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娃娘子(上) 第八章 趙家母女的盤算(2)
作者︰子紋
    提到落水,趙嫣的神情古怪,因為在外人眼中,樓子棠落水就是她的杰作,她是百口莫辯,只是她這輩子都記得那個看似虛弱的少年,最後卻將她叫到跟前,在她耳際低語的那幾句話,他絕不像外人所見的無害。

    「當年老太君掛心二郎身子,親下江南,卻不知為何傳出二郎君命帶疾厄,是早夭之命一說,所以在京城,以二郎的身子再加上世子眼高過頂,實在難以擇其相配之人,親事才會一拖再拖。」

    趙嫣不相信樓子棠這麼好看的人,會沒有幾年命好活,她記得康嬤嬤在相人時曾說過,男生女相是富貴之命,所以樓子棠的命數肯定不會差。

    「世子和老太君皆疼愛二郎,一心只想相看好的人家,親事拖了幾年,偏偏如今世子出了事。世子是我兄長最為看重的副將,雖出身權貴,卻因父親早死,明白若只想依靠年邁祖父,永安侯府終現敗象,所以才會自請離京,他一心想替永安侯府闖出一片榮華,雖娶妻多年,但始終未有子嗣。

    「前些日子,邊疆派人來報,世子帶著輕騎深入大漠,如今下落不明,若他有個萬一,世子之位便落到二郎頭上,可二郎身子不好,要是有個萬一,永安侯府的長房就要倒了。老太君心懸世子安危之余也掛心長房後嗣,于是便听了二房的意思,讓二房做主替二郎定下趙三姑娘。」

    看似順勢而為的一門親事,實則藏著無數算計,樓子棠身子不好,娶個成天生事的不懂事妻子,這是存心給他添堵,巴不得他早點去見閻王。

    「若世子真出了事,二郎君也沒了,永安侯府就是二房的了。」

    葉齊雲一笑,沒有說話。

    看著葉齊雲,趙嫣心中不平,「葉家與樓家世交,二郎君也該是三爺看著長大,難不成三爺就要眼睜睜看著事情發生而不出手相助?」

    「巧巧,」葉齊雲沒對趙嫣的指控發怒,反而帶著笑意說道︰「這是永安侯府的家事,先不論我出手相助是否名正言順,只問幫又能幫多久?以往二郎能有大郎護著,但若大郎真回不來,將來二郎就得靠著自己。

    「但你放心,二郎雖看似溫和,其實心中自有定見,你無須替他擔憂,這門親事看似已是板上釘釘,實際上未必,且趙家二房也未必滿意把閨女嫁給二郎。」

    趙嫣沉默,趙妍對這門親事確實不滿,畢竟就是個被寵壞的姑娘,魏氏極疼愛趙研,又怎舍得讓自個兒的掌上明珠一嫁人就可能成了寡婦,死了丈夫,一生孤獨,最後頂了天的恩澤就是得了塊貞節牌坊,但終究是個死物,魏氏自己都守了半生的寡,又怎麼會讓閨女落入同樣的境地。

    陳嬤嬤出面上紅霞閣找人,今日在普陀寺又遇上趙妍幾個,看來不是巧合,這後頭必然也有魏氏的手筆。

    「二郎君的身子真不成嗎?」趙嫣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他或許瘦弱了些,臉色蒼白了些,但也不至于是大限之期將至之人。

    「這事兒不好說。」

    趙嫣看著葉齊雲意味不明的笑,也不知是車廂太悶,還是心中煩躁,整個人覺得不舒坦起來。

    突然很想嘴巴里咬點什麼,她緊張時想吃東西放松,生氣時更想吃東西泄憤。

    她拿出荷包,在葉齊雲一臉「你又要吃」的無奈表情下,倒出里頭的栗子,用力的剝開來,狠狠的繼續吃……

    「小姐,有人想見你。」

    趙嫣挑了下眉,「誰?」

    「是趙家的人,除了之前在普陀寺遇上的那位嬤嬤,還有一位夫人,一身富貴。」

    難道是魏氏來了?!趙妍果然是魏氏心尖尖上的人,竟讓魏氏親自來見她這個賤妾所生的死丫頭。

    「人在何處?」

    「在竹字間。」

    紅霞閣的雅間分了三六九等,梅字號是正對戲台中間的二樓雅間,價位自是最高,然後是兩旁的蘭與竹,這些雅間價高,不先預訂還訂不到,看來魏氏盤算著要來尋她,不是一日兩日的事。

    「小姐,趙家的人尋來,可要知會嬤嬤或三爺?」

    康嬤嬤最近身子好些,已能下地走動,但畢竟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所以還是要好好養著,不能太過勞累,趙嫣並不想去驚擾了她,至于葉齊雲——他既不想插手永安侯府的事,她也沒必要讓他知道她的盤算。

    「既是找我,就不要告訴他們了。」正好今日她也想看戲,進雅間舒服的看也挺好。

    趙嫣逕自越過大堂,登上階梯,推開了竹字間的門。

    竹字間的大小能坐進六、七個人也不顯擁擠,打掃得干干淨淨,桌椅雖比不得權貴之家來得精細,卻獨有一股古樸的味道。

    趙嫣進了雅間,看也不看里頭的人,先掃了桌上一眼,就見上頭擺了壺茶和一盤花瓜子、白糖糕,除此之外便空無一物,她不由嫌棄的嘴一撇,這也太小氣,都來看戲了,就叫上這麼點東西。

    魏氏面上沒有掩飾對趙嫣的憎惡,在她的眼中,趙嫣的親娘不知羞恥的勾引了她的夫君,在她有身孕之時,將人迎進門,從此之後,她夫君眼中只有新人,最後她索性動了念頭,將人給除了。

    眾人皆以為那賤人是難產而亡,實際是她下藥讓她早產,才會讓她沒闖過這關,她死了,她以為自己終究贏了,卻沒料到賤人死了,夫君一副生無可戀的死樣子,弄得自個兒也命喪黃泉,她落得只得一個閨女,年紀輕輕便守寡的下場,痛不欲生。

    所以她看趙嫣極不順眼,這丫頭的存在就像根刺,始終扎在她的心窩里。

    「不過轉眼之間,小四已經長了這麼大。」

    看著名義上的母親,除了不喜外,趙嫣著實沒有太多旁的感覺,她大剌剌的坐了下來,逕自拿了片白糖糕塞進嘴里。

    她的沒規矩令魏氏的眉頭微皺了下,心中的不喜更深,果然就是個上不了台面的庶女。

    「明人不說暗語,」趙嫣不在乎魏氏如何看待自己,直接了當的說︰「找我何事?」魏氏忍著氣,「你離府多年,也該是時候回去,妍兒應該也跟你說了,在普陀寺你的放肆我便不與你計較,我已經安排好了,對外便說你這幾年是因身子孱弱,所以養在深閨,鮮少見人。這次回府後,就乖乖的听從安排,準備嫁人。」

    趙嫣將白糖糕給吞下肚子里,笑著看魏氏一臉高傲,「你憑什麼跟我計較,我又為什麼要听你的安排?」

    趙嫣問得魏氏微愣,但她隨即一哼,「我親自來接你,算是給了你顏面,別不知好歹,你該知道這門親事若能成,是你佔了便宜。」

    「說得好听,這門親事真這麼好,以母親對我的「疼愛」,怎麼也輪不到我的頭上吧?」趙嫣沒兩三口就把白糖糕給吃完,知道魏氏的私房不少,竟小氣到上了紅霞閣還舍不得多上點茶點。

    底下的鑼鼓聲響起,她看了過去,戲已開鑼,「說穿了,你不過是舍不得趙妍最終可能落得跟你一樣的境地,所以才會想起了可有可無的我,所以別在我面前裝出一副慈母樣,好像事事為我著想,惡心了自己,也惡心了我。」

    被戳中痛處,魏氏的表情更難看,「你既然知道,就乖乖的回去替了妍兒。」

    「母親,」趙嫣看著底下的戲,看也沒看魏氏一眼,口氣輕飄飄的,「你糊涂了,一一郎雖體弱,入不了你的眼,但他背後的可是永安侯府,你就不怕你今日李代桃僵,讓永安侯府得知,連累了趙家一門?」

    魏氏既然敢動了這腦筋,自然就已經無所畏懼——她因為有個富貴娘家,在如今日薄西山的趙府過著如魚得水的日子,順風順水的過得久了,也忘了分寸,眼高過頂,自以為能依靠著娘家,無所不能。

    「什麼連不連累的,還不都是趙家的姑娘。」

    趙嫣淡然的掃了她一眼,道︰「母親,你這般盤算,不知道大伯母可知曉?」

    提到趙府的當家主母,魏氏一哼,她壓根不在乎嫂子田氏的想法,在她看來,這女人就是個毒婦,竟打著主意讓她的好閨女嫁給個病秧子,意圖傍上永安侯府來換取趙家富貴日子能延續下去。

    「看來大伯母是被蒙在了鼓里。」趙嫣眨了下眼,一張圓臉似笑非笑,「你後頭縱使有娘家得以依靠,但趙府可不是你一個二房媳婦能做主的,若今日母親這番話傳出去,母親也免不了被責罰的下場。」

    魏氏高傲的神情扭曲了下,有些事她敢暗地里做,卻絕對見不得光,「你在威脅我?」

    「威脅不敢,只是給母親提個醒。」

    「哼,你只要照著我的話做,其他的事你不用管。」

    趙嫣收回了看向戲台的視線,「看母親的樣子是胸有成竹,不知心中盤算為何?」

    「你的名聲橫豎已敗壞,只要再用點手段,逼得二郎不得不認下你,娶你為妻便好,反正當年你小小年紀就知道為了攀高枝,推了二郎君入水,自己也跳了下去,如今若再做一次,也不會令旁人太多誤會。」

    趙嫣幾乎被氣笑了,伸手拿了把花瓜子嗑著,瓜子仁塞進嘴里,借著這個動作,平靜自己的思緒。

    想她這輩子背的黑鍋也算不少,背著背著雖然也挺習慣的,但不代表她心頭樂意。

    沒料到魏氏想到讓她代嫁,又不想連累趙府、自己和寶貝閨女,想到的法子是再壞一次她的名聲,而若真照她所言去做,她名聲毀了不說,這天氣漸涼,明知樓子棠的身子不好,也不怕這樣會害得他受寒得病。

    魏氏耳里听著趙嫣狠嗑著瓜子的聲音,臉上掩不去的煩躁,就連多留一會兒都覺得嫌棄,「總之這幾日收拾好,下個月十日我便派人來接。」

    趙嫣將手中的瓜子給嗑完,又慢條斯理的將茶給飲盡,掃了桌上一眼,點心都被她吃完了,底下傳來一陣喝采聲,她轉頭望向戲台,她喜歡看戲,戲里演著好人被奸人所害,但最後終老天有眼,好人得以出頭,壞人得到報應,讓人有了希望又大快人心,然而現實往往事與願違。

    听著鑼鼓點,台上的戲來到最精采的地方,而她的戲卻不想再演,她的笑容一隱,眼中的冷意越深,連掩飾都懶,聲音陡然一低,「狗急了還會跳牆,別以為我好聲好氣的喚你一聲母親,就真把你給當長輩了,我已離開趙家,由不得你左右拿捏。」

    魏氏有些驚訝的看著趙嫣瞬間變臉。

    「大膽!你這是怎麼跟二夫人說話的。」

    魏氏身旁婢女的手還沒踫到趙嫣,就被她反手一抓,用力的推了一把。

    婢女跌在地上,嚇得一張臉都白了。

    「瞧你這潑辣模樣,」魏氏猛然站起身子,「果然是庶出的,沒半點規矩,今日你是不想走也得走,不然我便派人去告官,說秦悅在十年前從趙家將你偷走,讓我痛失愛女,失了天倫,其心可誅。」

    趙嫣啐了一聲,魏氏顛倒黑白,也不怕閃了舌頭。「你以為我怕你不成,告官?!好!就去告官,立刻走。」

    趙嫣不客氣的伸出手,拖住魏氏。

    魏氏著實嚇了一跳,被拖得腳步踉蹌了下,要掙扎卻掙扎不開,「你不怕你姨母被關進牢里嗎?」

    「我為何要懼怕?」趙嫣不屑的反問,狠狠的瞪了魏氏一眼,這輩子她最痛恨的就是把她一輩子只知道安安分分過活的姨母拿來威脅人、當槍使,「老實說了,其實我心中積怨已久,巴不得去官府好好說道說道,想我當年不過八歲,生母死了,嫡母不給飯吃,說是書香傳家,但動輒對我打罵,一心折磨我這個苦命娃兒,最後可憐的我只剩一口氣,你這毒婦怕我真有個萬一,正好我姨母上門探我,便硬是逼得她將我帶走,如今卻來反咬我姨母一口,如此蛇蠍心腸,欺人太甚,天理難容。」

    魏氏被說得都懵了,她沒給趙嫣飯吃是真,但從未動輒打罵,畢竟府中這麼多雙眼盯著,縱使她再看她不順眼,也得忍著,背後使點小手段,讓趙嫣難受便好,可如今到了趙嫣口中,她卻成了惡毒嫡母,容不下庶女——

    「你胡說八道!」

    「你都能口口聲聲誣賴我姨母說她將我從趙府偷走,我為何就不能也說一套?」趙嫣不留情地反問︰「如今我赤腳不怕你穿鞋的,到時到了公堂之上,咱們就讓青天大人斷斷,看最後是誰失了面子、里子。」

    魏氏心頭一陣惱火。

    趙嫣厭惡地推了魏氏一把,看她踉蹌的被推坐回椅上,魏氏的婢女連忙將她給護住,一臉防備的看著她。

    慶幸樓下的聲響蓋過樓上的動靜,所以無人察覺,趙嫣陰著臉,撂下話,「記住,有求于人的就要有有求于人的樣子。」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

    「閉嘴!」趙嫣喝了一聲,「別忘了,現在只有我能幫你閨女,若本姑娘開心了,過幾天就會自個兒上趙府,要不然我便將你的盤算鬧得趙府人盡皆知,讓你尋不到脫身之法,眼睜睜送你的女兒去守寡!」

    魏氏的臉色難看。

    趙嫣得意的一哼,轉身就走。

    魏氏開口想要攔人,但話到了嘴邊卻發不出半點聲響,只能屈辱的憋著一口怒氣。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福娃娘子(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