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我是毒隻果 番外
作者︰午茶
    一、簡竹萍

    站在街頭的那個女孩,有著一頭美麗動人的長發,印象中,她以前總是喜歡綁公主頭,因為她說那樣讓自己看起來像個高貴典雅的公主,但現在的她,長發束成馬尾,那讓她看起來相當有個性,更將她明亮可愛的五官襯得出色搶眼,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她已經獲得了許多的注目。

    她似乎在等著誰,神情看起來頗為期待,甚至雀躍,記得以前她在等待著誰時,也喜歡不時以腳尖點地的方式來消耗漫長的時間,女孩雙肩顫了下,她抬起手,隔著一條馬路,朝著對向街道正在等綠燈的男人開心揮手。

    那笑容太過亮麗動人,而且幸福,女孩等不及似的在原地踱步,不斷對著那男人擠眉弄眼。

    男人抿嘴一笑,隨著行人號志燈轉為綠色,他邁開修長雙腿,身形優雅地朝女孩邁進,隨著他的接近,男人俊美的風采及優雅的姿態點亮了女孩的一雙晶瑩瞳眸,她像個小女孩似的勾住了男人的手臂,抬眼望著男人的目光帶著崇拜與驕傲,在男人的懷里,她可以自在又隨興地放聲大笑。

    男人寵溺地伸手揉著她額前微卷的瀏海,他似乎說了什麼話惹惱了女孩,女孩甩頭佯裝不搭理他,男人眼里嘴角全是溫柔的笑意,縱容地任由她在他面前大發嬌嗔。

    他們正陷入熱戀,互動親昵自然,引來街道上許多行人的羨慕眼光,男人與女孩走過了她所在的窗前,然後揚長而去,他們很幸福,就連相互依靠的背影看起來都如此契合。

    「如果你想見她的話,我可以安排。」與她同桌的女人見了她戀戀不舍的眼神,不禁出聲提議。

    簡竹萍看向嚴薇,搖頭拒絕。「不了,我們已經有了最好的安排,再見面只是徒增閑擾而已。」

    「可是她很想你,她在二十五歲生日那天對我發了頓脾氣,就連我都招架不住,她很想見你,竹萍……孩子畢竟都希望能夠回到母親的懷抱,她雖然喊我一聲媽媽,但終究不是親生的……」嚴薇神情失落地說。

    「薇薇,台灣有一句俗語說‘生的放一邊,養的功勞卡大天’,你千萬不要再說什麼親生不親生的話了,這幾年你對白隻的付出,我都知道的。」簡竹萍伸手包覆嚴薇的手背,她一番真誠的安慰惹出嚴薇的眼淚。「我和楚桐之間的關系,只會讓白隻還有天成和你陷入非常困窘的境界,我覺得最好的結果,就是當年我的癌癥並沒有被治癒而過世的消息。」

    談到楚桐,他正巧抵達,他一身西裝筆挺,即使已經四十八歲了,仍然很有魅力,無論在哪兒都會立即成為矚目的焦點,嚴家的男人天生都擁有一股比其他人還要優雅的姿態,他的到來甚至還引起不小的關注與騷動。

    選擇坐在角落最不起眼的位子果然是對的,簡竹萍笑了笑,「你來啦?路上有塞車嗎?」

    「沒,有看到人了嗎?」楚桐坐到簡竹萍身邊,大剌剌的態度毫不掩飾兩人之間的曖昧關系。

    「嗯,看到了。」反倒是簡竹萍不自在地往窗邊挪了挪,企圖與楚桐劃清界線。

    嚴薇看在眼底,不禁嘆息,「每次看你們這樣,都會讓我好後悔當初自己雞婆的安排。」

    簡竹萍不願嚴薇自責,急著說道︰「薇薇,別這樣說,如果不是你的安排,也許我真的就離開人世了。前幾天春生特別從南部上來告訴我小隻去找過他,也從我這里大致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要我幫忙轉達他很感謝你,真的很感謝你……」

    「小薇,當初好險是你把竹萍托負給我照顧,我才能夠真正明白愛情是什麼,說起來,我也是要感謝你的人呢。」楚桐莞爾,想起當年的混亂情況,如今仍是心有佘悸。

    「大哥,要不是我知道嫂子是逼不得已才嫁給你的,我應該會被我的罪惡感淹沒,然後早日出家吃齋念佛好消除我一身業障吧。」嚴薇再嘆,盯著眼前的兩人,不由得問道︰「小雪那天才告訴我說看到你們兩個人,好險她不認得竹萍……唉,紙包不住火的,再怎麼瞞天過海,還是會有被揭發的一天,你們兩個看看要不要早一點解決這件事。」

    「不了。」簡竹萍不喜歡將事情復雜化。「我會出國,楚桐會替我安排。」

    楚桐接收到嚴薇詫異的目光,無奈一笑。「我說不過她,只好由著她了。」

    「真要做到這個地步?嫂子其實可以諒解的,而且大哥的孩子也都是竹萍生的啊……」嚴薇拒絕接受這樣的結果。

    「薇薇,你嫂子不希望讓人家知道她喜歡的是女性而不是男性,她的愛情已經因為傳統壓迫而不得不犧牲,現在,我不想因為我自己的幸福,再去要求她必須犧牲自己而成全我們,再說了,我相信孩子們都能夠諒解我的決定。」簡竹萍口氣平淡地道︰「那年你在我眼前發生車禍,我就已經後悔過一次,現在,我不想要再做任何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嚴薇想起當年,自己因為一時無法接受簡竹萍母女倆存在的事實,以及無法面對丈夫的隱瞞,羞憤逃離現場,她知道簡竹萍在身後瘋狂的追趕,但她只想要逃,奮力的逃,直到她听見身後的簡竹萍大喊——

    「你不要跑,我不會和你爭奪一切,我快死了,我真的快死了,所以才不顧一切把女兒托付給你們,拜托你們了——」

    然後,她短暫停止呼吸,也在大街上止住了步伐,就這樣,車禍發生了,在她清醒之際,趁著丈夫還在為她辦理住院手續的同時,她與簡竹萍深談了許久,後來便決定拜托楚桐,帶著簡竹萍去求醫,只盼能將簡竹萍的病醫治完好,讓她們母女倆能夠再度相見重逢。

    只是世事難料,嚴薇萬萬料想不到,楚桐竟會對簡竹萍一往情深,任憑簡竹萍不斷冷漠絕情的拒絕都不放棄。

    愛情,有時候不是自己想要拒于門外,便能閉上眼看不見的。

    楚桐對簡竹萍的呵護及疼寵,就連嚴薇這個旁觀者看了都覺得動容,更何況是當事者呢。

    「好吧,你們決定好就好。」嚴薇想了想,又問道︰「可是,你會想看看小隻穿上白紗的幸福模樣吧?」

    簡竹萍微愣,接著笑著哽咽道︰「現在科技不是很發達嗎?你可以視訊給我看,或是拍照給我看啊。」

    嚴薇見她吃了秤砣鐵了心,便揮揮手不再勸了。

    「薇薇,謝謝你幫我照顧白隻。」簡竹萍輕柔地道︰「她看起來很幸福,謝謝你。」

    嚴薇揚起笑容,神情溫柔且充滿慈愛。「不要客氣,因為我也很愛她。」

    二、姊妹

    白雪低垂著頭,不發一語地坐在客廳沙發上,整個人顯得心事重重。

    嚴薇見狀,湊上前關切地問道︰「小雪,你怎麼啦?一進家門就悶悶不樂的,是不是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不開心的事?」

    白雪向來有話藏不住,被母親這麼一問,滿腹心酸再度洶涌翻騰,她哇的一聲號啕大哭,嚇得嚴薇連忙一**坐在女兒身旁,將她攬入懷中低聲輕哄。

    「媽……學校老是有人說我和姊姊不是親生姊妹……」白雪哭倒在母親懷里,卻沒有發現母親動作一僵,臉上神情極為不自然。「上次姊姊來我們學校參加園游會,他們都說姊姊長得跟我一點都不像,肯定不是同一個媽媽生的。」

    嚴薇怔忡,暗自深呼吸了好幾次後,徐徐揉撫著女兒的背。「誰說的,你們一個像爸爸、一個像媽媽,哪里不是親生姊妹啊?」

    「可是……」白雪心里還是有著疑惑,卻說不出反駁的話。

    「小雪,你不是最愛姊姊了嗎?」

    「是啊!姊從小就最疼我了,雖然我們還是會吵架,但每次吵完架都是她先讓我的。」

    嚴薇低聲嘆息,語氣中有著不容忽視的濃郁母愛。「是啊,我也很愛姊姊,我很慶幸姊姊能夠陪著你一起成長,有些愛可以超越血緣,更何況你們還是親生手足,關于別人說的話,你放在心底折磨自己做什麼?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和姊姊不是同一個媽媽生的,你真的會在乎嗎?」

    母親的假設性提問令白雪一愣,她下意識地搖搖頭。「我不在乎,就算如此,她還是我的姊姊。」

    嚴薇摸了摸女兒的頭,在她香嫩頰邊落下一吻。「我也不在乎,只要你們一直在我身邊,不論別人怎麼說,你們始終是我生命中最深愛的孩子。」

    母親溫柔的愛一點一滴安撫了心底莫名的憂傷,白雪吸了吸鼻子,似懂非懂地抬頭看著母親笑容里蘊含著無限寵溺與疼惜,如此美麗的眼神不僅僅屬于她,也屬于姊姊。

    白雪明白,她和白隻,都是母親的心肝寶貝。

    那是嚴薇在她淚眼中所烙印下的話語。

    直到某一日,白雪翻閱家庭相簿,發現都沒有姊姊小時候的照片,她心底開始存疑,而這個疑問,在白隻大學畢業典禮那日有了完整的解答。

    本來早已出門準備和同學們去看電影,結果發現自己將手機遺忘在玄關又折返回來,一進玄關看見小舅的皮鞋與行李還覺得驚喜,她躡手躡腳地不發出任何聲響,想給客廳的兩人驚喜,但因敏感意識到氣氛過于沉重,不由得止住步伐,更不小心偷偷听見了母親與小舅的談話內容——

    「姊,如果……如果白隻不是你的女兒,你還會愛著她嗎?」

    「我會愛著她。」嚴薇輕柔地說道︰「嚴讀,其實我一直都知道白隻不是我的女兒。」

    「姊,你……」嚴讀震驚地坐直身子。

    「我只是假裝失去記憶,當我車禍醒來,滿心愧歉的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白隻,我只好假裝忘了一切、忘了所有人,然後,重新開始。」她低嘆道︰「小弟,我會一直愛著小隻,是因為我答應過簡竹萍會好好愛她的女兒,再說了,小隻是個非常值得我付出母愛的孩子,我非常感謝她的到來,能夠讓我重新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母親和妻子。」白雪極為震驚,她幾乎無法回神,出于莫名的原因,她選擇以同樣的方式靜悄悄地離去。

    她腦子混亂,還來不及反應時,眼淚便撲簌簌掉了下來,心里覺得非常難過,卻又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在難過什麼。

    母親的話忽地出現在腦海——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和姊姊不是同一個媽媽生的,你真的會在乎嗎?

    原來媽媽當時早已為她的疑惑留下了答案。

    從母親與小舅的談話內容,她隱隱約約明白了一些事情的脈絡,所以當小舅告訴她她和姊姊其實是同父異母的親姊妹時,她即使震驚,卻還是能鎮定地接受事實。

    因為她始終牢記著那一年,她回答母親的話——

    我不在乎,就算如此,她還是我的姊姊。

    在白隻二十五歲生日過後的某天,白雪曾經這麼問她,「姊,我們不是同一個媽媽生的,你……會不會……就不喜歡我了?」

    她內心擔憂著姊姊是否會怨恨媽媽是第三者,以及究竟自己這個妹妹的存在會不會帶給她太多的人生困擾。

    當時白隻听完後愣了好半晌,接著神情浮現歉意,「抱歉,姊在生日那天表現得實在太過差勁了,請原諒姊姊,我只是因為太想自己的媽媽了。」她調皮地揉亂妹妹的發。

    「不過,誰說我不喜歡你了!我八歲就認媽媽是媽媽,認了你是我妹,要是不喜歡,我還會一直叫媽媽、叫你妹嗎?」邊叨念著,她熱情地對白雪又摟又抱又親。

    被姊姊推倒在沙發上嬉鬧的白雪听著姊姊的真情告白,眼眶瞬間燙紅,她心里始終繃緊的那一塊,總算緩緩松懈下來。

    白雪深深明白,從今而後無論發生任何事,她們依然是最親、最親的姊妹。

    三、32C

    嚴讀討厭夏天。

    他皺眉,腦海里全是今天早上出門上班時白隻的清涼穿著,他不喜歡她暴露太多肌膚在外頭讓別的男人覬覦,但她總嚷著自己怕熱,夏天被逼著穿上長褲會要了她的命,于是他每天早上都是臭著一張臉去上班,強迫自己不要太在意、不要再去想她今天穿了哪件無袖上衣、哪件超短熱褲。

    「老板……那個……我可不可以順道去買樣東西?」男秘書猶豫了許久,終于在吃完最後一口飯後,鼓起勇氣吞吞吐吐地問了。

    嚴讀愣了一下,看了下時間,還有空檔,便點點頭。「可以。」他喝下最後一口咖啡,隨興地問道︰「你要去買什麼?」

    正在喝水的男秘書因為老板難得開口閑聊而嗆咳了下,他拍胸順氣,這才回道︰「嗯,就是……我老婆最近想買內衣,然後……七夕情人節快到了嘛,我想說先去買來給她一個驚喜。」

    七夕情人節……嚴讀完全不知道還有這樣的節日,于是他站起身,說道︰「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一起……去哪里?」男秘書驚訝反問。

    「去買驚喜。」

    嚴讀毫不廢話,說完後便直奔百貨公司的內衣專櫃。

    他見男秘書熟門熟路地與專櫃小姐攀談問著哪件款式是最新流行,他不禁蹙起眉頭,不知該從何挑選起。

    正當嚴讀杵在專櫃前干瞪眼時,另一位專櫃小姐急忙上前詢問,「先生……請問你是要買來送給女朋友的嗎?」

    他嗯了一聲,頭一遭來到女性內衣專櫃的他,保持著目不斜視的端正行為。

    「請問你知道你女朋友的上圍和罩杯大小嗎?」專櫃小姐盡可能保持職業性的笑容,心里因為他過于僵硬的反應而偷笑。

    「32C。」他簡短回應。

    接著他听見一旁豎起雙耳聆听的男秘書倒抽一口氣,更對他投來羨慕的眼神,他不為所動,繼續听著專櫃小姐的問題——

    「那你想要買什麼樣的款式給女朋友呢?甜美的穩定包覆?性感的深V爆乳?還是成熟的歐風奢華感?」

    嚴讀眉梢一挑,頓時陷入極為掙扎的境界。

    「老板,性感深V爆乳最好啦!」男秘書非常熱情地湊過來推薦。

    嚴讀睞了眼男秘書,輕咳一聲,「我還不知道她這方面的喜好,要不三種類型都買好了。」

    專櫃小姐點了點頭,隨即又取出內衣型錄為嚴讀介紹幾種最新流行的內衣款式。

    他听著專櫃小姐細心的解說,然後再仔細挑選,終于買了三件連他自己都非常喜歡的成套款式結帳離開。

    「老板,你好幸福喔……」接受到嚴讀的斜睨,男秘書趕緊改口,「不是,我是說老板的女朋友好幸福喔……」

    嚴讀淡笑不語,滿心期待回到家可以看到白隻收到禮物後的驚喜表情。

    當晚,嚴讀忙碌到了晚間近十點才回到家,當他打開門後,客廳正開著冷氣,寧靜的氛圍里充滿著屬于她的隻果香氣,他小心翼翼地換上室內拖走入客廳,然後——

    他覺得夏天真好。

    喔不,他簡直是對夏天又愛又恨。

    此刻白隻正側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一條涼被隨意地覆蓋住她的腰肚,她上身僅穿了件黑色細肩帶小可愛,豐滿胸前甚至還有可愛蕾絲點綴,那讓她看起來非常性感可口,而她下半身只穿了件……三角褲,也是黑色蕾絲的那種,一雙修長白皙的美腿在他眼前展露無遺。

    嚴讀覺得渾身燥熱,他伸手扯了扯領帶,打算先去沖個澡讓自己冷靜一下,結果身後卻突然傳來白隻剛睡醒時的沙啞嬌嗓——

    「嚴讀,你回來啦?今天你忙到好晚喔,我有租一片DVD回來要和你一起看呢……」她揉揉惺忪睡眼再伸了個懶腰,全然沒有顧慮到嚴讀快崩潰的心情。

    嚴讀咽了咽口水,說道︰「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沖個澡。」正要往房里邁去的他忽地瞧見手上提著的購物袋,只好再踅回客廳,將袋子放置在沙發上。「這是情人節的禮物,因為不知道你喜歡哪種……款式,所以多挑了一點,先放在這里。」語畢,他頭也不回地迅速邁向臥室。

    她皺眉,不解地盯著他匆匆來去的身影,然後伸手將購物袋取來身邊,拆開的瞬間不由得驚呼連連,「哇!」她欣喜地輕撫著他為自己挑選的禮物。

    情人節的禮物現在就給她,他該不會是希望她馬上穿起來吧?

    白隻竊笑,挑選了一件自己最喜歡的深V爆乳款式穿上,接著便走入他的臥室,等著他洗好澡出來。

    嚴讀一走出浴室,便看見俏生生的白隻佇立在他眼前,而且只穿著、只穿著……他買的內衣!「我好喜歡,謝謝你!」她沖上前,在他的雙頰各親了一下。

    懊死……是他最愛的深V爆乳……

    「白隻,你最喜歡這個款式?」

    「對啊!好性感,對不對?」她牛奶白的豐滿雙胸在深黑色內衣的襯托下更顯得可口誘人。

    他伸開雙臂,一把將她摟入懷里,眼神透出危險的氣息,在她耳邊低聲說︰「你今天晚上不用睡覺了……」

    「咦?」

    她的驚疑聲全覆沒在他激狂又熱情的吻中。

    嚴讀暗自在心底決定還是最愛夏天了,因為,不需要動手脫太多衣服便能很快一口咬下他最愛吃的隻果。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他說我是毒隻果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午茶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