楣神與福(上) 第八章 舊事(2)
作者︰決明
    這一夜,她了無睡意,臨窗遙望孤月。

    一是為下午,在膳坊遇見神似福佑之人,誘發諸多回憶。

    一是……丈夫未曾踏入她的房,此刻,又是寵幸新迎回府的小嫩妾了吧。

    打從窯子被贖身,成為劉全眾多小妾之一,她的寵愛,來得快,去得更快,她雖美,畢竟出身不光彩,半點朱唇萬人嘗,入了劉家,遭受自詡書香世家的妻妾排擠輕視。

    一開始,丈夫會捍護她,斥責那些刁難她的妻妾,然而次數一多,丈夫失去耐性,同時,另一名更年輕可愛的女子贏取他全盤注意,他樂于追逐新鮮,心思自然不願浪費在她身上。

    攬鏡卸除了妝容,取下滿頭珍貴珠花,漫漫長夜的顧盼,盼來又是一晚的心酸徒勞,鏡中容顏未老,眼神卻無比憔悴。

    她經歷了太多,好的壞的骯髒的,足以磨損一個女人的美麗年華。

    看著鏡里的自己,不由得回想起膳坊偶見的容貌,她都變成這副模樣了,若那人是福佑,又豈可能維持當年相貌,歲月停駐,不曾前進?

    定是自己眼花……深受良心苛責,才會誤將旁人認作是她。

    「我那樣待你……你是否恨我?多年來,卻不曾有半次夢見你……」

    心里早已暗暗後悔,不該遷怒無辜,她也並非樂見福佑自盡,那不是她的本意,她只是……見不慣福佑的干淨;見不慣自己渾身污穢,她卻仍似鮮花一朵,清清白白。

    只是,嫉妒那樣的純淨無瑕……她永遠回不去的純淨無瑕。

    既已無法回頭,只能繼續污濁下去,這雙手早髒了,豈能再洗淨?

    鏡中女子勾揚一抹冷笑,取出鏡匣暗格內的毒藥瓶,想著明兒個如何拿它去對付丈夫的新妾。

    「入夢見你,再任由你欺負傷害,在你夢中受盡委屈嗎?」梅無聲淡嗤傳來,樓閣外,夜風陣陣,牽系無數寒意,透窗而入。

    「誰?!」女子慌亂起身,環視周遭,卻看不見人影,只聞腳步聲,由遠而近,仿佛已抵達她身畔。「方才那聲音……是膳坊听見的……」

    「你傷她至深,她當然恨你,只是她那般性子,不會真的上門找你尋仇,在她眼中,再丑陋可憎之人,也不忍動手害之。」

    「你出來!你到底是誰?!」瞧不見的敵人,最是可怕,女子一路退至牆邊,背抵冰冷牆面,眼前仍僅有空曠小廳,以及一盞隨風搖曳的燭火,光影顫動,哪見其余人?

    「然而,我不同,誰傷她,我便百倍奉還。」

    這一句,近得像在耳畔冷笑,她驚恐捂耳,逃向另一邊。

    「你收買的那三只畜生,已先你一步,想知道他們是怎樣下場?」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任憑雙手如何掩緊耳朵,男人的聲音,沉且冰冷,滲以寒霜,依舊穿透掌膚,竄入耳里,她胡亂尖嚷。

    「他們食髓知味,這些年來,用類似的手法,欺負多少無辜女子,下了地府受刀山油鍋都太輕饒他們,我打碎他們的魂體,從此,永脫輪回,連變條蟲亦無資格,你說……你這教唆者,該不該比他們更慘?」

    「饒了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饒了我——」

    「當年,若她也求你饒過她,你是否會?」

    突地,房里窗扇盡數敞開,烈風唰唰灌入,拂亂滿室簾帳垂珠,也拂滅了燭火,頓時房內一片闃暗。

    「手里那瓶毒藥,滋味不知可好,不然……你試試先?」男人淺笑聲,緩緩傳來。

    「不……」女子猛烈搖頭,可雙手竟不听使喚,拔開藥瓶木栓,瓶口抵近自己唇瓣。

    「喝。」淡淡一字。

    尋常幾滴便足以致命的毒藥,悉數由她之手,灌入她之口,她扭頭想掙扎、想吐出毒汁,偏偏徒勞無功,毒汁咽下喉頭,伴隨而來,是穿腸的劇烈絞痛。

    「救……救命……」她按著咽喉,面容痛苦扭曲,在地板上蜷縮顫抖。

    「還沒那麼快,這樣的痛,你必須嘗得比她更久,她在山坡下流盡鮮血,半個多時辰才斷氣,你不過剛開始,豈容你如此輕松解脫。」

    語未畢,一道治愈之術籠罩,護她不死。

    只是不死,毒發之痛,絲毫不減。

    女子滾地哀號,聲聲淒厲,口鼻淌出鮮血,可求救許久,竟無丫鬟進門察看,她暈厥過去,又被劇痛喚醒,反反復復,漫長得永無止境。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知從何而來的爆發力氣,本癱軟在地的她,渾身抽搐之際,居然奮力躍起,攀過窗欞,一跳而出。

    她的房閣,位處湖心中央,是劉家最美的一座樓榭,代表她曾集諸多寵愛于一身,如今,一泓月池,一抹芳魂,一生作結。

    梅無盡現身窗扇邊,居高臨下,冷睨湖面漣漪由大轉小,偶爾些許泡沫涌上,最終歸于平靜。

    他朝湖里彈指,不一會兒,水面上升起點點微弱光芒,似螢非螢,只是魂體流連世間,最後一次的眷顧。

    當光芒盡數消失,這一夜的紛擾,終告結束。

    天微亮,他回到家時,福佑已經在生火煮早膳〔她自己的分,晚些會再替他煮),于廊間撞見他身影,驚訝地瞪大眼,眸里清楚寫著︰

    天天睡到日上三竿的人,這時辰,怎可能是清醒的?!

    「愛徒,為師不是天天都懶散,偶爾也想當只早起鳥呀。」他微微笑,為她解惑,之後卻打了呵欠,拍拍她水嫩小臉,臉不紅氣不喘道︰「為師再去睡會兒。」

    喂!不是要當早起鳥?!你根本是起床尿尿才對吧!

    骯誹歸腹誹,仍舊溫馴頷首,恭送師尊回房補眠。

    日子一如尋常,悠悠哉哉地過,其間並無大事,她家師尊同樣慵懶度日1,她這徒兒跟著學壞,師徒倆較量誰比誰更廢。

    如此過了十余天,直到不速之客上門之前,一切是恁地安詳自在。

    埃佑看著站在庭園間的眼生男人,雖說那人一臉猙獰傷疤,眉眼充滿威嚴,不似善類,她本該大喊師尊前來助陣趕人,可他身上又沒有邪氣,並不會教人心底生畏。

    兩人對視良久,她不急于探問來者身分,他也沒有想表明來意,居然誰都站著沒動靜。

    最後是梅無盡恰巧經過,見兩根木頭杵于原地,出了聲︰「武羅?愛徒?你們兩個在干麼?」大眼瞪小眼?

    「找你。」武羅目光由她身上挪開,落向梅無盡。

    梅無盡一默,笑容緩緩輕揚,眸里未見半絲困惑,只有了然。

    「不意外,進來吧。愛徒,替客人泡壺茶。」梅無盡道。

    「看來,你知曉我會來。」武羅隨他入屋落坐。

    「現在這類麻煩事,不全都丟給你了嗎?」

    「我只是沒料到,有朝一日,逼我前來的,居然是你。」武羅頗意外,梅無盡不是傻子,這種禁忌,他根本不該犯。

    「我沒有逼你,你可以不要來呀。」他也沒有很想歡迎他來。

    「……你不做,我便可以不要來。」

    「你了解的,有些事,叔可忍,嬸不可忍。」梅無盡逕自哈哈笑,武羅則連扯唇也無,如此嚴肅的時候,他不想陪梅無盡裝瘋賣傻,于是直言道︰

    「神弒人,其罪之重,況且你還毀其魂體,永世殞滅,老友,有多大的仇恨,逼使你這般心狠手辣?」

    「……」換梅無盡斂笑,不發一語。

    埃佑端茶入內,便听見這幾句。

    弒人?

    誰弒人?神?梅無盡?

    「即便他們此世作惡多端,施以天罰,情有可原,可你連給他們改過向善的機會都不願,擊碎魂體,剝奪輪回權利,神的慈悲蕩然無存,這個罪責的代價,你作好準備了嗎?」武羅沉聲問。

    「……弄錯了,不是我師尊,他天天和我在一塊,況且並無與人結怨,不可能傷害誰。」她替梅無盡圭護,相信他絕對清白。

    武羅淡淡睞她︰「不用他親自動手,一個霉神要殺人,何須弄髒雙手?他確實一夜殺害四人,違反天規,我來,就是宣讀降罪天啟。」

    她一時無語,只能靜默,望向梅無盡,等著要听他反駁。

    「好了,別嗦,直接道出天啟。」梅無盡不讓武羅多言。

    「一命一鞭,或者,墜人界、入輪回,以凡胎肉體領受生老病死,借以漆罪。」

    「代價頗小嘛。」梅無盡一派輕松,笑容添了些冷厲︰「很值。」

    「……四人,是我現在心里猜想的那四人嗎?」不知怎地,福佑心底突然涌現此念,很荒謬,她卻隱約覺得……自己猜對了。

    梅無盡的神情,證實了她的想法。

    他慣用笑容掩飾內心,有時越是笑,代表他心情越惡劣,然而,此刻的面無表情,她也懂一他無法否認,又不願意騙她,不得不回以淡然沉默。

    「一命一鞭是什麼意思?」她轉而問武羅。

    「字面上的意思。他結束幾名凡人性命,便得挨下幾記鞭刑,由我執行。」

    這听起來似乎是輕罰,四人四鞭,啪啪啪啪就領完了,只是皮肉受點罪了……

    武羅手里變出長鞭,不介意示範給福佑看,既是示範,力道自然收斂了七成。

    鞭子揮出,凌厲破空聲響徹雲霄,緊接著,傳來不遠前方那座岩陵,被攔腰甩斷的轟隆聲。

    「這種程度的四鞭?!」面癱此刻也變面冏。

    「當然不是。」武羅淡淡否認,她來不及松口氣,他下一句快狠準再來︰「剛剛是三成力道,那四鞭,得用上全力。」他臉上寫著鐵面無私,不容說情,下次出手,他絕不手軟,十成十賞給梅無盡。

    會出人命!夠抽到絕對會出人命!

    仿佛讀懂福佑一臉的「吶喊」,武羅冷靜再說︰

    「不會要了他的命,神軀怎可能如此不濟?每一鞭,最多只教他十年不起,損他五十年修為,四鞭加總,了不起臥床四十年,修為毀去兩百,對梅無盡而言,不算什麼。」

    那口吻,像是梅無盡袱的,不過四個小小耳光一般。

    「……」她跟這類神只無法溝通,他們不懂何謂弱小、何謂正常死傷。

    埃佑望著被打壞的岩陵,靜默了片刻,毫不猶豫轉向梅無盡,小手搭上他的肩,輕輕拍拍,滿臉認真,替他作決定︰

    「師尊,你還是選擇投胎去吧,徒兒會乖乖在這兒,等你回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楣神與福(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決明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