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妻過豐年(上) 第八章 老夫人就近看管(2)
作者︰陳毓華
    向老夫人請安後,纂兒發現老夫人看著她也沒多少喜色,呃,不對,應該說老夫人是那種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我讓人收拾了東跨院,你就住那里,我老了,早睡晚起,和你們小孩的作息不同,往後晚飯到正堂來吃,早飯就在自己屋里用,其它時間你可以自由活動,想做什麼都行。」

    「謝謝老夫人。」

    見她垂首跟著丫鬟到東跨院去了,蔣氏揉了揉眼頭。「沒有女性長輩的教導,就這樣漫天野地瞎長,將來也是個問題。」

    廖嬤嬤遞過來一盅金絲燕窩。「這小姑娘造化好,從今以後有老夫人看著,將來非同凡響。」

    「呿,瞎捧我什麼呢,兒女債啊,我這不就是欠了那小兔崽子的債,他倒好,拍拍**走了,給我留下這麼個麻煩,就是怕我過得太清閑了。」

    廖嬤嬤噗哧一笑。「老奴記得那東跨院大小姐也住過一陣子,多少年了,好多人想住都住不進去,您倒是舍得讓纂兒小姐佔了便宜。」

    「你這老貨!什麼便宜不便宜!」蔣氏呸了聲,眼神卻變得有些悠遠。「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一轉眼,灩兒都出門那麼多年了。」

    她的第一個孩子,遠嫁的女兒啊,一去就是江南,一年到頭難得回來看她這母親一眼。

    養兒一百,長憂九十九。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當了人家的媳婦,尤其龐氏那樣的家族,上要侍奉公婆,下有叔姑,又有了孩子,還得打理一家子,回來一趟拖家帶眷的,哪走得開腳?

    「所以啊,多了纂兒小姐,咱們清靜的彝秀堂終于要熱鬧一些了。」

    「你就是嫌我這把老骨頭太輕省,是嗎?還是經年累月和我這老太婆一起,覺得無趣了?」蔣氏和廖嬤嬤多少年的主僕情分,說起話來也不擺主子的譜,心里想什麼就說什麼。

    廖嬤嬤掩著嘴笑。「老奴從十二歲跟著老夫人,您出閣,我陪嫁過來,後來你把老奴配給了人,老奴心想,要不是您非說女人一定要嘗嘗結婚的滋味,身邊要有個能知冷暖的人,才不枉來人間一遭,老奴才不嫁人,想一輩子在您身邊伺候,老夫人一定也是想老奴了,後來才又把老奴叫回來,不是嗎?所以啊,就算還有下輩子,老奴也想和小姐再一起來過。」

    所以,怎麼會無趣?

    「你呀,就是生了一張巧嘴,讓我離也離不開你。」

    纂兒隨著蔣氏的大丫鬟珍珠來到她將來的住所。

    東跨院是彝秀堂延伸出去的兩層樓建築,說是跨院,起居室、內間、敞廳、小花園,一應俱全。

    一色黃花梨的家什,象牙瓖的十二扇立屏,如雲似霧的粉紅綃紗帷帳,瓖著彩色琉璃窗欞,鏡台前的花觚插著兩三枝桂花,滿屋都是桂花香氣,另外還有一個青瓷大盆立在一邊,栽種翠葉白花的水仙。

    從窗子看出去,小院里有玲瓏山石,山茶和梅花,有的含苞待放,小部分已經全開。

    這屋子大而美,精致絕倫,就連細微處都美不勝收,這就是富貴人家的風雅嗎?比起十樂院,層次又往上提了好幾個等級不止。

    她听珍珠說,東跨院原來是聞家大小姐小時候陪伴老夫人的住所,大小姐十歲時有了自己的院子便搬了出去,從此再也沒有人住過。

    咳,也不是沒有人垂涎東跨院這最好的院子,聞采黛三番兩次要求老夫人想住過來,都被老夫人婉拒了。

    另外,老夫人為了她,把原本黑漆漆的家什換成適合小女孩的黃花梨……

    珍珠還說了別的,可纂兒已經不關心。

    黃毛野丫頭住進國公府已經很了不起了,這會兒,托了她巽哥哥的福,還住進這生人勿進的東跨院,會不會太招眼了?

    好吧,就算招眼,那也不關她的事。

    人家安排她住進來,如此而已。

    金釧說,聞巽的生意遍布三教九流,有時連年夜飯也趕不回來,大年初一也不見得能見著他的面。

    據纂兒所知,聞巽除了是那個听起來江湖味很濃的結隱閣閣主,他手邊的生意還有鹽鐵糧,而鹽和鐵買賣都是官府統購,批發買賣,這也造就了國富民窮的現象。

    他能靠鹽鐵游走于民間和官府,一定和兩位在朝為官的兄長脫不了關系。

    除了生意,他還有庶務,這個「庶」字其實是很繁瑣的,東家和西家吵架,你就得出面調停,南家和北家今天不對盤,你得出來當和事佬,還要做到不偏不倚,兩廂歡喜。

    聞巽就一個人,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這樣的人說話要如何讓人信服?他能做到,真的很不容易吧。

    皇帝愛長子,百姓疼麼兒,麼兒不是一向最受寵的嗎?看老夫人對聞巽的態度就印證了這句話,可既然如此,又怎麼忍心讓他去做那種兩面不討好的事情?

    是人,再怎麼呼風喚雨,再如何高貴顯赫,都有說不出來的無可奈何吧。

    欸,反正那是人家的家務事,她操心這個做什麼?!

    既然這樣,反正距過年也剩下沒多少日子,她還是該干麼就干麼,時間到了,巽哥哥就會回來了。

    她安之若素的在東跨院住下,每日起身後,丫鬟會服侍她梳洗,年紀尚小的她也不需要怎麼打扮,頂多臉上抹點香脂,扎兩個丫髻,了不起再別上珍珠箍子還是小絹花,而後她會去正堂給老夫人請安,大多時候,老夫人不會留飯,不過今兒個也不知是不是看她順眼,居然讓她一同用飯。

    老人家吃得清淡,多是時蔬豆腐之類,陪蔣氏用飯她都當清胃腸,她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餓到連樹皮都想扒下來啃的小丫頭了,在竹屋時,喜嬸就算沒有每天變著新花樣,也是餐餐有魚有肉,來到聞府,這里的伙食簡直就是人在福中的往精細里吃,她心胸開闊,身上長肉,也長了個子,早不是從前那個面黃肌瘦的纂兒了。

    吃過飯,陪著蔣氏喝了消食茶,念念書給蔣氏听,沒下雪的日子,她會陪著蔣氏在園子里繞繞,要是天氣太冷,就在屋里走上幾圈,接著便在正堂邊,隔著珠簾的小間里默寫聞巽交代的功課。

    書案有些大,她坐著不只吊手,還容易腰酸背疼,蔣氏也不吭聲,過沒兩天卻讓工匠做了把適合她坐的椅子,至于筆墨紙硯都是最好的,替她磨墨的是之前那個替她布菜的二等丫鬟香淳。

    因為要給蔣氏過目,纂兒沒敢混水摸魚不說,寫得比往常還要認真,拿給蔣氏看的時候,她雖然沒有逐字研讀,倒也看了半晌,看得纂兒一顆心跟著忐忑起來,手心都冒汗了。

    「你這年紀能寫這一手字,倒是可以了。」蔣氏點了點頭,原本就嚴肅的臉這會兒多了幾分溫和。

    纂兒正要嘻嘻一笑,卻又听到蔣氏續道——「可我們聞家的小姐不只要能粗通文墨,德言容功都不能落下,我瞧你除了花房去的比較勤快以外,也沒什麼特別要緊的事,你翻了年就要多上一歲,以前我管不著你,既然現在巽哥兒把你交給我,你就得照我的法子來。」

    纂兒知道自己在人家的眼皮下過日子,蔣氏就算不過問她的日常,多得是會主動去向她稟報的人,所以對于蔣氏知曉她去花房並不驚訝,只是……老夫人,我沒有要做什麼大家閨秀,我只要做個普普通通的女子,不上不下,不好不壞,不用太出挑,想恣意的時候可以恣意一把就可以了。

    人上人?她不是那塊料。

    「你說說看,何謂德言容功?」

    纂兒信奉的做人道里就是,懂就說懂,不懂就要說不懂,打腫臉充胖子的後果向來都不會太好,何況大學聯考里沒有這道題目,她還真不曉得。

    「纂兒不懂,請老夫人教導。」她有禮謙遜的道。

    「我會替你請個女先生來教你,然後由你來告訴我什麼叫三從四德。」

    本!纂兒咽口水的聲音大到連一旁的廖嬤嬤都忍不住看了過來,容長臉上浮起同情的表情。

    老夫人是個要求嚴格的性子,只要她想,這女先生能差嗎?以前就是請了江南的大家來教大小姐的,這回就算不會遠從江南請人來,京里的女先生也不少,還有宮里出來的嬤嬤,只是老夫人向來不喜歡和皇家有什麼瓜葛,應該不會請那些教養嬤嬤。

    唉,纂兒重重嘆氣,讓她死了吧,她無精打采的垂下頭,不吭聲。

    她終于知道為什麼聞昀瑤見到老夫人就像小老鼠見到大貓,有多遠絕對躲多遠,從來不湊近一步。

    「在想什麼?」蔣氏掃去一眼,問道。

    這丫頭不知道吧,她可不是對誰都肯花心思的。

    「老夫人,纂兒有個請求。」

    「哦?說。」不願學習?還是有別的請求?擺出一副荊軻赴秦的神情,這孩子老是出人意表。

    「纂兒想吃油汪汪、香噴噴的蹄膀。」纂兒抬起頭,很垂涎的說。

    「方才的早飯沒吃飽?」那種油膩膩的玩意兒有什麼好吃的?

    「不是。」她搖搖頭,頭上的珠花跟著晃了晃。「纂兒從未上過學,德言容功,哪有那麼容易,那肯定是件很需要體力的事情,所以纂兒需要吃一塊厚厚肥肥的蹄膀,這樣才有動力支撐下去。」「你就直接說嘴饞就好了,編派些有的沒的。」蔣氏被她這歪理逗得嘴角差點忍不住地往上揚。

    「人家是真的這麼想。」她是認真的,好嗎?

    蔣氏也不唆,到了晚飯,還真給她備了香嫩不膩的水晶蹄膀香肴肉。

    纂兒吃得很快樂,她打算今天肥死自己,等女先生來了,才有精神體力去接受酷刑。

    她不是那種不知感恩的人,這世上沒有白白對你好的人,老夫人受巽哥哥拜托看顧她,人家也可以什麼都不做,當人家願意為你花心力的時候,表示你值得,表示老夫人用心,老夫人替她請女先生,雖然她真的沒想到自己還要再讀一回書,可想想這時候的人想讀書明道理,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只師資不容易,筆墨紙硯還貴得離譜,許多家庭得傾全家的力量還不見得能供起一個讀書人,加上資源稀少,所以文盲也特別的多,如今大餅砸下來,她雖然真心不喜歡讀書,卻也只能接著。

    蔣氏見她吃得香,不知不覺,竟也跟著吃了塊蹄膀肉。

    廖嬤嬤看得眼珠子差點凸出來了。

    由于長年寡居,加上喜靜,子孫輩們來了不見得能討老夫人歡喜,老夫人的飯桌上雖然伺候的人多,可經年累月就她一個人吃飯,無論多麼美味的食物也覺得沒味道了,脾胃又怎麼會開?

    許多年來,老夫人不只吃得少,也偏清淡,有時候連她也看不下去,可不管說了多少遍,老夫人還是我行我素。

    但是今兒個老夫人不只留了纂兒姑娘用飯,居然還吃了葷食?!

    老夫人身邊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有個能承歡膝下的人吶,這纂兒姑娘,看起來是對了老夫人的眼。

    「老夫人,您吃一塊八寶鴨肉。」纂兒沒假丫鬟的手,親自夾了鴨肉,還很順手的裝了一盅三七烏雞湯遞了過去。

    蔣氏沒說什麼,兩樣東西都淺嘗了幾口。

    廖嬤嬤激動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養妻過豐年(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