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友是總裁 第9章(2)
作者︰初心
    到了醫院後,柳芯立刻被送進急診室,經過一連串檢查,確認是後腦在摔落途中被階梯劃傷而流血,傷口長到頸處,且有輕微腦震蕩,其他部分便是右小腿竹折較嚴重,所幸楊瑾擔心的顱內出血沒有發生,但仍需要觀察幾日。

    病房內,楊瑾坐在病床旁滿是心疼地看著柳芯,探手輕撫著她額上的紗布。

    柳芯輕哼了聲,眨了眨眼適應燈光,看見的是四面白牆,鼻腔里充滿著酒精的味道。

    她在醫院?

    她想起來了,她和楊瑾說好要幫他慶祝生日,她正要去買蛋糕卻遇見江維順,然後她就從天橋上摔下來了。

    是楊瑾送她來醫院的嗎?唉,他肯定擔心死了。

    這時,病房門被推開,柳芯望去,下一秒卻楞住了。

    江維順和他的未婚妻來做什麼?難道是來和她道歉?畢竟是王美盈推了她一把導致她沒站穩,之後才會被學生撞倒。

    「你們……」

    「維順,她就是你以前的女朋友?」王美盈上下打量了柳芯後,滿臉鄙視地說。

    江維順摟著未婚妻,不屑的望向床上病懨懨的柳芯,「知道你身體不好,我就長話短說了,我與美盈的婚期定下了,我不希望有任何不安定的因素存在,所以我是特地來和你解除婚約的。」說不舍也是有,他甚至暗自打算如果柳芯哀求,或許可以讓她當情婦,反正她性格听話又好應付,不怕她搞出什麼事。

    柳芯錯愕的張著小嘴,什麼婚約?還有這場景怎麼和前生一模一樣,她是在作夢嗎?

    「柳小姐,你有沒有听到維順的話,別想裝傻浪費我的時間。」王美盈不滿的說。

    「看在我們認識一場,你就放手祝福我和美盈吧,看在過去的情分上,你的醫療費我和美盈決定替你出,你就好好休養吧。」江維順帶著施舍口吻說道。

    不能怪他放棄柳芯,畢竟王美盈家里有錢,比起柳芯也更加美麗熱情,這種女人不僅適合他,還能在事業上幫助他,簡直是男人心中的女神,只有中上之姿的柳芯實在無法相比。

    「雖然你瘦巴巴的一點女人味都沒有,但我警告你,你可別想裝可憐纏著維順,他特地來和你說清楚已經是仁至義盡了,等我和維順結婚,和你這種平民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你最好安分點。」王美盈敵意滿滿地瞪著柳芯,沒有一個女人會喜歡男友的前女友。

    柳芯壓下混亂的思緒,為什麼他們會和前生說著一樣的話……等等,和前生一樣?

    「我想請問一下,現在是幾年幾月幾日?」柳芯顫著嘴唇問道。

    江維順像看白痴似的看著她,王美盈指著牆,沒好氣的說︰「今天是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日歷明明寫得那麼清楚。喂,你別顧左右而言他。」

    「二零一一年……」柳芯楞楞望著日歷上的字,淚水不禁奪眶而出,這天是地震發生前五年的七夕,也是和江維順交往後的第三個七夕,更是她被狠心拋棄的那天。

    她竟然回來了?為什麼?

    柳芯嘴角帶著苦笑,原本以為握在手心的幸福,結果卻是南柯一夢嗎?

    「喂,我說話你听見沒有?」王美盈沒耐心再待下去了。

    「柳芯,我知道你難過,但請你面對現實吧,對你我只能說抱歉。」江維順一點都不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他倒覺得人往高處爬才是真理。

    柳芯看著兩張令人生厭的面孔,她抹去淚水,語氣平淡地道︰「放心,我絕對不會纏著你們,謝謝你們特地跑一趟通知我,我真心祝福你們。我想你們也不願意見到我出現在喜宴上,喜帖就不用給我了,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陌生人。」她從無名指上摘下那閃亮戒指,遞了出去。

    接過戒指,江維順藏不住心喜,沒想到事情這麼容易,這下他就可以盡快和王美盈這富家千金結婚了。

    「你想通就好,醫藥費我會付清,維順我們走吧。」王美盈一秒也不願多待,拉著江維順離去。

    簡素真剛巧拎著晚餐回來,就見到曾經對自己拍胸脯保證會愛女兒一輩子的江維順,一想到女兒會病成這樣都是因為這嫌貧愛富的爛男人,她就想撲上去掐死他!

    她臉色很臭地問︰「你來干麼?」

    「柳媽媽,這是我未婚妻,我們是來探望柳芯的。」病房外不少人來來去去,江維順立刻恢復有禮形象。

    「免了,你不知道光看到你的臉,我們小芯的病情就會加重嗎?」簡素真嘴角撇了撇。

    「真是沒禮貌的歐巴桑!你別仗著自己是長輩就這樣對我老公說話。」王美盈盛氣凌人的說。這些低層社會的人真是沒氣質。

    簡素真雙目一瞪,隨即笑吟吟地繞著王美盈轉了圈,「是啊,我是人老珠黃的歐巴桑,自然比不過以專門搶人丈夫的女人年輕貌美,哎喲,站這麼近我都能聞到一股狐騷味。」

    「你說什麼!」王美盈氣得推了簡素真一把。

    「嘖嘖嘖,還是只會咬人的狐狸精。」簡素真嫌惡地揮揮手,「行了,別黃鼠狼給雞拜年,我們柳家不歡迎也不認識黃鼠狼和狐狸精,記住以後別亂闖病房,不然我可是會報警告你們騷擾!」

    簡素真說完也不管兩人臉色有多難看,砰的一聲將病房門關上,她只擔心女兒不知又受了多少氣。

    「媽。」柳芯輕喚。

    「小芯醒啦?媽買了些你愛吃的東西,快趁熱吃吧。」簡素真看她的臉色正常,心也放下大半。

    事實上媽媽在外面和江維順的對話,柳芯听得一清二楚,她突然想通了,經過地震和疑似重生後的經歷,現在回到這個時間點已不再那麼難以接受。

    她看開了很多事情,雖然今生很可能再也見不到一心呵護她的楊瑾,不過她不會再讓父母擔心,也不會再受江維順影響,讓自己的下半輩子活得那麼痛苦。

    「媽……」柳芯紅著眼,緊握著媽媽的手。

    「怎麼啦,哪里不舒服嗎?還是這些你不想吃?那看你想吃什麼我再去買。」

    簡素真心疼地摸摸她的頭,她善良可憐的女兒肯定又被那兩個惡人欺負了。

    柳芯搖搖頭,哽咽道︰「媽媽,我沒事了,我剛才已經和江維順一刀兩斷,我連戒指都還他了。」

    「小芯,你真的沒事嗎?」簡素真很是擔憂,這孩子不會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吧,她真怕女兒生無可戀。

    「媽,我真的沒事了。對不起,這些日子讓你和爸那麼擔心,我想通了,不會再為了不值得的人難過傷心,接下來我會努力恢復健康,重新振作。」柳芯帶容說著,甚至想著等身體好了之後,她可以再去華瑾試試看。

    如果到時楊瑾沒有和別人交往或結婚,也許她還能再努力追求一次幸福。

    如果他身邊有了深愛的人,她也會祝福他,除了對楊瑾的愛情,她心底對楊瑾還有著深深的感激,那段時間,是他給了她勇敢和信心。

    「小芯你真的想開了?」簡素真見女兒的笑容不像偽裝,高興得哭了起來,「好好好,想開就好,說得沒錯,那種人不值得你傷心,我們小芯美麗善良又溫柔,打著燈籠都難找,才不便宜那個姓江的。」

    柳芯笑著幫媽媽擦掉眼淚,想到前生獨自舔拭傷口,讓父母擔心的自己,真是太不應該了,「媽,我餓了,我們一起吃飯吧。」

    「好好好,吃飯。」簡素真這些日子以來就沒有這麼輕松開懷過。

    飯後,住院醫生過來巡房,見柳芯精神狀況好了一大半,便鼓勵幾句,建議再觀察幾日便可出院,待護士換過點滴,母女倆邊看著電視節目邊聊天。

    「小芯,吃過藥後就早點睡,醫生說明天要再做幾樣檢查,如果沒問題我們就能出院了。」

    「媽,醫院躺椅不好睡,要不你回家休息吧,我一個人可以的。」

    「不行,雖然你身體看來是沒問題,但還是要有人顧著,晚上有什麼需要可以喊我啊,再說明天還有一大堆檢查,我回去明早不還是得過來,別擔心我,快睡。」簡素真替柳芯拉了拉被子,又調整空調溫度。

    柳芯想想也是,媽肯定會陪著她檢查,不過她已經決定明天檢查完就出院,「那好吧,媽你也早點睡。」

    靜謐的病房內,听著母親平緩的呼吸聲,柳芯閉上眼,腦海中卻浮現楊瑾溫暖的笑容,才不到一天,她就好想他呀……

    那個時空的他發現自己摔下天橋肯定很擔心,真是糟糕。

    或許他們無法再相遇相愛,但是她會努力讓自己在這個時空好好生活。

    「謝謝你曾經帶給我的勇氣,讓我有愛人與被愛的幸福。無論如何,我會給自己一次機會,等身體恢復,我要用最好的自己再去華瑾面試一次,如果可以,我還想再遇見你……」藥效發作,柳芯意識逐漸模糊。

    一周過去了,楊瑾每天醫院、公司兩邊跑,一下班他就守在安然沉睡的柳芯身邊。

    這些日子所有員工都發現了,他們的總裁臉上再也沒出現過那令人如沐春風的溫暖笑容,暖男一瞬間成了冰男,他雖不會將心底的煩悶發泄在員工身上,但公司的人無不戰戰兢兢的。

    每日幾乎是面無表情外加目光冰冷的楊瑾只有在病床前才會稍稍軟化,他探手輕撫過柳芯的發絲,「芯兒,這是你給我的考驗嗎?快醒來吧睡美人,再不睜眼我就每小時吻你一次哦。」

    他已經不止一次問過醫生為什麼柳芯還不醒,雖然當時有輕微的腦震蕩,但也不至于一直處在昏迷狀態,可卻沒半個醫生能給出一個肯定的答案。

    「芯兒,今天我遇見你的爸媽,是很可愛也很好相處的長輩,我想他們會喜歡我的,這幾日我爸媽也鬧著要來看你,不過你一定希望第一次見面能給他們留下好印象,所以我讓他們等你醒來再來探望……我都這麼說了,你還不快點睜眼嗎?

    「對了,經過這幾天的調查,那些害你摔下天橋的人都已經受到應有的懲罰,那些學生被學校記過,看在他們還年幼,我也就不再多追究什麼,不過江維順和那個女人……」楊瑾說著,語氣逐漸冰冷。

    原本他也以為這是因為學生奔跑所造成的意外,是警方調查時發現橋的一頭有目擊者看到柳芯原本是和另外兩個人在說話,警方循線找到了江維順和王美盈,要他們前來協助調查,楊瑾一得知這件事便直接對富吉施壓。

    盎吉集團面對資產龐大的華瑾可是一點都囂張不起來,王美盈只能老實交代她不小心揮到柳芯的事。

    若只是如此,楊瑾也不會氣得解約停止和富吉的合作,但這兩人在見到柳芯摔下橋後竟然冷血的轉頭離去,絲毫不管柳芯的死活,他怎麼可能原諒,更不會容許華瑾的合作對象是這種狼心狗肺的人。

    「王子都把壞人打跑了,公主是不是該給個獎勵呢?」楊瑾坐在病床旁,大掌握住柳芯的手,輕聲訴說最近發生的事。

    說著說著,睡意頓生,他不自覺閉眼趴在床邊睡著了,沒發現他握著的手輕輕不知過去多久,一抹清晨的溫暖陽光自窗簾射入,楊瑾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竟然趴著睡了一晚。

    他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和未接來電,起身到浴室洗把臉。

    「芯兒,點滴快沒了,我去請護士過來。」楊瑾摸了摸柳芯白晰的臉龐,轉身出了病房。

    他一出去,病床上的柳芯眼皮顫了下,緩緩睜開眼。

    「天亮了……」她眯了眯眼,怎麼睡了一覺腦袋反而昏昏沉沉的,後腦還有些疼呢?

    她左右看了看,沒見到媽媽的身影,想著媽媽可能是去買早餐了。

    她撐著身體想起床,卻發現手腳無力,好不容易坐起來就氣喘吁吁的。怎麼回事?昨天還好好的呀。

    這時病房門被推開,柳芯下意識抬眼望去,卻像傻了似的楞在原地。

    楊瑾的反應沒比她好到哪去,他傻楞了好幾秒才滿臉驚喜的快步上前,「芯兒,你醒了!」

    柳芯傻傻的被他一把攬進懷里,听著他胸口傳來的心跳,似在告訴她這一切都不是幻覺。

    「楊瑾……」她輕輕低喚了聲。

    「我在我在,你終于醒了……有沒有哪里會痛,還是有哪里不舒服?」楊瑾松開手,語氣里滿是關心。

    柳芯扁著嘴雙眸泛紅,淚水不受控制的落下,她竟然回來了!

    老天爺不是閑來無事和她惡作劇吧?莫名讓她回到那一年,誰知睡個覺醒來她又見到了心心念念的人。

    不過,她這次很感謝老天爺的胡鬧。

    「沒有,只是有些沒力氣……」柳芯又哭又笑地搖搖頭。

    「別哭……對了,我得讓醫生進來檢查一下,還有我得去通知你父母!」楊瑾輕輕拭去她的淚水,這才急忙按下呼叫鈴,又拿出手機。

    柳芯見楊瑾打給她父母後,欲言又止的望著她,輕聲問道︰「怎麼了嗎?」

    「我爸媽一直很想來看你,你醒來這麼大的事,我想應該通知他們。」

    「嗯。」柳芯羞赧地點點頭。

    「太好了!」楊瑾開心的攬著柳芯,在她額前吻下一記。

    「你怎麼……」她可以感覺小臉現在紅得像有火在燒。

    「芯兒,我喜歡你,我愛你,我想保護你,未來的日子我想和你一起走,好嗎?」楊瑾握著她的手,直接丟出直球。

    這突如其來的告白雖然讓柳芯怔了半晌,但是重回那年讓她深刻了解到自己對楊瑾的感情,能再遇見他是失而復得的幸福,她當然不會錯過。

    她點點頭輕應,「好。」

    听到肯定回答,楊瑾揚起嘴角,目光溫柔地牽著柳芯的手,「芯兒,我們結婚吧。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們要一起慢慢變成老公公老婆婆。」她幸福地笑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飯友是總裁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初心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