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媚相命師 尾聲
作者︰風光
    回到京師,捉拿權辰漢的告示尚未揭去,只不過榜紙已隨時光變得斑駁破爛,上頭的畫像都快看不清了。

    然而他卻沒有因此被人遺忘,京師里流傳著他的傳說——驍勇英武的鎮國大將軍,領了皇命至南洋為人民剿滅為禍甚鉅的海盜,將一干海盜打得落花流水不說,也將年年襲邊殺人越貨的倭寇,打得不敢再靠近。

    而他與香柳的愛情故事,更是令人津津樂道,傳言貌美如仙的相命師香柳協助他靖邊滅盜,最後甚至為了他和倭寇的陰陽師同歸于盡。

    權辰漢為了救她,帶著她的遺體走遍了天涯海角,求取神醫的醫治……類似這樣的戲文或唱曲兒是目前京師最受歡迎的,加上皇帝的緝命,也讓這淒美的愛情再添上精采的轉折。

    因此權辰漢回京後,立刻引起京師的震動,而香柳無恙的消息,更讓故事有了最好的結尾,全京競睹這位傳說中的英雄,他痴情勇武的形象深植人心,根本沒人在乎他是個欽犯。

    他也沒有刻意隱瞞行蹤,進城不到一個時辰立刻就被京軍圍住,他沒有掙扎地被抓了起來,打入天牢,香柳則是一並帶回皇宮里等候發落,畢竟她雖有皇命卻無官位,說要辦她,還真不知該怎麼辦。

    皇帝關了他十天,卻遲遲沒有發落他,香柳也被幽禁在皇宮中十天。其實皇帝也只是氣憤他將一個女人看得比皇命重要,但這樣驍勇善戰的將軍,當朝也不過就出了這麼一個,而且沿海尚未平定,其他小股海盜仍不斷流竄,他正需要一個能平定海域的得力能手,讓他的疆域能向海外延伸。

    等了十天,終于,能讓皇帝下台階的事情發生了。

    金鑾殿上百官退朝後,皇帝身著龍袍,坐在龍椅上未走,此時,權辰漢被提到殿前,香柳同樣來到皇帝座前,听候發落。

    「權辰漢,你知道自己錯在哪里嗎?」皇帝凝肅著表情。

    權辰漢跪下,直認不諱,「罪臣身懷皇命,卻未于滅了海盜後及時回稟,此為其一;罪臣身為鎮國大將軍,卻兩年多未行職務,不能為國為民平定海盜,此為其二。皇上對罪臣信任有加,重責加身,臣卻有負皇恩浩蕩,明知皇上緝拿卻不回京,此為其三。然一切罪行全在罪臣身上,與內人香柳無關,請皇上明察,草民願擔起所有責任。」

    最後不再自稱罪臣,而自稱草民,權辰漢朝皇上深深地磕了一個頭,代表他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再當鎮國大將軍。

    香柳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不發一語。反正不管他怎麼說、怎麼做,總之他在哪兒,她就去哪里,不管是天國地府,她都跟隨到底。

    然而皇帝卻不若他們想像中的生氣,事情都過了兩年,該氣的也氣完了。而且他為人亦是風流識趣,權辰漢與香柳的軼事,他也曾在私底下叫太監替他收集流傳在民間的眾多版本,听得津津有味。

    听到權辰漢這麼說,皇帝也沒好氣地瞪著他。「朕有準你辭官嗎?你犯下蔑視皇命如此大的罪行,砍你的頭也無法彌補。」

    權辰漢是聰明的人,皇帝有心維護,他豈听不出來?何況不在朝會時提他,而在退朝後提他,顯然就是不想在百官面前辦他,免得有些激動的言官一人一語,他不被參死才怪!權辰漢馬上機警地垂首沉聲道︰「罪臣願戴罪立功!」

    「你本來就該這麼做。」皇帝點點頭,他還真怕權辰漢過了兩年多變笨了,害他不砍都不行,那他要上哪去再找一個擅長海戰的將軍?

    他突然起身,一旁的太監、宮女和侍衛都嚇了一跳,全都跪了下去。

    「跪什麼跪,這跪的人還不夠多嗎?」皇帝好氣又好笑地瞪了整殿的磕頭蟲。

    「全給我起來!權卿,跟朕出去殿外看看。」

    權辰漢不解地和香柳對視一眼,隨後兩人躬身垂首,恭敬地跟在皇帝身後,小太監則急忙在前頭領路。一群人走出了金鑾殿,皇帝接著上了轎出了午門,來到午門廣場,權辰漢及香柳一到此地不禁傻眼地怔在當場,久久無法反應。

    原來,偌大的廣場上,跪滿了大大小小的官兵,看軍服應該是沿海的水軍。而跪在最前面的,除了幾名重要將領外,連潮州水軍孫衡都在其中。

    「請皇上赦免權將軍、香柳姑娘!」一見到皇帝領著權辰漢出來,場下的人異口同聲求道。

    權辰漢感動得幾乎要紅了眼眶,這群平時與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竟是如此的重情重義,而香柳更是微笑著流出了眼淚,天性涼薄的她,根本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天,一群人為了她的性命與幸福而努力。

    而當她真的體會到時,又動容得不能自已,慶幸著幸好當時她曾為了減少水軍的犧牲,而使了美人計,即使對她的名聲可能有損,她也絕不後悔。

    而他們今天也反過來為她挺身而出了。

    「這群人已經跪了一整天,你說該怎麼辦?」皇帝刻意說道。

    「皇上,臣願為朝廷、為百姓再赴海上戰場,海盜一日不滅、倭寇」天不除,臣一日不卸甲,請皇上給罪臣戴罪立功的機會!」權辰漢也跟著跪下,聲音洪亮,堅定不疑。

    香柳也跟著跪下。「皇上,民女亦願貢獻己力,隨權大將軍平定海疆,請皇上開恩。」

    「請皇上準許權將軍、香柳姑娘戴罪立功!」一群跪著的官兵也同聲求情道。

    皇帝看得好氣又好笑,其實一開始他們來替權辰漢求情,跪成一片的時候,他也默許了這件事,有些思緒敏捷一點的大臣一下子就看出他的心思,只是缺個台階下,因此他們也心照不宣的跟著跪,給皇帝一個大大的面子。

    否則一個如此受到群臣擁戴的將軍,顯然威脅到皇帝的威信,若無「上意」的默許,豈可做到這種程度。

    只是這群人也未免演得太入戲了吧?

    皇帝忍住笑,大方地揮了揮手,「既然有這麼多大臣替權卿求情,加上你們過去剿滅毛氏海盜及倭寇,可將功抵過,朕就暫時不問你與香柳的罪,如今沿海少了大將鎮壓,朕命你官復原職,即刻上任。」

    「謝皇上恩典!」不只權辰漢、香柳,連廣場上所有的官員士兵也感念地叩首謝恩。

    皇帝肅然地點點頭,回頭上轎離去,待其走到遠方時,一群人才站起來歡呼,在前頭的孫衡、趙青與李齊已率先沖上前與權辰漢把臂對視,喜悅溢于言表。

    而原本個性冷靜淡漠的冉兒,也由人群後方跑了過來,忘情地一把抱住香柳,泣訴離情。

    便場上一片歡欣,權辰漢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這麼受愛戴,也不知道大伙兒可以為他犧牲到這個地步,他動容地舉手,廣場上突然靜了下來。

    「弟兄們。」他環視了眾人一圈,最後目光落在香柳身上,兩人心領神會地微笑點點頭,一切情感盡在不言中,旋又轉頭面對大家。

    「讓我們揚威海上、光我朝廷!」

    「揚威海上,光我朝廷!」水軍氣勢昂揚地齊聲大喝,那雄壯威武的聲音遠遠地傳到了皇上的轎子里,令他得意地笑了起來。

    而更遠的昆侖山頂上,帶著慈愛微笑看著眾生的王母娘娘,亦是心懷大慰。

    「大蛇終于學會了專一,也不枉我化身神醫救她一命,讓她度完這一世情愛。人間這一死劫也算是抵過了她在天界的罪過,而接下來投胎歷劫,學著如何革去暴虐妖性的,該換金虎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狐媚相命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風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