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秀不想婚(上) 第八章 日角龍庭,天子之命(2)
作者︰淺草茉莉
    「既然淑妃要教訓雲嬪那就動手吧,朕瞧著。」谷若揚語氣淡淡,但那眼神卻是陰冷至極。

    莫香凝渾身一顫,起身看向雲絛紫,因妒成恨,發狠地抬起手要朝她打下去,但一瞬間卻又莫名膽怯,手終究是沒敢落下。

    「怎不動手?」谷若揚問。

    莫香凝驚疑不定,又拉不下臉來,只得閉上眼,心一橫再要朝雲絛紫打去,驀地,手被人制住了,她一睜開眼,臉上一股劇痛,挨了一耳光。

    打她的正是谷若揚,莫千里膽顫心驚的忙跪下替女兒求饒道︰「皇上息怒!」

    莫香凝也被打傻了,腿一軟,自己跪倒地上去,怡然見主子軟了身子,慌忙過去扶。

    「莫相教的好女兒,這雲暮是朕下詔留下的人,她不只有意見,還敢打人,瞧是朕給她統攝後宮的權力太大了,大到連朕都不放在眼里。既是如此,著朕旨意,即日起收回淑妃統攝後宮之權,以後她就專心修身養性悔過即可,不用管後宮諸事了,還有德妃目前也被禁足,自是不適合再管後宮的事,以後就由雲嬪接管,眾人有事皆找雲嬪處置。」谷若揚當即發落道。

    莫香凝一听,面無血色的癱在怡然身上。

    莫千里則冷汗滴落下來,一時間什麼話也不敢吭。

    反倒是阿紫,似乎不怎麼想要接管後宮,張口道︰「嬪妾自認才情不足,無法勝任,還請皇上別——」她話說到一半,受到某人恨鐵不成鋼的一瞪,這才不得不閉上嘴。

    在一片仍舊冷凝的氣氛中,谷若揚的衣袖教人拉了拉,他皺眉低頭看去,居然是雲暮。

    「什麼事?」想來,這時候也只有阿紫母子敢不長眼的挑他的逆鱗,這大的挑完換小的。

    「皇上,姑母管後宮可以,但能不能也管管您?」雲暮道。

    「管朕?」他一愣。

    「嗯,請皇上以後別霸佔著姑母不讓她回來,還有,她脖子上的傷也著實太過了點,您說要做夫妻,這男子漢是不能欺負女人的……」

    瞬間,這周圍好像比剛才更死寂了……

    「查出來了?」萬宗離問向自己的手下。

    那人點頭,「有進展了。」

    萬宗離眸子驟亮,「快說!」

    「是。當年雲嬪娘娘去了峨嵋山游歷,在歸途行經魯鎮時確實落入惡人手中,在妓院里待了兩天,那妓院老鴇見她模樣嬌貴,便想將她送給當地的富豪享樂,誰知竟遇見一個中了春藥的男子,急需要女人解去藥性,遂把她……」

    萬宗離听到這里,心頭一緊,「那中春藥的人……是誰?!」他語氣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些片斷瞬間從腦中浮現。

    「這人是……」

    今日谷明華進宮探望女兒——說是探望女兒,其實是來見外孫的,得知雲暮居然進宮了,他嚇了一大跳,直到在景月宮見到雲暮,這才真信了。

    一見到孩子,他不禁紅了眼眶,這孩子命苦,自出生後從未與親娘真正生活過,而今總算能如願了,雖然暮兒還是不能公開叫阿紫娘,但已無須再躲藏,至少能一起出現在眾人面前,對此,他十分感激皇上的寬容,這當就叫愛屋及烏吧。

    「慶爺爺為何每次見了暮兒都哭,這老人家哭多了對眼楮不好的。」雲暮認真的提醒道,還伸出自己的袖子替他把臉上的淚給抹干淨。

    讓孩子抹眼淚,谷明華這會兒尷尬了,自己不是愛哭,而是每次去看孩子時見他孤單一個人就不免感到心酸,忍不住就哭了,若是再想起這孩子是怎麼來的,女兒又遭遇了什麼,這就哭得更厲害了。本以為孩子不懂,在他面前哭沒關系,無損他為人外祖的尊嚴,哪知孩子看得分明,還知道笑話自己了。

    阿紫瞧這對爺孫的舉動好笑,輕聲笑出來,這一老一小可是她今生最重要的親人,也是自己即便失去一切也不能失去的人。

    至于谷若揚……她愛他,可又帶著愧疚與自卑,縱使已將身子交給他,自己仍不能真正的敞開心房對他,只因,她不能給他一個完璧的自己,她這輩子是注定虧欠他無法償還了。

    「皇上!」谷明華忽然喊道。

    阿紫與雲暮聞聲同時抬頭朝殿門看去,谷若揚真來了。

    阿紫一見到他,臉先紅了起來,因為想起他這幾天的「欺負」,自從兩人有了肌膚之親後,這人便天天索取,毫不知饜足,難怪夜里搶不到人的暮兒對他很是反感,這會兒以為他又來搶人,那表情太不痛快了。

    「皇上都不用處理國政的嗎,怎麼又來了?」雲暮鼓著粉嫩的小臉問。

    比若揚冷睨他,要是其他人巴不得他「又來了」,唯有這小子專門替他娘擋人,將自己往外推,真是個不識好歹的小子!

    哼,要不是這女人不肯乖乖待在承乾殿,非要回景月宮陪孩子,他又何必老往這里來,還見到這讓自己不順心的臭小子!

    「朕這回是得知皇叔來了,所以過來與皇叔敘敘舊的。」他懶得理這小鬼,看向單腿跪地的谷明華。

    若無外人在,阿紫是沒向他見禮的習慣,而雲暮那小子就更不用說,根本不理會他,但皇叔每回見他定是規矩的朝他行跪禮,他伸手去扶谷明華起來。

    「以後若在場的都是自己人,皇叔也不用多禮了。」

    「那怎麼成,這君臣之禮不可廢。」谷明華起身後道,並且怒視不受教的兩母子。「你們兩個進宮後反而忘了規矩,這是要讓人笑我慶王府出來的都沒教養嗎?」

    阿紫母子對視一眼,哪敢多羅唆,母子倆連忙到某人面前補跪了,可某人舍不得自己的女人跪,一把將她撈起往懷里送,至于小的,就讓他繼續跪。

    小的立刻不滿了,「皇上怎麼不讓暮兒也起來,暮兒腳也會酸。」

    他瞥了雲暮一眼,「小孩跪久些才會知君臣、知天地、知輕重。」

    雲暮不服氣,「暮兒知道理、知對錯,更知有人厚臉皮跟小孩搶姑母!」

    「你!」谷若揚火大的一把揪起小家伙,與他平視。「你敢逆君?」

    「姑母是暮兒的!」雲暮無懼的與他對峙,這一大一小怒視對方,誰也不相讓。

    「哎呀,這是出了什麼事,皇兄也會和人吵架,對象還是個孩子?不過真真奇怪了,這小家伙明明長得像阿紫嫂嫂,可這眉宇竟有幾分像皇兄,尤其這生氣起來的神韻還與皇兄一模一樣,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們倆生的孩子。」谷雁萍剛巧走進殿里來,見這對正在互相瞪眼的大小男人,好笑的瞧了幾眼後驚奇道。自阿紫進宮後,她已主動改口喚阿紫嫂嫂了。

    阿紫微驚,忙抱過雲暮。谷雁萍也與其他人一樣,只曉得雲暮是雲家遠親過繼來的孩子,不知他是阿紫的親生子,她突然說這話,難免令阿紫心虛得心下膽顫不安。

    比若揚聞言卻是蹙起眉,心弦仿佛教人猛然一撥……

    「誰要像皇上,暮兒不要,暮兒只要像姑母!」雲暮不依。

    比雁萍訝然,「你這小家伙不知我皇兄可是天下少見的美男子,像他表示你也是個俊小子,你還嫌?」

    「哼,暮兒才不希罕當個俊小子。」他撇過臉去。

    「你這孩子可真有個性啊!」谷雁萍看著他搖頭說。

    阿紫苦笑,「他平日不是這個樣的,唯有皇上在時才……」她也不知該說什麼,這兩人一開始就不對盤,再加上隨時在搶人,這越搶就越看對方不順眼,其實她對這事也是很苦惱的。

    「提這小子做什麼,他不重要,雁萍何事來景月宮找你嫂子?」谷若揚故意冷落雲暮,另闢話題。

    比雁萍被他這一問,眼神突然閃爍起來。「這個……雁萍以為這會兒皇兄會在承乾殿處理國政,不想居然在這……」

    「怎麼,朕在場會妨礙你的事?」他眉一挑,不高興了。

    她苦了臉,「也不是這樣說……雁萍是想找阿紫嫂嫂陪著听些事……」

    「陪著听什麼事,為何吞吞吐吐的?快說。」他沒什麼耐性的催促道。

    「是……雁萍听人說民間夫妻出嫁前都會請人合過男女雙方的八字,雁萍再過兩個月就要出嫁了,所以也想請人合合我和陸大哥好不好……」她不好意思地說出來。她本想私下來

    找阿紫一起听听這事,也好有人替她拿拿主意,哪知自己來得不是時候,皇兄也在。

    阿紫與谷明華訝異她居然會想找人合八字?

    比若揚哼笑,「人家合八字是雙方在未訂親前就去合了,你是朕賜的婚,若這八字不合,難不成你就不嫁了?」

    「怎能不嫁,那陸大哥是雁萍中意的人,就算八字不合也要嫁!」她沒一絲羞怯的說。

    「那你這不是多此一舉,是嫌日子過得太無聊了嗎?」他怪她沒事找事做。

    她被說得臉紅了,「人家只是好玩,算一算求個心安……其實,這合八字的術士我也找來了,就候在宮門外,皇兄這樣取笑我,那就別怪雁萍以後什麼都不對皇兄說了。」她惱羞成怒了。

    「既然術士都找來了,皇上就勉為其難讓她算算吧!」阿紫見她惱了,趕緊為她說項。

    比若揚根本不信這個,只當是怪力亂神。「雁萍可是個公主,若讓人得知公主找術士進宮這成何體統?若再讓這內容流傳了出去,更是有損皇家威信,徒然讓人議論皇家的事罷了。」他還是不允。

    「雁萍自知公主的身分,八字不能隨便給,也不能教這內容泄漏出去,所以雁萍重金請來蒼國的術士,此人不熟西朝之事,此刻人雖在宮外候著,但這眼是蒙著的,並不知自己身處何處,只知應邀替某人合八字,這對象也是不清楚的,等看完八字後雁萍連馬車都備好了,立即送他回蒼國,這件事半點都不會外泄出去。」谷雁萍立即說。

    比若揚臉色沉凝,尚未開口再說什麼,谷明華已先道︰「其實讓這術士瞧瞧也無妨,總歸當個趣事听,何況雁萍都安排好了,這事應該不會傳出去,皇上就用不著顧忌什麼了。」

    既然谷明華都說話了,谷若揚也不好再反對,這才點頭同意。

    比雁萍一喜,馬上要人去把候在宮門的術士接到景月宮來。

    為了不讓術士猜出他們的身分,阿紫替谷若揚換下龍袍,自己也打扮樸素些,不讓人一眼看出他們是皇帝跟嬪妃的身分,雲暮則是穿上在宮外時的舊衣,至于谷雁萍本來就有備而來,身上的珠寶飾品早讓人全都取下,而谷明華是來看孫子的,也是穿著簡便。幾人打扮瞧不出跟皇家沾上邊後,這才在景月宮偏殿見這位蒼國術士。

    這術士直到進入偏殿才讓人拿下眼罩,看清殿內坐的是哪些人。

    他四十幾歲人,身形削瘦,頭發已灰白,但雙目炯炯有神,瞧見殿內坐了一個老人,一對帶著孩子的夫妻,以及一個未出嫁的妹妹,看起來像是一個三代同堂的富貴人家。

    然而,他卻一眼看出這幾個人貴不可言,尤其是那年輕男子,分明是人中之龍!

    他謹慎的在一群龍鳳面前坐下,谷雁萍迫不及待的拿出她與未來夫君陸明雲的八字交給他。

    「先生請瞧瞧,這兩個人可合適成婚?成了婚後可會圓滿?可會白頭偕老?可會永不分離?喔,對了,這不是我的,是我朋友的八字。」谷雁萍問完一堆後,急急的再說。

    這話別說術士失笑,連阿紫听了都想笑,就別說那身為兄長的谷若揚表情有多麼恨鐵不成鋼,只差沒罵出「沒出息」幾個字,尤其她最後撇清的話,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簡直就是告訴人家,這八字就是她替自己問的。

    比雁萍像是這才發現自己過于猴急與愚蠢,也曉得羞慚了,低著頭不敢再吭聲。

    依年紀看來,谷明華是這群人的長輩,咳了兩聲便由他對術士說道︰「先生可以合八字了,結果明說即可,不用保留。」

    這術士倒是十分沉穩,鎮定的點完頭後認真的看了手中的八字,不消多久便道︰「這是百年好合的八字,恭喜公主覓得如意郎君。」

    他這聲「公主」一出,立即讓在座的人都變了臉色,連那原本听見「百年好合」四個字正要歡喜的谷雁萍瞬間也笑不出來了。

    「你……你怎麼知這是公主的八字?」阿紫忍不住問。

    「這八字嬌貴,若是男子必為皇子皇孫,若是女子當是位公主,而與之相合的新郎早年必有過一番苦難,這是歷劫歸來,娶了公主之後,當可一帆風順,富貴終老。」

    術士話落下後連谷若揚都吃驚了。

    比雁萍是公主之事,雖蒙著眼也許還是能由進到宮中後一路上的蛛絲馬跡猜出端倪,但陸明雲早年家變,其父原是松江縣令,被冤貪污問斬,陸明雲本人被流放漠北,妹妹陸明雪淪為官奴,陸家是直到近年才順利平反冤情,陸明雲也才不再是罪臣之後,這個蒼國術士怎會知道?

    當下所有人都不再小看這位術士了。

    「奇怪了,這位先生都說好話了,為什麼大家都不笑?」坐在阿紫腿上的雲暮看著大人的反應,不解的問,方才換衣服時,娘就跟他解釋了,長公主要問問她的姻緣好不好,這「一帆風順,富貴終老」自己是听得懂的,應該是很好的意思吧?

    他這一開口,術士立刻將目光轉向他,細細的審視一番他的面相後,微笑道︰「恭喜這位小少爺將來是大格之命。」

    「大格之命?什麼是大格之命?」雲暮好奇的問。

    其他的人也來了興趣,豎耳想听听術士怎麼說,而阿紫身為母親,更是關心孩子的命格。

    術士眼中閃過細碎綿長的笑意,最終語出驚人的道︰「小少爺日角龍庭,有天子之命!」

    比若揚聞言倏然站起身,那表情是說不出的怒意,阿紫也驚愕住了,谷明華更是臉色全白,就連谷雁萍也嚇到了。

    「一派胡言!」谷若揚起了雷霆之怒。

    「是啊,這種話怎能亂說,你該死!」谷明華當即也喝斥道。雲暮不是皇上之子,如何君臨天下,此話大逆不道,只怕為雲暮惹來殺機。

    那術士的態度仍十分鎮定,「在下從不妄言,但諸位可以選擇不信。」

    比若揚怒極,「尤一東,將這人給朕殺了!」他嚴聲道。

    尤一東也听見術士所言,同樣嚇得不輕,曉得這事半分不能泄漏出去,也不喚人進來殺,自己動手了,伸手抓向這人的咽喉——

    沒想到這術士依然是處變不驚,看著谷若揚再道︰「您若要殺我,我也不避,因為早算到自己有此劫,今日本就是來送死的。」

    尤一東的手已扣在他的咽喉上,只等谷若揚一點頭,他立即捏死這人,這人從此消失,這話再也傳不出去。

    雲暮瞧不過幾句話的功夫,忽然風雲變色,這位先生不知何故要被殺死,他頓時被嚇著了,小臉煞白起來,「姑……姑母,皇上為什麼要殺這人?」

    阿紫也教那術士的話驚到無法回神,這會兒雲暮一問,她身子一顫,望向那神情淡漠的術士,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理智告訴她,這術士不能活,但,她不想有人死……「不過是個江湖術士,您放……放過他吧?」她猶豫了一會,還是朝谷若揚求情。

    「是啊,皇兄,這人……讓他走吧,他畢竟是蒼國人,死在咱們宮里不好。」這人是谷雁萍找來的,她也替他求情。

    比若揚眸中詭譎狠辣。「你早算到自己會死,若朕偏不讓你死,是不是就算不準了?」

    術士淡笑,「一切上天自有安排。」

    比若揚一怔,眉宇一凝,似在思慮什麼,少頃,揮退了尤一東。「朕不殺你了。尤一東,送他出宮,逐出西朝,永不可再踏進一步。」

    他決定放過此人,不過是個江湖術士,自己若與他認真就是個笑話了。

    這天下是他的,他要給誰,難道還控制不了,一個外姓孩子,怎麼有可能成為西朝帝王,無稽!

    那術士讓尤一東帶走了,可術士走了,這偏殿里的眾人仍是膽顫心驚,谷明華立即跪了下來。

    「皇上,術士之言不可信,您心中莫要多慮。」他手心冒汗的說,就怕術士的一席話讓谷若播心中留下陰影。

    「是啊,皇兄,這人胡言亂語,雁萍若早知道這人會不學無術的說出這些話,就不會找他進宮了。」谷雁萍也緊張的跟著跪下道,可不想因此害了一個孩子性命不保。

    阿紫面色一片蒼白,抱著雲暮也咬牙跪下了。

    雲暮見大人們個個神情緊張,曉得這事與自己性命有關,便也不敢吭聲,乖乖陪娘跪著。

    「皇上,將暮兒再送出宮吧,他不適合在宮中。」為保孩子性命,情願母子分離,阿紫忍痛的說。

    比若揚望著跪著的眾人,挑眉一笑,道︰「你們這都在做什麼,朕怎麼會輕意相信一個術士所言,若信了,那術士還活得了嗎?雲暮就繼續待在宮中吧,阿紫也不用多想什麼,你們都起來吧。」

    他親手扶起阿紫,臉上表情自然,沒有任何不悅,其他人見了如釋重負,這才敢起身。這事看似無波的過去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閨秀不想婚(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淺草茉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