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君謀嫁掌田園 第11章(2)
作者︰陽光晴子
    就在天朗氣清的這一日午後,金碧輝煌的靖王府舉辦了一個風光的喜宴。

    扁是新娘坐的喜轎就貴氣逼人,喜轎前後都安排多名小廝、丫鬟跟著,唐紹羽高坐在黑色駿馬上,領著馬隊、儀隊一路浩浩蕩蕩、鑼鼓喧天的繞了皇城一大圈,在全城圍觀百姓的歡呼聲中,迎著黃昏美麗的霞光下進了靖王府。

    皇上早就坐在高位,準備主持這場婚禮,兩旁則是擠得滿滿的朝臣賀客們,當然還有琳姨娘等人,但身為妾室的她連坐的資格都沒有。

    但也沒人注意那家子,大家的目光全在唐紹羽跟宋均均身上。

    唐紹羽身形高大,氣勢逼人,明明是新郎官,但一張俊臉面無表情,看人的眼光更是冷沉無比,沒人知道,他只是太緊張,緊張到面無表情。

    不過,在轉頭看著身邊的新娘時,他的緊張不見了,眼神頓時溫柔了,嘴角也臀了。

    成群賀客里,有人不小心笑了出來。

    很多人都听說了,唐紹羽任何千嬌百媚的女子都不要,他此生不納妾,只專寵宋均均一人,所以,不少女眷看著宋均均時,都是難掩嫉妒。

    至于宋均均,一身鳳冠霞帔,身上的嫁衣以金線繡紋,相當絢麗,鳳冠上的珠寶,每一樣看來都是價值連城,可見唐紹羽多麼寵愛她,砸錢毫不手軟。

    從兩人進門後,大半的賓客都是仔細的打量她,眾人都以為她會像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小村姑慌亂無措,但很快的,他們發覺自己錯了,她舉手投足皆見優雅,鳳冠墜下的珠簾只遮半張臉,讓他們得以一窺她的容貌,美得令人屏息。

    再看看她身邊一身喜袍,俊美無儔的新郎倌,這一對絕絕對對是天上人間少有的璧人。

    在眾人交頭接耳的贊嘆聲中,這一對新人完成拜堂,送入洞房,宮女、內侍也忙著招呼眾人入座,準備送上山珍海味。

    待新郎官敬酒歸來,喜氣洋洋的新房內,龍鳳燭火的柔光下,唐紹羽與宋均均共飲合巹酒。

    他深情的凝睇妻子的絕美容顏,「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她嬌羞低頭,感覺到頭上的鳳冠被拿下,盤起的發絲被解開,霞帔褪下,紅色嫁衣被解開……

    不久,親密的呻吟聲輕輕的在房內響起。

    兩年後——

    藍藍天空下,老榕村的模樣有了不少的改變。

    老榕村出產的絲織品靠靖城商會出售到外地後,短短一年多就打響名號,還名馳大江南北,甚至有許多皇親國戚、達官貴人指名購買,因為這些絲織品來頭不小,可是出自靖王爺跟王妃之手。

    東邊的佃農在唐紹羽這個王爺級的地主率領下,已改種桑樹,也在宋均均的建議分得利潤,日子過得更好。

    反觀西邊的佃農仍是過得苦哈哈的,眼看東邊佃農蓋起新房、穿起新衣、新鞋,甚至還請了幾個外地人幫忙農作,真是讓人好生羨慕。

    也因為村子生活富裕,開始有更多靖城的普通百姓移入,甚至情願當佃農,讓老榕村是愈來愈熱鬧,都快形成一個鎮了。

    同為地主,施大鈞見唐紹羽那方財源滾滾,在羨慕之余,也依樣畫葫蘆,要他的佃農改種桑養蠶,卻不見收獲,有心請教,偏偏他跟宋均均因為一件嫁衣翻了臉,這兩年來也拉不下老臉去求,所以,只好請還痴痴等著她的兒子幫幫忙。

    這會兒,父子倆來到龍泉別莊,由如願當了王妃丫鬟的方瑩招呼他們進到金碧輝煌的廳堂內。

    「你們在這里坐著,我得幫我家王妃到城里拿補身湯,她現在可是一人吃兩人補呢。」

    方瑩的穿著不同了,人也變得更俏麗,現在可是靖城跟老榕村最受青睞的媳婦人選,可惜,她誰也看不上眼,老是愛跟施友辰斗嘴——

    「你啊,最好少說些話,免得我家王爺把你轟出去。」她這算是善良的提醒。

    施友辰沒好氣的瞪她一眼,也不說話,她急匆匆的轉身出去。

    不一會兒,唐紹羽就挽著有孕三月的宋均均出來,孕婦那麼美的鮮少,但宋均均真的比婚前更美,全身散發著幸福少婦的光采。

    唐紹羽扶著她坐下,自己才坐下,看著急急的拉著兒子打躬作揖的施大鈞。

    「听說,你們要請我們教你們的佃農怎麼種桑?」唐紹羽開門見山的問。

    「是啊、是啊。」施大鈞點頭如搗蒜,笑得嘴開開,眼角余光卻見兒子一雙哀怨的眼直瞪著美麗如花的宋均均,心里暗罵兔崽子,還沒放棄?人家都懷第二胎了!

    「可以,但有條件。」

    「什麼條件?王爺盡管開。」

    「只有一個,佃農租田的一切條件比照東邊佃農所簽的契約。」

    「什麼?!這我們不虧大了!」施大鈞馬上大叫。

    「那就沒什麼好談了,過去,同樣的一大塊田地,同樣種植稻米,結果卻是南轅北轍,問題出在哪里,施大鈞,你是聰明人,還不懂嗎?」

    施大鈞臉色微微漲紅,因為,他還真的不懂,所以,他不聰明?

    一直沒開口的宋均均見狀,拚命的忍著一肚子的笑意,因為他看來就一臉不懂。

    而她的親親丈夫也看出來,卻很壞心的反問︰「你覺不覺得將兩邊的佃農交換,結果就不同?」

    施大鈞眼楮倏地一亮,「王爺願意?」

    宋均均忍不住的噗哧一笑,但連忙低頭忍笑,她知道丈夫要發怒了。

    「施大鈞!」唐紹羽臉色一變,暴吼道,但又想到妻子肚里的孩子,轉而咬牙低啦,「你是豬嗎?!」

    「什麼?!」他真的不懂啊,再看兒子,竟還痴痴的看著笑盈盈的宋均均。

    唐紹羽快瘋了,他黑眸一眯,「你認為我的佃農願意去你的田地耕作嗎?」

    他想了一下,「沒差別吧,不一樣都有田可耕?」

    老天!真的是笨到沒藥醫了!唐紹羽氣得咬牙切齒,「一樣有田可耕,在本王這里可以種到吃香喝辣,而你的佃農個個面黃肌瘦,你說有沒有差別?!」

    「對啊,為什麼?」施大鈞也很氣憤,老天爺也太不公平了,一樣都是田!

    「噗噗噗……」宋均均已經因為努力的憋住笑意而全身顫抖了。

    但唐紹羽是火冒三丈,要不是妻子善良,硬要管這檔子閑事,他才不願多事,連見都不肯見施大鈞一面。

    「易!」他忍住氣,叫了一聲。

    韓易就從後面走了出來,手上還有一份擬好的契約及筆墨。

    他看著他將契約送到施大鈞的桌前,問道,「我兒子——」

    「睡了,很熟。」他微微一笑。

    唐紹羽再看向笑得眼泛淚光的妻子,她看出他眸里的怒火,很聰明的將雙手捂住雙耳,然後——

    「簽名!」他的耐性用盡,直接對著施大鈞用吼的。

    施大鈞嚇到了,施友辰則嚇醒了。

    施大鈞瞧著面前的紙,拿了毛筆沾了墨,卻遲遲落不下筆,要是照著契約走,他一開始就要損失好多銀兩啊——

    「還不簽,信不信本王告你一個欺凌壓榨佃農之罪!」

    「簽吧,賠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可做不得。」宋均均好心的開口。

    「我的夫人早就賠了!」開口的卻是施友辰,還極其幽怨的看著她。

    唐紹羽覺得夠了,站起身,怒道︰「算了!」

    「簽、我簽!」施大鈞還不笨,連忙簽字,但也很快的被轟出別莊大門,他是第一個,兒子是第二個。

    正廳內,唐紹羽看著笑倒在他懷里的女人,也忍不住跟著笑了。

    「滿意了嗎?從此之後,東邊的佃農跟西邊的佃農都可以有同樣的好生活。」

    「是啊,謝謝你。」她嬌俏的啄了他的唇一下,當人妻後,她的面皮也漸厚,會主動示愛了。

    其實這一切都是城府深的唐紹羽設計的,是他請西邊佃農不要太努力的照顧那些桑樹,不然日後還是只有讓施大鈞壓榨的分,大家都很听話,桑樹種得很不好,才促成今天的美事。

    「這對我不夠……」他的聲音變得沙啞。

    「我們回房去。」她也知道,懷孕初期,他的欲/望很難滿足,如今滿了三個月,是可以放心些了。

    他溫柔的將她抱起,深深的給她一個吻,緩步抱著她回到寢房,而金色日光早已透過窗子灑了一室,他輕輕的將她放在床榻上,凝睇被光芒映亮的美麗容顏,從她的瞳眸里看到自己,一個早已從黑暗中走出來的自己……

    「愛你……」

    陽光曖曖,幸福滿滿。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太君謀嫁掌田園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