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暴走 第10章(2)
作者︰單飛雪
    夏蓴美事業有著落,生活也順遂起來,感情更有了依歸。

    張峻赫有了夏蓴美,也不再孤僻難搞。以前一個人頹廢度日,之前工作積攢下來要給阿爸的養老金,其實很夠他一人花用,而今有了夏蓴美作伴,他重拾工作熱情,但不像過去把時間都賣給工作,犧牲跟摯愛相處的時間。

    他與阿爸熟識的海港船長合作,當船長缺工,就會找張峻赫幫忙,于是他偶爾會隨船出航捕魚,領了工資回來後,就會帶夏蓴美去港邊長榮桂冠酒店十八樓享用自助晚餐。

    賺來的錢能給喜歡的人花用,討心愛的女人歡心,對張峻赫來說就是他最大的騎傲。

    他會事先訂妥面向落地窗的位置,如此他們便可盡興俯瞰基隆港,一邊享用美食。

    從黃昏至暗冥,正是海港最美的時候。

    在夏蓴美眼中,其風景之美更勝九份,卻無九份的吵鬧擁擠與不便的交通。

    巨大的世界級郵輪如大白鯨入港,凌空盤旋的翻翔,當下班時間,天幕暗下,車燈如一束束流星急逝而去。

    驀地,環海山城的蜿蜒小徑路燈齊亮,夏蓴美總會因此興奮地發出贊嘆。

    張峻赫習慣了,覺得沒什麼,她卻愛極了,因此他常帶她來。

    她愛俯瞰海港夜景,而他愛看她,喜歡看她像壁虎一樣幾乎黏在落地窗玻璃上,瞧得目不轉楮。

    那是張峻赫覺得夏蓴美最可愛的時候,像個好奇又單純的孩子,他想一輩子這樣靜靜地寵她,當她的保護者。

    ***

    山居歲月安然恬靜,兩年過去了——

    被夏蓴美放棄的「夏天咖啡廳」,在這兩年里也有了變化。

    沒有夏蓴美,它倒閉了?

    不,它沒倒。

    相反的,因為其模式太成功,除了台北八德路,在松山五分埔以及新東街附近,陸續又開了兩家分店。

    劉心蕾果然是商人,她不講究材料,一昧求的是降低成本,節省作業時間。

    沒有夏蓴美這個阻礙,她不自己榨油,而是買最便宜的調合油;辛香料換廠牌,跟最低價的工廠進貨;牛奶也換成奶精,紙杯公司也換,反正消費者吃不出來,便宜就好。

    其策略生效,咖啡廳賺大錢,甚至開始搞加盟,員工還可分紅,頓時當初的「反劉派」都棄守,全都支持劉心蕾,暗自覺得夏蓴美離開真好。

    葉招弟也脫貧,升任店經理,誰教她有孩子要養,攢錢更重要。她已非昔日吳下阿蒙,為顧及劉心蕾的感受,便不和夏蓴美往來了。

    葉招弟必須承認,她的人生沒有夏蓴美會過得更好,她如今走路有風,劉心蕾比夏蓴美更有能力!

    眼看著這成績,甚至在旅游雜志讀到記者采訪「夏天咖啡廳」,夏蓴美羨慕否?後悔不?

    唔,要羨慕或後悔需要有個前提,那就是「我過得不好,我向往你,所以我心生羨慕」。

    如果夏蓴美不幸福,她會羨慕嫉妒恨,但她如今對過去沒有一點恨意。

    她擁有兩層樓透天厝,不用看人臉色,自己當家作主。

    頂樓就是菜圜,絲瓜架、遮光罩、水、電,蓄雨水的池,這些都是張峻赫幫她建造的;他還搬來彈性水泥幫她將屋子修繕得更堅固,不漏水也不怕風吹,紗窗被貓扒壞了他也會修。

    他可以是強壯的坐騎,也是厲害的蜘蛛人,有時她外出,忽然大雨來襲,她的蜘蛛人就會從他家屋頂爬到她家頂樓,幫她將衣服收進樓梯間。

    由于他老是出沒夏蓴美家,這山城可沒人敢招惹她,她多了免費的保鏢。

    陽光來時,屋內采光好,通風絕佳,夏天不需要開冷氣也不覺得悶熱,屋里也從不放音樂,因為山林里自然的音樂聲更好听。

    白日風吹,樹草歌唱,老鷹時而盤旋天際發出呼嘯;夜有蛙鳴,到海邊還有浪可以看。大雨過後,山巷空氣清新,溝渠潺潺,水流如溪。

    如果真的很想听音樂,也不用音響,張峻赫幫她造了個小音箱,他拿方型大寶特瓶切對半,手機放在里面,就是天然擴音箱,要多少有多少,還比那些要插電的笨重音箱都好用,且音質佳,攜帶又方便。

    從家里步行十五分鐘就到海邊,有時他們會去散步、去游泳,就算天氣不好也不愁,她會賴在他家,他泡茶,她就趴在地毯上看書,生活充滿情趣。

    至于夏蓴美的老人供餐服務也越做越大,還聘請兩名失業青年幫忙騎車送餐,她甚至突發奇想,提供代買日用品的服務。

    這些「老灰阿」經她「荼毒」兩年,生活已是不能沒有她。

    當那些跟夏蓴美年齡相仿的人還在苦于打拚卻買不起房子,或糾結在新歡舊愛中時,她因開銷少、不租屋,還有穩定事業,蒔花弄草,烹飪煮菜,不用應酬,不用看人臉色,更不必配合別人,這種完全自己作主的生活就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她還有什麼可嫌棄?她還能抱怨什麼?還要羨慕什麼?

    有。

    真要抱怨還是有很多。

    比方說,張峻赫和她往來親密如情人,卻從不提婚事。

    對他們倆的未來,他是怎麼想的?有何計畫?

    「我不打算有小孩,也不想結婚。我覺得有必要跟你說清楚,我不為誰改變,如果你介意我能理解,我不會纏著你。」

    一日夜里,他終于主動提及。因為不想耽誤她,怕她誤會這樣走下去必然會走向正常人期待的結局。然而他繼母和繼妹是不定時炸彈,和他結婚對她沒好處,若是有什麼狀況,他會拖累她。

    若是一般女人听完後,也許會胡思亂想︰他是不夠愛我才不為我改變?他是不夠愛我才不想結婚?是因為我不夠好才沒能讓他定下來?

    如果再歇斯底里或神經一點的,還會不斷追問哭鬧,甚至喊「分手試試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愛原則更勝于她?

    但也許是夏蓴美少根筋,或是她剛好志不在此,她听了竟然很高興。

    「沒孩子很自由啊,太好了,我們想法一樣。」

    人生——找到志同道合的伴,這麼剛剛好,夫復何求?

    所以「愛」是什麼?不結婚不生子,不住在一起就不算愛?

    看看張峻赫,連一句「我愛你」都吝嗇講呢!

    但是某天她夜里發燒,全身冷到發抖,掙扎著走去陽台朝他屋子喚他名字,他立刻奔來,將她抱往山下,叫車送醫院。

    她住院打點滴,等待檢查報告,查明發燒原因。

    「明天不能出餐怎麼辦?」她很擔心,老人家不能餓肚子。

    「我會處理。」他簡單一句就安撫了她,也真的處理得很圓滿。

    他連絡陳武雄,找到一名煮飯阿桑,即時上手,幫夏蓴美解決訂單,包括她的妞妞和山巷里的貓咪都沒餓著。

    這次夏蓴美住院兩天,她的衣物、吃食、工作,他全包。

    夜里,他過來陪她睡,喂她吃藥,記錄醫囑。他握著她的手,要她安心休息,外面的事有他搞定。

    「你對我真好。」那回,夏蓴美觸及愛的模樣,覺得自己好幸福,也好幸運。愛是這樣簡單,當一個人脆弱時,另一人就強大起來保護對方,如此而已,比天天說「我愛你」都更真實。

    ***

    今天是星期天,夏蓴美到仁愛市場買菜。

    中午,她坐在火車站旁的海洋廣場吃冰淇淋看大海,身邊堆滿采買的青菜。忽然,她看到熟悉的人走過。

    康勝斌?

    只見他全身名牌行頭,像成功的精英,手里牽著年輕時髦的女孩,豐胸細腰,迷你裙下是一雙縴白長腿。

    相較之下,盤坐在石椅上吃冰淇淋還渾身汗的夏蓴美像村婦。

    康勝斌也發現她了,他們眼神短暫交會,他臉上閃過尷尬,沒有相認,而是急急摟著女孩離開。

    夏蓴美覺得有趣,想起他當時說的——

    如果我們到六十幾歲還是單身,我們就結婚好不好?

    不,他當然不可能選夏蓴美,他看她的眼神甚至有憐憫,彷佛她過得多俗。

    也許……也許他也發現,沒有夏蓴美,他的人生更贊。

    正如她常常感激劉心蕾間接幫一把,讓他們分開,讓她有現在超級幸福的生活。

    要是回到兩年前告訴夏蓴美,日後她會感激劉心蕾,打死她都不信。

    而如今倘若回到目睹劈腿那一幕,她的做法不會是拿起剪刀剪爛床被,她該做的是拿支鮮花獻給他們,甚至抱著劉心蕾激動嚷一聲︰「恩人,謝謝你。」

    夏蓴美想著,不禁笑了起來。

    「笑什麼?」有人將一袋車輪餅放進她懷里。「奶油口味,你的最愛。」又遞來熱騰騰、香噴噴的黑咖啡。「配這個解膩。」

    「謝啦!」仁二路的萬丹車輪餅是她的最愛。

    「嘴巴過來……」張峻赫說。

    她湊上嘴,見他用拇指揩去她嘴角沾到的冰淇淋。

    「等一下我要去圖書館找資料。你听過紅藜嗎?听說是很贊的食材,我要研究看看。」夏蓴美笑著對他道。

    「唔。」張峻赫雙手撐在身側,望著海上飛翔的鷹。「我會在書報區,等你查完資料再一起回去。」

    「這麼好啊,那我晚餐煮蒼蠅頭給你吃。」

    「行。」他在她臉上親一口。

    夏蓴美笑了,一時失手,冰淇淋栽在他褲子上。

    「夏蓴美?!」

    這叫樂極生悲,嗚……

    張峻赫瞪著褲襠犯愁。「看看你干了什麼好事!」

    壞人發怒了,可她不怕,還笑嘻嘻地。「我買件新褲子給你。」

    「問題是現在怎麼辦?」

    「你脫下來,我拿去旁邊的廁所洗。」

    「那我穿什麼?」

    「你就算只穿內褲還是很帥,不要怕。」

    他失笑,怒掐她的臉。「現在都不怕我了?笑?還笑!」

    怎能不笑?這麼幸福的生活,誰還稀罕去羨慕誰呢?

    夏蓴美很滿足,覺得這樣的生活真是太美好了,因此常暗自慶幸,幸好她當初買下這間透天厝。

    有時想起兩年前那陣暴走混亂的搬遷過程,當時痛不欲生,而今常當笑話講給張峻赫听。

    那時她租不到可以養寵物、空間又夠用的房子時,被仲介說服,打算買下基隆山城閑置已久的便宜事故屋,那時的摯友葉招弟還非常反對。

    「絕對不行!你知道老人家和法師他們都說,那種有人自殺過的房子,死掉的鬼魂會一直在里面,怨念很深,你絕對不要買。」

    「有什麼關系。」當時夏蓴美慘被男友劈腿,覺得自己的怨念也不小,連鬼都不怕。

    「可是康哥又沒要你搬,你就繼續住嘛!」

    「我才不要,而且你想想看,九十萬就能買到透天厝,還不用看房東臉色,妞'妞也能住得舒服,這是好事。」

    「你不怕鬼喔?」

    「人比鬼可怕。」

    「你現在是失戀受到打擊,神智不清,千萬不要亂下決定。」

    「我從沒這麼清醒過,我寧願跟鬼住,也不要旁邊睡著劈腿的前男友;而且我現在所有的財產,也只能買這種房子。」

    「唉,我就知道,你不會听我的勸。既然這樣,身為你的好友只能給你這個了——」葉招弟從皮包里掏出一個厚紙袋。

    「不行,我不能收你的錢!」夏蓴美驚呼。

    「是符咒啦!」

    啊咧~~當下夏蓴美呆住,看葉招弟倒出一堆符咒。

    「我們那邊有一個通靈的很厲害,這些都是我去跟她買的。這個出,只要往門上或牆上貼,越多越好,那種不干淨的東西就會咻地魂飛魄散,不得超生,完全消失。屋里淨空了,你住下去才會安全。」

    「謝謝你這麼用心。」夏羅美拿起符咒。

    「你干什麼?!」葉招弟驚呼,看她直接將符咒扔進垃圾桶。

    「這符咒如果像你說的那麼厲害,你想想人家都傷心到自殺變鬼了,還要讓她魂飛魄散?咱做人不可以這樣,太過分了。」

    「有什麼關系,反正我們又不認識那個屋主。」

    「有,有關系,做人要講義氣,住人家的屋子也要講道義。還有,招弟,你不要再信那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們又沒做虧心事,也沒害過她,有什麼好怕的?」

    「可是那個會通靈的大師說,你住那種屋子會生重病,你會不幸啊。」

    夏蓴美目光一凜,眼神虎虎發亮,充滿斗志。

    「我就不信,我夏蓴美沒本事讓自己幸福!你等著看,我現在是比較衰,但我一定會翻身,我不會讓康勝斌和劉心蕾看衰我!」

    如今證明,什麼符咒也不用貼。

    這屋子沒讓她不幸,還讓她和她的貓,以及往後的山居歲月很幸福。假如屋主有靈,冥冥之中她相信她是被保佑的。

    她真是愛極了基隆的山與海、多雨山城常見的茂盛青蕨、臨海的外木山濱海步道、步道盡頭干淨的大武侖沙灘,以及教人置身其中能忘記憂愁的忘憂谷,還有藏在這山那山、訪不盡的廢棄炮台與滄桑老屋,她全都百看不厭。

    而以上愛者之「最」,是她身邊的張先生。

    她也從不對他說那三個字。

    但沒關系,他吃進肚里每一道她親手燒的佳肴,以及她一見到他就笑的眼神,全都在說著那三個字……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失戀暴走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單飛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