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光寶妻(上) 第七章 住進東方府(2)
作者︰子紋
    東方文宇讓洛晨跟著孟若荷,他則淡淡的掃了還在原地的朱永誼一眼,「人你都要帶走了,還有何事?」

    「別惱,我這不是心疼允兒嗎?」

    「心疼也得有個分寸,荷丫初來乍到,行李還沒收拾,連口水都沒喝,這便是你的待客之道?」

    「那丫頭自己都說了,她以前都能自個兒坐牛車花一個多時辰進京城,不是不能吃苦的。」朱永誼玩味的看著他,「只是我本以為在你心目中允兒才是第一,如今似乎有變啊!」

    「滾。」

    朱永誼嘖嘖出聲,「瞧這模樣,大家怎麼就都瞎了眼,把你夸得好像什麼下凡謫仙似的。」

    東方文宇懶得理會他,逕自大步離去。

    程毅見朱永誼還想上前,好心的說了一句,「帶領商船去一趟猛族,往返需費時一年,領馬隊往南疆也得花上半年,不論一年或半載,二當家應當都不想離開二夫人如此之久吧?」

    朱永誼立刻停下腳步,有些埋怨的看了程毅一眼,「跟在東方身邊,你也跟他學壞了。」

    程毅微低著頭,「屬下冒犯二當家了。」

    朱永誼揮了揮手,「罷了、罷了,我不打擾他便是,如此孤僻,也不知荷丫受不受得了。」

    「二當家,我家少爺還未走遠。」

    朱永誼撇了下嘴,但也不敢再繼續說下去,以免最後還真的被叫去領商船出海,這次他大哥就是為了他家那個死小子朱景昱,與東方文宇交換條件,領商船親赴猛族,他可不想下一個輪到他。

    猛族和南疆雖美,但是猛族濕氣重,蚊蟲也多,南疆則是白日炙熱難當,夜晚寒冷異常,他對這兩地都沒有多大的興趣,更別提他還有娘子,他可舍不得離開京城太遠。

    正打算回府去看看自己美麗的娘子,下人卻上前道——

    「二當家,溫家老爺求見。」

    朱永誼挑了下眉,溫重光來做什麼?

    「讓他改日再來。」還未走遠的東方文宇,聲音沒什麼起伏的傳來。

    「為何?」朱永誼問道。

    「他來的理由不外乎是听到傳聞,想要探你的口風,讓他改日再來,到時你帶荷丫與他見一面,順道讓他們談談日後毛料如何分配。」

    朱永誼有些意外,「你這話里的意思是你不插手?」

    「在商言商,各憑本事,我能幫荷丫一把,但最終她得要靠她自己。今日她初來乍到,還需休息幾日,就讓溫老爺晚幾日再來。」

    朱永誼不解的搖搖頭,向來摸不清東方文宇的想法,看似無情卻有情,道是深情也無情。不過他還是吩咐下去,「去跟溫老爺說,我今日不在府里,請他改日再來。」

    「是。」

    朱府灶房里,孟若荷手腳俐落的做好了山藥羊奶羹,再蒸了桂花松糕,在一個嬤嬤的陪同下,送去給姜允。

    姜允手拿著白玉碗,拿著勺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羹,像在品嘗什麼美味佳肴似的。

    看著她吃得心滿意足的樣子,孟若荷不禁露出安心的微笑。這樣一個美人兒,她也舍不得讓她有一絲遭罪。

    一抬頭視線對上了那個嬤嬤,她才察覺不單是嬤嬤,就連姜允身邊一個長相俏麗的丫鬟也都暗暗的打量著她,她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飾,應該沒什麼不得體之處,她不禁望向身後的洛晨。

    洛晨立刻靠近,問道︰「小姐?」

    孟若荷看到洛晨恭敬的模樣,心中一嘆,一定得找機會跟東方文宇談談,她真的不需要人伺候。她輕聲問道︰「我臉上有東西嗎?」

    洛晨揚起嘴角,「沒有,小姐看起來極好。」

    孟若荷眼底閃過不解,既然沒東西,怎麼都盯著她看?

    吃完羹和兩片松糕,姜允這才停下手,「味道極好,荷丫,真是謝謝你了。」

    孟若荷客氣道︰「二夫人,這麼說就見外了,你吃得好,才是最重要的事。」

    姜允笑道︰「你與文宇一樣,叫我允兒吧!」

    孟若荷有些受寵若驚,但也沒有拒絕的理由,能跟這麼漂亮的美人兒交上朋友,她是求之不得的。

    姜允一笑,抬頭看向站在身旁的嬤嬤和丫鬟,「嬤嬤、洛雅,別瞧了,你們讓荷丫不自在了。」

    兩人聞言,這才連忙低下頭。

    「荷丫,失禮了。」姜允替她房里的人道歉,「嬤嬤和洛雅只是出于一時好奇,她們都是當年隨我進京之人。說來當年隨行的人約二十幾個,可過了這些年,好些人都走了,只剩楊嬤嬤還陪著我,八名貼身侍衛也只剩三位,就守著我的院落,兩個大丫頭早些年我已經做主發嫁,小丫鬟提拔起來,也只剩下你身邊的洛晨,我房里的洛雅,本還有洛青,但我讓她隨著大嫂去了錦繡山莊。程毅你是見過的,程雲則是東方府里的工匠之一,至于 皓跟著大哥去猛族,程雨前陣子領馬隊去了南疆,算算時日,他們還得大半年才會回來。」

    這麼些年來,身邊的人死去,或意外、或疾病,對她這個自異族遠道而來的小姑娘來說,可不是件容易釋懷的事。

    姜允說得平淡,但是孟若荷可以听出她平靜話音下的抑郁。她抬頭看了同樣失落的洛晨一眼,早看出洛晨在奴婢之中的地位很不一般,卻沒料到她竟然還是跟著姜允和東方文宇一起相伴成長的深厚關系,這麼特別的一個下人,東方文宇竟將人給了她。

    姜允對楊嬤嬤伸出手,對孟若荷道︰「荷丫,楊嬤嬤是我的奶娘,自小對我照料有加。」

    楊雄嬤伸出手,輕握住姜允的手,一臉的慈愛。兩人雖是主僕,但這麼些年相處下來,姜允早將她視為親人,承諾奉養到她百年。

    孟若荷連忙恭敬的喚了一聲,「楊嬤嬤。」

    「小姐這是折煞奴婢了。」嬤嬤溫和的對孟若荷一笑,她一直注意著孟若荷,覺得這個丫頭脾氣好,沒有架子,待人和善,應該能照料好少爺,當然最重要的是少爺喜歡。

    姜允有些話想與孟若荷說,便讓人都下去了,只留下楊嬤嬤服侍。

    眼見房中清靜了,她褪下自己手上的紫玉環要給孟若荷,孟若荷一驚,不敢伸手接。

    「拿去,當是我給你的見面禮。」

    「不行,這太貴重了……」

    姜允干脆拉著孟若荷的手,套了進去,見她白皙縴弱的手腕上戴著這紫玉環,增了幾分艷色。

    「正好適好。」她滿意道。

    孟若荷受寵若驚,「這麼貴重的禮,我受之有愧。」

    「這紫玉的原石是幾年前文宇偶然尋得,解石之後大小不過就只能做個紫玉環,他打造之後贈予我,自己則做了個玉扳指,我當時便說,若有朝一日他帶來心尖上的人,我便將紫玉環贈予給她,如今給你,算是物歸原主。」

    孟若荷的目光露出猶豫,先不論這紫玉環的價值,單就姜允的話,就足以令她心動,但她不能收下。「對東方先生來說,允兒特別,才會有心贈予,所以這份禮我萬萬不能收。」

    「對文宇而言,我當然特別。」姜允也承認得沒有一絲遲疑,但又續道︰「不過如今這份特別除了我外,還有你。你收下吧!我相信文宇也會開心我這麼做。」

    孟若荷一點都不認為東方文宇見了之後會開心,她覺得東方文宇心儀的人可是姜允,特地送給心上人的東西卻到了她手上,他怎麼可能忍受?

    只是姜允的好意不容推卻,她只好道︰「若東方先生發話,我還是會把紫玉環還給你的。」

    姜允壓根不認為東方文宇會這麼做,于是點頭,又道︰「我听文宇提過,你畫了張首飾圖,叫緣定三生?」

    孟若荷點頭,「是。」

    「我听說後覺得寓意極美,十分喜愛,」姜允問道︰「不知你可否替我打造一副緣定三生?」

    孟若荷聞言,眼底閃過一抹亮光,「你喜歡的話,當然可以。」這算是她自己接的笫一筆生意啊!「這副緣定三生出自我手,絕對是絕無僅有,獨一無二。」她打量著姜允細致的五官,又道︰「允兒,東方先生也設計了條眉心墜,你長得好,戴上後肯定好看。」

    「就照你的想法,只是你要忙著首飾鋪又得照料我吃食,兩頭忙碌我過意不去,不如你花些時間,教導我房里的人,吃食由她們弄就好。」

    「不過就是動手做點吃食,花不了多少時間。」孟若荷真心說道︰「反正我做的這些吃食孕婦吃好,一般人吃也挺好,不如我多做些,二當家和東方先生也能吃,等到少爺從錦繡山莊回來,他肯定會喜歡。」

    听到朱景昱,姜允側了下頭,「說起來,我也好些日子不見昱兒,他可好?」

    「少爺很好。」孟若荷忍不住笑,「東方先生帶我進京城,這幾日應該也沒時間到莊里去,他肯定自在得很。」

    姜允自然清楚朱景昱對上東方文宇就如同老鼠遇上貓,忍不住也跟著笑了出來,但隨即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抬頭看著楊嬤嬤,「嬤嬤,莊子的事情似乎還沒解決?」

    楊嬤嬤上前,輕聲勸道︰「這事兒大夫人和二當家必會妥善處理,夫人就別多慮了。」

    姜允聞言一嘆,眼底寫著擔憂。

    「允兒,你指的是莊里家蠶死了大半一事嗎?」

    姜允點頭,「你可知曉情況如何?」

    孟若荷把自己從孫氏那里听到的說出來,「該是前些時候,天氣乍暖還寒,養蠶人沒將蠶室照料好所導致,如今情況好像已有改善了。」

    姜允聞言松了一口氣,再度露出笑容來。

    朱永誼進房時,姜允高興的對丈夫說︰「方才荷丫答應要為我打造一副緣定三生,我很開心。」

    朱永誼看向孟若荷,笑道︰「你倒是比東方大方多了,很好,有前途,以後鋪子開了,有什麼適合允兒的盡管送過來。」

    「是。」財喜上門,孟若荷笑得嘴都快闔不攏。

    「瞧這樣子,看來是個財迷。」朱永誼忍不住取笑,「到時你可別忘了給我個折扣。」

    「二當家,」孟若荷正經的神情,「你這就不對了,討心愛之人歡心,可一點都不能討價還價。」

    朱永誼聞言,先是一愣,然後與姜允對視一眼,哈哈大笑,「說得好!討我家夫人歡心,確實不能討價還價。你果然不錯,東方好眼光。」

    「東方先生是個聰明人。」

    「好了、好了。」朱永誼露出嫌惡的眼神,「我有一個時刻說他如天神的娘子已經夠了,你就別再來湊上一腳,方才東方已經在尋人了,你快回去吧!」

    聞言,跟兩人告辭後,孟若荷轉身出了房門,與洛晨一起往隔壁的東方府走去。

    「小姐,請留步。」

    還沒走到月洞門,听到身後的叫喚,孟若荷停下腳步,看到來人是楊嬤嬤。

    「嬤嬤,有事嗎?」

    「沒什麼,只是想謝謝小姐。」

    孟若荷不解,「嬤嬤,怎麼突然向我道謝?」

    「我家夫人自小沒人陪伴,能跟她說上幾句話的人也不多,更是少出門,日後還請小姐有空多來陪陪夫人解悶。」

    「這是當然。」孟若荷想也不想的同意,「東方先生也很關心二夫人的。」

    提起東方文宇,楊嬤嬤又是一嘆,「少爺與夫人情誼深厚,但少爺也是個苦命人啊!」隨著姜允進京的人都是下人,獨獨一個東方文宇被稱為少爺,還受到猛族首領賞賜一片山林……孟若荷微垂下眼,心中有些疑惑,嬤嬤所謂的情誼深厚是怎麼個深厚法?然而話到了嘴邊又有些不好說了,難道他是因為與姜允之間的關系不一般,才被高看了幾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珠光寶妻(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