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醫的微醺愛情 尾聲
作者︰余宛宛
    來到日本半年多的方柏珍坐在咖啡廳里,看著手機里涂大飛學長傳來的女兒照片——

    新生兒好小好可愛,學長的大嘴幾乎笑咧到臉頰兩邊,看得她也不由得想笑。

    人生好像就是這樣生生死死、悲喜交集吧!今天是紀薇的生日,所以她到咖啡廳里點了一杯紀薇以前最愛的焦糖瑪琪朵。

    而她難得開啟Line的手機,此時突然涌進大批訊息。她點選進去以前舊同事的群組里,證實了學長剛才跟她說禽始皇得了帕金森氏癥的消息。

    禽始皇機關算盡,求的無非是名與利;可他先是在之前那起開刀害死人的醫療糾紛中輸了官司,接下來身體也垮了,再多的名和利能換回一條健康的命嗎?

    就像她在日本的這段期間里,學習到很多新知,但在此地受到最大沖擊的,卻是兩地醫療現狀的大不同。

    日本醫生們一天兩床刀,台灣醫生的開刀日卻是一天十幾床、二十幾床。這樣的方式,或許能讓開刀技術練到快得嚇人,但救人的心卻也在過度疲勞間消磨殆盡。

    不過,過度疲勞也不全然都是壞事;至少,不會像她現在一樣,經常憶起往事,而一想起往事,心里便要難受。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因為她仍然很想念成勛奇,也依舊責怪自己當初的轉身離去;但她還是必須坦白,如果那時沒有離開台灣,就連想起他一事,都會讓她崩潰。

    傷口治療需要時間,她那時被紀薇的死壓得喘不過氣,離開是唯一的急救方法,因為時間是治癒心病的一帖良藥,她得自療,待得傷口好了不痛了,才能清楚下一步該怎麼走。

    方柏珍喝了口焦糖瑪琪朵,想壓下胸口間那股流竄的寂寞感受——她一直很想很想成勛奇……

    「請問,你是成哥的女朋友嗎?」一名女子站到了她的對面。

    方柏珍驚訝地抬頭。

    「請問你是……」方柏珍只覺得對方眼熟。

    「我是艾莉,成哥的徒弟,以前是One  Day的調酒師。之前成哥在店後面痛罵我的時候,你剛好來找他,要還他保溫罐,還記得嗎?」艾莉說道。

    「啊!」方柏珍驚訝地睜大眼,帶著歉意地笑道︰「不好意思,我比較不會認人。」

    「認人是我的專長。成哥訓練我們只要見過一次,就要記起來。況且,成哥交女友是大事,我一定會記住的。」艾莉微笑地看著眼前綁著馬尾、氣質出眾、怎麼看都沒有醫生霸氣的女人,有禮地問道︰「請問我可以過來坐這邊嗎?」

    「請坐。」方柏珍的心跳加快了下,很明白是因為听到了他的名字。

    艾莉將咖啡端到了桌上,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你們……大家都知道他交女朋友了嗎?我那時很少到店里。」方柏珍不知道該說什麼,于是輕聲問道。

    「好像是店里那時剛好有人在問成哥有沒有女友,有個空姐就說成哥女朋友是醫生吧。成哥很少提自己的私事。不過我听說你後來去店里時,成哥根本就把你當寶一樣捧在手里,而且還會對你傻笑,是嗎?」艾莉興致盎然地看著她。

    方柏珍勉強擠出一抹笑容,心頭卻是一酸——不過才經過了多久,他們之間就已經從相愛高點跌落到痛苦深淵了。

    方柏珍喝著咖啡掩飾著情緒,沒再開口。

    她原就不是善于交際的人,和艾莉之間的共同話題也就只有成勛奇——一個她極度想听、卻又非常不敢听的話題。

    「我來這里的飯店跟一個調酒師研習三個月,下星期就要回去了。」艾莉看出對方的尷尬,主動開口說道︰「是成哥幫我爭取到這個機會的。我之前剛結束一段感情,那個男人不想離開他太太,我于是變成一個苦苦哀求他不要分手的女人。」

    艾莉喝了口咖啡後,苦笑地繼續說道︰「想想真的很丟臉……那時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把那個男人當成了「家」的代名詞,死命都要巴著他。等到後來清醒後,才發現「家」為什麼一定要靠他呢?我自己就可以創造一個啊。」

    方柏珍雖訝異于艾莉交淺言深地說了這麼多,卻也在同時替她感到開心。

    「恭喜你走了出來。」方柏珍朝她舉了舉咖啡杯。

    「謝謝。幫我走出來的人是成哥。他原本把我逐出師門、對我不聞不問了。但他半年前突然去找我,說他女朋友的好友因為感情不順,又發現得了重病,後來尋了死路。他怕自己對我太狠,害我也走上絕路,所以跑來勸了我好幾天,跟我說人生不論苦或樂,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要我好好地活著,活著才有希望轉苦為樂。我那幾天哭到快眼瞎,然後就再也沒找過那個男人了……」艾莉說到這里,還是哽咽了下。

    方柏珍低頭掩飾發紅的眼眶,因為成勛奇的身影已經徹底侵入她的腦海,緊佔著不放了。

    他的樣子、他的笑、他的好,他那對總是瞅住她的黑眸,緊揪著她的心,痛到她一定得張口呼吸。

    「他……好嗎?」方柏珍脫口說道。

    「成哥不會讓自己不好的。」艾莉定定地看著她。

    「那就好了。」

    「但他很想你。」艾莉傾身向前說道。

    方柏珍胸中一窒,不由得握緊了拳頭,有股沖動想再追問,但她搖著頭,微動了下唇角。「你開玩笑的,他不會說什麼想念這些話的。」

    「對,成哥不說這些。但他去上筋絡按摩、去學烹飪,擺明了就是想照顧人。」

    「他的女朋友一定會很幸福。」她比誰都清楚。

    「那可不一定。成哥的女友可沒那麼好當。」艾莉見方柏珍一臉不相信,決定好人當到底,最好讓這兩人有機會再開始。「成哥歷任女友多半是因為不懂他在想什麼,所以才鬧分手的。成哥太率性,有時揹了個包就說要去旅行,女友們一听都傻眼,想著他是不是有心事、有女人、有什麼隱情,追問他他又說沒有,所以我們這些徒弟們都當過他女友的垃圾桶。」

    「可是……他不是說了他要去旅行嗎?」方柏珍舉手發問。

    「哈,難怪成哥只記掛你一個。」

    「哈哈,記掛也是你說的。」可她如今的心跳如雷又是為哪樁?

    「你們分手後,他其實很少笑了。天知道他平時就已經夠少笑了。」艾莉扮了個鬼臉,繼續說道︰「有一次他喝醉了……」

    「他……喝醉了?」他不是一向很節制嗎?

    「對,成哥喝醉了,因為他說夢到了前女友,所以決定喝個痛快當成慶祝。」艾莉看著她。

    「他的前女友……」

    「他喝醉時喊的是柏珍,那應該是你的名字。」艾莉看著女醫師低頭掩飾紅眼眶,遞過了一張面紙,然後看了下手表。「我很想再跟你聊,但上班時間快到了。你回台灣後,如果還沒男朋友,就去找成哥吧。如果男友太差,也快點甩了去找成哥吧。成哥對你是不一樣的。」

    方柏珍擦去眼眶里的濕意,揮手跟艾莉說︰「你快去上班吧。祝你一切順利。」

    「謝謝。你也是。」

    艾莉離開後,方柏珍請服務生再送來一杯咖啡,握在手里取暖。

    ……他跟我說人生不論苦或樂,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他要我好好地活著,活著才有希望轉苦為樂……

    艾莉方才的話在她腦海里不停盤旋。

    方柏珍握緊拳頭,突然好想好想立刻抱住成勛奇。

    他說得沒錯,苦或樂,都是自己做出的選擇。成勛奇在家暴環境下,選擇咬牙磨練自己,走出一片天。艾莉選擇離開第三者的角色,面對自己需要的其實是一個家庭的真相。她知道外科不是人走的路,但她勇敢地走下去。可是……

    可是紀薇沒有那麼勇敢,她選擇了不面對自己,而把喜怒哀樂都交給別人承擔;卻也因為不願承擔、不懂得往內思索,所以紀薇從不知道自己為何而苦,所以紀薇從來不懂有些寂寞其實可以一個人捱過去、有些路可以一個人走。捱久了,沿路就會開始風光明媚了;走多了,自然能走到你想要的地方紮營,然後會有志同道合的人過來陪你聊聊天。

    紀薇,這些事,你現在在另一個世界懂了嗎?

    方柏珍看著自己映在咖啡杯里的倒影,淚水咚地一聲落到咖啡里。

    她現在也懂了;懂了他當初舍不得她在他與紀薇間煎熬,所以跟她斷了音訊的用心良苦;懂了自己應該要勇敢跨出腳步,給他們一次機會,如果他——

    還是一個人的話。

    下午四點,成勛奇叼著一根沒點燃的煙,走在人行道上。

    他喜歡這個時間點,一天都過了大半,路上行人的腳步多半因為疲憊而和緩了下來。

    日子沒什麼好、沒什麼不好,平靜是人生中難能可貴之事。況且,人一平靜,腦袋便能清醒,正好認真考慮和朋友投資第三間店的可能性。

    最好笑的是,朋友要他開間茶館兼賣家常小菜。他跟朋友說,對他而言,家常菜是要煮給家人吃的,雖然家里只有他一個人——對外販售,要稱斤論兩,哪里家常得起來。

    當然,那些話只是藉口,他不過是提不起勁再為誰作菜罷了。朋友偶爾來叨擾要飯,也得看他心情才決定要不要供餐。至于女人……身邊總還是很多。

    有些眼神、有些微笑會讓他多看兩眼;只是,讓他動心到願意行動的,至今還沒再出現。

    他勾唇一笑,覺得和方柏珍分手的這八個多月以來,自己益發顯得老僧入定了。

    彎進巷子,到他常去的店點了杯耶加雪菲,店里正播放著蘇打綠的《我好想你》——

    生命隨年月流去  隨白發老去

    隨著你離去  快樂渺無音訊

    隨往事淡去  隨夢境睡去

    隨麻痹的心逐漸遠去

    我好想你  好想你  卻不露痕跡

    我還踮著腳思念  我還任記憶盤旋

    我還閉著眼流淚  我還裝作無所謂……

    成勛奇接過咖啡,立刻起身,沒法子再多听一句。

    原來他的傷口還是踫不得啊。他真是太自以為是的堅強了……

    他走到「One  Day」外的木制長椅上坐下,從店里隱約的音樂聲知道員工們已到,正在做開店準備,也就不急著進門,只是看著午後光影在花園里變幻莫測著。

    最近真有種感覺,好像他會在這里坐到終老了。他喝了口咖啡,閉上眼,長吁了口氣。

    「這里缺人嗎?」一道女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一僵,認出了這聲音卻不想睜眼,怕只是夢一場。

    「要看你應徵的是什麼職務。」他緊閉著眼,听見她用顫抖的聲音說——

    「需要讓別人管吃管住管照顧的那種。」

    「你何德何能?」

    「正巧是個救人命的外科醫師。」

    成勛奇倏地睜開眼,看見逆光中的她、瘦了的她、緊張到雙手握成拳的她、站在他面前的她。

    他起身,听見她倒抽一口氣的聲音,也在此時才看清楚她微紅的眼,還有顫動的雙唇,那唇也緊張到毫無血色了。

    沒人開口,只是就這麼四目交接著。

    「醫生了不起嗎?」成勛奇沉聲問道。

    「有醫術又想救人的,就了不起。」她深吸了口氣,不讓眼淚流下來。

    「所以?」

    「所以,你……要管吃管住管照顧……」嗎?

    原本的疑問句,因為她的緊張而變成了命令句。

    成勛奇一挑眉,轉身未答。

    身後沒有動靜,他屏住呼吸,緩了腳步,直到听到她跟上來的動靜,他才勾唇一笑,頭也不回地說道︰「那也得看看你的醫術有沒有高明到能讓人以身相許。」

    他走進店里,而她隨之步入,夕陽余暉將兩人背後影子拉長融成一體,又一同消失在店里,里頭音樂聲正悠悠地播放著電影「巴黎我愛你」的片尾曲「We're  all  in  the  dance」——

    Life's  dance  We  all  have  to  do 「生活是一場我們都得進場的舞蹈」

    What  does  the  music  require? 「音樂間所求為何」

    People  all  moving  together 「場中的人們一起移動著」

    Close  as  the  flames  in  a  fire 「如同火中的光焰那般密不可分」

    Feel  the  beat  Music  and  rhyme 「感覺那沖擊、那音樂、那旋律」

    While  there  is  time 「當我們還擁有時間之際」

    We  all  go  round  and  round  Partners  are  lost  and  found 「我們不停地繞著圈圈,舞伴們離開又回來」

    Looking  for  one  more  chance 「尋找著再一次的機會」

    All  I  know  is  We're  all  in  the  dance…… 「就像我所說的,我們都在跳舞……」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醫的微醺愛情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余宛宛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