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運年年(上) 第八章 每天會回家(2)
作者︰千尋
    但是,動作最快的不是莫離,而是春天、夏天,他們就站在衛翔儇跟前。

    沒有人指揮他們,看到顧綺年的臉色慘白,听到她的抽氣聲,他們想也不想就掄起拳頭,使盡全身力氣朝衛翔儇拳打腳踢。

    「放開姨!」

    「不準欺負姨!」

    「壞人,你是大壞蛋,鬼會找你!」

    兩個小孩明明受到嚴重驚嚇,但他們堅持不退開,聲嘶力竭地拿衛翔儇當沙包打。兩手搗住眼楮,衛左不敢看下去,這是逆倫啊,才四、五歲就這樣,要是長到十四、五歲,會不會跑去弒父?

    情況已經夠混亂了,莫離還跑過來湊熱鬧,眼看她的手就要抓住王爺的衣領……

    衛左發誓,他絕對不是擔心主子挨打,而是擔心衛右回來揍他,那個想動手打主子爺的沒腦吃貨,恰恰是衛右的心頭寶啊!

    啪啪啪,迅雷不及掩耳間,衛左朝莫離攻三招。

    莫離為了躲開他的掌風,整整倒退三尺,她氣得雙眼通紅,想把衛左給瞪死!

    這個吃里扒外、養不熟的白眼狼,虧綺年每一頓都沒把他落下,他居然是這樣回報她的?下次綺年再給他東西吃,自己絕對、絕對要在他的碗里下砒霜。

    衛左哪顧得上她的想法,一把她逼退,連忙轉身拉住王爺的手,急急勸道︰「王爺,有話好說,您先放手,顧姑娘會痛,春天、夏天會嚇到。」

    衛翔儇的視線始終沒有辦法離開顧綺年。

    因為她的眼楮像小瑀、她的氣質像小瑀,連倔傲不認輸的表情都像小瑀,他已經提醒過自己千百遍,卻無法阻止自己的迷糊繼續進行,他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彼綺年見無論春天、夏天怎麼踢打衛翔儇他都紋風不動,兩個孩子越打越使勁,卻也越打越沒自信,嘩嘩的眼淚流了滿臉。

    心很酸,她不是為了自己的疼痛向衛翔儇妥協,而是心疼春天、夏天。

    她深吸氣,壓下自己的桀驁不馴,柔聲道︰「請王爺先放開我,春天、夏天是真的嚇壞了。」

    很好,現在她連口氣都像小瑀了,像軟聲哄慰自己的小瑀,像無比耐心的小瑀,像心疼自己的小瑀……

    怎麼辦?他被雷打中了!因為明明知道她將會對自己做什麼,可,他還是無可救藥地喜歡上她,他完了、他沒救了,他毀了……

    「王爺!」衛左也忍不住了,大喊一聲。

    衛翔儇終于回過神,終于發現氣氛很怪異,也終于看見對自己拳打腳踢的春天、夏天。

    他下意識松手,顧綺年來不及檢查自己的手腕,立刻蹲下身,一手一個把兩個嗚咽低泣的孩子摟進懷中。

    她安撫他們,低低地勸說著,「別哭,春天、夏天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點點小事不會害怕的,對嗎?」

    夏天、春天一面揉著眼楮,一面問︰「姨痛嗎?」沒有事先約定,相同的話從不同的孩子嘴里說出來。

    只有三個字,卻听得顧綺年鼻酸,原來不是害怕,而是擔心她痛啊,緊緊摟住兩人,滿心安慰。瞧,只要真心對待,就會被回饋以真心。

    她把淚水眨回去,笑道︰「才不會痛呢,王爺只是和姨開玩笑。」

    「真的不痛嗎?」春天不相信,要拉她的手查看。

    彼綺年把手收回來,轉而抱緊他,親上他的小臉頰。「沒事,姨真的不痛,可你們剛才做得不對,姨教過的,君子動口不動手,打人是不好的行為,你們應該跟王爺道歉。」

    小事一樁,她不想鬧得父子敵對。

    她輕輕把兩人往前一推到衛翔儇面前,顧綺年沒說「父親」,卻說王爺,是因為她並不認為衛翔儇會認下他們。

    如果他願意,那麼他倆不會被送到待春院,換言之,他只是不想骨血外流,卻沒真把他們當兒子看待。

    王爺的事與她無關,她不多嘴,更不想給孩子希望又令他們失望。

    她用眼神鼓勵春天、夏天認錯。

    兩人固執搖頭,不肯認錯。他們雖然年紀小,但從小夠打到人,很有經驗的,他們知道姨在說謊,王爺根本不是在開玩笑,他是真的弄傷姨了。

    彼綺年堅持,低頭才能讓他們的處境好轉。她早晚要離開,不能一直陪伴他們,他們必須有個可以依仗的父親,即使那個父親並不打算為他們正名。

    彼綺年點頭,春天、夏天搖頭,顧綺年皺眉鼓頰,佯裝生氣,春天、夏天滿肚子為難,想反對又不敢反對。

    看著三人的互動,理不清為什麼,衛翔儇竟然覺得心暖、心軟,顧綺年對春天、夏天確實很上心。

    彼綺年急了,輕拍春天的**,逼他上前道歉。

    夏天看見、沖動了,他大步上前,抬頭挺胸,左手叉腰、右手戳著衛翔儇的肚子,大聲說︰「你這個壞王爺,你不能跟姨開這種玩笑,姨會害怕。」

    這個可愛的小動作讓衛翔儇按捺不住,噗嚙一聲笑出來。

    衛翔儇的反應讓顧綺年松口氣,衛左的一顆心也落了地。

    衛左急急忙忙湊上前,對夏天說︰「放心、放心,你們顧姨很勇敢,不會怕……」

    莫離雙手橫胸翻白眼,哈!合著顧綺年的勇敢就是用來給人欺負的?!

    衛左的話沒說完,被衛翔儇一瞪,話突地卡在喉嚨口,連連咳好幾聲才順過氣。

    衛翔儇板起臉孔問︰「誰讓你們叫我王爺的?沒有人告訴你們,我是你們的爹嗎?」

    這句話像轟天雷,一下子震壞眾人的耳朵。

    是她估計錯了?王爺沒有不認他們,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不給他們正名,不讓他們過主子的生活?

    「你是我們的爹?」春天烏溜溜的大眼楮上下打量衛翔儇,似乎在考慮這句話的真實性。

    夏天的小手擋在嘴邊,湊到春天耳朵旁,低聲說︰「他騙我們的,不要上當!」

    夏天的話惹得衛翔儇黑臉,顧綺年卻忍不住地迅速別過頭,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偷笑。莫離一臉的看好戲,只差沒給夏天拍手叫好。

    衛左又急出一身汗,這天氣……怎麼會熱成這樣?一定要多喝幾杯茶水,否則肯定會暈倒。

    「你就是這樣離間我們父子的?」衛翔儇「指定」凶手是顧綺年!

    離間?冤枉哦,他的理解能力有沒有問題?這世間還有沒有天理?她說的每句話明明都是想把他們攏在一起、想化嫌隙為親情……

    好吧,顧綺年苦笑,看來這位王爺是真的很不喜歡自己啊,明明對孩子喊王爺的不光是她,怎麼問題全落在她頭頂上?

    她也不辯駁解釋,一手拉過一個孩子,對他們真摯地表達自己的立場。「對不起,姨剛說錯話,這位爺是鼎鼎大名的靖王爺,也是春天、夏天的親爹爹,听說他很厲害哦,他是個英雄,有壞人來侵略的時候,都是他帶兵把壞蛋打出去的。」

    「他的武功很好嗎?」夏天問著顧綺年,眼附卻往衛翔儇身上偷瞄。

    「嗯,比你們左叔、阿離都好很多。」顧綺年回答,卻抱歉地瞄了衛左、莫離一眼,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誰讓人家叫做王爺。

    「只好一點點好嗎?」莫離噘嘴,不滿意顧綺年瞬間倒戈。

    「如果他是爹,為什麼不回家?」春天的問題是經過深思熟慮過後才問的,阿牛的爹每天下田後都會回家。

    「姨不是說了,你們的爹爹是英雄,他要帶著軍隊到很遠的地方和敵人打仗,怎麼能輕易回家?如果沒有你爹,我們都被壞人抓走啦,這不,他一打完仗就立刻回來看你們啦。」她說的是「看你們」,不是「養」、「照顧」……或者其他身為父親會做的事,還是老原因,擔心孩子希望大,失望也大。

    夏天想了想,又對上衛翔儇,問︰「所以你現在會每天回家嗎?」

    彼綺年苦笑,這小子不簡單,非要戳穿她的謊話才甘願?顧綺年還想替衛翔儇說兩句,沒想到他比她更早一步開口——

    「我會!」

    彼綺年受到驚嚇了!會?會什麼?會每天回家?怎麼個回法??是把春天、夏天帶到他生活的那個「家」,還是……每天回待春院?

    對不起,她心髒無力,不敢往這方面多作想像。

    吃飯是緩和氣氛的好活動,在杯盞交錯間,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容易升溫。

    因為吃飯是緩和氣氛的好活動,因為衛翔儇回答夏天「我會」,因為衛左想修補莫離和王爺的關系,于是顧綺年損失了一只鴨子和一只雞!

    莫離和衛左興奮地提著殺好、剝洗好的雞鴨,笑咪咪地遞給顧綺年。「給你。」

    她心心念念的燒鴨子終于可以上桌了。

    彼綺年眼楮瞪得大大的,看著兩只在半個時辰前還活跳跳,現在卻魂歸離恨天的雞和鴨,倒抽口氣,指指它們,問︰「這是誰?」

    衛左笑眼眯眯地舉起鴨子,「這是大肥。」

    莫離舉起雞,「這是胖胖。」

    非常好,他們在挑選食材上有相當高的天分。顧綺年皮笑肉不笑地問︰「大肥和胖胖咬你們了?」

    「沒有。」兩人同時搖頭。拜托,他們的武功高強,想咬他們有那麼容易嗎?又不是夏天、春天,會被追得滿院子跑。

    「那麼,它們跟你們搶食了?」

    「也沒有。」他們只吃美食,不吃米糠的,那個味道不好。

    「那麼請問,為什麼殺它們?」

    「因為王爺要留下來吃飯啊!」衛左回答得理直氣壯。主子的餐桌上一定要有雞、有鴨、有魚,他想到什麼似的,對莫離說︰「啊,對,等一下再去撈一點蝦。」

    「對啊、對啊,上次綺年說要給我們做炸蝦卷。」莫離接話。

    莫離的口水快滴出來了,如果王爺和顧綺年對峙,她一定站在顧綺年那邊,但如果顧綺年和美食站在不同邊,她一定會選食物的啦!

    彼綺年滿臉無奈地說︰「容我解釋,王爺是你們的主子爺,不是我的主子爺,我想,我並不需要特意討好‘你們的」主子爺。」

    她還盤算著,最近幾天餐桌上以「儉模」為主題,也許王爺會不想委屈自己的口腹之欲,少「回家」幾趟。

    對啊,她是恐慌了,她不願意衛翔儇改變自己的生活,她無法形容自己對他的感覺,她不想放任想靠近他的欲望泛濫。

    「可是顧姑娘……」衛左抓抓頭發,又抓抓後腦,欲言又止。

    「有話就說。」顧綺年嘆氣。

    他想了半天,最後善意提醒,「姑娘是皇後娘娘賜給王爺的,所以,王爺也是你的主子爺。」在他的認知里,不管是當下人或妻妾,都應該對主子爺忠心耿耿,別說兩只雞鴨,就算主子爺要他們的命,他們連眉頭都不該皺一下。

    懊死!衛左的話狠狠踹了她一腳,硬逼著她看清現實。

    看顧綺年沒意見了,衛左當她認同自己的話,笑眼眯眯地說︰「我再去弄一條魚,對了,主子爺喜歡吃蓮子銀耳湯,我去摘幾顆蓮蓬回來。」

    現實讓人非常憤怒,顧綺年氣得大跺腳,在衛翔儇出現之前,衛左和莫離完全照著她的指示行事,但他一出現,她立刻變身成奴婢,這感覺很糟糕。

    她咬牙問︰「你們知不知道,我、很、窮?」

    兩人對視一眼,很窮?會嗎?莫離出去一趟就摟一百兩回來,要是窮的話,讓她多出去幾趟就好啦。

    衛左一頭霧水地望向顧綺年,她這是……謙虛嗎?

    莫離也不明白,問︰「銀子用完了嗎?你給我食單,我明天再去一趟福滿樓。」

    啊!顧綺年想尖叫,這世界的制度改了嗎,不是當爺的要養奴婢?怎麼是她這當奴婢的得替爺養兒子、養下人,現在連主子爺都要養了?

    她氣到說不出話,猛地一轉身,抓起刀子狠狠在砧板上猛剁。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吉運年年(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千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