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香餑餑(上) 第六章 若離若即(3)
作者︰艾佟
    「你想嫁給他,是嗎?」

    蘇以薇忍不住腹誹,哥哥以後一定很適合混刑部!想了想,她不再閃躲,很誠心的回答,「我被程家退婚,以後想嫁人有這麼簡單嗎?哥哥看我是寶,人家看我很可能只是一根草,事情未走到那一步,說嫁與不嫁,會不會有些痴人說夢話?」

    這倒也是,可是蘇以墨並沒有松口的意思。「你知道他在慶余為了搶奪青樓的花魁,與人大打出手嗎?」

    蘇以薇不發一語,此事她當然有所耳聞,可是兩人相處之後,她又覺得他不是好色之徒。

    「好吧,單憑傳言就定下伍公子的罪,的確有失公允,而我與伍公子相處時日不多,也無法定論他是何種人,可是不能否認,我就是不喜歡他,像他這種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兒,有哪個不納妾?將來若他得了功名,他無意納妾,人家也會主動把美人送上門。總之,我將丑話說在前頭,若他不能承諾今生不納妾,休想我會同意你嫁給他。」

    既然她為了納妾的事不嫁給靜安,如今當然要公平對待伍丹陽,說白了,他寧可她嫁給一個平凡的男子,千萬不要步上娘的後塵。

    她可以理解哥哥的堅持,這不也是她的心聲嗎?可是這一刻,她竟生出了些許的害怕和不安,伍丹陽想娶她,但是他能夠不納妾嗎?伍大人就伍丹陽這個兒子,伍丹陽只怕比程夏生更重視子嗣的問題。

    「好了,今日想必你也累壞了,早點歇著,我回去了。」蘇以墨拍了拍她的肩膀,起身走出房間。

    蘇以薇送了他出門後,頹喪的跌坐回椅子上,突然覺得她勇敢尋愛的夢想被澆滅了。

    突地,滿兒沖了進來,歡喜的遞了一張紙給她。「小姐,我問到了!」

    蘇以薇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怔愣的看著紙。「這是什麼?」

    「小姐不是要我向李鳴打探伍公子在京城的落腳處嗎?」

    對哦,她都忘了,因為哥哥跟著伍丹陽一起北上京城,她猜想伍丹陽必會將落腳處告訴哥哥,還會讓哥哥有什麼需要幫忙盡管向他開口。

    蘇以薇暫且擱下心里的不安,問道︰「李鳴去過嗎?」

    「李鳴去過幾次,听說是伍家在京城的宅子,雖然比不上慶余的知府府邸,可是也很不錯。」

    「好,我們明日先去瞧瞧。」

    看著正提筆練字的少爺,岑叔感觸很深,一年前,少爺還是個不學無術的官家子弟,好事沒有他,壞事全扯上他,說起來,少爺也很無辜,少爺沒真正干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可是官家子弟嘛,難免囂張了一點,被損友拉去打了一架,搶花魁的惡名就落在他頭上了,而他這個人又很倔,不愛為自個兒解釋……

    如今雖說仍沒本事考文舉,可是那股逞凶斗狠的暴戾之氣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沉穩。

    他不得不承認,蘇姑娘對少爺的影響很大,甚至因為失去了蘇姑娘,少爺才會變得更深沉,更懂得隱忍,真是可惜,其實在知嘵老爺、夫人的態度後,加之自己的觀察了解,他對蘇姑娘已經改觀了,若是蘇姑娘能成為伍家未來的主母真的很不錯。

    「少爺,歇會兒吧。」

    伍丹陽沒有停筆的意思,練字,是對她的一種思念,耳邊,仿佛仍依稀可以听見她柔軟甜美的聲音一「你知道嗎?你的字有一股霸氣。」

    「霸氣?這是好,還是不好?」

    「男子有霸氣是好,不過,還要再正一點。」

    「正一點?」

    「可以說是正氣,霸氣加上正氣,這個男人就是極品了。」

    「你喜歡男人是極品嗎?」

    「這倒不是,只是極品的男人,姑娘家很難不喜歡。」

    「我懂了,我要當極品。」

    他要有霸氣,也要有正氣,他要當極品,要她喜歡他,即使她要嫁人了,如今他只能思念她,他依然想成為讓她喜歡的男人。

    邵明沖進書房,興奮的嚷嚷著,「少爺,快快快,我發現了跟十面香一樣好吃的糕點!」

    他自從來到京城後,猶如一匹脫了韁的野馬,因為伍丹陽給他的任務是——四處閑晃,將京城混熟,結交幾個可用的朋友,另外,尋找京城最好吃的糕點。

    伍丹陽抬起頭來,瞥了他一眼,又低下頭,沉聲道︰「我是要你四處打好關系,可不是讓你從此放肆不懂規矩。」

    邵明立刻轉身退到外面,接著侍衛伍慕的聲音響起,「少爺,邵明回來了。」

    「進來吧。」伍丹陽放下毛筆,抬頭看著邵明規規矩矩的走進來。

    岑叔見了忍不住傅自贊嘆,少爺越來越有魄力了。

    「少爺,今日我給您尋到跟十面香一樣好吃的糕點。」邵明恭恭敬敬的將手中的盒子放在書案上空處,不過兩眼仍興奮發亮的瞅著主子,盼著得到主子贊賞。

    「是嗎?」為了遺忘十面香的味道,他特意讓邵明尋找京城最好吃的糕點,可是每一次買回來,他吃了都搖頭,味道實在差太多了,完全無法與十面香相比,沒有多久,他就讓邵明不用在這上頭浪費心思了,不過這個小子好像上癮了,依然隔著幾日就來獻寶,當然,仍是一樣的結果,沒有一家比得上十面香。

    「少爺,請相信我,這次是真的。」

    「你哪一次不是真的?」

    「這次我試過了,味道真的跟十面香一樣。」

    伍丹陽嘲弄的勾唇。「若非出自同一人之手,味道怎會一樣?」

    「這……少爺吃了就知道了。」

    「是啊,邵明如此費心,少爺就嘗嘗看吧。」岑叔忍不住革腔。

    伍丹陽點了點頭,岑叔連忙弄來熱毛巾給他擦手,邵明接著打開盒子遞過去,他隨即取一塊放進嘴里,瞬間,兩眼一亮,就是這個味道,十面香的味道!不,也許只是極為相似,可是對滿心思念的他來說,卻是一樣的……但也很有可能是他許久沒有吃到十面香的糕點,記憶中的味道已經不再那麼真切,便覺得這個味道與十面香相同,無論如何,真是好吃!

    「少爺覺得如何?是不是與十面香一樣?」邵明微微顫抖的問。

    「我不知道是否一樣,不過,這家糕點不錯。」他寧可只是相似,而非一樣,否則,他永遠忘不掉十面香的味道,忘不掉他應該遺忘的女子。

    這會兒邵明笑得嘴巴都咧開來了,開心的向主子介紹,「我們後巷來了一個賣糕點的新攤子,生意可好了。」

    「以後不要去尋其他鋪子的糕點,就吃這一家的。」

    「是,以後我日日給少爺排隊。」

    「排隊?」

    「是啊,賣了幾日,生意就好得嚇死人,賣完了就沒有了。」

    「真是聰明,賣完了就沒有,難怪要排隊。」岑叔不自覺想起蘇以薇,她可是玩這種把戲的高手。

    伍丹陽又伸手拿起一塊放進嘴里,真是好吃,是不是吃上一陣子就會忘了十面香的味道?念頭一轉,他很自然的脫口道︰「下次記得買一份送去蘇公子那兒,他應該很想念蘇姑娘吧。」

    聞言,岑叔忍不住皺眉。「少爺……」

    「我知道。」他何嘗不想忘了呢?他多麼努力,想藉著其他家的糕點忘記十面香的味道,可是不管哪一家,只是更突顯十面香的味道,更突顯那個專注做糕點女子的身影,即使眼前這個讓他想成為新記憶的味道,也只是十面香的代替品。

    岑叔看了好心疼,沒想到少爺用情竟然如此之深。

    「少爺,敬國公世子派人送帖子過來。」伍慕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岑叔走到門口,接過伍慕遞上的帖子,轉身踅回來交給伍丹陽。

    伍丹陽翻開帖子一看,微微挑起眉,笑了。「這位世子爺還真有趣。」

    「我還以為少爺不喜歡這位世子爺。」

    「他的脂粉味是嗆了一點,不過,一個懂得在苦中作樂的人,倒是令人佩服。」

    「苦中作樂?」

    「你以為他真的去青樓尋花問柳嗎?他去那兒是苦中作樂。」

    岑叔還是不明白,擔心的提醒,「少爺可千萬不要跟他去花街柳巷鬼混。」

    「岑叔放心,青樓的姑娘俗氣得很,我可沒興趣,再說了,這位世子爺很識相,他只是邀我一起釣魚小酌。」

    岑叔嚇了一跳,那位世子爺看起來不像是會享受垂釣樂趣的人。

    「我們就去瞧瞧好了,看他是真想釣魚小酌,還是隨意找個事與我交好。」

    略微一頓,岑叔擔心的道︰「少爺與敬國公世子走得這麼近,好嗎?」

    「敬國公世子不過是游手好閑的貴公子,倒也無妨。」

    「我這就去回覆敬國公世子派來的人,少爺會依約前往。」岑叔待伍丹陽點頭確定了,這才轉身出了書房。

    伍丹陽放下帖子,又再拿起一塊糕點放進嘴里,這真是十面香的味道,她的味道,緊緊纏繞著他的心,濃烈的相思味道。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娘子香餑餑(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