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妻安樂(上) 第九章 回歸己身出意外(2)
作者︰千尋
    馬車很寬大,上官檠和紀芳並肩坐著。

    靖王世子是個斯文俊朗的男子,一雙溫潤眼眸中,滿滿地只裝著紀芳。孟孟想,能被男人這樣專心疼愛,紀芳肯定很幸福。

    紀芳看著一臉恬然的孟孟,問︰「他……我指鳳三,他在這里嗎?」

    孟孟轉頭望一眼,點點頭,「他在。」

    順著孟孟的目光轉向,紀芳盯著空無一人的位置說︰「我很好奇,可不可以幫我問問他,為什麼好端端的他會躺在官道旁?被人襲擊嗎?」

    孟孟認真听著鳳天燐的回答,片刻後轉述,「那天他在街上與百姓一起觀看你們的婚禮隊伍,卻發現曾經為他和世子爺算過命的一個算命術士。」

    「晁準?」紀芳也被他算過命,當時只覺得浪費三十文錢很不值得,可一路遭遇下來,方覺得他是個活神仙。

    孟孟回答,「對,他追著晁準往城外奔去,因為晁準曾經給他四句預言——「情愛最是傷人,權勢不過鏡花水月,不如歸去,清風伴明月。」他想問為什麼,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為什麼人生不能得償所願?」

    她淡定的目光里泄露幾分甜蜜,因為鳳天燐在這些話之後,又接著說——

    「我現在明白了,就是要死過這一遭,我才遇得見孟孟,我再也不害怕情愛傷人,我不在乎權勢是否鏡花水月。記住,是你親手送我歸去,日後我生命中的每個清風明月,你都要在場。」

    孟孟沒有轉述這些話,只是听在耳里,甜在心底。

    那樣的眼光,上官檠很熟悉,因為紀芳也常常這樣看著自己,所以賀孟莙和鳳三……

    「然後呢?」紀芳追問。

    「他追著晁準跑,可晁準突然大喊一聲「你看」,一個轉頭,大道變成山谷,他根本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就……」

    「就變成一縷孤魂?他為什麼不肯早點回去?為什麼寧可在外面游蕩?他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他擔心?」紀芳恨恨地瞪鳳天燐一眼,即使那里只有空氣。

    孟孟心疼地看鳳天燐一眼,柔聲解釋,「別怪他,他不記得自己是誰,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卻不知道為什麼無法進入輪回,這些日子他過得很辛苦。」

    話才落,鳳天燐立刻對孟孟道︰「胡扯,這些日子明明是我最幸福的時候。」

    在硬硬的「胡扯」之後,是軟軟的甜言蜜語,一波波的軟話襲擊,讓她的心情既酸又甜,她何其幸運,可以遇見這樣的男人。

    紀芳認真听著孟孟的話,上官檠卻細心地觀察孟孟的操作表情,他發現孟孟右手擺放的姿勢很奇怪,是……握著某個人?

    如果鳳三真的坐在那里,那麼她是握著鳳三的手?

    鳳三有潔癖,從不允許女人靠得太近,為什麼會握住賀孟莙?因為……

    上官檠笑了,淡淡的笑容也在鳳天燐嘴角揚起,他與好友之間,有著相同的默契。

    一屋子都是人,除了服侍的下人外,還有府里的魏總管、宮里的太監、太醫,再加上上官檠和紀芳,不小的房間顯得逼仄。

    子不語怪力亂神,孟孟總不能對人說自己是來安魂的,只好說自己有一手金針之術,也許可以救回三皇子的性命。

    當然,這點是上官檠特別提醒的,皇家最忌這種事情,若真相拆穿,到時孟孟無功,說不定還得擔過。

    萬一哪個心懷不軌的非要說三皇子的魂被她招走,她百口莫辯。

    于是上官檠主動開口,「所有人都到外頭去等吧,賀姑娘這手醫術沒有師父同意,不能外傳。」

    太醫們紛紛下去了,魏總管和太監卻不肯走。

    他們可是身受皇命要好好看顧三皇子的,萬一這個小姑娘弄出點什麼事來,他們的人頭還要不要?

    包何況太醫說了三天,萬一在這緊要時分……他們連想都不敢想。

    孟孟說︰「行金針之術需要十分專注,你們在這里,萬一害我分心……到時即便在金鑾殿上血濺三尺,我也會把你們一個個拉出來。」

    她是個溫柔之人,怎會說出這種話?沒錯,就是鳳天燐在她耳邊一句一句教著說的。

    旁人不知,上官檠卻清楚得很,如果他對鬼魂之說原本還有一點點的不確定,那麼現在他百分百肯定鳳天燐就在這個房間里,因為那話分明是鳳天燐的口氣。

    上官檠接話道︰「賀姑娘盡管施針,這些人,本世子幫你一個個記下。」

    話都說成這樣了,誰還敢留下?

    為了做表率,上官檠與紀芳跟著大家一起離開房間,但是沒人敢走遠,一個個像木頭樁子似的杵在門後,就怕里頭傳出什麼動靜,自己卻沒發現。

    等門關起,孟孟再次投入鳳天燐的懷抱。

    他親親她的額、她的唇,他要享受這最後一分溫存。

    「我清醒後,要第一個看到你。」他不放心。

    「好,我發過誓的,一定會做到!」

    「你要用盡所有的辦法喚回我的記憶。」

    「我會。」

    「如果我太固執、太愚蠢,你就帶我回森林里,指著樹上的刻痕、指著那些小石子排成的圖案,助我記起。」

    他霸道,卻也講道理,有這麼多的證據,他肯定會相信。

    「我知道,你講過很多諞,別再嘮叨了,快點回去。」

    他一面點頭,一面叮嚀再叮嚀,「如果我還是不信,就把我講的那些話一一翻出來告訴我,我沒對任何人說過那些事,只要你說,我就會信。」

    「知道知道,你再不快點,門外那些人要沖進來了。」

    在孟孟催促下,鳳天燐往自己身子上躺去,可這時,一個黑色的、陰冷的影子從窗外飛快竄入,以極快的速度從孟孟身上穿過,她頓時感到一陣刺骨的寒意……

    孟孟在里頭待的時候比想象中還久,一身冷汗濕透背脊,整個人幾乎站不住。

    門打開那刻,她踉蹌地往前撲倒,上官檠眼捷手快急忙將她接住,間道︰「怎麼了?不順利嗎?鳳三沒醒過來?」

    孟孟抬眼,所有人發現她眼楮四周發黑,臉色慘白,嘴唇顏色盡失,額頭浮起淡青色。

    太醫七、中暗付,施行金針之術如此耗費心力?長期如此,會否短壽?

    孟孟勉強擠出笑容,「三皇子……醒了……」話說完,她往後仰倒,陷入昏迷之中。

    這一覺,孟孟足足睡了一天。清醒時,她臉色已恢復正常。

    見床邊有丫頭服侍著,她安起身子問︰「三皇子情況還好嗎?」

    愛中的丫鬟月霜應話,「是,三皇子已經清醒,還吃下不少東西,賀姑娘,這樣是不是代表主子爺沒事了?」

    「別擔心,再調養一段時日就會沒事。」

    月霜輕拍胸口,合起雙掌感激老天。

    這幾個月,整座府邸死氣沉沉,大家都害怕啊,怕三皇子一死,滿府上下全要給三皇子陪葬。听說魏總管連遺書都寫好了,家里子佷來過幾趟,陸續把他這些年積攢下來的財物帶出府。

    見魏總管這樣,誰的心情好得起來?

    這些日子天天都有人求到魏總管跟前,想回去見家人最後一面。

    魏總管允了,讓大家輪流回去交代遺言,他們是綁在同一條繩子上的蚱蜢,誰也逃不了。

    可是靖王世子和世子妃帶賀姑娘來了。

    當時大家滿懷期待地等人到來,可是一見到賀姑娘,心里鼓起的那一點點希望全熄了。

    這樣年輕的女子,能有什麼了不起的醫術?就算打娘胎出來就開始習醫,也比不過太醫院里的老太醫啊,多少老太醫進府都沒法子,她能有什麼辦法?

    只是連年高德劭的老太醫都判斷三皇子熬不過了,除了把死馬當活馬醫之外,還有什麼辦法?

    沒想到所有人都把脖子給洗干淨,等著宮里賜下七尺白綾時,老天開了眼,賀姑娘把主子爺救回來了,主子爺能活,他們全都能活!

    這一天中,不時有人進屋,想偷偷瞧清楚自己的救命恩人長什麼模樣,賀姑娘熟睡著,可不曉得已經受過多少個磕頭。

    「一段時日是多久?」

    孟孟沉吟道︰「我會留一個月,看看狀況。」

    一個月,是她與鳳三的約定,也是……與「他」的約定。

    這是場意外,打亂了她的計劃,事情無法照她所料進行,她不得不改弦易轍。

    本想著安安靜靜地待在他身邊,待滿一個月便帶著豁達的笑容轉身,可是……還能嗎?她不知道。

    「賀姑娘,宮人回去稟報皇上了,魏總管說等下了朝,皇上會往咱們府里來。既然姑娘已經清醒,不如我給姑娘張羅熱水,洗洗澡、換上衣服,說不定皇上會想見見姑娘。」月霜道。

    孟孟點點頭,下床洗澡更衣。

    月霜準備了一套月白色長衫,料子很好,穿在身上軟得像雲似的。

    孟孟從首飾匣里挑出一支翠玉簪,沒有戴耳環,但耳垂那兩點鮮紅,艷麗了她的姿容。

    看著鏡中的自己,孟孟失笑,再見她,他會不會又嫌棄她長得丑?

    來到鳳天燐的房間,往他床邊走,每個步伐孟孟都走得異常沉重。

    清醒後的他與過去很不同,眉眼間沒有輕佻邪氣,只有她不熟悉的冷酷。

    對于不認識的人,他都是這樣的態度?

    他的五官依舊妖嬈得不似男子,那雙丹鳳仍然媚惑人心,但清冷淡漠的目光讓人難受。她不曉得該用什麼態度對待鳳天燐。

    回望孟孟,鳳天燐蹙起濃眉,不理解她眼底濃烈的哀愁從何而來,是醫者的仁慈?因為他……活不久?

    「是你把我救醒的?」賀孟莙,他在心底把這個名字念了兩次,有著說不出的熟悉。

    她是個淡定女子,她的笑容恬然可親,她會不自覺地散發出溫柔的力量,她長得不美麗,他卻無法別開眼楮。

    鳳天燐的眉頭更緊,心里滲入了些……他不明白的東西,這種滲透讓他感覺很槽,他習慣掌握狀況,痛恨「不明白」,于是臉色更冷幾分。

    孟孟的感覺敏銳,他不過是嘴角往下撇,她便接收了他的厭惡。

    斂起笑意,她提醒自己,他已經不是她的鳳三。

    正起神色,她回答,「是的,是我把爺救醒的。」

    「女大夫?」他的聲音沒有高低起伏,但听得出些微鄙夷。

    他陌生的目光中毫不隱藏輕蔑,她沒有反駁頂嘴,只是垮了肩,深感挫折。

    把過脈,她將他的手放回棉被上,靜靜回望他,不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

    真要依照他安排的,把那段時間里發生的事一件件全告訴他?真要帶他去看看森林里樹干上的刻字?真要轉述他講過的童年秘事?

    不,她不敢輕易嘗試。

    回想方才進房門前,許多人都過來同她說上兩句,她接收到不少善意。

    月霜提醒,「主子爺脾氣不好,他說什麼,姑娘听著、應著,千萬別反駁。」

    魏總管見她面上不安,低聲安慰,「姑娘別擔心,主子爺嘴巴不好,心卻是再好不過,主子爺很感激姑娘的救命之恩。」

    侍衛李新在她經過時,低聲道︰「與主子爺相處,姑娘盡管放大膽量,順著毛摸就會沒事。」

    只是……順著他的毛摸?她不曉得他的毛往哪個方向長。

    放棄開門見山速敁速決,她決定急事緩辦。

    「三皇子身上可還有哪里不適?」既然她是「大夫」,便做好大夫該做的。

    「我什麼時候可以下床?」

    「三皇子身體仍虛,我會開些調理的藥物,喝上幾天藥就會慢慢恢復。」孟孟拉開被子,卷起他的褲管,露出兩條腿,因臥床太久,雙腳氣血不通,有些萎縮。

    鳳天燐皺眉,身子虛?活了這麼久第一次有人這樣對他說。

    輕哼一聲,他沒打算把她的話听進去。

    孟孟從懷里拿出金針,取出一根在火上炙烤過,才要下針,突地,他抓住她的手腕,問道︰「你用什麼法子治好我的?」

    他不相信一個年紀輕輕的丫頭會比太醫院那些老家伙還厲害,可事實證明,自己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確實是她。

    孟孟皺眉,她不想說謊,只好沉默。

    忽然間,背脊一涼,孟孟眉睫微抬,那個惡鬼又出現了……

    惡鬼的視線落在鳳天燐身上,眼底依舊陰戾,嘴角噙著邪惡的笑意。

    孟孟顫抖著,從小到大她見過的鬼沒有上千也有數百,她被鬼嚇過無數回,早已修練成功,不會輕易害怕,只是這個惡鬼身上帶著強烈的怨念,讓她不由自主地毛骨悚然。

    見她面容瞬間慘白,毫無道理的發抖著,鳳天鱗只覺得奇怪,自己有那麼嚇人?

    他發現孟孟並非看著自己,順著她的目光朝屋梁上望去,那里有……

    鳳天燐眯起眼楮,是他看錯了嗎?

    不對,他揉兩下眼楮,再細看一遍,屏氣凝神,運起內力,把注意力放在那個地方。

    他沒看錯,那里確實有一團黑色氣體,不是骯髒,而是讓人心生不快的……陰郁?

    發現鳳天燐的視線對著自己,那惡鬼笑了,目光漸漸變得恐怖猙獰。

    他張揚的怒氣令孟孟起雞皮疙瘩,寒氣一陣陣往她骨頭里鑽。

    那惡鬼嘴角往兩側拉開,越笑越讓人頭皮發麻,孟孟害怕,卻下意識擋在鳳天燐身前。她帶著警戒目光,緊盯著對方。

    直到如今,她還是想保護鳳天燐?實在太傷人心!如里她不是這樣,他豈會恨極、怨極,豈會失去理智傷了她?又豈會引發後來的悲劇?

    這一切一切全是鳳天燐的錯!

    惡鬼猛然從屋頂往下竄,一寸寸靠近,臉色由慘白變成鐵青,再轉成紫色、黑色。

    隨著每次的顏色改變,屋里的溫度下降幾分,到最後,孟孟甚至能夠听到陰風陣陣咆哮,听到魅魅魍魎的尖笑。

    她抖得更厲害了,卻不允許自己離開,伸開雙臂擋在鳳天燐身前。

    突地,惡鬼的頸間被劃出一道傷口,傷口處不斷滲出鮮血,血越流越多、越流越多,轉眼間,血染紅他全身,染紅了地板,染上她的鞋尖,血腥味不斷沖進她的鼻息,令人作嘔。

    惡鬼飄到孟孟身前時,一個狩笑,頭歪倒,傷口越裂越大,倏地,頭顱掉下,咕嚕嚕地在地上翻滾著、叫囂著,尖銳的笑聲令人心驚膽顫。

    湊厲駭人的場面讓孟孟再也無法淡定,她捂起眼楮,緊緊咬住嘴唇,打死不肯尖叫。

    雖沒了頭,惡鬼的手卻仍準確無誤地抓住孟孟頸子。

    頓時間像是有千針萬針刺進她的身子里似的,痛得她臉色鐵青。

    鳳天燐看不見斷頭的鬼魂,他只看見那團黑色的陰氣猛然向自己射來,孟孟那一擋,擋住對方,卻擋不住它傳來的寒氣。

    就在孟孟汗水濕透衣襟,寒意陣陣上竄時,他松手了,地上的頭顱重新回到身上,悶悶丟下一句話,「怎麼不叫呢?無趣!」他飛身回到屋梁上。

    陽氣大傷,孟孟虛弱轉身,目光與鳳天燐相接。

    她的臉色蒼白,四肢無力,隨時都會倒下似的,但鳳天燐沒有憐香惜玉,也沒有半分同情,只聲音冷冽地問︰「那是什麼東西?」

    他看得見?孟孟錯愕,不應該啊,他已經不是魂魄……張口結舌,她無法回應。

    「說。」

    孟孟用力咬唇,在上頭留下一排齒印,別過臉回答,「沒有任何東西。」

    「沒有東西你會嚇得臉色蒼白?沒有東西你會掩面不敢看?沒有東西你會變成這副鬼樣子?」

    他每句話都戳中靶心,可她怎麼能說?

    見她無法回答,惡鬼的笑聲更加張揚,刺耳的聲音傳入耳膜,她的耳朵痛得厲害。

    「賭約、賭約、賭約……」他不斷重復這兩個字,提醒她快點與鳳天燐立下賭約。

    只是她要怎麼提?

    正在僵持間,魏總管帶著月霜進屋,發現鳳天燐精神奕奕,而孟孟又像昨天一樣,虛弱得讓人心疼。

    又給主子爺施針了嗎?唉,這個金針之術得先傷己才能救人?想到這里,他對孟孟的感激之情更深了。

    「姑娘要不要回房先歇歇?等皇上到了再讓人去請姑娘,行不?」

    孟孟感激魏總管解圍,迅速點頭,不等鳳天燐反應,急忙扶著月霜的手離開。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娶妻安樂(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千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