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本月不婚變 第10章(2)
作者︰芯琪
    薛敏回來,已經是一周後的事了。

    她上門跟沈墨報告了分公司處理的事,又說了大致的動向。

    吳思在一旁听得有點迷糊,卻看出薛敏明顯憔悴了很多,整個臉頰凹了進去,唇色發白,還有黑眼圈,不知是工作太忙還是病了。

    等兩人說完正事,吳思不由問道︰「薛小姐不舒服?面色怎地這麼差?」

    薛敏虛弱一笑,「沒事,有點感冒,吃了藥已經好多了,多謝吳小姐的關心。」

    既然她說沒事,吳思也不便繼續問下去。

    第二天沈墨送沈小齊去幼稚園,薛敏卻突然登門了。

    吳思剛起來吃著早餐,有些奇怪道︰「沈墨出門了,薛小姐有事可以直接打他的手機。」

    「吳小姐,我是來見你的。」她開門見山地說著,一步跨入了屋內。

    吳思聳聳肩,既然她送上門來,自己也不客氣了。

    「那天凌瑞的媽媽忽然去飯店,薛小姐知道是怎麼回事嗎?」才剛坐下,她盯著薛敏的表情,將心里的疑問說出口。

    薛敏輕聲笑了,「吳小姐這是懷疑我讓她上門的?如果沒有真憑實據,就不要胡亂猜測。」

    「去出差的事外人不知道,如果沒有人特意告訴她,凌瑞的媽媽怎會找到飯店,還知道我的房間?」吳思又把皮球踢了回去。

    「凌家是個不小的家族,要找出一個人不是難事。」薛敏依舊矢口否認,忽然從包包里拿出一包煙,「吳小姐,不介意我抽支煙吧?」

    「介意!」吳思皺起眉,她最討厭煙味了。尤其是家里有孩子,殘留的二手煙根本就是毒藥,她可不希望沈小齊聞到。

    薛敏的表情有一瞬間的怔忪,很快就恢復了從容,「其實凌先生對吳小姐一往情深,如果不是他媽媽從中作梗,現在你們很可能已經成家,有了像小齊那麼大的孩子……」

    吳思不耐地打斷她的話,「薛小姐,這世上沒有什麼‘如果’。就算當初我真的堅持跟凌瑞在一起,也不見得有現在這樣幸福。」

    她又笑了,「確實,能嫁給沈墨是一件很好的事。可惜,當年我只差一點,吳小姐只比我多走了一小步。」

    「有些事不爭取就很難得到。」吳思有點不高興,反駁道︰「薛小姐這麼說,是埋怨我搶走沈墨了?」

    「只是有點遺憾。」薛敏的笑容不變,眼神卻一點點地冷了下來,「五年前跟現在的你,跟沈墨都不般配。不管是外貌還是能力,吳小姐都沒能幫到沈墨,甚至給他惹了不少麻煩。」

    吳思張口又要反駁她的話,卻被她止住了,「吳小姐不必急著解釋,分公司的事,沈墨沒有告訴你對吧?鬧了這麼大的丑聞,對合作方無疑是打了一巴掌。即使是壓住了報章雜志,網上卻對此議論紛紛。

    「他的壓力很大,合作方也極為不滿意。如果這個企劃不是已經完成了大半,恐怕對方會要求中止合約。公司損失甚大,名聲也是,你以為今後沈墨要怎麼擺平這樣的事?」

    薛敏嗤笑一聲,「妻子在飯店房間門前跟舊情人擁吻,這樣的消息,業內的人打听一下就會知道了,你要沈墨的面子往哪里擺?」

    吳思被說得啞口無言,沒想到這件事影響會這麼大。只是,她寧願被沈墨指責,也不願听薛敏的說教。

    「多謝薛小姐告訴我,我會跟沈墨好好談一談。至于凌家的兩人為什麼一前一後的到飯店來,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薛敏瞥了她一眼,哼道︰「……隨便你。」

    看著她走了出去,吳思立刻關上門,頗為咬牙切齒,她就不信找不到蛛絲馬跡,滅掉薛敏的威風!

    吳思打電話給蘇采的時候,听得出對方很沮喪,說話有氣無力的,可是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

    有時候,笨拙的語言安慰反而得不到什麼效果,還不如直接讓她獨自安靜的想一會,隔兩天再帶她去吃飯唱歌,狠狠的發泄一下。

    倒是蘇采听說飯店的事,立即興奮得要命。顯然八卦精神一燃燒,所有的煩惱都沒了,男人也丟到一邊去了。

    「凌瑞媽媽那麼跩,又去找你了?這個女人真是沒事做,看著自家男人的時間都不夠,還要過濾兒子交往的人,累得夠嗆。」蘇采明顯是幸災樂禍,就差沒說此女會未老先衰了。

    吳思听得好笑,卻想起正經事,跟她說了前後巧合的事。蘇采也琢磨著這個連環計足夠狠的,立即表示全力支持她去揪出嫌疑犯的狐狸尾巴,還提供了私家偵探一枚。

    「別看那人年輕,他是退伍軍人,行動力一流,拍照的角度也是一流。很多名門都請他去捉奸,從來沒失手過。」

    這話怎麼听怎麼別扭,吳思窘了,「你怎麼認識這樣的人?」

    這一問,蘇采扭捏了,支吾了很久才說此男一直在追求她。

    吳思樂了,被這樣厲害的私家偵探喜歡上,一舉一動都在對方的掌握之中,肯定生活也無微不至的被照顧著。

    她這麼一說,讓蘇采寒了一把,發誓要把房間里的窗簾加厚,再仔細檢查有沒有竊听器之類的小玩意,讓吳思忍不住捧腹大笑。

    不過這私家偵探確實厲害,不到四天的功夫就給吳思送來了一袋子的資料,比如薛敏這幾天見了什麼人,又在什麼時候出門,身上的裝扮或者任何可疑之處都提到了。

    的確很敬業,難怪有許多人直接點名要此人出馬,如果不是蘇采的關系,吳思自個兒是找不著這樣的人才。

    不過看來看去並沒有多少蛛絲馬跡,只在最後一頁提起薛敏打了一個電話。

    吳思楞了一下,此人神通廣大,連通話紀錄都查到了?

    抱著嘗試的態度,她去公共電話亭撥通了那個電話,那邊傳來一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吳思立刻就掛掉了。

    她眯起眼,果然這個電話是凌母的。

    誰執導了這場戲,顯然要水落石出了。

    由此可見薛敏的心機之深,先是打電話讓凌母匆忙趕來,也料到凌瑞收到消息肯定會來關心她,再通知記者在飯店外面候著,只要拍到凌瑞走入房間的照片,稍微添油加醋就能讓沈墨誤會。,

    可是沒想到,凌瑞這麼入戲,反而是幫了個大忙。

    這出鬧劇真正達到了高潮,薛敏肯定是笑得闔不攏嘴。

    吳思表面上不悅,一手托著下巴沉思這件事要怎麼解決,薛敏如果一直在沈墨身邊,就是個不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忽然爆炸,非常危險。

    如果不由分說的開除她,也會讓公司其他助理感到不安,可是難道要大肆宣揚這件事,證明之前飯店的一切都是薛敏謀劃的?

    那麼,之後呢?不只讓沈墨的顏面盡失,還令她沒了立場,不知道背後會有多少人竊竊私語……

    還是上門大鬧一通,給薛敏一個教訓?

    這樣做實在跟潑婦沒什麼區別,對她來說真是丟臉丟到別人家去,這樣降低身價的事,她也不願意做。

    想來想去,吳思覺得越來越氣悶,其實,懲罰別人等于是懲罰自己。

    不過話說回來,薛敏做了這些事肯定不想讓沈墨知道,一直以來提心吊膽,才會面色那樣憔悴。

    吳思吁了口氣,顯然她還有點良知,做了虧心事還會感到忐忑,這樣的心理折磨,為何人的責罵更要難受很多。

    如果她跟沈墨依舊甜甜蜜蜜,幸福地繼續過日子,對薛敏也是一大打擊。

    吳思想通了,只覺一口怨氣吐了出來。

    如果可以的話,她恨不得臭罵薛敏一頓再狠狠踢上兩腳,但是這樣費了力氣,反倒可能給人留下把柄。

    以薛敏的裝模作樣,如果在別人面前假情假意的哭訴一番,說不定別人還以為她才是惡人,經常無故欺負她。

    倒不如不動聲色的繼續跟沈墨好好過日子,情意綿綿,氣死她!

    還沒等吳思付諸行動,在薛敏面前好好跟沈墨曬恩愛,晚上回來的時候,沈墨告訴她一個震撼的消息。

    「薛敏離職了,打算跳槽到別的公司。」

    吳思嚇了一跳,沒想到薛敏會主動退讓離開沈墨,「這麼突然?她就這樣走了?」

    「嗯,今天交接工作。那邊給了相當不錯的薪酬,又是大公司,對她的前程有很大的助力,我也就放手了。」沈墨沒有太介意,公司人員流動是正常的,能夠有更好的出路,他也是樂于見到。

    畢竟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人,能往高處走,能有更好的成就總是好的。他從來不想硬性約束底下的人,開公司如今是興趣,畢竟每年的時裝秀都有一大筆收入,他不缺錢。

    見沈墨不太介意,吳思努努嘴沒打算把調查的事跟他說,反正薛敏跑了,她也懶得再繼續跟這人計較。

    只是吳思擔心飯店那事會影響沈墨的前途,問起後,卻被他揉亂了頭發,僅僅說了一句,「不必擔心,要是這點小風浪我都承受不起,怎麼撐起這個家?你要對我有信心。」

    吳思紅了眼,用力地點了點頭。

    事情過後,接下來連續幾天她都有點頭暈眼花,有點擔心是不是著涼了,斟酌著要不要吃藥,可想到生理期快來了,亂吃藥也不好,索性叫上蘇采陪她去看醫生。

    蘇采來的時候,看到一臉蒼白虛弱的吳思,不由皺起眉頭。「看你臉色白的,早就該去看醫生了,沈墨呢?」

    「他去公司有點事,薛敏走了,還沒人接手,工作量增加了很多,我也不想打擾他。」吳思扶著額頭,努力打起精神。

    蘇采扶著她出了門,吳思東倒西歪的,著實嚇人。

    好不容易上了計程車,蘇采擔心道︰「你最近怎麼了?看起來不像是感冒。」

    「我也不曉得,就是覺得很困,轉眼就睡著了。」她也覺得奇怪,最近越來越嗜睡。幸好沈墨近幾天很少在家,也就沒察覺,不然怕是要丟下工作跑回來,耽擱不少事。

    怕她在車上睡著了,蘇采絞盡腦汁找話題意圖引起吳思的興趣,「對了,你知道我昨天看見誰了?」

    「誰?不會是那位私家偵探吧?」她笑了笑,想起好友前陣子說去哪里都踫上那人,跟背後靈似的。

    蘇采搖頭,賊笑道︰「我看見薛敏了,她到我公司附近的公司面試,似乎在找工作。」

    吳思的瞌睡蟲終于跑了一半,奇怪道︰「不可能,沈墨說她跳槽到其他公司,現在工作好好的,怎麼可能在找工作?」

    「怎麼可能看錯,薛敏那模樣我絕不可能看錯。」蘇采摸著下巴,突然又笑了,「顯然你家那位沒有說實話,怕是查出什麼來了,不好意思跟你說,索性把人炒了。

    「不過薛敏的工作能力不錯,就這麼炒掉了,難怪他忙得焦頭爛額,他看起來很理智,有時候也挺任性的。」

    沈墨辭退了薛敏?這件事讓吳思大吃一驚,難怪他最近那麼忙,原來是這樣。

    蘇采瞧見她嘴角揚起的一點點笑容,樂了,「怎樣,你家的那位幫忙報了仇,就這麼釋然了?」

    「那是,知我者莫若他,怎麼能不高興。」雖然這件事是比較魯莽,也給他自己添了不少麻煩。

    她不願讓他擔心,沈墨又何嘗不是?

    「你別只管高興,缺了的位置肯定要有人補上,最近那些秘書助理年輕又漂亮,你家沈墨高大帥氣又有不少的身家,是那些人眼中的白馬王子,小心被搶了。」蘇采忍不住打趣,看不得吳思抿唇偷樂的樣子。

    吳思瞪了她一眼,果真是損友。「誰敢跟我搶,我把人給剁了。」

    蘇采噗哧一聲笑了,吳思瞥見前頭的女司機也側過頭在偷笑,立即臉紅了。忘記這里還有別人,剛才忘了收斂。

    到了醫院,女司機還微笑著,吳思狼狽地拽著蘇采下車。

    幣了內科,醫生問了幾句就把病歷遞回來,建議她去看別的醫生。

    蘇采納悶地問了一句,「看什麼?」

    那醫生睨了她們一眼,篤定地道︰「婦科。」

    吳思登時就懵了,婦科?!

    從婦科出來,蘇采郁悶地數落道︰「吳小姐,你居然連上次生理期是什麼時候都記錯了,你讓我說什麼好?」

    吳思紅著臉,「最近事情比較多,一時糊涂了,呵呵。」

    看她干笑的樣子,蘇采也懶得再訓人了,叉著腰,沒多久也笑了,「怎麼樣,打電話告訴你家那位?指不定還是個驚喜。」

    把檢驗單往包里一塞,吳思唇邊噙著一抹淺笑。

    經過檢查,確診她已經懷孕兩周了。前後算起來,是去外地出差的時候懷上的。

    「還是回家再說吧,反正也不差這麼一段路。」

    蘇采好笑道︰「看你一副立刻就要告訴他的心急模樣,還能忍得住?得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晚上不是有約?面回去打扮打扮,如果因為我錯過了姻緣,我的罪過可就大了。」吳思看著她,咧嘴取笑道。

    那位私家偵探在不懈的努力下,終于讓蘇采給他一個小小的機會,今晚兩人要去海邊走走,就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進展了。

    「天涯何處無芳草,我也不能不面對事實,該嘗試接受其他人了。」蘇采感嘆了一番,文杰的事還是讓她有些耿耿于懷。

    吳思理解地拍拍她的肩膀,無聲地安慰著。

    蘇采最後還是幫她叫了計程車,這才走了。

    吳思想著晚上得好好慶祝,便讓司機在商場門口停下了,之前沒注意,現在才發現她居然到了蘇采公司附近。

    幸好沒到下班高峰,商場里的人並不多。

    只是今天明顯不宜出門,吳思逛了一圈,竟迎面踫上了薛敏。

    如果從旁邊經過,她還能當作看不見。不過薛敏已經發現了她,又微笑著上前打招呼,吳思不得不扯了扯嘴角點頭示意。

    「吳小姐怎麼到這邊買東西了?」薛敏的表情很友好,似乎之前的事跟她完全沒有關系,又或者是從來沒有發生過。

    吳思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如此的若無其事,表面功夫做得出神入化,可大庭廣眾之下,她也懶得跟薛敏大小聲。

    她微微點頭就打算走了,反正商場家里附近也有,沒必要讓這樣的人為自己添堵。

    「吳小姐有時間嗎,我們到附近的咖啡廳坐坐?我有些事想當面對你說。」薛敏側身攔住要離開的吳思,誠心實意地請求道。

    吳思有些不耐,皺起眉頭,「薛小姐,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的。我還有事,先走了。」

    「吳小姐希望我們在這里談嗎?」薛敏依舊有禮地笑著,只見附近不少來往的人不斷朝這邊張望。

    吳思嘆了口氣,不願意讓其他人當觀眾,勉為其難地道︰「好吧,我們出去聊聊。」反正听幾句話也不會掉幾塊肉。眾目睽睽的,想必薛敏還不至于會對她做什麼。

    薛敏笑著點點頭,兩人並肩走出了商場。

    商場在二樓,來到手扶梯附近時,一個小男孩沖了過來,一下子撞掉了吳思的提包,東西散了一些在地上。

    男孩的媽媽急忙過來道歉,吳思搖搖頭表示不介意,彎腰收拾起東西,薛敏也幫忙撿著,忽然目光一頓,落在一張檢驗單上。

    「……吳小姐懷孕了?」

    沒想到會被她看見,吳思也不隱瞞,大大方方地承認道︰「嗯,剛去醫院做的檢查。」

    「那真是恭喜了,小齊很快就要有個弟弟妹妹了。」薛敏從容地將檢驗單遞了過去,吳思道謝接了過來。

    「對了,吳小姐應該知道沈先生解雇我的事了?」

    听到薛敏的話,她明顯一怔,沒料到薛敏會在這時候提起,遲疑一會才道︰「我今天才听說了,以薛小姐的才干,很快就能另謀出路。」

    「確實,我在公司做了幾年,經驗是有。本身的條件也不差,要謀取谷之前條件更好的,職位不是不行,只是……」

    薛敏的聲音突然低了下去,吳思奇怪地扭頭看向身後的她,腰上卻突然一痛,身子晃了晃,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從手扶梯上跌了下去。

    失去意識之前,還能辨析出方才薛敏在她耳邊壓低聲音說的話語,「沈墨斷絕了我所有的後路……」

    原來她到處面試找工作,是因為沈墨做了手腳,讓同行不願接收她?

    吳思在摔下的那一刻護住了肚子,之後痛楚漸漸消失,仿佛跌入了夢里。

    她感覺到全身很輕很飄忽,有種落在柔軟的雲上那般舒服。

    睜開眼的時候,她看見床邊的蘇采通紅著眼,臉色憔悴。一見她睜開眼,連忙撲了上來。

    「小思,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頭疼嗎?」

    吳思只覺腦袋抽疼,耳邊嗡嗡直叫,她似乎跟摔跤非常有緣。在學校扶梯摔了,在商場手扶梯還能摔一回,

    這次摔得還不輕,疼得她皺著眉恨不得再暈過去。

    蘇采妝都花了,本來一臉欣喜地看著她,回頭又板著臉道︰「你這家伙嚇死我了,好在你傷得不是很重,又有人趕緊叫了救護車,要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她念念叨叨的,心里為好友的安康感到高興。

    吳思不確定地問了一句,「我昏倒了?」

    「你已經昏睡了一天多,真是急死人了。」

    她吁了口氣,立刻將手覆上小腹,緊張道︰「寶寶怎麼樣?」

    蘇采笑了,「沒事,孩子緊緊粘著你,看來是注定要跟著你。」

    「那就好……」她這才放心,環顧一周,囁嚅道︰「沈墨呢?」

    「他守了一日一夜,我看你還沒出事,他就得倒下去了,加上小齊在家里哭鬧個不停,我實在搞不定,只好跟他換班讓他回家。」她也是頭疼,平日沈小齊乖巧听話,這回卻一直哭,怎麼安撫都搞不定。

    文杰不在,她一個人實在是力不從心。看那孩子哭得都要噎著了,她只好打電話讓沈墨回去。

    吳思這一听,怪心疼的。

    這時,醫生和護理師進來細心檢查了,微笑道︰「吳小姐醒來就沒事了,剩下的只要小心休養就好。腿有骨折,這一個月不要隨意移動。肚子里的寶寶很堅強,媽媽也是,記得回頭定時做檢查。」

    吳思道了謝,問道︰「那我現在可以出院了?」

    「暫時還不行,骨折需要留院觀察幾天。」醫生交代了幾句,這才出去了。

    蘇采看她擔心的樣子,嘆道︰「喏,你的手機摔壞了,用我的打回家吧。」

    「嗯,謝謝。」吳思看了她一眼,蘇采識趣地出了病房,幫忙找點吃的。

    電話撥通了,那邊傳來沈墨略顯疲倦的聲音,「蘇小姐,思思的情況怎麼樣了?」

    「我醒了……」她怔了一會,再次听到他的聲音,有種相隔很久之後重逢的感覺。

    那邊沉默了一下,接著沈墨驚喜地道︰「思思,我這就過去!你先躺著別亂動。小齊睡著了,我一起抱過去,他很想你。」

    听著對方的聲音,有種安然的感覺在心底滋生,慢慢地溫暖著整個胸口。

    吳思覺得,這樣的感覺就叫作「幸福」……

    沈墨來得很快,風風火火地沖入了病房,還能听見沈小齊歡呼著喊著「媽咪」。

    吳思抱著撲過來的沈小齊,摸著他柔軟的黑發,瞅見他紅通通的雙眼以及眼角沒來得及擦去的淚痕,心疼地抱緊了他。

    「媽咪,小齊作了個夢,看到你走了,不見了,小齊很傷心……」

    沈小齊的小胳膊緊緊摟著她,生怕吳思跟夢中一樣眨眼就消失了,他傷心地不停哭不停哭,她卻沒有再出現……他真的很害怕,皺著小臉,吸吸鼻子,似乎又想哭了。

    沈墨生怕沈小齊壓到吳思的傷腿,將他抱了回來,捏捏他的鼻子道︰「小齊是男子漢大丈夫,不能再哭了。來的時候,不是說以後要保護媽咪?」

    「嗯,小齊會保護媽咪。」他揮著小拳頭,小嘴一扁,軟軟的聲音讓這決心听起來更加可愛。

    吳思看著他笑了,下一刻,感覺到被人緊緊握著手,不由轉向了沈墨,「我這麼不小心,又讓你擔心了。」

    沈墨拍拍她的手,「不怪你,是我想得不周到,沒料到薛敏竟然會下得了手……」

    「你真的解雇了她,又不讓業界的人聘用薛敏?」她反握著他的手,遲疑地問道。

    沈墨搖頭,「原本這件事想秘密處理掉,不讓你擔心的,卻還是讓你知道了。我的確是解雇了她,也讓同行不要再聘用。可是,我並沒有那麼大的能力一直封殺薛敏。」

    他的意思,吳思明白了。

    沈墨確實是顧念舊情,並沒有趕盡殺絕,只是跟同行打了招呼,目的是想讓薛敏離開這里,到別的地方重新來過。

    顯然薛敏並沒有領情,也不願意領情,甚至往不好的地方去想,才會在吳思身上報復回來。

    「她這次做得太過分了,眾目睽睽之下居然做出這樣的事來。不說現在,就算是以後都很難再有人願意聘用薛敏。」沈墨嘆著氣,心里有點惋惜。

    薛敏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在他手底下工作算有點屈才。現在發生這樣的事,她的前途算是全毀了。

    只是,自作孽不可活,他並不同情她。

    一念之差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以薛敏的才智不可能不知道。

    既然她做得出,就該承受後果。

    病房內的氣氛一時有些沉悶。

    一會兒後,沈墨握著吳思的手,忽然笑了,「你懷孕的事,怎麼沒提早跟我說?」

    當他從醫生口中听說這事的時候,心一下子提了起來,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幸好母子平安,要不然他真不會放過薛敏。

    「原本想給你驚喜的,誰知發生這樣的意外……」她語氣一頓,想起當時還是心有余悸。

    沈墨緊緊握著她的手,想要給她安慰。如果不是沈小齊在懷里,他會更用力抱緊她。

    沈小齊听了一會,不太明白他們在說什麼,只是提到孩子,他有點似懂非懂,「媽咪的肚子里有小齊的弟弟妹妹了?」

    「對,不過得九個月之後才能出來。」沈墨低下頭,小聲答道。

    沈小齊高興地拍起手掌,「那以後就有人陪我玩了,如果是弟弟可以一起踢足球,如果是妹妹……」

    他小臉皺著,似乎很苦惱可以跟妹妹一塊做什麼,半晌,突然下定決心道︰「小齊的妹妹,小齊會做一個好哥哥。」

    吳思摸摸他的頭,笑了,「媽咪相信小齊會是個好哥哥。」

    看向沈墨,對上他溫柔的眼神,吳思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她也相信自己會繼續在這里,陪伴在沈墨身邊很久很久……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老婆本月不婚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芯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