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心啞娘子 第9章(2)
作者︰瑪奇朵
    任守一一听這話,怎麼想都不太對,這是要責怪他呢?還是試探他呢?

    「娘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他小心慣了,可不能在這里栽了個跟斗。

    他可听說了,許多婦人都愛用這些以退為進的招數,逼問到他們的相公無言以對啊!

    「沒什麼意思!」意會到自己問了些什麼的沈蔓娘有些困窘,不明白自己怎麼就脫口而出這些話來了。

    難道是因為懷了孕的關系,自己突然變得傻氣了?嗯!絕對是如此!她替自己找了個好理由。

    她絕對不是不安或者是吃醋,不是因為任府里的兩個少爺都納了小妾姨娘,所以她自己也忍不住開始吃起那些還未出現的小妾姨娘的醋!

    任守一見她這副模樣,哪里還有猜不到的,無賴的笑著,「娘子……你可是怕相公我以後給你帶了許多‘好姊妹’回來?」

    沈蔓娘抿了抿嘴,淡定的將頭轉往另外一邊,「我可沒這樣說過,那可是你自己說的。」

    他可沒這麼簡單就願意放過她,他笑嘻嘻的又跳到她面前,一臉認真的發誓,「娘子大可放心!我這人對外頭那些花啊草的都沒有興趣,更沒有興趣增添一些不是你生的孩兒,或是多添幾個娘子的姊妹,要知道那一張張可都是要吃、要首飾、要衣裳的花錢嘴,我就是再傻,也不會把那種只會花錢的麻煩精給領回來不是?」

    見他又開始打趣,她忍不住輕笑了下,「不!你不傻!」真要傻人,哪能算計得面面俱到,把那些壞人一個都不落的全逮了?!

    任守一第一次听見她說出這樣稱贊他的話,忍不住又自我膨脹了,得意的笑著,「那是自然,你夫婿我玉樹臨風,又有寬廣的胸襟,加上有力的雙臂,現在還多了一個一點也不傻的腦子,嘿嘿!娘子,下次我唱戲的時候再把這句給加上去如何?」

    他那搞笑的表情,讓她忍不住失笑,「老王賣瓜,自賣自夸!」

    「我可不是老王,我是老爺!嘿嘿!」

    「好了!桂鬧了,等等其他人都該來了。」她嬌嗔道。

    之前都是他們回任家探望和拜訪,前些日子公公和婆婆一听說她有了身孕,也不顧自己手上還一堆事情呢,就說要來他們這里走走,看看他們有沒有缺什麼,連守成、守業也都說要準備些補品過來讓她好好養身子,最後就敲定了今天要一起過來呢!

    任守一朗聲笑著,「那有什麼關系,都是自家人呢!」說起來,他放下了任家的生意又搬出府外後,和家里兄弟之間的關系反而更好了,而義父一開始雖然有點不舍,但是見他過得很好,似乎也放下了心。

    其實這些年來他自己在外做生意也算有成,畢竟當年他父母留了一筆不少的銀兩給他,他不缺腦子又不缺本錢,自然名下的產業就越積越多。

    不說別的,就是讓他們夫妻倆安安穩穩的過著富裕充足的下半生也夠了。

    「咳咳!」

    突然兩聲輕咳聲,驚嚇到了玩鬧中的任守一夫妻倆,兩個人抬頭望去,回廊下的,不正是任老爺夫妻倆,而跟在他們身邊的還有任寶珠、任守業和任守成。

    任老爺看著走近他們的兒子媳婦,忍不住打趣道︰「我們都是自家人不假,但是這還在外頭呢,小夫妻倆就如此作風,也委實……哈哈!」

    任夫人在丈夫調侃完後,接著解釋,「剛剛管事直接請我們進來了,還說是你們吩咐的,我們也就直接進來了,卻沒想到你們夫妻倆這時候還在玩鬧呢!」說完,她頓了頓,看向任守一,沒好氣的斥責,「你娘子剛有身孕,這是最要緊的時候,你可別瞎胡鬧!要不我可不饒你!」

    任守一是個臉皮厚的人,被這麼說也就當作是稱讀他們夫妻甜蜜了,但是沈蔓娘是個臉皮薄的人,被公公婆婆這樣一調侃,不禁垂下頭,羞紅一路從臉頰蔓延到脖子跟耳根。

    想想還是她自己跟管事交代的,也是猜想他們不會那麼早來,卻沒想到自己剛剛和丈夫那樣玩鬧的景象都被人給看去了,心中羞惱更甚。

    任老爺也沒繼續打趣,而是讓任守一走在前頭,帶著他們參觀參觀這座莊園,畢竟這里他們還是第一次來呢!

    知道身為主人是要帶頭走,任守一便不斷對著沈蔓娘身邊的丫鬟一次又一次的囑咐,「記得,別讓夫人走快了,身邊都要有兩個人一左一右的攙著,前頭得先讓小丫鬟走過一次,有雪有水的地方可不能走,還有……」

    「好了!她們都知道了!」沈蔓娘無奈的看著他,不得不自己出聲打斷。

    老實說,現在除非他自己在她身邊,要不然他就是這樣緊張兮兮的模樣,讓她是又甜蜜又好笑。

    她又不是紙糊的,有必要那樣緊張嗎?!不過就是懷個孩子而已。

    任守一停了話,看著身邊已經忍不住笑出來的家人,臉皮厚的轉過頭,想當作無事,卻又忍不住轉過頭,上上下下看了一眼,確定沒有問題了才轉身離開。

    眾人都忍不住側頭掩臉偷笑,只有任老爺和任夫人仗著輩分大,毫不客氣就大笑出聲,讓厚臉皮的某人,臉上也浮了淡淡的一層紅暈。

    幾個男人們和任夫人走在前頭,任寶珠卻有意慢慢落後,跟沈蔓娘走在一起。

    她神色有些復雜的看著她明明穿了一身的素衣,卻依舊顯得神色嬌媚又充滿幸福的面容,再想到剛剛看見這夫妻倆的打鬧,和大哥那緊張兮兮的關心,心中頓時有百般的滋味縈繞。

    前些日子其實她也曾巧遇大哥夫妻倆上街,看到兩人相處的樣子,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她那英氣挺拔的大哥在大嫂面前簡直就像個丑角一樣,不是又采花又唱戲,就是說說笑笑逗大嫂笑,再不就是買些小東西討好大嫂。

    她當時完全不解又有些為大哥不平,為什麼要做到這地步?直到她看到大嫂僅只是淺淺一笑,大哥也會同時露出那種像是幸福到傻了似的表情,她才不得不承認,這兩個人真是一個鍋配一個蓋。

    那樣的氣氛讓她甚至不敢上前打招呼,反倒默默的轉身離去。

    想到自己之前對大嫂的種種厭惡和說過的難听話,她又忍不住側頭看著身邊的女子,臉上依舊是淡淡的,沒有任何對她的厭惡,對她就像是一般親戚家里的女眷一般。

    終于,任寶珠停下了腳步,並深深的向沈蔓娘行了一個禮。

    沈蔓娘有些意外,連忙停下腳步,並且攬了她一把,「別!怎麼突然行此大禮?」

    任寶珠還是堅持要把禮行完,沈蔓娘雖然不知道她怎麼突然會有這樣的改變,但還是靜靜的看著她,等她說明緣由。

    「大嫂,之前那平妻的事情……是我和娘錯了!」她囁嚅的說著,臉卻抬不起來,只因她一想到自己那時候說的話就羞愧不已。

    嫁了人之後,她也成熟了不少,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夫婿雖說對她不錯,卻也左一個通房右一個姨娘的時候,她心中滿是嫉妒就會想起那時候自己說的話——不讓夫君納平妻貴妾就是不賢慧!就是妒婦!

    這些話,她那時候到底是怎麼說出來的呢?!任寶珠再次覺得自己以前真是不懂事,傻得可怕。

    沈蔓娘這些日子雖然都住在莊園里,但對于任家眾人的事情也不是不清楚,夫君多多少少透露了這小姑在夫家其實沒那麼好過。

    她本就不是會因為那些事情而記仇的人,便輕輕道︰「沒事,我明白你們的心情,你們都想著他好,我自己知道我是什麼樣的條件,你們那時候會有這樣的想法也不奇怪。」

    她們都想對他好,也想給他最好的,誰知道一些意外巧合卻讓她這個出身不好、家里也幫不上他忙的庶女成了他的妻,他的家人就是有再多不滿也是應該的。

    任寶珠見她一點也沒有怪罪的樣子,心中更是愧疚不己,連連說著「嫂子對不起」之類的話,沈蔓娘沒法子,只好把眼神看向從剛剛就靜靜的站在一邊的任守一求救。

    任守一本來就是一步三回頭的走著,才剛剛注意到自家娘子跟小妹沒跟上來,就直接旋回來來尋人,當然也就听見了剛剛義妹說的那些話,本來是怕她又說了些什麼來欺侮自己娘子,他才回來的,在听她說的話後,他反倒不好出面了,只得安安靜靜的站在一邊。

    誰知道任寶珠卻突然道歉不停,自家娘子本就是個心軟卻又不知道怎麼安慰人的人了,這求救的眼神一掃過來,他自然連忙站出來幫忙。

    「好了好了!說這些做什麼,你嫂子都說不計較了,還說這些做什麼計這不是存心讓她過意不去嗎?你嫂子現在有身孕,可不能操半點心呢!」

    說來說去,最後還硬要扯一下她根本還看不出來的肚子,讓沈蔓娘實在有些無語。

    任寶珠一抬頭,听見大哥調侃她,忍不住眼里泛著淚,哽咽說著,「大哥,你總算願意和我說話了!」

    自從那件事情之後,大哥見到她都像是見了陌生人一樣,連聲招呼都不打,可讓她難過了許久。

    「好了好了!你也都成婚了,還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任守一站到妻子身邊,看著她又哭又笑的,忍不住打趣。

    「好了!哭什麼?!你嫂子原諒你了沒?」說話的是跟著兒子繞回來的任老爺和任夫人。

    任夫人見了這情景,自然是明白女兒說了什麼,她輕嘆了口氣,上前牽住沈蔓娘的手。

    「蔓娘啊!前些日子是我糊涂了,你也不要和我見怪,以後生了孩子多多回府里走走吧!」任夫人說著,還把自己手上的一個鐲子拔下來替她戴上,「這是我給守一媳婦準備的鐲子,收了這許久,終于戴到你手上了。」

    這鐲子是那時候新人敬茶的時候就備下的,只是後來這一連串的事情,加上他們那時候分府別居,讓她一直沒機會把這獨子給送出去。

    這些日子,她在丈夫的嘴叨下也明白了自己做得有多麼無理,當初她可沒有給自己的親生兒子找什麼平妻貴妾的,卻在守一這里弄出這種事情來,本來就怕他因為家里的兩兄弟而多心,現在又讓他怎麼能不多想?

    雖說她的初衷的確是想為他著想,但是這麼一鬧下來,反倒像是刻意要插手他的婚事,還找了麻煩,更不用說他早已對丈夫說過非沈家二小姐不可的心意,她卻還……唉!總之都是她的錯啊!

    沈蔓娘戴上了鐲子,一臉認真的說︰「娘,真的不怪你,我明白的,是我不夠好。」

    任夫人笑了笑,看她再次說了當初的那句話,心中的感慨更深了,一臉欣慰的看著夫妻倆說著,「好了,不管好不好,以後好好跟守一過好日子就好,以後也別和我們生分了。」

    任守一和沈蔓娘紛紛應著,兩個人眼神流轉之間帶著深濃情意,讓任夫人看了也忍不住頻頻點頭。

    說罷,任老爺夫婦倆和任寶珠繼續向前行,打算好好逛逛這初雪後帶著濃濃南方味道的院子,就把那夫妻倆給落在後頭了。

    任守一在他們走遠後,忍不住握起妻子的手,看著她,笑得合不攏嘴,直把她看得粉頰泛紅。

    「怎麼了?有什麼好看的?」

    「不管哪里都好看!」他油嘴滑舌的說,眼里卻真實漾著滿滿的濃情密意。

    「說什麼呢?!爹娘都還在前頭呢!」她臉皮薄,被他這樣一稱贊,忍不住臉熱燙起來。

    「怕什麼呢!爹娘可巴不得我們整日這樣恩恩愛愛才好!」

    「你!真是沒個正經!我可不和你說了。」說著,她扭頭就想走,卻被他緊緊的拉住手又拖抱進懷里,動彈不得。

    他定定的看著懷里的她,直到看得她全身都不自在了起來,他才在一聲嘆息後緊緊的抱住她。

    「娘子,永遠都別再推開我,我們多生幾個孩子,往後就讓我們在這山間看著一次又一次的花開花落,一起到老,好嗎?」

    周遭除了靜靜的落雪聲,就是他輕聲勾劃出美好未來的言語聲,頓時整個世界像是只有他們兩個人,那樣的靜益,那樣的讓人覺得只想要緊緊抱著眼前人不放。

    她臉上綻放出一抹美麗而滿足的笑靨,低喃著,「好。」

    听見了她的回答後,他再也顧不得這還是在外頭,低頭,輕輕吻上她嬌嫩的粉唇,任由這一刻的幸福輾轉在兩人的唇齒間回味。

    這一刻,她無比的感激上天,在剝奪了她許多之後,卻換來了這樣一個肯愛她、寵她的相公。

    即使她失去了悅耳的聲音、曾以為自己被整個世界拋棄,但轉過身才發現,那人早已經在原地等候,早已張開了懷抱只等著她回頭——擁抱。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石心啞娘子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瑪奇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