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飽饕餮爺 第11章(2)
作者︰春野櫻
    鮑堂之上,坐著刑部尚書鄭典。

    底下,倪開鋒與已被他供出來的姜延秀畏怯不安的跪著。

    這時,孫不凡跟穆熙春被金慶引領至公堂,並在旁席坐下,看著跪在下頭十分狼狽的犯人,兩人都怔了一下,互覷一眼。

    縱火的便是他們兩人?這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是何時搭上線,狼狽為奸的?

    孫不凡微皺著眉思忖著。不過,他們兩人都跟他有過節,兩人為了報仇而攪和在一起,倒也不是難以理解之事。

    只不過公堂之上,未見李鳳翔的身影,他不禁疑惑。

    這時,鄭典開口了。

    「太子殿下上堂,犯人不得抬頭。」

    站在倪開鋒及姜延秀兩旁的官兵,以手中長板往兩人背上一壓,將他們押制在地,兩人便同時趴跪著,動都不敢動一下。

    此時一名蒙著面巾,只露出眼楮的男子自簾後出來,走到堂上,然後坐下。

    孫不凡一眼便認出了他——即使他蒙著面。

    那是李鳳翔,他的知交好友。他是太子?老天爺,真想不到那樣一位尊貴的太子殿下,居然願意紆尊降貴的與他結為異姓兄弟。

    而此時,穆熙春也認出他了。

    她瞪大眼楮,驚訝的看著孫不凡。他對她一笑,讓她知道他也已經發現。

    「倪開鋒。」堂上,太子聲音平緩卻威嚴,「你仗勢欺人,胡作非為,假傳提督大人之命借提在課縣犯下殺人重罪的範氏兄弟,你可認罪?」

    倪開鋒囁囁地說︰「小……小人認罪。」

    遭押之後,他很快的供出姜延秀亦是同伙共謀之事,要不是姜延秀慫恿,他頂多也只是找人去揍孫不凡一頓,絕不會惹出這麼多事來,而今姜延秀想置身事外,簡直妄想。

    「你唆使範氏兄弟縱火,意欲殺害饕餮小老板孫不凡,你可認罪?」

    「回殿下的話,小人……小人也是受人蠱惑,一時糊涂。」倪開鋒手指著跪在旁邊的姜延秀,「小人是受姜延秀慫恿,才會做出如此蠢事,請殿下恕罪。」

    听見他將所有過錯全推到自己身上,姜延秀惱怒的予以反擊,「殿下明察,小人不過是一個掮客,哪有本事借提重犯,這些事都是倪開鋒他出的主意。」

    「什……」倪開鋒恨恨的瞪著他,「姜延秀,明明是你提議干脆殺了他的!」

    「你胡說,我只是發了發牢騷,你就說要燒了孫不凡這馬蜂窩,與我何干?」

    「混蛋!你居然……」

    「放肆!」見兩人狗咬狗的互相推諉著,太子沉聲一喝。

    聞言,兩人立刻噤聲。

    「倪開鋒,你素行不良,本太子不只耳聞,還親眼看見。」他怒道︰「當日你在廣明客棧強拉歌女,饕餮小老板孫不凡出面阻止,你便仇視他,甚至以此手段想取他性命,簡直可惡!」

    听到他提及此事,倪開鋒心頭一顫。

    太子殿下為何知道這件事情,難不成孫不凡的靠山便是……怎麼可能?孫不凡不過是個生意人,怎會跟當今儲君有任何交情?

    慢……他說他親眼看見,也就是說……他當時也在場?!

    忽地,一個念頭閃過他腦海,教他忍不住的抬起頭來——

    看見堂上坐著一個蒙著面巾的男子,他愣了一下。

    「大膽!」鄭典怒斥,「沒有殿下允許,你竟敢抬頭?!」

    「算了,鄭大人。」太子一笑,「本太子今天心情不錯,便允他得見我顏。」

    說完,他取下面巾。

    看見他的臉,倪開鋒陡然一震,「你、你是……」

    他簡直不敢相信坐在堂上的東宮太子,竟是當日第一個出面制止他調戲歌女的年輕人。

    這一刻,他已知道自己難逃此劫,不禁頹然的趴跪在地,「小人知罪,請殿下饒命。」

    「念在倪大人對朝廷有功的分上,本太子姑且免你死罪。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本太子即刻起將你流放邊疆為官奴,終生不得再返京城。」

    「謝殿下恩典。」可逃死罪,已是萬幸,倪開鋒慶幸不已。

    「至于你……姜延秀。」太子目光一凝,「你為私利不擇手段,東窗事發後竟還心懷怨恨,蠱惑他人行惡,罪無可恕,本太子沒收充公你所有財產,判刑十年,不得減刑。」

    說完,他板子一拍,「退堂!」

    李府書齋外頭,後一正跟小雪在花叢間追逐玩耍,而書齋內,李鳳翔、孫不凡及穆熙春圍著桌子坐下。

    穆熙春有一點不安緊張,只因坐在面前的正是當朝的太子——文鳳翔。

    「穆姑娘,你無須拘束,就當我還是李公子,如何?」他笑說。

    她搖搖頭,「民女豈敢。」

    「是啊,得知殿下身分之後,草民也不敢再與殿下稱兄道弟了。」

    孫不凡是個不拘小節的人,文鳳翔的身分雖讓他震驚,但他並沒有那麼在意,這麼說,只是想鬧鬧文鳳翔。

    他眉頭一皺,有些苦惱,「早知如此,我就不讓你們知道我的身分了。」

    「殿下……」

    「孫兄,你可以不要叫我殿下嗎?」

    「可殿下確實是殿下啊。」

    「我不在宮中的時候,是李鳳翔,不是文鳳翔,是你的異姓兄弟,不是東宮太子……」文鳳翔一嘆,「你知道我多麼珍惜我們兄弟兩人的情誼嗎?拜托你別毀了它。」

    看他一臉發愁懊悔的模樣,孫不凡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一怔,恍然大悟,「原來孫兄是在捉弄我?」

    「你也騙了我,這筆帳,我們兄弟倆就一筆勾銷吧?」

    「也好,這是我欠你的。」文鳳翔釋然一笑。

    「話說回來。」孫不凡笑意一斂,拱手一揖,道︰「這次的事,真是多謝殿下了。」

    「欸。」他蹙起眉頭,「別叫我殿下。」

    孫不凡一笑,「好,那麼……真是多謝翔弟了。」

    文鳳翔滿意的笑了,「翔弟?這稱謂我喜歡,以後就這麼叫我。」

    見他們兩人孫兄翔弟的互相稱謂,穆熙春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這樣好嗎?」她憂疑的看著孫不凡,「殿下就是殿下,怎麼可以紆尊降貴的跟我們……」

    「此言差矣,未來嫂子。」一聲未來嫂子,叫得她面紅耳赤。

    「殿下,您這是……」

    文鳳翔咧嘴一笑,「天家之人也是承萬民擁戴方可一登九五,哪來尊卑之分?再說,我跟孫兄再過不久就要結成親家了呢。」

    聞言,孫不凡跟穆熙春都一怔。

    他笑指著外面整天黏在一起,活像兩只交頸天鵝的後一跟小雪。

    「瞧,再不用多久,可能就會有小後一跟小小雪來報到了。」

    兩人往外面一看,會心的一笑。

    一年之後,饕餮京城分館開張。

    在茶樓之間的一隅,掛著一塊穆家面館的招牌。這里,是孫不凡為穆家面館特地留下的區塊。

    這一年來,他在京城置產並安頓穆熙春及她爹娘。

    穆老爹在安心靜養之後,雖然因舊傷而行走略顯不便,身體卻日漸硬朗。

    如今,他已能跟穆大娘兩人在饕餮茶樓里繼續賣著他們的穆家面食。

    至于後一跟小雪……因為文鳳翔不忍拆散它們這對恩愛的狗情侶,于是將小雪送給了孫不凡,好教後一跟小雪能朝夕相伴。

    如今,它們的狗兒狗女們共有八只,每只都健康強壯,活蹦亂跳,孫不凡還替它們取了名字——後小一、後小二、後小三、後小四、後小五、後小六、後小七跟後小桿。

    雖是懶透了的取名方式,後一卻無從抗議。

    畢竟孫不凡是神子,是它的主子,什麼都是他說了算——即使是它兒女們的名字,反正名字不過就是幾個字的組合排列,它倒也不是太在意。

    饕餮京城分館的一切都步入軌道之後,孫不凡便帶著穆熙春回慶春城拜見他的雙親,兩人在慶春城成了親。

    于慶春城待了兩個月後,他們才返回京城,而就在回到京城不久,穆熙春便發現自己懷了身孕。

    看著孫不凡事業有成,如今又有了如花美眷及即將出世的孩子,後一真的為他高興。

    他出身富裕不說,還生得一顆聰明腦袋跟好看的樣貌,如今,還有一個手藝精湛、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的好妻子,再過幾個月,新的家庭成員也要加入。

    人生呀,求的也不過如此。它想,孫不凡算是幸福圓滿了吧?

    當然,以一只狗來說,它也是幸福的。

    「汪!」小雪不知何時來到它身邊。

    後一蹭了蹭它的臉,表示愛意。

    「親愛的,你剛才在想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當一只狗其實沒那麼糟。」

    「咦?你曾經覺得當狗很可憐嗎?」

    「當然,我又不是自願當狗的,都是那個……」

    「後羿。」

    突然,天上傳來低沉的、威嚴的、熟悉的聲音。

    它往天空望去,只見一張臉清楚的浮現在雲層之間。那是……久違的天帝。

    「你還在怨我把你變成狗嗎?」

    顯然地,天帝已經听見它剛才幾乎出口的抱怨。

    「……」唉,它不過是發發牢騷嘛。

    「那看在你盡責守護金烏,並助他找到幸福的分上,我讓你恢復人身到廣寒宮去跟嫦娥相聚吧!」

    聞言,它一驚。去廣寒宮?那……它的小雪跟八個孩子們呢?

    轉頭,它看著一旁的小雪。

    小雪的眼中只有它,完全看不見浮現在空中的天帝。

    「親愛的,怎麼了?你怎麼一臉驚嚇的樣子?」

    「……」後一沉默著。

    確實,一直以來,它常常不經意的就想起美麗的嫦娥,甚至想過有朝一日得以跟她重逢,不過,那都是在邂逅並愛上小雪之前的事了。

    自從小雪進入它的生命之後,它已漸漸的不去回憶與嫦娥的過往恩愛,如今它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便是小雪跟孩子們,它一點都不想與它們分開。

    對!沒錯!它不要去廣寒宮,也不想跟嫦娥再續前緣。

    它是小雪的丈夫,是八個孩子的爹,它想繼續過著這快樂狗日子!

    「稟天帝,我不想去廣寒宮,我要繼續做一只狗!」

    「你確定?」天帝挑眉地看著它。

    「是的,我確定。」

    自它生為一只狗以來,這是它第一次如此確定且堅定的想當一只狗。

    「好吧,那我就成全你,日後可不要反悔喔。」天帝提醒著它。

    其實,當初讓後羿與八個分身下凡,他便讓他們皆成為獨立的個體,各有不同的思考模式與個性,因此未來這些後羿們會走上什麼路,都是經由他們自己所選擇的。

    也就是說,若眼前的後一甘于當一只快樂的狗,那他也不會多加置喙。

    「絕不。」

    它話才說完,天帝便發出熟悉的呵呵笑聲慢慢消失在雲端。

    見天帝消失,後一暗自松了一口氣。

    老實說,它還真怕那任性妄為的天帝會不顧它的意願,逕自把它送到廣寒宮去跟嫦娥為伴呢。

    「親愛的,你為什麼一直看著天空?那兒有什麼?」

    「那兒什麼都沒有。」

    「我還以為你看見仙女,都忘了我在你身邊了呢。」小雪打趣道。

    「別說是仙女啦,就連嫦娥都比不上你。」

    「你怎麼知道嫦娥比不上我?你見過嫦娥嗎?嗯?」它一臉狐疑的盯著後一。

    「呃……」

    唉,它怎麼又挖了個坑給自己跳呀?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喂飽饕餮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