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的小醫娘 第10章(2)
作者︰陽光晴子
    「母妃……咳……」

    在另一宮殿里,凌妃握著丁樂樂的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得笑眼眯眯的,讓丁樂樂尷尬極了,將求救的目光投向另一邊悠然坐著,享用著熱茶的朱晉棠。

    「好,好,太好了。」凌妃連連贊美,眼底嘴角都是笑意。

    丁樂樂被打量到粉臉都要燒起來了,忍不住嬌羞的抗議,「母妃,沒人這樣看人的,我不就一個樣嘛,干麼看得那麼仔細。」

    凌妃呵呵直笑,「不一樣,經人事後,整個人滋潤了,是個女人了,也許肚里已經有本宮的小孫子了。」

    丁樂樂無言,沒想到凌妃說話這麼直白。拜托,洞房花燭夜已經夠折騰了,昨天也被某人啃得很徹底,她從不知道,男人一旦被挑起**就會欲罷不能,還是王爺得天獨厚?

    她的目光再次落到坐在一旁喝茶的朱晉棠。 ,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在床上時他可是壓著她,戰力猛烈的一再掠奪。

    朱晉棠的目光對上她的,像是洞悉她腦袋在想什麼,淡漠的雙眸突地燃起欲望的火苗,緩緩的以眼巡過她的唇,丁樂樂又驚又羞,窘迫的轉開目光,心跳紊亂。

    凌妃原本還在傳授夫妻之道,見一對新人心不在此,一旁的嬤嬤也低頭憋笑,她忍不住也笑了。「是母妃不對,怎麼在這時候碎嘴呢,新婚燕爾,母妃也是過來人,你們回去吧。」

    「兒臣告退。」朱晉棠可是半點都不遲疑的放下茶杯,起身就拉著丁樂樂的手向母妃行禮。

    丁樂樂一張臉兒火燙燒紅,眼楮都不敢看向凌妃。好羞人!這方面她不夠厚臉皮,她輸了!

    兩人一出殿外,丁樂樂就狠狠瞪朱晉棠一眼,「王爺,你可以控制一下嗎?」

    「你指什麼?」他問得直接。

    她杏眼圓睜,這人裝蒜呢。

    他握住她的手,一邊笑一邊往宮外走去,「本王得努力耕耘,有十個娃兒等著從愛妻的肚子里出來——」

    她急急的上前,踮起腳搗住他的唇,「別胡說!這里是皇宮,被人听見了傳到母妃或父皇耳里,那怎麼辦啊?」

    「什麼怎麼辦?生出來就好了。」他笑著吻了她送來的小手。

    她立即抽了回來,哼哼兩聲,「真當我是母豬啊,不對,我有重要事要跟你說的。」

    兩人在出了宮門,坐進馬車後,丁樂樂立即將稍早前,她想到有關楊等珊的癥結點向朱晉棠道來。

    「她會如此用盡心思,不就是想當皇後嗎?也許……我指的是也許,她曾作過預知夢,認定你才是皇帝,想做皇後的她當然非你不嫁,可是——」

    「可是眼下明明我已不可能爭帝,即便當了我的妻子,也只是個王妃,而她已是未來的國母,她卻視而不見。」他接下她的話。

    她用力的點點頭,「就是。所以如果讓挪看明白這一點,讓她確定了她的皇後之位是不可動搖的,她又何必再與我們為敵?」

    「更好的是,她會主動將你師父放出來示好。」他看著眼楮閃閃發亮的妻子,不得不承認她的腦袋真是非比尋常的好,「我猜你已經有好方法了。」

    她興奮的道︰「對,我想替她的預知夢做個最佳示範,如果她仍有作預知夢的能力,也許她就知道怎麼將這些夢境用在好的地方。」

    見他蹙眉,她接著道︰「你猜出來了?對,我想將她變成一個好人,梁老太醫那樣的人寧願不要自己的命也要護住她,代表她不是一個很差的人,還有,替她藏匿師父的人不也是好人嗎?可見她的另一面——讓他們甘願效忠的那一面是我們所不知的。」

    「那是她太會挑人,選的都是有能力又——」朱晉棠住了口,在她額上印上一吻,「算了,你說的沒錯,這也是聿寬他們遲遲下不了狠手的主因,他們很明白那些人並不壞。」

    不可否認,這也許是打破僵局的好機會,只是樂樂如此用心良苦,也不知道楊苓珊領不領情?

    丁樂樂眼楮陡地一亮,「意思是你答應配合了?」

    他一挑濃眉,「那得看你如何讓我開心。」

    于是馬車回到晉王府後,這對新婚夫妻就窩在新房里三天三夜,吃食、熱水都是往屋里送,若客人到訪?不見!

    皇上早已恩淮兩對新人有十日的假期,不必上朝,不必議事,就盼能來個入門喜。

    東宮那里,由于楊苓珊耍脾氣,朱晉仁倒是雨露均沾的將側妃妾室全輪了一遍。

    但晉王府這里只獨寵丁樂樂,她完全任由朱晉棠放肆,這也是生平第一次,朱晉棠如此沉迷于**這件事。

    此時,朱晉棠深情的凝睇著床上的人兒,她雙頰嫣紅,一頭黑發傾瀉而下,落在她白皙的鎖骨上,目光一路往下,他的唇封住她的,繼續在她身上咨意吮吻,留下印記,引得她無助喘息呻吟。

    餅了幾日,被召回的聿寬跟孟均終于風塵僕僕的回府了。

    而聿寬在向主子回報後,便又急急尋覓佳人,可惜這一路舟車勞頓的,他只來得及買一支木造發釵送給佳人,還說了一句他在這趟出遠門的日子里,孟均教了他不下數百次的話,「快入冬了,記得穿暖點。」就又走出院落。

    曉研臉紅紅的看著手上的發釵,下一秒,發釵被人從手上拿走,她一抬頭,竟見冷峻的聿寬又去而復返,逕自將發釵插在她的發上,「好看。」

    他臉上有著可疑的紅色,接著施展輕功,飛掠而去,留下曉研一人羞答答的直笑,不時摸摸發釵。

    這一日,楊苓珊莫名的被召來金鑾殿。

    皇上高坐在龍椅上,皇後、凌妃還有幾名嬪妃坐在一旁,滿朝文武也都在朝。

    她一臉困惑的發現皇後笑容可掏的看著她,不,是殿內每個人幾乎都是笑容滿面的看著她,還有太子,這幾日從沒給她好臉色看的人,此刻竟然溫柔且深情的看著自己,她是在作夢嗎?

    然後,皇上說了些話,皇後說了些話,太子、包括她的父親也說了些話。

    他們每個人都提及她預知夢的能力,還說硯城百姓能逃過一劫,原來最大的功臣是她,只是,她怕被當成妖魔鬼怪,也怕事情並不如夢中所示,所以才由晉王編了個神仙入夢的說法。

    接著,竟然連梁侑聰也走進大殿,證明是她向他預警,才讓他的獨子逃過死劫。

    一個又一個的朝臣站了出來,表示他們都曾因她的預知夢而躲過禍事,言語間對她盡是感激。

    她不知道他們為何會突然說出她的預知能力,從他們口中說出來的她,是善良的、不居功的,還很擔心自己的能力會不會被視為不祥。

    但每個人都說她多想了,她根本是天女,金聖皇朝有天女為太子妃,是百姓國家之福。

    然後,太子深情地握緊她的手,「在未來,將有天女與本太子共同守護皇朝,實乃我朝之大幸!」

    半晌,當她與太子步出金鑾殿外時,就見到朱晉棠跟丁樂樂。

    朱晉仁一臉認真的看著朱晉棠,「皇弟,我很感謝你把天女讓給了我,這事很快會傳到宮外,擁有天女的我真覺得有如神助,對未來治國更有自信。」

    朱晉棠微笑的看著他,「先前,太子妃因這能力,在說與不說間承受了不少煎熬,造成她心性有些問題。可她現下已是太子妃,仔細想過了,公開對她才是好事,這是晉王妃的建議。」

    「這是非常好的建議。日後有什麼預知夢,太子妃都可放心的說,本太子當你的靠山。」

    朱晉仁看她的目光從來沒有這麼溫柔過,楊苓珊強忍住心中的激動,看著丁樂樂,「我有話想跟晉王妃說。」

    丁樂樂笑笑點頭,兩人隨即轉往御花園的涼亭。

    「為什麼把硯城的功勞給了我?還有那些人,我其實是另有圖謀的在幫助他們,我——」楊苓珊從來沒有感到如此羞愧過,她曾在心里咒、誓死也不放過的人,竟然給了她一份這麼大的禮。

    「你不笨的,太子妃,老天爺給了你預知夢這種能力,代表你一定也有很棒的一面,不然,祂怎麼不給我?」丁樂樂沒將楊苓珊重生之事戳破,只是淡淡笑說。「祂是希望你能做好事,做好人呢。」

    「做好事?做好人?」她擰眉自語,似在細心咀嚼這幾個字。

    「其實你本性是良善的,端看你示警之人全是忠肝義膽的好臣子便可知道,只是我不懂,你為什麼獨獨對我師父不好,要害死她?」丁樂樂仍假裝不知道師父還活著。

    「不,她沒死。」楊苓珊低頭。她真的很羞愧,自己原本還在想著怎麼利用葛大夫來害朱晉棠跟丁樂樂呢。她沉沉的吸了口長氣,這才抬頭再次正視著她,「其實我跟葛大夫——」她娓娓道來一切。

    一開始,她擔心葛大夫治好她的病,直至後來,葛大夫說要幫她贏得朱晉棠的心,她也極為信任葛大夫的與之說了很多秘密,卻意外發現葛大夫打算去跟晉王說出一切,這讓她感覺自己被背叛了,無法原諒葛大夫。

    「我不能饒恕她,我以為她懂我,她也說會幫我的,于是梁老太醫在我的央求下助我一臂之力,後來我將她送到一個我曾幫過的地方官那里,我讓他們一家人相信,如果讓葛大夫逃出去,我就會死。」她很羞愧的低頭,「他們沒有多問的便幫了我,但他們沒有虐待葛大夫,只是讓人廢了她的武功。」

    原來,這才是師父這麼久都沒有脫險的主因。丁樂樂沉默了。

    「我沒有殺她滅口,是因為我曾經那麼的信任她,她卻覺得我做的不對,還說老天爺會因為我的所作所為,收走我所有的福氣,包括後位,所以我留她活口,要讓她看到我最終能成為皇後,她是錯的,可是、可是……」事實證明,她真的錯了。

    楊苓珊放在桌面上的手緊握著,想到過去的所作所為,再想到今日朱晉棠跟丁樂樂的以德報怨,她幾乎無法承受心中的自責,覺得自己怎能如此卑鄙、貪婪又陰險?!

    想著,楊苓珊再也強忍不住心中的激動,痛哭出聲。

    一個多月後,一個寒風刺骨的冬夜里,京城街上幾乎不見行人,孟均跟寬聿策馬而行,在兩人身後有一輛馬車,其後還有四名侍從騎馬跟隨,一行人抵達燈火通明的晉王府。

    王府大門高掛燈籠,許是听到馬蹄聲,就見一身粉紅綢緞的丁樂樂飛快的跑了出來,接著,朱晉棠高大挺拔的身影也跟著追出,為她披上一件純白狐裘後,再目光含笑的看著她。

    孟均跳下馬車,上前將馬車簾子拉開,一名慈祥老婦微笑的下車,丁樂樂撲上前去,緊緊的與她相擁,大聲喊著,「師父!」

    翌年,皇室舉辦了春郊狩獵,地點在京城西山圍場,遠山積雪未融,天氣仍有些冷,但動物們已經開始活動了。

    這次前來的多是年輕一輩,皇帝身子微恚,便沒前來,除了一干隨侍、武將外,朱晉仁、楊苓珊,朱晉棠、丁樂樂,甚至是新婚的南宮昱、何貞儀,另外還有婚期不遠的聿寬、曉研,以及獨身的孟均、春兒都來了。

    一個月前,葛品君已返回寧城,同行的還有梁侑聰。他向皇帝辭了太醫一職,決意跟在她身邊學習,而魏漁向在返京時得知此消息,也急急的追去,他想見恩師,更想見見教出丁樂樂那樣鬼才的葛品君。

    曾經的恩恩怨怨,眾人都選擇放下、往前看。

    楊苓珊的改變是最大的,如今的她溫柔嫻靜,待人可親,是人人眼中稱職的太子妃。

    已懷孕三個月的她,身邊有宮女隨侍,何貞儀坐在她對面,曉研及春兒則站在她身後,寬大的帳篷內還置了暖爐,幾個女眷的眼楮全看著外面,眼楮都閃動著羨慕之光。

    丁樂樂是惟一可以跟著前去狩獵的女眷,她坐在馬背上,低著頭,一手正撫著胯下黑駒黑得發亮的毛發。

    在她身旁是俊美無儔的朱晉棠,即使相隔一段距離,帳篷內的女眷都能清楚看見他那雙深邃黑眸里的愛意,他對她的獨寵呵護,可是全朝皆知。

    丁樂樂一身雪白大氅,粉臉無瑕,目光含俏,整個人看來更為嬌媚。

    朱晉棠一身貴氣紫貂,英俊挺拔,威武懾人,此時更是露了一手,一個飛掠,直接落在丁樂樂的身後,將她擁入懷中,而胯下那匹黑馬並未受到任何驚嚇,仍悠然而立。

    丁樂樂詫異的回頭看著他,彎唇淺笑,「你怎麼跟我共騎?」一開口,呼出的氣全成了白霧。

    「我已先去探過前方樹林,地面上仍有些薄雪,並不好前行,我們共乘就好,反正我想要的獵物已經在我懷里了。」他眨眨眼。

    「皇弟,你黏媳婦的毛病愈來愈重了,雙騎如何打獵?」朱晉仁策馬過來,笑著調侃。

    「皇兄客氣了,皇弟听聞皇兄近日也患了此病,而且,後來居上了。」冷面晉王很不客氣的調侃回去。

    「咳咳咳……那、那是因為太子妃懷孕!」朱晉仁尷尬的瞪了他一眼,策馬離這一對遠一點。

    南宮昱、孟均跟聿寬很識時務,只等著狩獵的號角響起,絕不去挑釁以愛妻聞名的好友或主子。

    不只這幾人,還有其他武將、隨侍也很有危機意識,對晉王雙眼只看得見懷里的晉王妃,他們是什麼都沒看見,甚至眼見晉王將披風拉起,遮住眾人的視線,小倆口躲在披風里可能親親或干啥的,他們也沒看見。

    蹦聲震天,號角吹響,眾人呼聲跟著響起,一甩馬鞭,策馬入林,惟一一匹沒沖出去的就是晉王夫妻共騎的馬兒。

    這一對儷人策馬緩步而行,打算慢慢的欣賞這春天景致,連接下來的夏季、秋天、冬日,歲歲月月年年,都要攜手共度——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王爺的小醫娘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