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選嬌妻(上) 第十一章 姑嫂的秘密(2)
作者︰簡瓔
    那個再字已說明了一切,夏依寧心頭震撼,她定定的看著宣靜霞。「我適才是試探你的,並無容王要你做妾之事,不過……你記得前世入容王府之事嗎?」

    事到如今,她已肯定宣靜霞與她一樣都是重生而來,若她不先坦白,宣靜也不會老實說,兩人一直隱晦試探,待宣景煜和李翊皇進來,她們可就沒有商量的機會了。

    「嫂嫂……」宣靜霞臉色一變,顫聲道︰「你在說什麼?你為何知曉我前世入過容王府?難道你……」

    夏依寧點了點頭。「不錯,我也跟你一樣重生而來,只不過我不是重生為自己,而是成了別人。」

    宣靜霞好像腦門被敲了一記,頓時覺得身子好像在飄動,有種虛實不清之感。「那你……你是何人?」

    夏依寧眉眼微低。「我是寧兒。」

    宣靜霞驀然睜大了眼楮。「寧兒?夏依嬛身邊的那個寧兒?」

    夏依寧點了點頭。「是的,大小姐,我是寧兒。」

    「那你……」宣靜霞的思緒亂糟糟的,不知從何問起。

    「前世我就愛慕著你哥哥。」夏依寧坦言道︰「重生之後,我心心念念的就是嫁給他,我想要改變他的命運,不讓宣家的慘劇再次發生。」

    宣靜霞驀地抬起頭來。「宣家的慘劇?什麼慘劇?」

    夏依寧嘆了口氣。「是了,你並不知道,宣家滿門抄斬時,你早已香消玉殞,自縊在容王府的後宅。」

    宣靜霞大感震驚。「你說……滿門抄斬?宣家被滿門抄斬?!」

    她入了容王府之後,庭院深深深幾許,她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府里也沒有人會告訴她,她想家人,想回去看看,但容王總是不許,容王不點頭,沒人敢私自讓她出門,以致于她到死都對家中情況一無所知。

    「你死後過了兩年,宣家就遭了大罪,揚弟被亂劍刺死,你祖母打擊過大,在獄中就病死了,你哥哥和母親連同宣氏族人全被處以死刑,由上到下,無一幸免。」

    宣靜霞愕然,腦中像是有什麼畫面掠過,她及時抓住了。「你沒有提到夏依嬛。」

    夏依寧眉眼不動,平靜地道︰「小姐讓我扮成她,替她受死,至于她後來怎麼了,我也無從得知,因為我和你哥哥在同年同月同日……魂歸地府。」

    宣靜霞面露急色。「那靜宸呢?我記得在我入容王府之前,她不知為何進了鎮江王府,成了千允懷的小妾。」

    「靜宸她……她被卓容臻害死了。」夏依寧的聲音低了下去,「連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塊兒被卓容臻害死了。」

    宣靜霞面如死灰,喃喃地道︰「我真的不明白靜宸為何會失身于千允懷,我又為何會失身于容王,若不是失了清白,我們的下場也不會如此淒慘……

    那一日我醒來,就見自己在容王的身下,當下我真想咬舌自盡,可是渾身沒半點力氣,事後容王說他很喜歡我,如果我不從他,他會讓宣家再也無法在商界立足,他說我已經是他的人了,也不能再嫁別人,只要我乖乖做他的女人,他就不會為難宣家……

    「可是若我沒失身于他,這一切就不會發生,在那之前,我根本從未見過他,綠柳說,容王向來有強搶民女的惡習,難道我是被他劫到容王府的嗎?但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像斷片的記憶,拼湊不起來,我到死都不明不白。」

    夏依寧的神色一凝,幽幽地道︰「是夏依嬛……她在嫁給你哥哥之前就傾慕著千允懷,成婚後,她知道千允懷是你哥哥的好友,便利用各種機會對千允懷暗送秋波,而千允懷接近你哥哥原就是對宣家的家產有所企圖,兩人就這麼有了苟且,千允懷利用夏依嬛一步一步得到宣家的家產,而夏依嬛以為千允懷對她是真心的,她掏心掏肺,把知道的都告訴千允懷,直到發現千允懷想要的女人是你,她瘋了似的在房里摔杯砸瓶,最後她想出了一條毒計……

    「她把對她毫無防備的靜宸騙到房中,在茶里加了春藥,送到了她和千允懷平日私會的莊子里,而當日赴她之約的千允懷也讓她下了春藥,她把他們關在一個房間里……

    最後,靜宸失了清白,不得不委身于千允懷做妾,夏依嬛篤定千允懷一旦納了靜宸為妾,就沒臉再提出要納你為妾,你們姊妹倆也不可能同時都做他的妾室,她可以忍受千允懷納靜宸為妾,但不能忍受千允懷得到他傾慕的你。」

    宣靜霞怔怔地看著她片刻,才顫著聲道︰「我知道哥哥和她感情不太融洽,她對我們也很冷淡,可沒想到她竟然背著哥哥……我根本就不知道千允懷對我的心思,她竟然將無辜的靜宸卷入其中,真是好歹毒的心腸!」

    「雖然靜宸成了千允懷的妾室,可夏依嬛還是不放心,她深怕千允懷還會想方設法要得到你,也討厭你佔據了千允懷的心,于是她又故技重施,在你丫鬟的飯菜里放了巴豆,讓她們瀉肚子,往你房里吹迷香,先把你迷昏,再把你送到容王府,容王原就好女色,有人送美人兒上門,他自然沒有不要的道理,事後得知你是宣家嫡女,他仗著皇子身分,半點不怕,反而硬是要將你佔為己有,如此正中了夏依嬛的下懷,她就是要千允懷沒有機會得到你。」

    宣靜霞難以置信自己是這樣進到容王府的,她全身一陣寒涼,雙手也忍不住發抖。

    「她……她在府里做這些事,怎會沒有人察覺?她怎麼有法子把我送進容王府?」

    夏依寧垂下眼眸,低聲道︰「她手里銀子多,有錢能使鬼推磨,有一幫在為她做事的人,那幫人皆是替她盯著千允懷,不讓千允懷有踫其它女人的機會,到後來,她對千允懷的佔有欲越來越強,瘋魔似的,那幫人也為她暗地里做些見不得光的事,她並不需要親自動手,所以沒有人懷疑到她身上……還有我,我也是幫凶,什麼都知道,卻什麼都沒說。」

    宣靜霞抬起眼眸直勾勾地望著她。「所以你才會這般拼命,寧可自己被煙火炸傷也要阻止夏依嬛再嫁給哥哥,所以你提議要上梨山看揚弟,所以在那獵戶家中見到陵王,見我為陵王解了毒,你才會喜形于色,要我收下玉佩,後來我想起文墨館的韓意希未來將是狀元,提議讓韓意希教揚弟功課,你要靜宸一塊兒听課,若我猜得沒錯,你這是要靜宸和韓意希日久生情,你想扭轉靜宸的命運,不讓她再因為任何變故而成了千允懷的妾,對嗎?」

    見她的眸中對自己並無責備之意,夏依寧更為慚愧地說道︰「你說的不錯,我想讓靜宸成為狀元娘子,這一生平平順順的過,也想讓揚弟走上仕途,成為家中的臂膀。」

    「原來如此。」宣靜霞喟然道︰「你設想周到,我及不上你,縱然重生而來,奈何前世我也是溫室花朵,遇事只會心慌,根本半點應對之道都無,也想不出來要如何做,才能讓自己、靜宸和揚弟不要再像前世那般悲慘。」

    夏依寧輕聲道︰「我做為夏依寧醒來已經七年了,一開始也是手足無措,但漸漸的思緒就通透了,我想明白了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補償你哥哥,讓你哥哥幸福……」她的聲音越來越低,幾乎有些听不清了,「我想要做他的妻子。」

    宣靜霞露出了她今日的第一個笑容,「哥哥真好,有你那樣喜歡他。」

    夏依寧卻是一臉苦怨,「他若是記得前世之事,知道我是誰,他一定會恨我的。」

    宣靜霞勸慰道︰「你也是身不由己,必須听命夏依嬛,哥哥就算有前世記憶,也不會遷怒于你。」

    夏依寧眼中愁緒更濃。「那是你不知道你哥哥前世是怎麼死的,他……死得很悲慘很悲慘,因為太冤枉了,肯定是到了陰間都沒法闔眼。」

    宣靜霞心頭一震。「你說宣家遭罪,滿門抄斬,你跟我說得詳細些,我們宣家一向行善,又如何會落得如此境地?」

    夏依寧跟她說了自己知道的,她從夏依嬛那里所得知的,千允懷是如何一步步奪得宣家的家產,夏依嬛又是如何里應外合,將龍袍藏在宣家的密室里,又找人仿了宣景煜的字跡,把與金人往來的書信藏在宣景煜的書房中,讓官兵搜到,證據確鑿之下,令宣景煜百口莫辯。

    听完,宣靜霞氣得渾身直發抖。「夏依嬛,那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夏依寧又嘆了口氣。「這一世,我已助她去了她心心念念的千允懷身邊,只盼著她不要再存有害人之心。」

    宣靜霞深吸了一口氣。「但願吧,可我想她這麼歹毒的心腸,沒有人會真心愛她的。」

    夏依寧蹙眉道︰「我原以為只要不讓她嫁到宣家即可,可咱們在這里踫到千允懷和夏依嬛的隔日,你哥哥就對我說,他在夢里見過夏依嬛。」

    宣靜霞剛平靜了一些,听到她這麼說,她的一顆心又提了起來。「這是何意?哥哥為何會在夢中見過夏依嬛?」

    夏依寧了頭。「我也不甚清楚,你哥哥說,他自小廣作一個惡夢,夢中宣家遭罪,滿門抄斬,無一幸免,他夢見自己在刑台上人頭落地,有個女子冷眼旁觀著一切,那女子,手段毒辣,在夢里是他的妻子,也是她親手將他推上斷頭台,這些都和前世相符,我初听也是心驚。」

    宣靜霞蹙眉。「哥哥不可能也是重生而來,若是如此,他必不會再與千允懷交好。」

    這間題夏依寧自己也想過幾回了,總是無解。「我只能猜想,是否他心中怨氣太重,沒將那孟婆湯一口飲盡,以致于殘留了些許對夏依嬛的記憶。」

    「或許吧!」宣靜霞嘆道︰「我重生之後記憶模模糊糊的,很多事都是快發生了我才憶起,靜宸在畫舫被煙火炸傷,我甚至是事情發生了才想起來有這麼一回事,當時傷的人是你,我也覺得奇怪。

    後來想到前世,哥哥和夏依嬛的感情一直不好,當哥哥說想與你議親時,我便也站在哥哥那邊,當時我不知道夏依嬛竟是如此歹毒,我心中只想,願哥哥這一世能娶個知冷知熱的貼心人,不要再像前世那般的孤寂了。

    「你提議要上梨山看揚弟,我那時才暗罵自己糊涂,竟連揚弟被山虎咬重傷之事也忘了,才連忙說要一塊兒去,在獵戶家中見到投宿的陵王,我也十分吃驚,前世我在容王府里見過陵王幾次,我也隨容王來過陵王府幾次,陵王的人品比容王好上百倍千倍是眾所周知,我那時想,若我能與陵王攀上關系,或許便可以扭轉自己的命運,不再成為受容王擺布的禁臠,所以我才積極為他解毒。

    「後來陸續想起一些事,韓意希好似中了狀元,便舉薦他給揚弟做夫子,其它的我真是想不起來。」她苦笑了下。

    「或許都要等事情發生了,我才能記起來吧,幸好有你,否則我什麼都不知道,豈不是又要眼睜睜看著千允懷對哥哥使壞,最後看著我宣家一夜傾倒卻是無能為力。」

    夏依寧堅定地道︰「不會的,那些事都不會發生,要怎麼做,這些年來我都反復想清楚了,只要一步步阻止,一切都來得及。」

    見她這般篤定,宣靜霞也有了信心。「這麼說來,咱們得盡早將千允懷的為人告訴哥哥,讓他有所防備,莫要再引狼入室。」

    夏依寧胸有成竹地道︰「我已經跟他說了,他也信我了,眼下咱們只要比千允懷早一步和陵王打好關系即可。」

    她驀地定定的看著宣靜霞,一字一字地說道︰「陵王是將來這大齊天下的主人,只要他站在咱們這一邊,誰也動不了宣家。」

    饒是宣靜霞這個夜晚受的震撼已經夠多了,還是又被震了一下。「你是說……」她的心怦怦狂跳,不敢隨意將那臆測的答案說出口。

    夏依寧鄭重的點了點頭。「要是你做了陵王的女人,那便萬無一失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上選嬌妻(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簡瓔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