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夫進寶(下) 第十八章 你不認,我認(2)
作者︰子紋
    康沐雨跟著進去,也順手拿了幾個方子看,「嬸娘,這個藥飲是否能治哮喘,不得安臥之癥?」

    白洛嵐走到她身旁,低頭看著,「此方雖無法根治,但養身,長久服用是可減少喘癥發作。沐雨也有喘癥嗎?」

    「不是我,是當今聖上。」

    白若嵐不由得挑了下眉,「看來你對當今聖上極其關愛。」

    「這是自然,他畢竟是——」她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王爺的親佷兒。」

    當今聖上的身世只能是皇室的秘密,她也不願多提。她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白洛嵐,「嬸娘,這個藥方可否給我一份?」

    看著她可愛的小模樣,白洛嵐喜歡得緊,拍了拍她的臉,「自然可以,你可是齊家的大小姐。」

    提到這事,康沐雨有些不自在,留在幽蘭山莊的這幾日,這里的每個人都對她極好,但事實上她那日答應她阿叔回來,只是因為心中有份希翼,希望她爹或許會肯再看她幾眼,更或許會改變主意,願意認她這個女兒……

    白洛嵐注意到康沐雨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她淡淡一笑,牽著她走,來到外頭水波盈盈的湖中亭中,可以遠遠看到蒼靈山。

    「你想你爹了嗎?」

    康沐雨一愣,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別瞞我,你關心阿歡、關心當今聖上,關心許多人,代表著你是個心慈之人,所以怎麼會不想自己的爹?」

    康沐雨垂下眼,「可是他不認我,或許是我不夠好。」她沒有她娘親好看,也沒有太聰明的腦子,功夫更是貽笑大方,在臥虎藏龍的齊家,她就像當初在康家一般,是個一點都不起眼的存在。

    「傻孩子,你很好,問題在他,是他不敢認你。」

    「不敢認我?」

    白洛嵐溫柔一笑。

    「是啊!他不認你,是他自個兒的問題,」白洛卿拿著人參跟在後頭,插嘴道,「他這一輩子都在坐心牢,關住了自己,讓你或軒轅澈恨他,他才會好過一些。」

    「你或許不知,你爹身上有著與生俱來的先天之氣,他能養生護體也能續命,只是一旦流失,便一生無法回復,若是用盡,便是死期。所以當年在誤會你娘親而將澈兒丟入迷魂陣、令澈兒差點死去時,他已經出手救過他一次,那次令他元氣大傷,損了功力,而今他又出手救你——相信我,」白洛嵐拉住了她的手,「他心中早就認回你,只要你出事,就算是要他的命,他也會願意把命拿出來給你。」

    康沐雨從沒想過她爹是拿自己的命來救她的命……

    她看著蒼靈山,久久不語。

    白洛嵐見狀也沒打擾她,看著時辰,也得去盯著廚房,這些日子做了不少給康沐雨補身子的菜。

    「好好看著你姊姊。」白洛嵐交代一直跟在不遠處的谷亦歡。

    比亦歡點頭,他心中還震撼著方才師娘說的話,所以他可以想見,姊姊現在心里肯定五味雜陳。

    瞥見只顧盯著人參的白洛卿,谷亦歡不禁翻了個白眼,「閣主,再看也不會多生出幾株出來,不如想想辦法,讓我姊姊父女團圓。」

    「知道彼此有苦衷,心里相互體諒,就算沒有朝夕相對,這不也算是團圓了嗎?」白洛卿對這種事可是看得很開。

    比亦歡撇了下嘴,「什麼相互體諒,話總得當著面說個清楚,不然不就一顆心一輩子懸著了嗎?」

    白洛卿似笑非笑的瞧了谷亦歡一眼,道︰「要當面說清楚還不容易,你師伯心里肯定關心自己的女兒,只要女兒一出事,听到消息,他絕對會出現。」

    比亦歡眼楮立刻眨啊眨,跑到了康沐雨面前獻計,「是啊!閣主說得有道理,若姊姊想要見師伯,不如用苦肉計,若師伯來了就代表真心關心姊姊,也算是認了姊姊,姊姊就能放下這樁心事了吧?」

    康沐雨被谷亦歡的話打動,以她的能耐,她不可能闖過蒼靈山的迷魂陣,若是她開口,軒轅澈就算百般不願也會帶她走一趟,但是與其她苦苦相逼,不如就試探一次——

    她看著眼前的湖水,在谷亦歡還喋喋不休時,毫無預警的一躍而下。

    「姊姊!」谷亦歡一張臉白了,他是要康沐雨用苦肉計,可沒要她跳湖啊。

    他連忙大聲叫來人,自己也一躍而下,趕緊將人給撈起。

    他真的死定了!等會兒就要收拾包袱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不然別說軒轅澈不饒他,他師父就會讓他生不如死了。

    夜深人靜,一道黑影閃進幽蘭山莊,輕功了得,竟沒有驚動莊內護衛,如入無人之境。

    軒轅澈本就沒有睡沉,所以當人進了屋內時,他已經坐在床沿,點亮了燭火。

    看著眼前的齊天宇,軒轅澈的心情十分復雜,聲音有些冷,「你為何而來?」

    「她如何了?」齊天宇沒有回答他的話,徑自問道。

    齊雲曦匆匆趕來蒼靈山,說康沐雨落水,情況不好。他相信有軒轅澈在,女兒不會有事,但他還是沒忍住,自己親自走了這一趟。

    「她?!」軒轅澈聲音里有著嘲弄,「她是誰?一個你視為陌生人的女子能讓多年未下山的你連夜下山,面子還挺大的。」

    「看來她是無事。」

    軒轅澈正要開口,卻感覺自己的衣角被拉了拉,他在心中一嘆,站起身,讓出位置,「是否有事,你自己過來瞧。」

    齊天宇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過去替康沐雨診脈,只是一診脈之後,他不禁眉頭微皺,果然,他被愚弄了,她根本沒事,脈象還比以前更加有力,看來這些日子被照顧得很好。

    康沐雨緩緩從床上坐了起來,目光須臾不離齊天宇的臉,「我沒事,只是落湖,喝了幾口水。」

    「為何要騙我?」

    「我沒騙你。」听到指責,康沐雨有些委屈,「我落水是事實,只是情況並不嚴重,沒有大礙,這怎能算騙你?」

    這是強詞奪理。齊天宇站起身,轉身要走。

    「其實你明明很關心我,你嘴上說不認,但心里早就認了我這個女兒。」

    齊天宇聞言,身子一僵。「你今日鬧出這一出,就是要逼出我的關心?這也太過可笑。」

    「是可笑,更可笑的是我已經決定,你不認我沒關系,我認你就好。」康沐雨頓了一下,道︰「以後只要我出事,你一定要來看我。」

    這麼多年來,齊天宇第一次感到自己想笑,他還以為自己早就失去了笑的能力。

    「你要守著娘就去守著,等你放了自己的那一天,記得來找我和進寶。」康沐雨柔柔道︰「我們等你,爹。」

    她的一聲「爹」,令齊天宇的心頭一震。

    康沐雨拉了拉軒轅澈,「進寶,你快跟爹說,我們等他。」

    軒轅澈的眼角抽了抽,有必要非拉上他不可嗎?

    「進寶?」康沐雨的聲音里多了些嚴肅。

    軒轅澈一嘆,「過去恩怨就算了吧!反正已是生死兩茫茫,我不想以後後悔。姨父——或許我該改口叫聲爹?」

    「我不值得。」

    「值得與否,是我說了算。」康沐雨出聲道。

    「你就跟你娘親一樣,只要認定一件事,就是執著到底。」齊天宇扯了下嘴角,說完這句便徑自離去。

    康沐雨的心上像是壓著顆大石,但她知道,她爹只能自己放過自己,而她也知道,她爹說得沒錯,她是執著到底的人,她遲早會打動她爹的,畢竟她有軒轅澈當後盾,而未來還很長……

    「進寶,不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要在一起。」她緊抱著軒轅澈,她不要他們兩人像她的爹娘一樣,有著一生都無法彌補的遺憾。

    「當然會在一起,只是……」他幽幽一嘆,「你要騙他下山也不是不成,只要讓雲曦去他面前說幾句假話,沒必要真的落水。」

    康沐雨搔了搔頭,「一時之間,我沒想到這麼多。」

    「你啊!」軒轅澈听到她落水時,差點沒被她嚇死。至于谷亦歡把人救上來、確定她平安之後就溜了,連白洛卿也逃得挺快的,害他想找人算帳也找不到人。

    看來這兩個人,以後只有一條路走——能離康沐雨多遠閃多遠……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招夫進寶(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子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