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當家(上) 第八章 連累家人了(2)
作者︰陳毓華
    于府麼姑娘回來了!

    終于回來了。

    離家許久的姑娘回府,主子們是激動多過怒氣,還是歡喜凌駕惱火?下人們不敢揣測,只是姑娘回來了,他們每天被府里低迷的氣氛如架在火上烤、心情忽上忽下的日子,應該結束了吧?

    這一年來,于府的上上下下硬生生地瘦了一圈。

    是給驚的。

    分別許久的至親相見自然是一場擁抱哭訴和眼淚,還有止不住的打量和詢問,這半天在團聚和喜悅中度過……呃,也不盡然。

    譬如,于家老太爺發下話說不想見她,叫她滾回去見爹娘,好好反省;譬如,三房的長子,也就是于露白的大哥于露謹也是沒啥好臉色。

    于露謹留著兩撇山羊胡,有股蒼松翠柏的氣質,他把妹妹從正氣堂領回來,沿著長廊,從不告而別是不尊、不孝,到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數落得她如同上了金箍的孫悟空,頭疼得只差沒滿地打滾。

    來到父親的書房前,于露謹勉強打住叨絮。「父親在里頭等著你,自己進去吧。」

    于露白是把皮繃緊著回家的,也準備好任何劈頭蓋臉而來的責罵,但是,太奇怪了,她那主掌著國子、太學、武學、律學、小學政令……以及升點,替學官打考績,每天忙得不見人影的父親居然在家?!

    敝事一樁。

    案親和幾個兄長都不同,他兼俱文人和官員的兩重特質,做官,不見得排得上號,厲害的是在文人中的名聲。

    他閑時寄情詩書,縱情山水,幾個孩子都是放寬心的交給邱氏,說白了,就是個酸腐的風流文人士子。

    那她可不可以自己往臉上貼金,爹留在家中是因為知道她要返家,念著父女之情,特意等著她的?

    幾個兄長既然沒向她通氣,她雖覺得奇怪,但也不覺得會有什麼事情。

    看著妹妹進了父親的書房,于露謹在門外露出一臉不忍的表情。

    于紀年歲不大,頭發黑白各半,臉上倒有不少皺紋,不過畢竟是個文人更甚于政客,一身風流瀟灑氣度不因年歲而消減。

    于露白一進門就雙膝跪下,「女兒不孝,女兒給父親請安。」

    于紀看著許久不見的女兒,眼中閃過許多情緒,然後輕嘆了一口氣,卻是沒讓于露白起身再說。

    「你是不孝,給家里招惹了這許多禍事,可知錯?」于紀的聲音帶著一絲看不見的疲憊。

    于露白話堵在喉嚨口,這好大的罪名!問題是錯在哪里她都不知道,怎麼認錯?

    是因為她離家太久,如今要算總帳了嗎?這會兒心底不禁有幾分惴惴。

    「看起來你那幾個兄長都沒有人敢跟你遞話,你可知,你被罷官的事?」

    「不知。」于露白垂了眼,兩手規矩的放在大腿上,兩片嘴唇一掀,安靜而平緩的吐出這兩個字來。

    不知?

    于紀掐著胡子的手抖了抖,那些個兔崽子,這壞人原來是要讓他這爹來做!

    「這件事你沒有個什麼想法嗎?」

    「聖上不樂意讓我當那個官,我還能強求不成?」

    于紀這下有點驚駭了,這女兒從小不是在他身邊長大的,一直以來對她的事情他也說不上話,可他完全沒想到她對用軍功得來的一切竟然毫不惦記,說放就放。

    也是了,要是惦記,哪還舍得離家出走,一去像斷線的風箏不回頭,完全沒把爹娘和這一家子放在心里?

    只是女子只身在外有多遭罪,他也不是不知道,說來說去,這一切都要怪沈家那個無緣的女婿。

    唉,女子像她這般大膽,不上朝不面聖,御賜的宅邸放空城,為情遠走,這是活生生打聖上的臉,活該皇上要惱。

    被罷官的事也算給她個教訓,只是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總得要讓她長記性。

    「官場上浮浮沉沉的事兒多了,被罷官何嘗不是朝堂斗爭的結果?有人瞧著你這大將軍不好了,便把你弄下來,你離家不過是將把柄送到人家手里,下來就下來吧,何況,女兒家要這麼大名氣做什麼?沒得阻礙了婚姻之路。」

    婚姻才是女子的歸宿。

    于露白一聲聲的應下,也不反駁,挺直的跪在那里。

    她回來之前心里就有準備,皇帝不會輕饒她,那大將軍的頭餃對她來說就是錦上添花的東西,她不過是戰場上求生存的蜉蝣,只要腦袋還在脖子上,一切便算安好。

    于紀背著手踱步起來,又摸摸胡子,睨著始終低著頭的女兒,「你可見過你祖父了?」

    「女兒一進門就去給他老人家請安了。」

    「他說了什麼?」看于露白一臉茫然,于紀把一肚子的話悶回去。「看你的模樣就知道他什麼都沒說對吧?」

    阿爹,就你這樣慣著慣著,把孩子慣壞了啊!

    于露白抿著唇,仍不說話。

    「你可知道祖父為了你,致仕了。」

    于露白神情一震,如狂潮般席卷而來的慚愧令她身子歪了歪,人完全懵了。

    她目光居然如此淺短,只想到大不了一死,但是這些對她好、對她有十幾年養育之恩的親人呢?他們活該被自己連累嗎?

    這比父親如何痛罵她,或是請家法教訓她都令她痛苦,排山倒海的歉疚將她擊垮了。

    當然,于紀還有未竟之言,只是看于露白才踏進家門,接二連三的受到這麼多沖擊,他連嘆氣的力氣都沒有了。

    揮揮手,讓她下去了。

    日頭有些蔫了,于露白打父親屋里出來,就見大哥坐在回廊的欄桿上,看樣子是在等她。

    「我送你回院子。」他看見妹妹的手一直攢著,可等來到他面前時,已經跟沒事人一樣了。

    這心性,不說別房頭的男丁,自家幾個弟弟也沒她這份穩性,難怪能得爺爺青眼,就算捅出這麼大個摟子,也不見她慌亂。

    「我還沒去給娘請安。」

    「娘回了無錫舅家,給外祖父作壽,娘那里你就不用去了。」消息還沒往外傳的時候,二伯父就給爹遞了口信,讓他做二手準備,父親想了個由頭,讓二弟送母親回外家去了。

    等娘回來,也許會大哭一場,不過最大的風浪已經過去,事情應該平靜些,再要鬧些什麼也就無妨了。

    「有勞大哥。」她握緊的拳頭緩緩松開。

    難怪,去迎她的人只見二房堂哥和自家哥哥,原來二哥去了無錫。

    兩人經過曲折回廊,轉折處,閑閑開了幾枝西府海棠,四周只聞蟬鳴,靜無人語,眺望遠處,一片屋脊連綿的庭院,掩映在藤蘿迭翠里。

    「什麼勞不勞的,自家人客套什麼,爺爺讓我給你帶句話,他說女子名聲太過響亮也不是好事,趁這機會退下來也好,別看我們家如今滿門榮耀,炙手可熱,看似高高在上,但月滿則虧,水滿則溢,要是整個摔下來,可是比誰都慘,抱著平常心,趁此簡樸過日子才是正理。」

    「大哥也這麼想嗎?」大哥也是個聰明人,她想听听他的看法。

    于露謹看著一身風塵僕僕,回家至今連梳洗都不曾的妹妹,又看她臉色白得嚇人,一腳深一腳淺的,沉吟了下,寬慰的拍拍她的肩,輕輕把事情說了一遍。

    她被罷官後,幾房的長輩和祖父連夜開會,總結出來,趁著事情還沒有昭告天下,自家這邊先止血。

    案親第一時間便寫了奏折,上書皇帝,說自己教女無方,自請辭去國子祭酒一職,祖父也上奏皇帝,願意交出手中兵力,告老致仕,以撫平皇帝的怒氣。

    對于兩人爭先恐後的自請處分,皇帝的處理態度是留中不發。

    按理說,于國公拋出的籌碼遠勝于紀辭官、于露白被罷官所引發的效應,果真,不出所料,最後皇帝準了于國公所奏,解了他的兵權,可一國之君也不傻,老的是該交出權力退休了,免得芒刺在背,但是于府嘛,用不著趕盡殺絕,畢竟誰都不敢保證烽煙會不會再起,永世太平。

    可惜的是沈家的大郎歿了,沈家小共都是一些庸碌之輩,再無可用之才。

    身為人君,他自覺很仁慈,于露白的武藝和布兵陣法稱得上是頂尖,女兒家雖然剛烈放縱些,但翻不出什麼浪花,摘了她的官,了著她,讓她知道她的官位是誰給的,他不想給的時候誰也拿不走,再說了,他也不想留下個過河拆橋、皇家無情的臭名。

    至于于紀,則因為教女不嚴,但念在作育英才、誨人不倦也有功的分上,罰兩年月俸,以儆效尤。

    「是我拖累了大家。」于露白懊悔莫及,悔的是因著她的意氣用事連累親人,但離家這一年,她不悔。

    于露謹輕輕彈指,給了妹妹額頭一個栗爆,「有的事萬不可鑽牛角尖,官場上的事從來不是看表面,其實我倒覺得祖父有遠見,有時藏在水面下的東西是誰也不知道的。」

    于露白捂著頭卻沒有像以往那樣叫出聲音。是啊,官場這水太深了,打打仗,她可以,但是和那些肚子里藏了九彎十八拐的朝臣們斗智斗勇,她真不是那一路人。

    也許她真該趁此機會沉潛,好好的做一個好閨女,在父母跟前盡孝,在祖父母面前充乖孫女,娛樂膝下,那些個爾虞我詐就留給爺兒們吧!

    她不是妄自菲薄,也不是自暴自棄,而是自知自己沒手腕、沒野心,唯一清楚的是有顆清明的心。

    她知道自己什麼要得起,什麼要不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眼看前頭就是妹妹的院子晴川閣,于露謹停下步伐。

    「我就不進去了,你一路奔波,好好歇著吧,想吃什麼,讓廚子給你做,洗塵宴等風頭過去一點,哥再幫你辦。」

    「還辦什麼洗塵宴,沒請我吃排頭我就感激不盡了。」于露白自嘲的笑了笑,「對了,我那小佷子如今多大了,也好叫我這個姑姑見見。」

    「也不差這一點時間,總之你回來了,大家的心也放回肚子里,這才是最要緊的。」罷官之類的事,對他這兄長來講都不重要,妹妹平安的回家了,大家的心也就安了。

    于露白點點頭,轉身進了院子。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大富當家(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