是為了配得上玫瑰姐,這是我必須做的努力。」

    其實什麼配不配,她不在意的,但他願意回歸正途總是好事。「這樣很好,你可以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

    「每個假日,我都會來找你。」他又道。

    「我會期待的。」

    他快樂地點頭,又道︰「一成,是玫瑰姐會有新助理……」

    「我只用女助理。」她立刻消滅他的擔心。

    「我也不會用女助理。」他笑得含蓄,但看得出很滿意。

    「也……」她正想說「也不用這樣」,忽然覺得這樣也不錯,辦公室戀情、近水樓台,她當愛情顧問這幾年听得可多了,便改口道︰「也好。」

    他笑得更滿意了,低頭吻她。「心愛的人為我吃醋,原來是這種感覺。」

    「還有三成是什麼?」

    「這三成,是連玫瑰姐都無法治療的。」

    「是嗎?」

    「是。」他把頭靠在她的頸側,輕輕說道︰「這三成,是與愛相伴而生的患得患失,終我一生,都無法痊愈的。」

    她的眼楮濕潤了,這是她听過最動听的情話了。

    「要不要知道,我對你有多少信心?」她看著他的眼楮,溫柔地撫摸他的臉,他已經徹底征服了她的心。

    「十成。」他毫不猶豫。

    她愣了一下。「這麼有信心?」

    「如果你對我沒有信心,那是我做得還不夠好。」他伸手覆住她的手,對她微笑。

    多麼體貼的一番話。可是,愛情不能只有單方面的付出。

    「不相信我有愛人的能力嗎?」愛或許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愛能給她面對困難的勇氣。

    「相信。」他輕輕在她唇上琢了一下,眼中閃耀幸福的光彩。「不然我怎麼會這麼幸福?」

    「那我們一起努力。」她用雙手捧住他的臉,看進他的眼楮里,「我雖然是玫瑰,但不是溫室里的玫瑰,因為我有太陽照拂,所以,我什麼都不怕。」

    他看著她,久久不語。然後,綻放如朝陽般溫暖又明亮的微笑,再次將她擁進懷里。

    「我們一起努力。」他道。

    她安心了,感覺源源不絕的力量重新注入體內。

    未來,或許還是會跌跌撞撞;前路,也不可能總是平坦,但她不再畏懼,因為有他在身旁。

    因為有他,她會成為名副其實的戰士——

    扞衛愛情的玫瑰戰士。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玫瑰戰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泠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