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喊你去賺錢 番外篇︰不是父女,要說幾次
作者︰綠光
    南安廉雖為巡按御史,代天巡狩,但是在周茗棻待產時,他還是趕回空鳴坐鎮當鋪。

    因為當鋪的生意絡繹不絕,光憑簡俐兒一個二朝奉和泉老那個二掌櫃,實在是應付不來,所以愛妻要求具有鑒賞能力的他到當鋪坐鎮。

    所以,他來了。

    但是——

    「欸,你女兒要生了是吧,要不怎麼不見她?」有人如是問。

    南安廉眼角抽搐著。「她不是我女兒,是我的妻子。」

    「是喔。」

    回到家中,他自然是不會把這些事告知周茗棻,只是更加注意自己的儀容,偶爾會學易寬衡穿些較花稍的衣袍款式。

    直到女兒出世——

    「怎麼了,你怎麼愁著臉?」待產房清淨了,南安廉一進房就見周茗棻望著女兒皺著眉,不禁擔心女兒身體有恙。

    「沒。」她搖了搖頭,直睇著女兒後頸上的銅錢胎記。

    雖說她不怎麼確定,但這胎記的出現,教她不禁懷疑這個孩子有天會離開她,但到底是不是跟她一樣穿越,會不會回她的世界,也難以確定。

    不過她想,也許她該把一些事記下,讓後代的人知曉,要是到時候這孩子去了那個世界……她驀地想起祖奶奶說過祖宗留下的一些記載和規矩,那些規矩和記錄也許正是因為她此刻的決定所致。

    可是,她能透露的有多少?要是寫得多了,會不會改變歷史?

    思忖著,她不禁頭痛起來,她不願意讓歷史產生變化,萬一抹滅她的存在就糟了,既是如此,她的真姓名和接受成年禮的時間都不得透露,而這個孩子呢,她得要透露多少,才能保護這個孩子?

    「茗棻,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見她攢眉像是思忖什麼,他隱隱察覺不對勁。

    「安廉,我在想,這個孩子讓她姓周,往後讓她繼承周氏當鋪可好?」尋思片刻後,她道。

    因為周氏當鋪依舊存在在她的世界,讓女兒姓周,往後女兒要是前往哪個平行世界,也許都可以受到周家當鋪的幫助……她的思緒一頓,身上爆開陣陣惡寒。

    難道說……就連這傳女不傳男的規矩,也是因為她這個念頭才定下的?那她此刻的心思到底會左右改變多少歷史?

    「好。」南安廉毫不考慮的道。「但你得告訴我,你到底是在憂心什麼。」

    「我……」她思緒混亂不已,抿了抿唇,只能避重就輕的說︰「安廉,總有一天我會告訴你,但你給我一點時間想個清楚再說。」

    「好,你才剛生產完,別老皺著眉。」他不舍的輕撫她的眉頭。「咱們得要先替這孩子起個名。」

    「我想替她取名為持南。」因為他倆是有了這個孩子,才見證彼此對愛的堅持,讓一切化險為夷。

    「你說的都好,但這段時日你得要好生休養才成。」

    「那你得要繼續待在當鋪里,會不會影響你的事?」他的工作是當有地方官彈劾糾正哪位官員時,才會啟程處理,所以不怎麼定期。

    「不會,現在正閑著,你好生養身。」

    幾日後,當鋪里,又有人問︰「听說你女兒生了。」

    南安廉冷鷥抬眼,見又是同一人,便沉聲道︰「是我妻子生了。」

    「你女婿到底是誰,怎麼沒瞧過他?」

    一旁的簡俐兒聞言,臉色刷白,馬上差人把這白目鬼給拖到當鋪外,總算是讓一切暫時平靜了下來。

    幾個月後,外出巡狩的南安廉再度回到空鳴,只因周茗棻又有喜了,因工作太操煩得要安胎才成,于是他再度坐鎮當鋪,但是——

    「听說你女兒又有喜了,你那女婿挺猛的!」

    南安廉眼角抽搐,吼道︰「我跟她不是父女,當鋪大朝奉是我的妻子,你到底要我說幾次?!更中,把他拖出去,往後絕不準這人再踏進半步!」

    包中二話不說直接把人拖出去,順便痛毆一頓。

    混蛋,每次混話胡說,都不知道他們這些跟在爺身邊的人有多可憐。

    幾個月後,周茗棻產下了一名男嬰,取名為南定周。

    再一年後,她又生了個女兒,再隔一年,又生了個兒子,一家子隨著南安廉大江南北的跑,又適巧方便讓她選擇據點開設分鋪。

    再隔了三年,為了不讓有心人士有機會欺壓百姓,在周茗棻的決定之下,開設了南家票號,打算往後交由兒子打理。

    南安廉一切由著她,只求她開心就好。

    但是——

    「欸,南爺,帶女兒出來逛市集嗎?」

    南安廉目露凶光的望去,那人嚇得立刻指著他懷里的周持南。「她不是你的女兒嗎?」瞧,那同樣令人不寒而栗的目光,是父女沒錯啊!

    「……是。」南安廉微露歉意的應了聲。

    身旁的周茗棻不禁低低笑開。「想哪去了,爹。」

    「你……」還叫他爹,真是……

    「孩子的爹,你瞧瞧咱們的票號鋪子就選在這兒好不好?」她挽著他的手,指著當鋪旁邊的鋪子。

    「好,你說什麼都好。」他寵愛的握緊她的手。

    只要兩人能夠相守,她說什麼都好。

    十年後,年滿十七歲的周持南在外出巡鋪的山道上,因天雨路滑,連人帶馬車摔落山崖。

    消息傳回南家大宅,南安廉立刻派人搜山,長子南定周更是一夜未歸的在山谷尋找姊姊的尸身。

    周茗棻和南安廉坐在周持南的房間,她手撫著兩日前才剛送給她當成年禮的玉算盤,把自己的真實身世告訴了南安廉。

    冬雪夜靜謐,只聞沙沙落雪聲。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南兒去了你原本的世界?」南安廉啞聲問著,失去女兒的悲傷讓他一夜白了鬢發。

    「我不知道,我不能確定,我也不知道周家和南家之間為何會有這些淵源糾葛,但我是在十七歲那年來到這個世界,持南也剛好滿十七,所以我想……應該是吧。」周茗棻說服自己,唯有這麼告訴自己,她才不會覺得心快碎了。

    「那就是吧。」南安廉緊握住她微顫的手。

    茗棻所說的世界對他而言太過光怪陸離,但這一刻,他是相信的,他寧願相信。

    「嗯,一定是。」她點著頭,抹去不斷滑落的淚。

    哭什麼,她的女兒還好好的呢,不過是代替她回家罷了。

    「留下祖訓,要讓周南兩家的子孫,世世代代尋找南兒。」說著,他望向他送給女兒當成年禮的棋盤。「把南兒最愛的物品一代代的傳下去,把咱們思念她的心情傳給女兒,讓她知道,即使相隔兩地,咱們記掛她、思念她的心,依舊不變。」

    「嗯,就像是每個文物一樣,背後都有一段歷史,而我們在歷史之初刻下痕跡,代代相傳。」周茗棻抹去淚,不讓自己的感傷感染他,俏皮笑著。「我當初沒想到她會這麼早離開,早知如此,我就跟她說得再詳細一點,要不我怕她會鬧很多笑話。」

    「我南安廉的女兒哪會鬧什麼笑話,南兒聰穎又沉穩,不會有事的。」

    「是是是,你說的都是。」她那個女兒只是用面無表情假裝沉穩,用冷沉目光掩飾緊張,有時連她打趣逗她,她都听不懂呢,是他這個寵溺女兒的爹,壓根沒發覺。

    就不知道這樣好性情的女兒去到她的世界,適不適應得了呀。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將軍,夫人喊你去賺錢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