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說的是(上) 第九章 齊心釀酒過日子(2)
作者︰陳毓華
    芮柚紫到小茶鋪的時候,談觀已經在座,見到她來立即起身。

    這表妹委實就是那種真人不露相的,見她臉上淡定自如的淺笑,她肯定不知道自己可是一夕成名,整座京城都因為她那首詩而震撼了。

    「表哥,有勞了。」她抱拳。

    「自家人,這是跟我見外呢,什麼勞不勞的,想吃什麼就叫,表哥請客。」為了談事情,他挑了個角落的座位,還壓低了聲音。

    「早知道表哥要請,就該空著肚子來才對。」

    談觀很大器的讓跑堂的伙計把茶鋪里的點心糕點都上了一份。

    茜柚紫笑得牙不見眼,全收下,反正吃不了,可以打包回去給孩子們吃,這年紀的他們肚子跟黑洞一樣,吃再多也填不滿。

    「麻煩伙計把這些全打包,另外拿個杯子來。」芮柚紫吩咐,佯裝沒看見談觀抽搐的臉。

    「你叫我出來,就是要敲我竹杠的?」

    「我只是不好拂了表哥的好意,我今日把表哥相請出來,是有事拜托。」

    「只要表哥能做,凡事都不成問題。」他也不是真在乎那點小錢,不過這表妹毫不做作,越來越叫人刮目相看,疼惜她的心意也越來越濃。

    談觀以為她要喝茶,舉起茶壺便要替她斟茶,卻讓她一掌擋了,反而從搭漣袋里掏出瓷瓶,打開瓶塞,倒出一杯琥珀色的汁液。

    「這是?」談觀挑著桃花眼看她。

    「表哥嘗嘗。」她鼓勵。

    談觀淺嘗一口,他並非嗜酒之人,但佳釀與劣酒的差距像雲與泥,入喉嘴巴咂了咂,眼楮便是一亮。「氣香而不艷,令人回味無窮。」

    「如果用來賣錢,表哥覺得如何?」

    「這好酒是你自己釀的?」酒是好酒,滋味絕妙,但柚娘何時會釀酒了?

    「秘密,佛曰不可說。」

    「你這丫頭,還跟我打禪機!你該不會想開酒店吧?!」他順水推舟問道,略微猜出她的意圖。

    「表哥果然聰明睿智,神機妙算,堪比諸葛孔明。」

    「表妹什麼時候學會灌人迷湯?」他笑得見牙不見眼,顯然很是受用。

    好听的話誰都愛听。「表哥人脈廣闊,我想托表哥尋一間鋪子,掌櫃、伙計如果也能一並找到,那再好不過了。」前提是,她要能知根知底的人。

    「你要開店?」

    「是。」

    「柚娘,拋頭露面做營生,不是表哥不肯幫忙,說到底你是女子,其中諸多不便,你可想透了?」想到她一個弱女子要自己出來討生活,談觀對任雍容不禁滿腔怒火。

    「所以我需要能信得過的掌櫃,再說,我開鋪子為的是貼補家用,賺個吃飯錢,只開腳店,不惹眼,又低調,不會給表哥找麻煩的。」有妥貼的人能替她辦事,她只要在背後遙控,在有需要的時候露露臉就可以了。

    雒邑王朝的酒店分成三種,一種叫正店,正店有造酒權力,自己釀造,自己賣,主要以批發為主,還有一種腳店,腳店不能造酒,要嘛,上正店去批發,回來零售,再有一種就是更小的酒店了。

    芮柚紫想做的就是腳店。

    談觀見她設想周全,自己要不幫她,誰能幫?心下一軟,拍胸脯把這件事攬了。

    他爹常常對他們兄弟耳提面命說,姑舅親輩輩親,打斷骨頭連著筋,爹和姑姑親近,他和表妹也是最親的。

    「說什麼麻煩,這事就交給我,包在表哥身上,一有消息,我馬上知會你!」談家雖然不涉制酒這門生意,但長年經商,熟知此時釀酒賣酒都需要先登記,領取專門執照。畢竟柚娘是女子,雖然朝廷沒有規定女子不得經商行賈,但是要她一個嬌滴滴的女子為這些繁瑣的手續到處奔走,還得和衙門那些官吏打交道,那些人可都不是吃素的,見她好欺負,非得從她身上剝層皮下來不可,所以這事由他出面處理最妥當。

    「謝謝表哥!」她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

    「謝什麼,不過,你這些天可有再去隉雅樓?!」他話鋒一轉問道。

    「那里消費昂貴,哪是我去得起的地方,上回可是托了謝公子的福,才能進去一窺究竟。」她手頭上的銀子可是要一個銅板一個銅板數著用的,哪能浪費在那種地方。

    「你可知,你那首詩如今成了隉雅樓的招牌,你出名了。」知道她這個人的只有他們四公子,那些風魔了的文人騷客還在遍地找人,檄天之幸,沒讓那些瘋子知曉了柚娘的廬山真面目,不然,他會被老爹給煎煮甚至干燒了。

    「這種東西過一陣子就會褪色,京城里多的是新聞,後浪壓著前浪,我保證不用三個月就不會再有人提起了。」芮柚紫一副胸有成竹的篤定表情。

    這世道和她的前世在新聞方面並沒有什麼不同,一個消息的存活率不過就那麼幾天,幾天過去,新的新聞又出現,人們就健忘的忘了從前,而所謂的從前也不過就幾天、一星期,更遠點,幾個月而已。

    「你別想的太美了,你初露啼聲的文采,竟然能讓郡王給你寫字,這可是絕無僅有的事,能不轟動嗎?」他終于確定,不過數年不見,表妹已經成為一個精采絕倫的才女。

    「那個地痞流氓,他的字這麼值錢?」

    芮柚紫哪會知道任雍容在人文薈萃的京城能擔得起「驚才絕艷」這四個字,絕非泛泛之輩,也不是浪得虛名,他那一手書法,字字如金,一筆水墨畫有多少收藏家即便傾家蕩產也求不得。

    旁人以為他鳳郡王任雍容沒有實力,只知玩樂不懂事,只有他們這幾個死黨才知道他才智過人,有勇有謀。

    地痞流氓?談觀差點噎住。

    這評語……到他這里就好,到他這里就好。

    「不談他,這兩瓶春繆麻煩你帶回去給舅舅,說是柚娘孝敬他的。」她對攸關任雍容的話題不感興趣,就此打住。

    她答應回雪要早去早歸,把特意為舅舅特制的純釀讓談觀帶回去。

    她那舅舅別無其他嗜好,閑時喜歡小酌幾杯而已。

    「這是爹最喜歡的酒。」

    「還有一事,就是幫我尋鋪子的事情,暫時不要讓舅舅知道。」她不想讓愛護她的長輩擔心。

    「自然。」望著芮柚紫,談觀欲言又止,不過她仍看出來了。

    「表哥有什麼話盡管說。」

    「你不問我為什麼要和鳳郡王在一起?」

    「交友是表哥的自由,何況因為我的關系,你和那一位也有著彎彎曲曲的姻親關系不是?」她不是那種「我不跟你好,別人也休想和你走在一塊」那種氣量狹窄的人。

    談觀不應是,也不應不是。

    芮柚紫歪頭想了下,心下了然。

    這年頭,重農抑商,商是最末流,商家的地位最輕。

    自古,商戶想要錢途光明,就少不了官家扶持,朝中有人,自是萬事大吉,沒有人脈,若遇上貪官,各種稅目就夠你受的了。

    談家是商戶,不靠九皇子、任雍容打通關系,談家生意怎麼可能做那麼大?

    但辛苦一場,又何嘗不是為別人作嫁?

    她正了正身子。「這也沒什麼,凡事有利必有弊,錢雖然掙得少了點,沒有人來搗亂,一家人平安才重要。」

    談觀點點頭,這表妹,每見一回,給他的感覺越發不同。

    芮柚紫陪著他把那壺名為「暗香」的佳釀喝完,又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才起身離去。

    唉踏進家門,喧鬧又帶尖銳的聲音直鑽進芮柚紫的耳里。

    那是一個穿著豆綠比甲的丫頭,叉著腰,氣焰高張的指著回雪的鼻子罵道︰「憑什麼不讓進?我家姨娘可是一片好心來探望郡王妃,你是什麼東西,敢擋路?」

    「月香姐姐,不是我不讓進,是我家郡王妃進思過院以前,郡王有令,不讓出也不讓進,姨娘探望的好意,奴婢會轉達我們郡王妃知道。」這是芮柚紫教給回雪的官方說詞,拿任雍容來作梗,看哪個膽子被狗吃了的敢硬闖。

    「你這听不懂人話的小蹄子,好狗不擋路,我今天就偏要進,有眼力的給我識相點滾邊去,惹惱了姨娘,沒有你好果子吃!」

    大宅里得勢的丫頭比落魄的主子厲害,甚至能指著不受寵愛的主子丫頭鼻子開罵。

    狽仗人勢的奴才,很典型的一個。

    要芮柚紫說,凶的不可怕,凶在臉上的本事有限,可怕的是完全不凶,就像看著可憐楚楚,給人一種無害、弱不禁風讓兩個丫鬟扶著的花姨娘。

    為妾,有美貌不代表可以得到恩寵,可沒有美貌便難上加難,在這高門大戶里,美貌不是唯一條件,卻是必備條件,除此以外,還要有手段。

    這位花姨娘給人一瞧就是無限美好、滿臉天真的感覺,但內在一肚子爾虞我詐、心狠手辣。

    她很不幸在剛穿過來的那些天,因為身子利索了些,讓回雪扶著她出門透透氣,親眼見過這個眉目如畫的小妾,親手將走廊掛著細竹銅勾鳥籠子里的百靈鳥抓出來,將它活活的分肢解體,嘴角泛笑,可眼中的狠毒清晰可見。

    越是看起來無害的女人,害起人來越是可怕。

    芮柚紫寧願去做苦力,都不願意和這府中的鶯鶯燕燕打交道。

    但是人在江湖,許多事情不是你想避開就能沒事的。

    譬如她這思過院,以為不會有人問津,起碼能得一片寧靜自在的天地,可是這個做小妾的,沒有親戚串門,沒有妯娌走動,沒有朋友來訪,受不了後院寂寥的花姨娘,敢情好,這會竟想起她來了。

    「姨娘,這丫頭好生無禮,一點也沒把姨娘放在眼里,奴婢好聲好氣的與她商量,她竟是油鹽不進、軟硬不吃。」氣焰囂張的丫鬟月香回頭便告狀去了。

    花姨娘微微蹙眉,宛如西子捧心,只見她冰肌玉膚,口若含朱,眼波一轉,真有說不出的風流美麗。

    「沒用的東西!」語調輕柔,可口出的話卻令人心顫。

    「是。」月香輕顫了下。

    她伺候的這個主子,美則美矣,脾氣卻暴躁異常,只要稍有不如意,遭殃的一定是她們這些奴婢。

    與她一同服侍姨娘的輕風,因為給花姨娘梳頭時不小心力氣沒拿捏好,被花姨娘狠狠擰了眼皮,還被掮了個大耳刮子,臉眼腫得無法出門見人,還被扣上伺候不力的帽子,罰了半個月的月錢。

    所以她們伺候起花姨娘莫不戰戰兢兢、如履薄郭。

    任雍容又不在這,這位花姨娘到底矯情給誰看?芮柚紫抹了抹胳膊上的雞皮疙瘩,又把臉上的古銅胭脂給抹了個仔細,接著將頭發上的儒巾拆下來,披瀉下來的如墨長發分成幾股,隨手編成長辮。

    這樣多少能遮掩幾分男裝打扮吧。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媳婦說的是(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