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太太叫你顧賭場 第10章(2)
作者︰春野櫻
    幾年後,蘇雷遠一如當年所說,決意退隱山林,過起閑雲野鶴般的生活,風曉特意來了一趟京城,請陸功勤跟蘇深雪回向陽去接管賭坊。

    陸家在京城的物業一直都由陸功勤親自打理,如今要他回向陽,他一時之間也沒了主意。

    「風曉,」陸功勤對風曉寄予厚望,「不如先由你頂著吧。」

    「不成。」風曉搖搖頭,「我要嫁人了。」

    「什麼?」陸功勤跟蘇深雪都驚訝得眼珠子快凸出來了。

    「怎麼?」已經年過三十的風曉挑挑眉,「我不能嫁人啊?」

    「我一直以為你……你喜歡的是……」陸功勤吞吞吐吐的說,「女人。」

    風曉輕啐一記,「誰告訴你的?我雖然做男人的打扮,可我還是個女人。」

    知道年過三十的她終究有了歸宿,蘇深雪很替她高興。「風曉,對方是誰?」

    「是城西賣餅的張三郎。」提起未婚夫婿,風曉臉上略帶羞色,「他五年前死了老婆,一個人拉拔三個孩子……」

    城西賣餅的張家,陸功勤跟蘇深雪都不陌生。算算,張三郎今年快四十了吧?

    他是個老實人,年輕時便跟妻子一起擺攤做買賣。夫妻倆攢了一筆錢後便頂下一間鋪子,生意不壞。

    風曉不年輕了,能找到這樣的男人實屬幸運,兩人很替她開心。

    「張三郎是個勤奮努力,忠厚老實的男人,你能嫁給他,定能過上安穩的日子。」蘇深雪掩不住歡喜,拉著她的手,「風曉,恭喜你。」

    向來帥氣猶如男子的風曉露出嬌羞表情,「謝謝小姐。」

    蘇雷遠歸隱,溫立山也跟著他縱情山林,風曉則要嫁人了……看來,蘇氏賭坊還真找不到可以接掌的人。

    雖說陸家的物業也很重要,但嚴格說來,陸家的那些生意都不需要陸功勤親力親為。收租啦、修繕什麼的這種事,找個信得過的、能力夠的人,就能代勞,可賭坊的生意可不是隨隨便便找個阿貓阿狗就能幫忙的。

    陸功勤在蘇家待了十年,習得不少高超的賭技,從前溫立山還常常要他去做莊家呢。至于她,她當年只十幾歲時,就被稱為女賭神,賭技自然不在話下。

    眼前,接掌蘇氏賭坊的人選,除了他們夫妻倆,再無別人。

    「小姐,老爺說他知道陸家的物業也需要通殺打理,所以他不勉強。」風曉說。

    她微怔,「什麼意思?」

    「老爺的意思是……如果你們不打算接管蘇氏賭坊,就把賭坊結束了。」

    聞言,蘇深雪心陡地一震,直覺反應的叫道︰「不行!」

    蘇氏賭坊是爹一生的心血,他就是舍不得才將它交托給他們夫妻倆,如今怎能說結束就結束?

    「深雪?」陸功勤疑惑的看著她,「你……」

    「咱們回向陽去。」她直視著他的眼楮,堅定而強勢。

    「回向陽?可是……」

    「通殺。」她打斷了他,而且叫他通殺。

    這些年,因為他已經是陸家的當家,因此她已改口叫他的本名功勤,免得別人听了笑話。可只有在一種情況下,她會叫他通殺那就是……她要他乖乖听話的時候。

    他濃眉一糾,「什麼?」

    「當年你曾說過不論我在哪里,你都要陪伴著我,不是嗎?」她問。

    「嗯。」他點頭。

    「那麼,我決定回向陽。」她直視著他,「你去不去?」

    陸功勤微頓,「可是京城的事情……」

    「陸家的家業主要是收租,只要找個可信的人,便能處理。」她說︰「日後,我們只要偶爾回來便行,可賭坊的活兒,可不是尋常人能勝任的。」

    陸功勤沉默著,若有所思。

    他十二歲便跟蘇深雪在一起,不曾分開。在他還不知道自己是陸功勤前,他便打定心意要伺候她一輩子——直到她不再需要他。

    而如今,她需要他,他又豈能推托?

    再說,若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身分,此時此刻的他,不也就在向陽幫著她打理蘇氏賭坊嗎?

    見她心意已決,他似乎只有點頭的分了。

    見他沉默不語,一臉為難,蘇深雪有點急了。他不肯嗎?他的意思是她一個人回向陽,而他繼續待在京城?

    喔不,她不能想象沒有他的日子,她已經習慣每天睜開眼楮便看見他。她習慣他在早晨替她披上外衣、給她一杯熱茶。她習慣他在她懶得動時幫她脫衣卸履,她習慣他寵她、疼她、照顧著她,她就愛那種被呵護著的感覺……

    她知道自己很任性,很霸道,可她也知道無論如何,他都會依著她。

    「欸,」她推了他一下,「你究竟跟是不跟?」

    他看著她,幽深的眸子閃亮,「跟。」說著,他爽朗的咧嘴一笑。

    就這樣,陸功勤跟蘇深雪跟敦王趙慶羽借來一名親信,代他們打理京城的物業。交接完畢,他們便帶著三個孩子回到向陽,夫妻同心,合力經營著蘇氏賭坊,幾年時間,更擴展版圖,在丹陽及京城也各開了兩家。

    敏越十七歲那年,他們夫妻倆讓他回到京城打理陸家物業。兩人帶著敏行跟越恩繼續在向陽深耕。

    時光荏苒,歲月匆匆,一轉眼又幾年過去了。

    在陸敏恩滿十七歲的這年,她突然在睡夢中離開人世。

    陸功勤、敏越、敏嫻、敏行,還有陸府上上下下都因為她的猝逝而傷心不已。

    但只有一個人,冷靜而淡然的看待這件令人措手不及的事,那便是蘇深雪。

    做為一個母親,她比誰都痛,但因為她知道……敏恩不是消失在這個世上,而是到了另一個時空,她還能堅強面對。

    從她出生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今日的結果。

    敏恩是為著某個目的而來的,如今她便要踏上另一段人生的旅程——一如她當年來到這兒一般。

    夜里,她走進房間,看見陸功勤靜靜的坐在窗前,手里拿著一個木盒子。

    木盒子里是敏恩從小到大畫給他的生日卡。

    敏恩是被她以特殊的教育方式教養長大的孩子,她懂的、會的、做的,是敏越跟敏行都不會也不懂的。

    她靜靜的站在那兒,只見陸功勤抬手拭淚。

    看著,她的心一揪。「孩子的爹……」她輕喚他。

    陸功勤許是覺得丟臉,也像是不想讓她擔心,飛快的抹去眼淚,然後回頭一笑,「我在看敏恩畫給我的生日卡……」

    蘇深雪一笑,緩步到他身邊坐下。

    他將生日卡遞給她,卡片上畫著的是敏恩所有天馬行空的想象。

    當然,那在未來的世界都不是天馬行空,而是真實存在的東西及事情。

    她畫著四個輪子的大車,車上載著他們一家人,要去丹陽看敏嫻。她畫了飛機,把遠在向陽的外公蘇雷遠送到京城來與他們一起吃火鍋。

    她畫了電話,取代了書信。

    她畫了巴黎鐵塔還有一一大樓……她的畫里,滿是她對未來的認知,而看見的人都以為那只是她的想象。

    「你瞧敏恩有多少奇思妙想……」陸功勤想起貼心的女兒,強忍著的淚水又在眼眶里打轉。

    他低下頭,捂著臉,不讓她看見他的眼淚,但顫抖的肩膀卻泄露了他的無助及脆弱。

    見狀,蘇深雪心疼的伸出手,將他抱住。「喔,孩子的爹……」

    陸功勤傷心的道︰「老天爺為什麼要帶走敏恩?她才十七歲,為什麼……」

    「孩子的爹,敏恩並沒有消失啊。」她說,「她正在世上的某個地方,她的生命並沒有結束。」

    陸功勤抬起眼睫看著她,「深雪,我沒辦法像你那樣豁達,我怨老天,我恨祂……」

    「千萬不要。」她溫柔的一笑,輕撫著他的臉龐,「每個人來到世間都有其使命跟目的,有其存在與離去的意義,敏恩也許在我們眼前消失了,但她會以不同的姿態,以另一種方式在另一個地方延續生命。」

    陸功勤眉心緊蹙,不解的道︰「深雪,你在跟我說禪機嗎?」

    「不。」她淡淡一笑,「我是說一個事實。」

    「事實?」

    「嗯。」她點頭,「敏恩沒死,只是在我們不知道也看不見的地方活著。」

    他知道她在安慰他,可他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及說法。

    「深雪,我想看見她,雖然我知道有一天她會出嫁,可是我還是……」

    「那你就當她出嫁了吧!」她打斷了他,輕輕撫摸他的發鬢及下巴的胡碴,然後溫柔的一笑,「你就想……我們敏恩嫁到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因為太遠,因為交通不便,所以很難很難再相見……」

    「可她……」

    她沒讓他再說話,緊緊的將他的頭抱住,壓在自己的胸前,輕聲的喃道︰「你有我呢,因為你需要我,所以我在這兒陪著你。」

    陸功勤沉默,情緒慢慢的平靜下來。

    「你知道嗎?在某個地方,也有人像你需要我般的需要著敏恩,所以她去了那個地方,去尋找那個需要她的人了。」

    如此浪漫的說法,讓陸功勤慢慢的感到釋懷。

    「不要怨天,祂總有祂的道理。」蘇深雪說完,輕輕笑嘆一聲,「我可以想象我們敏恩在另一個世界的人生,已經開始了。」說著,她端起他的臉,溫柔的道︰「孩子的爹,讓我們一起祝福她吧!」

    迎上她的眸子,陸功勤的心安定下來。

    他還是不舍,卻不再悲傷或怨慰。

    「希望那個需要她的人,能像我般好好的待她。」這是他身為一個父親最大的願望。

    蘇深雪深深一笑,「我相信會的。」

    「敏恩,你知道嗎?咱們家的女孩只要身上有著這銅錢胎記,便是注定要來報恩的……」

    「報什麼恩?那得你日後遇到時才能知道……」

    「不管你去了哪里,成了誰,都不要害怕,因為娘當年也是從另一個地方來到這兒與你爹相遇……」

    「你會看見許多你不曾看見的,听到許多你不曾听過的……你也許覺得不可思議,但那都是真的……」

    「敏恩,你跟爹娘在這世的緣分就只十七年,可是記住……你永遠都是爹娘最寶貝的小女兒……」

    「娘……」

    陸敏恩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只覺得身體很沉。

    她躺著,卻有種緩慢前進的感覺。像是穿過了一條長長的走廊,眼前是一片迷霧,什麼都看不見。

    突然間,她感覺有人抓著她的手,緊緊的。

    「樂樂?」

    樂樂?樂樂是誰?

    「娘……」她拚命的想睜開眼楮,可眼皮好重。

    「醒了,醒了!她醒了!」有個陌生的聲音興奮的喊著,「家美,快去叫醫生!」

    「喔!」那又是個陌生的聲音。

    陸敏恩慢慢的動動自己的手腳,感覺到自己的呼吸以及心跳,終于,她緩緩的、困難的睜開了眼楮。

    眼前,一片光亮——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老爺,太太叫你顧賭場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