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二代富二代 尾聲
作者︰
    相擁過後,裴易行先幫郝詠嫻把行李扛上舊家。

    「行李都拿回來了,所以……不會再去了?」他其實想問,是不是可以永遠待在他身邊?

    郝詠嫻抹掉眼淚,露出很久沒看見的調皮笑容。「事實上我有十箱行李,這次只拿回來兩箱,你說咧?」

    十箱咧!听她在講,他可沒那麼容易被糊弄過去。

    不過,他的心真的還沒完全放下。

    進到屋里後,跪坐在她面前,他執起她的手。「詠嫻,對不起,你是不是願意原諒我了?」

    郝詠嫻沒有馬上回答他,只是靜靜地瞧著他。

    他不怕再次被她拒絕,真的不怕,只是這一次他會懇求她,若她要再次走出去,可不可以在方便的時候捎個訊息給他?不要完完全全把他關在她的心門外,他真的好需要她。

    郝詠嫻還是沒回答他,伸手輕輕在他的臉龐上來回摸撫著。

    他瘦了,也不再精神奕奕、神采飛揚的了。

    听說他的公司營運得很好,錢賺很多,版圖也如他當初計劃的持續擴張,進軍國際。但是,他的快樂卻萎靡了,心也老了,感覺好孤單。

    她只輕輕將他扶起,要他坐在她的身旁,然後嬌小的身軀整個躺進他懷里,小手拉住他的大手,要他用雙臂環著她,成為她休憩的港灣。

    「今天要忙很晚嗎?」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

    「不,你想,我可以今天整天陪你。」

    她輕笑出聲。「不用啦,再來要過年,現在一定有很多事要處理。等下方便帶我去你新家嗎?晚上再回來陪我吃飯,我想跟你聊天。」他這一年來的大事,她哥都有跟她說。

    裴易行笑了,輕聲應允,「好。」

    ***

    當晚裴易行準點下班回家,嚇破一整間公司員工的膽,包括大樓守衛,還以為他家是不是出大事了。

    是出大事了,但是是好事。

    裴易行一進家門就看到阿美和郝詠嫻兩人一邊在廚房忙碌,一邊閑聊著她在國外當志工的情形。

    「不是說要跟我聊天嗎?怎麼把我的權利給了別人?」他開玩笑道。

    這樣的情景簡直是作夢,他以為還要等很久很久。

    「先生,您回來了,郝小姐人好好呢,也好會煮菜。你們去客廳坐著,我把飯菜端過去。」

    「阿美,等下一起過來吃啊!」郝詠嫻招呼道。

    「不不不,我今天休假,張羅完老先生後,等下就要出去跟男朋友吃飯約會了,會‘很晚很晚很晚很晚’回來,所以……所以你們隨便。」

    她要講的是「自便」吧!郝詠嫻不好意思地紅了臉,她才剛回來呢,才沒那個意思。

    于是,晚飯只剩他們兩人吃,阿美很有效率的安頓好裴父後離開。

    懊幫她們加薪了。裴易行在心中想。

    晚餐中,郝詠嫻不斷講述在國外當志工的情況。原來他們跑到了非洲、印度尼西亞、甚至巴基斯坦。她說當她第一次看見那些孩子時,眼淚就流了出來,覺得自己實在太幸福太幸福了。之後,跟著志工團一起為孩子們服務,每一天她都非常快樂,心里有說不出的充實感。

    「你知道嗎?當時的我覺得自己來到世上,就是要做這些事啊!所以,就算天氣很熱,皮膚被曬得通紅,我還是和那些孩子們相處得非常開心。」

    裴易行一邊听她說,一邊微笑以對。「那語言呢?有沒有學會什麼新的語言?」

    「哈哈哈,真的沒有,我說的他們听不懂,他們說的我也沒有一句听懂。」

    但世界的語言就是微笑和行善,只要做對事,得到的響應就會是對的。

    晚餐就在愉快的聊天中結束。

    當兩人窩在客廳享受靜謐時,裴易行才忍不住問︰「何時要出發?」

    「嗯?」郝詠嫻從他臂彎里抬起頭,滿臉疑惑。

    「何時要出發再出國?听你講得這麼開心,絕對舍不得離開那樣的環境。」

    她仔細看著他的表情。這個男人心里明明怕得要死,但就是問得這麼淡定,不過握住她肩頭的大手不知不覺愈來愈用力,倒是道出了他的心聲。

    把頭重新埋回他的胸口,她小聲地說︰「我好像還沒跟你說,我原諒你了。」裴易行听到了,雙臂抱她抱得更緊一些。

    「我知道你這些日子來一定很難過,我很抱歉。」讓他等了那麼久。

    他下巴頂在她的頭上,用力搖了搖,表示自己一點都不介意。

    不過,等了那麼久,她是要回答他了沒?

    「詠嫻,既然你已原諒我了,可不可以給我一個答案,告訴我你什麼時候要再出發?如果可以的話,讓我知道你要去多久,我好有個心理準備。」郝詠嫻不明白地起身瞧著他,「什麼心理準備?」

    「我知道你喜歡服務人群,也適合待在那樣的環境,可是現在的我還無法放下一切陪你到處去,我很怕,萬一你有天忘了回來,那我怎麼辦?所以讓我提前知道,我至少可以想想能做些什麼,提醒你還有一個人在台灣等你。」

    之前的事讓他明白了,兩個人之間除了為對方著想以外,也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想法還有擔憂的事,否則就會重蹈覆轍。

    所以他說給她听,不介意讓她知道他的害怕。

    郝詠嫻笑了,眼眶含淚地笑了。

    她撲向他,抱緊他。「對不起,我一定讓你很擔心、很操心、很傷腦筋。」裴易行握著她雙肩,輕輕拉離。「不,你只是讓我很愛你而已。」

    一句動听的情話,女人怎麼可能還忍得住?

    沒有什麼矜持了,就算這不在計劃里,但此時此刻她只想好好愛這個男人。太久沒有深入地踫觸彼此,兩人的身體才摩擦便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詠嫻,對不起,我等不了……」就算再理智,真的,此刻沒有一個男人有辦法忍。

    但郝詠嫻何嘗不是?

    她主動引領他進入她,久未容納的緊窒馬上讓兩人同時輕喘一聲,而原始的律動本能早無法再繼續等待,開始了愛情里最初始的節奏。

    當雲雨初歇,兩人蓋著棉被分享彼此的體溫時,郝詠嫻才告訴他她的計劃。

    「雖然我很想再出國去當志工,但你知道嗎?當我人在國外時,才知道自己那麼那麼想你,那麼那麼想待在你的身邊。要服務,哪里都可以?,可是,有人不需要其他人,只需要我。」

    裴易行愛憐地輕點她的鼻頭。「下一次,若我有任何困難,我絕對讓你替我分擔,不再獨自扛下。我不會用自己的方式解決,會跟你溝通、听你的建議。詠嫻,我再怎麼努力,所有的成就只為了一個人,若那個人在我成功之際離開了我,那所有的一切,對我都沒有任何意義。」

    鎊自幾句簡短的話,讓彼此的心更貼近了。

    傷口需要時間痊愈,而對彼此的愛則可以撫平傷痕。

    愛有很多種方式,就算方式對錯有待商榷,但只要有愛,都有機會磨合到圓滿,不是嗎?

    ***

    寧靜的郊區,今晚難得熱鬧起來,因為裴易行娶妻,在自家豪宅里開趴請客,不只親朋好友前來祝賀,各界的政商名流也都來送上祝福。

    大家都知道,裴易行這位難得的奇才疼女友,也就是現任老婆,是出了名的,不能送上自家的女兒攀關系實在有點可惜,只能抓緊機會給他留下好印象。既然他疼老婆,那送禮送對味就是了,所以今天郝詠嫻身上的結婚禮服、結婚飾品,甚至是接下來去希臘愛情海的蜜月旅行,都是這些商場上亦敵亦友的大老板們贊助的。

    「裴總啊,蜜月好好享受,我們大伙兒絕對按兵不動,一定等你度完蜜月再好好廝殺一番,您千萬不要掛心這里的生意哪!」

    這句話可不是威脅,是私交甚篤的商場對手獻上的祝福。

    人家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他們可不屑玩暗的,要正大光明決斗,贏了才有成就感嘛!

    「呵呵,胡老板多慮了,我人雖然在度蜜月,但仍可運籌帷幄于千里之外,您有什麼招盡管使出,不用為了我的新婚假期咬牙忍耐,我怕您會手癢哪!」

    裴易行這番大膽言詞非但沒有招惹來白眼,反而讓大伙兒對他更是敬佩臣服。

    他是個面面到的謀事者,也是個胸襟廣闊的企業家,難怪在商場上結交朋友的速度比樹敵還快。

    就算是競爭對手也會拜倒在他的風采之下,慶幸自己有生之年可以與之匹敵,將了無遺憾了。

    再怎麼說,婚宴終究離不開酒國文化。

    但是,多虧了郝詠銘替新郎擋酒擋得很海派,一杯接著一杯干。

    「爸媽,我看你們先請回吧,我派司機載你們回去。至于詠銘,就留在這一晚吧,他醉得挺厲害的。」

    客人都離場後,裴易行把醉倒在前院涼亭的郝詠銘扶進客廳。

    「對啊,爸、媽,把哥留下吧,明天他清醒一點再送他回去好了。」郝詠嫻也附和。

    「喂!誰說我醉的?我沒醉,听清楚,我、沒、醉!我不留在這當電燈泡!」郝詠銘頂著一張醉紅的芙蓉臉睜眼說瞎話。

    「拜托,我這邊這麼大,電燈泡好幾顆,哪差你一顆?」裴易行翻了白眼,不打算用正常邏輯和醉鬼說話。

    郝詠銘生氣地揮掉他攙扶的手,有氣無力地吼道︰「哼!我,郝詠銘,可是世上獨一無二的,才不是誰的替代品,也討厭當配角!我、不、做、電、燈、泡!」他非常堅持。

    郝詠嫻看了裴易行一眼,笑著搖搖頭。「是是是,不做電燈泡,但等下晚點我怕小行有朋友又來亂,哥,我不想我的新婚之夜得獨守空閨,你就留下來,需要的時候幫我擋擋嘛!」

    還是做妹妹的體貼,順著他的話哄,馬上讓郝詠銘非常有兄長氣概地點頭答應。「那我睡客廳吧,有事我擋!」

    豪氣地拍著胸脯說完,郝詠銘往沙發上一倒,下一秒已經睡死過去。

    「我哥啊,今天八成是想到自己的傷心事了。」

    「沒關系,他天生麗質,只要想開了,怕只有他讓女人流淚的分了。」或許,還包括男人呢!

    郝父郝母離開後,裴易行幫著佣人一起收拾善後,累了一天的新娘子則趕快去泡個舒服的澡,洗去一天的疲累。

    當夜已沉,月亮高掛的時候,裴易行輕手輕腳地上了床,將早一步躺在床上的人兒擁入懷里。

    「好久喔!」新娘嬌聲在他懷里嚷著,語氣像是抱怨,其實是在撒嬌。

    「哪會,被窩都還沒暖呢。」他含笑回道。

    「吼——吼——吼——我就知道,你娶我回來是要幫你暖床的!」郝詠嫻戳著他的胸口,他沒痛,她的指頭倒是痛了。

    「當然——是啦!」裴易行大笑地抓住她的手,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而且,我告訴你,暖床,是這樣暖的……」

    「嗯哼……」

    外頭的月光柔柔地穿過窗戶,照在綺情正濃的房里,正忙著的兩人都沒有注意到,擱在床頭櫃的手機屏幕悄悄閃了兩下。

    傍讓我哭過的新郎,以及被我弄哭過的新娘︰

    今天是你們的大喜之日,我沒辦法到場祝賀,非常遺憾。

    只能透過簡訊,從美國遙寄我的祝福給你們。

    你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能有今天的結局,我想誰都不會意外。

    曾經,我幻想過這樣的幸福會是屬于我的,但事實證明,每個人都有專屬的幸福,而你們,是彼此專屬的。

    听人說過,如果是真愛,那麼不管發生什麼事、不管在哪里,真愛依然是真愛,不會改變。

    我想,你們讓我看到了真愛的模樣。

    抱喜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P.S.:詠嫻,顧好你的男人吧!你的男人要是沒有你,絕對會是個心狠手辣、沒血沒淚的壞男人!所以,為了全天下女人的福祉,巴緊他吧!

    廖語敏賀

    小沙發上,新郎的西裝迭著新娘的禮服,就像床上的主人翁一樣。

    珍愛,相惜。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負二代富二代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