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君偏愛卿 第9章(2)
作者︰七季
    莊綺雯恨得咬牙切齒,他連威脅恐嚇都用了,也不打算和她說嗎?

    他隱含陰霾的目光在她的眼中成了一種無聲的挑釁,她的指節大力地拉緊他的衣襟,同時腳尖一抬,嘴唇撞在他的唇上。

    他的唇看上去干干的,吻起來卻很柔軟,她賭氣似地不管他木然呆住的身體,只管以唇齒吸咬起他的薄唇,用力地吸吮,把他曾在她身上做的都還給他,她不懂什麼技巧,只是一味地啄他咬他,直到自己累了才放開他,而他的唇已經被她咬腫。

    可他的人卻是動也不動,像是變成一座雕像。

    「怎樣!吃驚嗎?你以為只有你會莫名其妙地做這種事嗎?我也會,我也並不怕你!隨便你怎麼說,怎麼威脅!」她喘息著,為緩解自己的尷尬一樣,變得有些喋喋不休︰「當年你為什麼把董家父子趕出玉行,難道你自己都忘了嗎?不止因為他爹是我爹的手下,更是因為他爹是直接參與了那次偷換玉鼎事件的人,不是嗎?」顧思朝接手玉行後雖然辭退了許多人,但不可能將全部的人都換過一遍,被他辭退的人全是有他的理由的。

    而董成的爹就是當年和她爹一起策畫偷換玉鼎的人,只是因為董家在朝廷中有人,並且只是出了主意,具體實施時並未參與,才僥幸逃過一劫。

    這些事她不知道,從來都不知道!就算是顧思朝听到向她提親的人是董成,因而暴怒時,他也沒有提起過一個字!

    如果田管家不是說漏了嘴,連這件事一塊說出來,她也就不能領悟,這次顧思朝幫了董家是件多麼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以他有仇必報的性格,不在背後捅一刀,就已經是奇跡。

    究竟還有多少事,是他沒有讓她知道的?莊綺雯真的無法想象,她不是咄咄逼人,而是悔恨自己之前的時間都在做些什麼?

    她只會視他為敵,認定他是毀了她家的凶手,比起他這些年心中所藏的東西,她的仇恨太淺顯,也太無知了。

    她眼楮紅紅的,他的輪廓漸漸模糊起來,但繼續說道︰「你之所以會幫他,難道不是因為董成一直纏著我問金條的事?他當初接近我就是為了那些莫須有的金條,你怕他在最後走投無路時,會為了得知那些金條的下落,對我用強硬的方式,所以你才會插手管他的事,為的就是讓他不再打擾我的生活!這一切的一切,難道你能說跟我毫無關系?難道你能說,我說得不對嗎?」

    「那麼你認為呢?」他捏住她的下巴,語氣變得惡狠狠,「你相信我是會做這種‘好事’的人嗎?」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所以才來問你啊!」她哭出來,「無論是好的壞的,我都想讓你親口告訴我,我再也不想通過別人的話,來判定你這個人了,我想用自己的眼楮看著你,用自己的心了解你!無論你是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顧思朝,我都希望你能自己傳達給我!」

    他像一頭被逼得走投無路的猛獸,孤注一擲地撲向他最後的獵物。

    他攬過她的腰,俯下頭一陣狂吻,她被動地接受,他的舌在她口中游走,挑逗她的小舌,吸吮著她的柔軟及她的一切。

    而她毫不反抗,直到他把她推到桌上,粗魯地撕開她的衣襟,她也只是默默接受,不做任何抗拒的動作。

    「知道這些對你有什麼意義?主動到我這來會被怎麼樣對待,難道你心里沒個數嗎?我的想法和我的做法是怎樣,真的有差嗎?你有一間足以棲身的房子,有一間安靜的院子,可以種你喜歡的樹,你不是很珍惜那得來不易的自由!為什麼不好好珍惜!」他狂亂地看著她,似乎是腦中的某道底線被她踩碎。

    她把他逼急了嗎?可是如今這種方法已經嚇不到她了啊,當她直視著自己的心意時,當她看著他,因同自己的掙扎而做出傷害別人又傷害自己的事時,她總算明白了一點。

    就算她真的會被他傷害,她也要抱住他,只要他心里可能也是有她的。

    「珍不珍惜是我的事,現在的我不想去考慮那些,我只想知道你的想法,你跟我……這樣,算什麼呢?」她顫抖地握起他的手,將他的大掌主動地放在她胸前的水藍肚兜上。

    彼思朝低咒一聲,一把扯掉她的肚兜,撕開她的衣裳,露出她光潔的上身,莊綺雯下意識地想用手去擋,可下一刻兩手已被他按在桌上。

    ……

    莊綺雯幾乎脫力,要不是顧思朝一直扶著她,她肯定會就這樣栽到床下。

    彼思朝將她放在床上,看到她肩膀顫抖,抽抽泣泣,不禁聲音越發粗暴︰「哭什麼!是你勾引我的,如果你不做那些事,我那時就不會把持不住要了你,我們間本來就沒有什麼未來,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跨越那條線,如今再也回不去了,我不管你怎麼想我,反正既然你回來了,你就自認倒霉吧!」

    自認倒霉?是她勾引他的?莊綺雯的肩膀顫抖得越來越厲害,最後終于顧不住形象,支著虛脫的身體大笑了起來。

    笑得眼淚都掉了下來,她這副又哭又笑的模樣,在顧思朝看來必定是有幾分可怕的。

    不知道如果她裝作被他弄瘋了,他又會是什麼反應呢?

    「你所指的‘好奇心的代價’,就是指你對我的感情並不只有報復,而是還有其他?就是那些其他的理由,才決定了你默默地做了那麼多事,最終又不得已放我走了?」

    「不知道!隨你怎麼認為!」他有些氣惱地別過頭去。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她爬起來,環住他的脖子,看他又有些陰沉又有些呆愣的模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對我抱有那些‘其他’的感情的?」

    「這跟你有什麼關系!」

    「有關系啊。」她笑,「也許這可以讓我知道,我們是不是兩情相悅的。」顧思朝像受到什麼刺激一樣,徒床上彈跳而起,差點把莊綺雯摔下床去。

    她發現,他的反應真是異于常人!

    彼思朝見鬼一樣看著她,看她不像是被什麼不干淨的東西上了身,才勉強哼出一個冷笑「你對我?怎麼可能!你只可能恨我怨我!」

    「那你對我呢?我恨你自然是因為你對我不好,可即使這樣你對我卻不止是恨意?」

    「恨你?我當然恨過你,恨你們莊家的所有人。」想到這里,顧思朝不禁暴躁起來,「但是我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你總是纏著我,不論我對你多麼沒好臉色,你還是用一張笑臉貼著我,在那些暗無天日的日子里,唯一一個陪在我身邊的人是你,如果你爹娘都不在了,你該如何生活?我不能讓你流落街頭,但也不可能將你捧在手心,所以我只能那樣待你,才能給自己心中的恨一個交待!」

    「我以為自己已經奪回了一切,但之後卻發現其實我的生活,根本沒什麼本質上的改變,我依舊是一個人,而一直在我身邊的人還是你,對于這樣的你,我怎麼恨得起來?可是除去那上一輩的債,我們之間又還剩下了什麼?每當你用那種怨恨的神情看著我,每當你對外面自由的生活表現出渴望,我都覺得自己是個混蛋,可那又怎樣?只要你還在我身邊……」

    「你騙人!」莊綺雯被這一切嚇到,他在用仇恨維系著他們之間的關系,所以他只能不停地加強這種仇恨,陷入了一個自己也無法回轉的惡性循環里。

    如果照他的說法,那他不就是從很久以前就對她……

    「我有必要騙你嗎?」顧思朝去打開櫃門,拿出她進來前他一直在看的東西扔在床上。

    那竟然是一個木雕的小男孩!

    莊綺雯一下明白了什麼,她小心地捧起那塊木頭,心思百轉,只听他艱難又負氣地說︰「我從來沒有騙過你!只是不想把事情引向更復雜的地方!」

    「怎麼會復雜呢?這不是很單純的事情嗎?非常非常單純,一個你一個我,再沒其他人,還有很多可愛的小動物,我們會……」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可是可能嗎?你真的甘心……」顧思朝話沒說完,自己的胸懷已被撲上來的她佔滿。

    他不能自制地抱住她,必須要控制力道,才不至于將她折斷,他的聲音听上去是那樣干澀︰

    「你真的甘心和我這種人永遠在一起?沒有仇恨,沒有任何因素,只是因為……」

    「只是因為我心里有你,我愛你,愛著那個總是沉默地看著我的你!」

    「不能後悔了……我不管,再也不能後悔了!」

    他下巴抵在她肩頭,幾乎是惡狠狠地說︰「你再也沒機會離開我了!」

    「嗯!」一時無話,也不需要什麼話,他們相擁很久,直到內心真的確認了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並不是再只是心中的臆想。

    那一夜是如此漫長,卻又讓人覺得短暫,莊綺雯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棒天她醒來時,顧思朝還在怔怔地望著她,像怕一晃眼的工夫她就要消失了似的,她覺得好笑,因為在她醒來時,他竟然顯出了慌亂的樣子。

    她掐掐他的鼻子,對他笑了笑。

    「那天你去祭拜你爹,都說了些什麼?」他一愣,沒想到她會突然問起這個,但他很順從地告訴她︰「我跟我爹說,他們的恩怨持續了一輩子,到死兩個老友又成了鄰居,這段往事該劃上句點了,從此以後再有什麼事,他們大可自己解決,解決了還能彼此做個伴,也算是一件美事。」

    「你真的放下了……」

    「都是因為你,我不忍再看你受傷的樣子。」他也同樣摸摸她的臉頰,「我以為我們之間也同時結束了,放你一個解脫,果然人是要做好事的,也許你爹和我爹在九泉下一笑泯恩仇,這才給了我這樣一個天大的好處。」

    「你是說他們商量好了,才把我交給你?」莊綺雯笑了,「我爹他可是恨死你了。」

    「那我不管,你喜歡我就行,而我也這麼愛你……」他們望著彼此,外面又響起了灑掃院子的聲音。

    新的一天又開始了,而他們已不會在煩躁和惆悵中迎來新的一天。

    他們都是木頭做的小人,只會糾結于自己的內心,如果不是因為世上這樣的人只有他們兩個,又怎麼會最終走到一起?

    在繞了好大一個圈後,他們才發現,圍繞在他們兩人之間的,原來一宜是條緣分的線,牽著世上兩顆孤零零的心,彼此吸引著、痛苦著,但當擁抱在一起時,一切又都變得值得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狼君偏愛卿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七季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