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一笑傾城(上) 第十章 現出第二人格(2)
作者︰艾佟
    他們到了城鎮、住進客棧已經是隔日申正了。眾人飽餐一頓,便各自進了房間沐浴淨身歇下了。

    嚴妹窗躺在床上,還想那個令人顫抖的秦豫白真的是雙重人格嗎?關于思覺失調,又稱作人格分裂,她知道有兩種情況——其一,分裂出來的人格之間知道彼此的存在,稱為「並存意識」,如果並存意識較好的,他們甚至可以內部溝通或進行內部會議;其二,人格之間並沒有察覺彼此的存在,這會導致嚴重的「遺失時間」現象。通常在此分裂現象開始時,原本的人格並不知道︰「他」或「他們」的存在,所以即使患者發現自己的記憶有截斷的現象,也無法知道自己有多重人格。

    翻來復去,嚴妹窗怎麼也睡不著。就她所知,理論認為多重人格與童年創傷有關,因為此時正是人格的形成階段。當受到難以應付的沖擊時,患者以「放空」的方式,以達到「這件事不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感覺,這對長期受到傷害的人來說,或許是必要的。

    換言之,秦豫白是在童年受到很大的傷害,才會生出另外一個人格。

    嚴妹窗覺得自個兒很需要透透氣,索性起身套上外友,悄悄出了房間去了院子,沒想到會偶見秦豫白。

    她一時怔住了,竟不知如何開口。

    「昨夜是不是嚇壞了?」秦豫白的眼神很溫柔。

    「我什麼也沒看見。」嚴妹窗直覺的反應道,可是下一刻她就意識到自個兒說溜了嘴,連忙用雙手捂住嘴巴。

    秦豫白溫潤的眸子出現一種淡淡的憂愁,「我明白你的心情。」

    她連自個兒的心情都不明白,他哪會明白?她什麼也沒說,因為她只想將昨夜所見的秦豫白視為幻覺,只能道︰「我累了,要回房安置了,你也早點歇下。」

    秦豫白靜靜看著嚴妹窗落荒而逃似的跑回房間,過了半晌,他的眼神轉為陰冷而張揚,「這個死沒良心的丫頭,若非我護著,這會兒你早成了一具破爛的尸首。」

    半晌,他唇角邪惡的上揚,「也不知道這丫頭哪兒好,他竟然如此上心,真是個沒出息的傻子!」

    接下來嚴妹窗他們再也沒有露宿荒郊野嶺,因此一路平安抵達最靠近盛安的明山碼頭。

    他們搭的是官船,官船比商船和客船更安全,水匪看到官船通常不敢輕易生事,除非是存心找朝廷的麻煩,不過,這也表示這艘船很可能不是只有他們這群乘客,還有其它他官員和家眷。

    上了船,秦豫白就一直繞著嚴妹窗打轉,深怕她暈船,特地給她準備姜茶和檸檬汁,還約她晚上垂釣,親手給她烤魚……總之百般討好她,可是她始終冷冷淡淡的不想理人,借口很好,她身子不適。

    她以為他們會一直這樣直到通州,可是這個夜晚靜謐得教人感到不安,以至干她翻來覆去睡得很不安穩,夢中一次又一次閃過秦豫白那張殘酷冷戾的面孔,然後他一刀刺向敵人的腹部,隨即一抽,鮮血染紅整個世界,接著,她驚嚇的睜開眼楮。

    終于擺脫夢境醒過來,她應該松了一口氣,可是睜開眼楮卻見到床邊站了一個人,正常人的第一個反應是驚聲尖叫,她當然也不例外,不過對方動作更快,搶先一步伸手堵住她的嘴巴。

    「水匪最喜歡你這樣的美人兒,你只要放聲尖叫,他們就會靠過來,你要不要試試?」秦豫白陰冷的目光跳動著一股異樣的興奮,好像很樂意她招來一群水匪的樣子。

    是啊,今晚他很想大開殺戒,偏偏沒有人尋上門,這不是很可惜嗎?

    嚴妹窗搖搖頭,表明她不會尖叫,他一副很可惜的松開手。

    「……你到底是誰?」眼前這個人是那一夜看到的秦豫白,但是她私心期待,說不定他只是秦豫白的雙胞胎兄弟。

    「你這個死沒良心的丫頭,我一路保護你,為了你差一點喪命,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秦豫白眼楮微微一睞,像是在考慮如何處置她的樣子。

    嚴妹窗彷佛听見東西破裂的聲音——是她期待落空的聲音,連帶著她的心髒也被重重一擊,沒想到真的是多重性人格疾患。

    「你這丫頭的良心肯定被狼叼走了,不知道好好巴結我,還擺臭臉給我看,你是活膩了嗎?」秦豫白凶神惡煞的伸手掐她的脖子,可是見她一絲驚恐的情緒也沒有流露出來,頓覺無趣的將手收回來,不過她的脖子上已經出現一道勒痕。

    「咳……」這個男人下手有夠重,他就不怕失手掐死她嗎?好吧,雖然他看起來就像個殺人魔,一刀砍了某人的腦袋,眼楮也不會眨一下,但是很奇怪,她就是相信他不會殺她,可能是因為任務還未結束,他好歹要將她送到京城交還給父母。

    「這次就饒了你。」可是,他眼中嗜血光芒並未散去。

    「你知道不請自來謂之賊嗎?」實話說,她不是不害怕,眼前這個男人就是一個死變態的,可是她這個人骨子里遇強則強,遇弱則弱,教她向這個男人低頭,還不如教她直接一頭撞死算了。

    秦豫白顯然覺得她的反擊很有意思,傾身向前,兩人面對面,隔著一個手掌的距離,「你這臭丫頭別使壞,我何必當賊呢?」

    「做賊的總是喜歡找理由,你不覺得跟個姑娘家計較很丟臉嗎?」

    「我高興。」

    嚴妹窗真的無言以對,實在不應該跟一個死變態的講道理。

    秦豫白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痛得她忍不住皺眉,可是雙眼瞪得更大了,還恨不得幻化成利劍射進他!見狀,他覺得有趣的笑了,不過他的笑容令人從骨子里生出寒意,「你這個壞丫頭,我警告你別再不知好歹,他還不曾如此費心討好一個姑娘,若是你敢再拒絕他,你就死定了。」

    嚴妹窗用力推開他的手,沒好氣的撇了撇嘴,「你可曾听過「龜笑鱉無尾,鱉笑龜粗皮」?」

    秦豫白微微挑起眉,等著她迸一步解釋。

    「我壞,難道你不壞嗎?」嚴妹窗先指著自己,再指向他,皮笑肉不笑的道︰「半斤,八兩。」

    秦豫白顯然很喜歡他們是同一類的人,聲音變得輕快了起來,「既然知道我壞就識相一點,別再惹我。」

    「我哪有惹你?我跟你不熟好嗎?」嚴妹窗很想踹人,不過她有一種預感,這只會讓這個死變態更興奮,然後會發生什麼事,她實在不敢想象。

    嘖?秦豫白滿是不屑的搖頭,「你將他的心都勾走了,還敢說跟我不熟?你這個臭丫頭果然是個沒良心的!」

    「我跟他熟,又不是跟你熟。」

    秦豫白的臉色瞬間一沉,「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雖然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但卻是彼此依賴的共同體,因此否定其中一個等于否定另外一個,難怪那個受了委屈,這個就跳出來……如此說來,還真是她惹到他。

    嚴妹窗立即換成一張拍馬屁的嘴臉,「好好好,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你是不是可以讓我睡覺了?」

    「我的話還未說完。」

    嚴妹窗忍不住瞪人飆罵,「你能不能說快一點?你可以一夜不睡覺四處當賊,本姑娘可是很重視睡眠好嗎?睡眠不好,皮膚也會不好,你知道嗎?」

    「你這丫頭的脾氣真是槽透了——」

    「誰沒有脾氣呢?我的脾氣不好也不壞,只是遇到壞家伙。」嚴妹窗頓了一下,刻意看了他一眼,「脾氣就會控制不住的往上飆漲,我也很無奈,好嗎?」

    秦豫白的情緒了間又轉為高昂,嗜血的眼眸對她充滿了興味,「我早說了,你是個狡猾的丫頭,狐狸都比不上你。」

    「謝謝抬舉,我都不知道自個兒比狐狸還狡猾。」

    「壞丫頭,狐狸再狡猾也不是老虎的對手。」秦豫白再次捏緊她的下巴,眼神冷酷凶狠,「你給我識相一點,我還能忍著不要一口解決掉你。」

    這一次,嚴妹窗一句話也不敢出口,他絕對是一只凶殘的老虎,而且很喜歡吃肉……她當下立即用雙手抱著身體,盡管她自覺發育還未健全,骨頭比嫩肉還多。

    秦豫白張揚的笑了,目光邪惡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轉身走了。

    許久,嚴妹窗只是深深的陷在郁悶當中。她這麼努力想將那個殘暴的秦豫白視為幻覺,而他竟然大刺刺的夜探閨房,還囂張跋扈的認為她理所當然該接受他的雙重人格,而她呢,也順其自然的接受了,這像話嗎?

    好吧,她承認自個兒的心髒比尋常人強社,雖然一開始受到的沖擊不小,但是平靜下來倒也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盡管她不是心理專家,但她認為每個人內心都住著不同于外在的人格,只是這些人格沒有壯大到會跑出來見人,換言之,秦豫白不過是有個跟主人格一樣強大的人格存在。

    原本以為到了京城他們會各奔東西,可是今日這個死變態出現在她面前,她等于知道他最大的秘密,除非她死,否則只怕永遠別想擺脫他。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公子一笑傾城(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