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花 第12章(2)
作者︰善喜
    听著銳利風聲飛掠她頭頂,伏雲卿察覺不對,立時張眼回頭,匆匆追著箭飛去的南方天際,極遠之處,箭落了空,並沒射中目標——

    來人策馬如閃電劃過,遍地積雪也阻攔不了他狂風般的疾奔,朝他們筆直沖來。

    伏雲卿雙手巍顫顫地扶上了唇,眼中淚水掉得更凶。

    「又是……作夢嗎?」作夢也好,他、他沒事,人還活著。他來找她了!

    她用盡全身力氣,朝著他大喊︰「杭煜!」

    「唯音!」在看到她縴細人影之時,杭煜揚起一抹燦笑,可下一刻,他眸光頓時轉冷,抽出了腰間鋒利長劍,越過她身側,朝伏向陽狠狠劈下。

    「膽敢帶走她,你找死!」

    伏向陽避也不避,抽出配劍,擋住杭煜強烈一擊。右手微微一麻,伏向陽不免低忖,看來杭煜的功夫不算差,即使右手帶傷,還是能讓他感到吃力嗎?

    緊縛布巾的面容看不出喜怒,伏向陽輕松回應︰「讓我自安陽城中帶走一人,這可是東丘王你親口承諾的呢,遺是你打算言而無信?」

    「朕承諾之人,是名醫路清,不是大齊海寧王伏向陽!」眉頭皺得死緊,杭煜再迎面一砍,險險擦過伏向陽臂膀。

    一來一往間,武藝不相上下的兩人身上多了幾道細微傷口,卻絲毫沒停下之意。

    「住手!住手!都別打了!」伏雲卿從袖里取出短劍,奮不顧身想往他們兩人中間沖去,可走沒幾步路,只覺得腹間一疼,教她軟了雙腿,跪跌下來。

    「別打了!明明還活著,就別再往死路里鑽了!杭煜!十一哥……」

    「唯音!」杭煜一時分了神,讓伏向陽佔了上風,在他左臂開了道血口;但杭煜全然不顧傷疼,毫不戀戰,棄馬飛身來到她身邊,著急追問︰

    「有哪兒受傷了?」他怒極轉頭瞪著從容下了馬的伏向陽。「她可是你妹妹!要帶她走也罷,何必傷她?!」

    伏向陽只是站在稍遠處,雙手抱胸,饒富興味地笑。「你何時察覺的?」

    「是你這大齊名醫扮得太不稱職,不提她是東丘王的妃子,好歹也是個大齊姑娘,你把脈不用細線,直接拽了她的手便看診;若不是假大夫,就是與她極為熟稔,或者從沒把她當成姑娘看待,而且支開丫頭後,你總是在她床邊吟唱……」

    杭煜將伏雲卿打橫抱起,不讓她坐在寒涼的雪地里,不甘心地朝伏向陽走去。

    「她的哥哥之中,恰恰有這麼一人,懂醫術也懂音律,而且寵她寵得無法無夭的伏向陽。」

    「你早知道,為什麼老是都不說呢。你到底……還知道多少事呢?」伏雲卿微微嘆息,腹疼稍緩,啜泣未停,卻早已貪戀地將雙手攀上他頸子,牢牢不放。

    她的指頭確實有感覺,他的身子極熱極暖,她不是作夢,他……活著。

    「放任十一哥在城中行走自如,該說你太大膽還是太自負?十一哥與我不同,他是頂尖武將,讓他將你的軍情摸得一清二楚,可是會不利你進軍北方的啊……」

    杭煜輕笑,在她額間落下一吻。她答應將心給了他,還真是給得徹底;說要拿他當敵人,卻還這麼替他著想,令人舍不下的傻姑娘哪……

    「假若能救你的只有他一個,我也只能暫且按捧下來了。而且,他是你十一哥,甘冒風險為你而來,我若傷了他,你會難過。」

    伏雲卿一愣,俏臉貼在他胸前,埋得更緊。還好他還活著,否則她不知道還會無知錯過多少事!他對她的用心,到底還有幾件是她不知道的?

    她喜歡他、好喜歡他,她不要再次承受那撕心裂肺的痛楚了……

    「謝謝你,杭煜。」

    伏向陽略感詫異地不住搖頭。「那麼,杭煜,你又是怎麼逃過北邊的陷阱?我的一舉一動果真都讓你看穿了嗎?」

    「不,那只是因為……我沒能等到北門全開,便走偏門沖了出來而已。其他士兵沒能跟上,還被困在里頭。看起來,要修繕好應該會花上一些時間。」

    站定伏向陽面前,兩人對視許久,最後杭煜語氣和緩地低了頭,故下伏雲卿,扶著她站直身子。「請你幫她看看傷了哪里吧。房里的血跡不少,我擔心——」

    舉起手,不客氣地打斷杭煜的話,伏向陽眼間滿是釋然。「十四弟,我說過他會亂了方寸沒錯吧,竟沒注意到那是假的。不夠沉穩,這樣你還要跟著他嗎?」

    「對不起。」伏雲卿偎在杭煜胸前,任他攬著自己肩頭,雙頰緩緩浮現紅霞,迎上杭煜專注凝視,而後羞怯地將臉別開,垂得極低。

    「就算他不要我,我也會纏著他的。十一哥……求你別傷他。」

    「真是!你有了夫婿便要忘了兄長嗎?我若傷了杭煜,恐怕有人不饒我了。

    就算為了你,不談也得談和了。你猜得沒錯,六哥七哥都打算出兵進京。原以為東丘若敢往北侵攻,我會擋下他,讓六哥七哥方便行事。不過或許已沒必要了。」

    語帶抱怨,他拉過伏雲卿的手腕感覺脈動,停了一會兒,伏向陽看著杭煜,斂了笑意,冷道︰「你若敢辜負她,教她落淚,我隨時會把人帶走。」

    「我不會讓你有那機會的。」杭煜手上勁道猛然加重,像是深怕伏向陽搶人。

    伏向陽擺了擺手,退開幾步。「希望如此。這次,我就姑且讓你一回,畢竟她毒傷還在復原中,需要東丘藥材,她還是留下來得好。」

    「十一哥,謝謝你的成全與諒解。」一時語塞,伏雲卿眼底一熱,眼前迷蒙,隨即強忍住。

    杭煜摟她摟得更緊,一點一點地吻去她盈眶熱淚。「別哭。留在我身邊,我承諾你,你在一日,我便不會與你哥哥們為敵。」

    伏向陽翻身上馬,看著再不分離的那兩人。「杭煜,你言出必行,是嗎?」

    杭煜抬頭,輕輕挑眉,推敲著伏向陽弦外之音。「……是。」

    「就算已結為親家,該給的還是要給。」

    「黃金萬兩,我會讓人送過去給……十一哥。」

    像是欣賞杭煜的識時務,伏向陽點了點頭。「那安陽城中的姑娘?」

    「敢問,十一哥想帶走的是誰?」杭煜防備地將懷中的伏雲卿緊緊環住。

    「她還沒到,我在等她來。」伏向陽頗感無奈地搖頭苦笑。

    「她是指?」

    「她腳程慢,容易迷路,最近身子虛了點,人還沒到。我會盡量將她擋在城外,免得杭想你面子上掛不住。你也知道,那家伙冒失得可以,就怕她無視規矩,壞了你的顧忌。還說我太寵妹子,你自己也不遑多讓,才讓她那性子老是改不掉。」

    听著伏向陽忽然變得多話起來,杭煜和伏雲卿疑惑地對望一眼。

    「難道你等的人是……」

    「杭、明、心。」

    杭煜神色驟變,踏前急問︰「她遺活著嗎?是受了傷還是生了重病?」

    伏雲卿險些想當場暈厥。「她在你那里?十一哥,這玩笑開不得哪。」

    「我從來也沒說過她死了,不是嗎?」

    伏雲卿不免有些哀怨地垂下眼眸,緊盯著杭煩至今仍縛著布巾、傷未癒的右手。「十一哥……你確實沒說過她死了,但我每次問你,你怎麼老不答話呢?」

    「因為當時的她確實像是死去,我用了足足三年,好不容易才讓她恢復過來;可是她誤會了,便自我身邊逃開……不過,她定會尋來安陽的,為了再見她王兄一面。」

    伏向陽咬著唇,似有懊惱。先別提那些。若見了她,你們自會明白漳三年的緣由。快回城吧,即將落雪,路會變得難走。今後的事,過幾日再說吧。」

    「好,先回城。」杭煜緊緊握住伏雲卿的手,引領著她上了馬,同乘一騎。

    靶受到她確實緊偎著他,他揚鞭一喝,轉進安陽方向,難得地馬速並不快。

    雖然不知道將來還有多少麻煩事必須了結,但至少她在他身邊,那便足夠了。

    大掌握住她縴手,他輕聲說道︰「唯音,答應我,不論發生何事,都不許再離開。」

    「嗯,我答應你。」她枕上他寬闊的背,貪戀地牢牢擁緊。「我不會離開,我們……再不分離、再不分離。」

    細雪飄了下來,掩去回頭的路,伏雲卿頰上能感覺他傳來的溫暖,寒意不再。

    眸中水霧迷蒙;她的前方,除了他,她什麼也看不見,她也不需看見其它。

    視線朦朧,定是因落在臉上的粉雪很快化成了水,沿著她雙頰流下,才會濡濕了他的背,因為她眼中不斷涌出的熱意,那是滿滿的欣喜,不是淚水。

    從今以後,她不再怕嚴冬寒意,因為有他在——

    這將是安陽城的最後一場雪。

    朝陽升起,漫漫長夜將過,冬日已遠。

    終章

    傍晚,琴聲徐徐繚繞在安陽城的高牆上,如花似玉的彈琴姑娘偶爾會因為右手兩只指頭的不大靈光而微微蹙眉。

    不遠處,兩名年歲相仿的青年對坐品茗,東一句西一句地談天說地閑話家常;說得累了,兩人帶笑的溫暖目光不約而同轉落在琴師身上。

    「隨口胡扯得也沒詞了,你要想問話得趁早,她這一曲,沒剩多少了。」

    「果然是瞞不過十一哥。我不過是想問問,之前總以為……也許當日十一哥本來就沒想過要帶走她呢。」

    東丘王杭煜笑得有些玄妙。「十一哥是打算試我……還是試雲卿的心意?」

    「何以如此猜想?」大齊海寧王伏向陽臉上的銀制面具蓋過了所思所想,只能從微微揚起的好看薄唇,猜出他心情似乎頗為愉悅。

    「因為,十一哥只向我討了一個人回去,而不是兩個人。」

    伏向陽但笑不語。等了一會兒,又喝了口茶,才悠然開口︰「當我听聞十四弟嫁給你之時,我就知道怕是帶不回她了。她若甘願嫁你,我自然帶不回她;可她性子剛烈,若不甘願,當真被逼急了……我一樣帶不回她。」

    杭煜微地挑眉,毫不訝異。

    「當年九王兄登基問政後,咱們四人里頭,真正對他全然毫無芥蒂、無私服膺的只有她一個。妹婿,這回她好不容易真正為了自己一次,今後十四弟……就托給你了。記得絕對別讓她知道六哥七哥……是為了此次她讓九王兄害慘而動怒決心討伐昏君。她會傷心的。」

    伏向陽斂了笑,語氣嚴肅而沉重︰「把她拖在安陽就好,別讓她再參戰,逆天之罪全由我們三人承擔。不過……這對你與西北方昭武國的同盟是否相違背?」

    「十一哥竟連這事都知道?」杭煜眼眸底下有著不易察覺的警戒。

    「怎麼說……我也得顧著別讓人打了自己領地啊。這點軍情不算什麼。」

    杭煜點頭,干脆地回應︰「我的母後是昭武國公主,當今昭武王是我表兄弟。

    當初興兵之際,是邀了他夾擊大齊,不過至今為止他仍按兵不動,怕是沒這個打算吧。之後我會再修書一封過去,請他坐壁上觀,別對大齊出手;畢竟,很快大齊王就不再是從前天怒人怨的那個了。」

    「是很快。等六哥七哥的兵馬全數集結,一年內就有消息。」

    杭煜對伏向陽斬釘截鐵的預告有些訝異。「你們三人能為雲卿興兵犯上,疼她若此是何緣故?大齊皇女不少,何況六哥與她明明年歲相差頗大。」

    「皇女不少,卻不親近。何況雲卿是罕見通才,咱們或許是惜才。我拿雲卿當弟弟,七哥拿她當妹子,至于六哥……應該是拿她當女兒看待吧。畢竟他十五歲那年側室生下的孩子倘若還在的話,也該如同十四弟這麼大的歲數了。這是大齊王室的秘聞,我就不多說了。」伏向陽頓了下,拿下始終戴在臉上的銀色面具。

    「她可以為了兄弟只身人東丘天領,做哥哥的自然也能為她安危拚盡全力不是嗎?」

    杭煜怔愣看著那張傳說中的容貌,好一會兒倒抽了氣才別過頭。

    「理當如此。」原來這才是伏向陽始終戴著銀制面具遮住模樣的緣由……

    「那,一人一次,現在該換我問了。」

    「十一哥想問什麼?」

    「她現在彈的那把琴……是歐陽先生所造的?音色極美。」

    「十一哥好耳力。我想應該是吧!那是當初琴仙先生來到東丘之時一起帶來的,名喚「隨風」。後來琴仙下落不明,便由王妹收著。」

    眼見伏向陽陷人長考,杭煜淡然問了︰「怎麼,那琴難道有古怪?」

    「不。只是……琴仙之名乃因琴藝超絕,但他真正厲害之處並不廣為人知。他料事如神,極為玄虛。他曾說過他今生注定要造三把琴,第一把贈他心愛的女子,十四弟她母妃;第二把留給他的傳人,應是七哥;而這第三把……將獻給天命真龍。正因他說了這預言,才讓九王動了殺機,讓琴仙被迫離開大齊。」

    「真龍?以前各國以大齊為共主,所以真龍應指大齊王上,那麼莫非……」

    杭煜看向伏向陽,意味深長地對視著。

    「十一哥,這可有些棘手了。種種傳聞倘若是真,听聞大齊先帝崩殂之時,自宮內消失了兩樣東西是嗎?琴仙若與大齊先帝交情極好……」

    「確實極好。所以,「東西」藏在里頭的可能性也極大。那就難怪九王怎麼都搜不到了。因為東西早就不在大齊了哪。」

    不遠處琴音方歇,兩名男子同時站起身,朝著巧笑倩兮的佳人踱步走近。「說來說去,這算是大齊的家務事,還是請十一哥自己動手吧。我承諾過雲卿不過問的。」杭煜步伐有意無意地放緩。

    「不,妹婿,十四弟傾心于你,對你她最沒轍了,就當是幫個忙,由你出面,她應該比較不會阻攔。當是給十一哥一個面子。」

    「不,真毀了琴,雲卿會傷心的。我發過誓,絕不再令她落淚。抱歉了呢。不過……要是十一哥願意再回答我一個問題,或許我可以想想法子,不毀琴,一樣能找出十一哥想要的東西。」

    「狡猾的杭煜,你還想問什麼?」步伐原本就不快的伏向陽索性停下。

    「我想問……十一哥和明心妹子究竟是什麼關系?雲卿說過,當年你當機立斷讓人帶她遠走,封鎖她的消息,顯見早有預謀,怎麼說都不像是傳言中……近幾年重病發瘋、神智狂亂——八親不認的海寧王會做的事。」

    「六親不認嗎?」伏向陽笑得無辜。「這話讓你來說,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妹婿。不過,你輕易便相信了我說她沒死?誰知道這是不是我阻止你繼續進軍的計策?」

    「你若要騙我,便不可能把雲卿托付給我;畢竟,她是你重要的王弟。而且你說過,明心腳程慢容易迷路,冒失又沒規矩。」杭煜嘆了口氣。

    「既然知道她本性與咱們為了她名聲放出去的傳聞其實大相逕庭,我猜……你們以前認識?」

    「十四弟總嘆你聰明厲害。何妨再猜?」伏向陽再次朝妹子走去。

    杭煜搖頭苦笑。「王妹偷溜出城的次數算都算不完,難猜是哪回結的緣。還是等她出現,再要她自己從實招認吧。」

    不毀琴而取物的方法……是個難題呢。不過或許雲卿能解也不一定。

    「等她現身嗎?」伏向陽一提起杭明心,神情霎時柔和起來。

    「也好。我可是迫不及待想要見她了呢。」

    欣賞著夕陽余暉籠罩遠方映照成朱色的大地,伏雲卿對著朝她走近的兩人展露絕艷笑顏;她迫不及待想要向他們說說她練完這曲的心得。

    曲子接近末了,有兩處的音不合調,改改會更好听,沒想到琴仙先生竟也有對樂曲疏漏的時候呢。

    不過她此刻尚未察覺,自己即將要說的這件事,關于琴仙留下的琴與曲,將掀起足以撼動大齊的秘密……

    曲猶未竟。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無雙花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善喜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