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妻如伴虎 第10章(2)
作者︰風光
    亥時,金虎族早已是一片漆黑,每個人都陷入深深的睡眠中,養足了精神期待明日狂歡。司儒之則由于隔天就要成親了,精神上仍是亢奮,便臥在軟榻上看書,試圖轉移注意力,讓自己冷靜些。

    至于萱兒的畫像,已被他收了起來,畢竟這是對陸蕪的尊重,萱兒未來將只存在于他心中,成為一段過去的美好回憶。

    然而他房內的油燈亮光,像是指引某人的一盞明燈。榻上的司儒之,除了呼呼的夜風外,突然又听到咿——呀——的聲音,彷佛有人在開他的窗子。

    他機警地往窗外一看,果然見到窗戶被微微推開,一只玉手就這麼伸了進來。

    扁是看手,他就知道窗外是誰,決定以不變應萬變,眼睜睜地讓人入侵,橫豎他也頗思念那只手的主人。

    悄悄的,陸蕪跨進了窗,而不愧司儒之的禮教教化,她還記得再把窗子關回去,接著便往他榻上一鑽,整個人窩在他懷里,逸出滿足的嘆息。

    「咱們今晚還不能見面呢,你怎麼悄悄來了?」司儒之臥著摸她的發,卻沒有將她趕走的意思。「而且關窗還這麼小心?」當然也不忘揶揄她一番。

    「還要等到明天那麼久,我怎麼受得了?關窗子小心,是我上回把門敲破了,才發現你房里的門窗脆弱得可以。」陸蕪溫順地像只小貓,反過來用頭摩挲他的大手。

    司儒之啞然失笑。他的門窗脆弱?明明是她力拔山河啊!

    「唉,真不想成親,麻煩死了,搶親還快些。」她仍咕噥抱怨著,看來被那些中原禮俗折磨得怨念頗深。

    「忍得一時,以後我們就可以天天這麼卿卿我我了。」司儒之勸著她,雖然他也對繁復的禮儀有些不耐。

    「不成親我還不是溜進來了?」她有些賭氣地道。

    「但成親了之後,我們可以更……深入的玩一些游戲。」司儒之低頭瞧她健美豐滿的身段,胸是胸腰是腰,目色不禁變深,聲音有些沙啞地道︰「除了吃櫻桃、抓兔兒之外,我們還能玩……」他低聲的在她耳邊,如吹氣般說著煽情的話。

    陸蕪被他弄得耳朵癢,邊躲邊輕笑,「你在說什麼……什麼香蕉?還有什麼蜜桃……」

    司儒之神秘地一笑,「這些,就要等成親後才能知道。」

    貝起了她的興趣卻又賣關子,陸蕪有些沒好氣,不過被他設計了那麼多次,她也算學聰明了,繼續追問只是中了他的計,不小心還會被他耍著玩,所以不知道的事就不要問太多。「我也不問你,反正成親後我遲早會知道,是吧?」

    「你似乎靈光一點兒了?」他打趣著,在她頰邊輕吻了一下。

    與司儒之打情罵俏,又被他萬般呵護,陸蕪心中一陣暖意,心想這是否就是夫妻的感覺?

    目光不由得移至牆上的畫像,卻在看到空無一物的牆壁時,呆了一下。

    「萱兒的畫像呢?」她愣愣地問。

    「我取下了。」他簡單回答。

    然而就是太過簡單,反而讓她開始想東想西,最後她訥訥地道︰「儒之,有件事,其實我一直很想問你……」

    「你說。」他隱約感覺到她想問什麼,而他也打算趁這個機會,將她的心結全部打開。

    「那個萱兒……」她欲言又止了一番,最後決定直說︰「你還愛她嗎?」

    丙然是這個問題,司儒之淡淡一笑。

    「萱兒已經過去了,與其說愛她如妻,不如說愛她如一個過世的至親。」

    他的目光相當溫柔地注視著陸蕪。「我與萱兒的感情,不如視作一段愛情的經驗,我在她身上學到了更珍惜現有的人,這段經驗造就了如今的我,才會有我和你眼下的美滿幸福。如果沒有了那一段,我不是現在的我,心境際遇都會大不相同,說不定連這里都不會來,更不用說與你共結良緣了。」

    陸蕪很滿意他的答案,抬起頭獻上一吻。司儒之輕柔地回吻她,卻沒有急色魯莽地想在她身上需索更多,反而只是溫柔的輕擁著她,拍著她的背,享受這種甜甜的、暖暖的溫馨。

    陸蕪閉上了眼,知道這種充實安心的感覺,就是她最後的歸宿。兩個人就這麼抱著、依偎著,直至沉沉睡去……

    尾聲

    天尚未大明,金虎族的部落里突然傳來尖叫——

    「新娘子不見啦!首領不見啦!大家快找啊!」

    接著,整個部落在清晨轟然而醒,街上一片混亂,而房內依偎著的一對愛情鳥,這時才被哄烘烘的聲音擾醒。

    「外面在吵什麼……」陸蕪揉了揉眼,繼續將頭埋在司儒之的頸窩中。

    他屏息听了一下,才淡定地道︰「好像是外頭的人找不到新娘子。」

    「找不到新娘子就一間間找嘛……等一下!」她美目突然暴睜。「找不到新娘子?!是在說找不到我嗎?」

    「應該是你沒錯。」她的反應令他覺得有趣,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怎麼辦?」她一把從司儒之的床上跳起來,急得在屋子里轉圈。「他們知道我提前一晚來找你,一定會生氣,怎麼辦怎麼辦,我們不能見面的……」

    「應該要梳妝打扮穿喜服的時候到了,你就大方的走出去,他們也不能對你怎麼樣,反正他們遲早會找到我這兒來。」司儒之提了一個中肯的建議。

    陸蕪忍不住缸他一眼。「這怎麼行?光是這三天,我就被念得耳朵長繭了!對了……」她目光在屋子里一轉,又沖到了窗子邊,「我再從這里偷偷溜回去好了。」

    話才說完,她便急忙的去扳開窗子,那粗魯的動作,令司儒之有些膽戰心驚。

    「你不必緊張,慢慢來……」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她考量到了一切,卻忘了考量自己的怪力,就這麼一個開窗的動作,一扇窗居然就被她拆了下來,而另一扇則十分盡責的掉在地上,「磅」的發出巨大的聲響。

    這下子,在街上找人的族民全靜了下來,目光都往司儒之的屋子看去,陸蕪傻眼地看著自己手上的一扇窗,司儒之則是啞口無言,不知該安慰還是責怪她。

    「快!司大人那里好像出事了!」

    「新郎官可不能有問題啊!」

    听到腳步聲齊齊往這個方向來,陸蕪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將手上的窗一丟,敏捷的往外一跳,立時逃得無影無蹤。

    司儒之哭笑不得,他的新娘子活動力未免太驚人了,正想出門叫大伙兒別再找了,卻又听到另一道拔得更尖的叫聲響起——

    「啊!新娘子在這里!快追!」

    「首領你要去哪兒啊?今兒個你大婚,是要跑到哪里去……」

    就這樣,成親這麼重要的日子,在金虎族內卻是雞飛狗跳、人仰馬翻,而最安靜的新郎房間,此時卻也爆出了一陣大笑。

    這道笑聲,穿越了整個金虎族,穿越了青海湖,來到昆侖山頂,飛進西王母神宮,傳入了王母娘娘的耳內。

    王母娘娘座前的金童忍不住道︰「娘娘,金虎是收斂了獸性,也改正了暴虐的妖性,但她能一直持續下去嗎?」

    「呵呵,在她身邊的可是足智多謀、聰明過人的文曲星,你認為呢?」王母娘娘慈愛地笑著,居然也學起司儒之賣起了關子。「金虎這世注定要這麼熱鬧了,至于未來她與文曲星的生活究竟是充滿災難還是充滿喜樂,不妨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這樣啊,那接下來該是哪一只神獸要下凡學習,根除妖性呢?」金童偏頭地問。

    「我想,剩下問題最大的便是孔雀了,若不能革除她虛榮的妖性,對她的修行將有不利的影響。」

    「孔雀?!」金童表情微變,「娘娘,她前一日不是早就下凡了嗎?她在轉世台上看著人間的花花綠綠,心生向往,就自己跳下去了。」

    王母娘娘聞言收起了笑臉,微微閉眼,再睜開眼時,表情變得有些復雜,說不出是喜是悲。

    「孔雀提前下了凡間,或許也是她的造化,不過因為私自投胎,她這一世會遇上一場浩劫,能不能安然度過,就看她自己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伴妻如伴虎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風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