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謀夫婿(上) 第10章(2)
作者︰莫顏
    花圓圓絲毫不知,自己的一言一行被這兩個男人盯上了。

    事後她要是知道因為這場棋局,讓這兩個男人不肯對她放手,她肯定會低調再低調,另外想辦法。

    只可惜,她現在一門心思都在如何贏得這場棋戰上,棋樓擠滿了人,看似波濤洶涌的情勢中,她身在局中,卻只感到一片寧靜。

    心靜,眼明,她知道現在最重要的,便是讓自己進入心無雜念的狀態,她越來越能掌握到運用靈識的技巧。

    當她進入心靜如水的狀態時,那靈識就像暗流,流入她腦海中。

    她是客,客為先,縴縴玉手拾起一只黑子落下,同時那負責黑子的棋僕,也用棋桿,將一個大黑子掛到牆上。

    隨著黑子白子落下,眾人也屏息觀棋。

    花圓圓的方策是——亦守亦攻,配合出其不意,擾亂對方心神為優先。

    對方派來的這位棋手的確是位高人,不過一旦你知道他心中打的什麼主意,下一步棋要怎麼走時,高人也會變成普通人。

    棋盤上的黑子白子越來越多,這棋局也越來越膠著,而且還透著詭異。

    斑人心下驚了好幾回,他征戰南北,與不少棋界中的佼佼者對奕,從沒遇過這麼詭譎莫測的棋路。

    莫說自己的棋兵無法成局,還被對方堵個結實,對方的走法完全不按牌理出牌,像他們這種高人,棋藝到了某種境界,走一步想十步的都有,可是踫上眼前這位對手,走一步被堵十步,步步被搶,處處破他的局!

    他怎麼看,就是看不懂她到底要走什麼局?

    懊守的時候,她突然攻個措手不及,該攻的時候呢,她又突然守得莫名其妙,看似亂中無序,卻又步步暗藏玄機。

    斑人的額角開始冒冷汗,盡管面上維持著神秘的高人作派,唇角也掛著大局在握的微笑,可完全騙不了花圓圓,她知道對方慌了。

    心神亂,顯敗象。

    她這盤棋,打的是心理戰。

    對方越是慌亂害怕,她越是心靜澄明,隨著棋盤上的白子數漸漸被吃掉,黑子進逼的局勢已呈勝局。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古人誠不欺我也,高手過招,勝負已定。

    當花圓圓落下最後一子時,她抬起頭,臉上一片清明恬淡,在一根針掉下都能听到的安靜大堂上,好听的嗓音悠悠傳入每個角落。

    「你輸了。」

    現場宮出一陣歡呼,這世間打抱不平的人還是多的,這城里的百姓早看不慣柴爺囂張惡霸的行徑,這回有人光明正大贏了他,讓他的臉色因扭曲而變得難看,卻又只能把這個虧硬生生吞下,那吃癟的模樣實在大快人心!

    解救了石武,當著所有見證人的面,柴爺不能失信,只能嘴角微抽,假作瀟灑地放他們走人。

    花圓圓一行人走出棋樓時,還得到眾人的掌聲和叫好,她亦是愉悅無比,大方接受,還不忘抱拳連連向各方鄉親回禮。

    蕭安浩望著那抹英姿煥發的身影走出棋樓,翻身上馬,臉上那抹快意逍遙,和之前在劉府院中時的她相較,簡直判若兩人。

    蕭安浩眯細了眼,他手中還留著一封娘親寫來的書信,信中言明花家女兒身染重病,暫住親戚家養病,因為身子虛弱,恐不孕,特來表明退親之意,問他意下如何?

    身染重病?

    不孕?

    蕭安浩的眉頭緩緩擰起了折痕。看來有人想利用裝病來退他的婚事,而提出的人,竟是那個痴心一片,見到他還會羞怯得說不出話來的花圓圓,教他怎麼也無法相信她會舍得退婚。

    他可是蕭家嫡子蕭安浩,莫論家世,以他美男子的名聲,只有被貴女踩破門坎也要來議親的分,不可能白白放棄當他妻子的機會。

    這個花圓圓,居然想退掉親事?

    蕭安浩心中涌起不悅,在他埋怨人家不識好歹的時候,卻忘了自己當初也沒娶人家的打算,甚至還利用人家當幌子,以防晴雲公主對自己的覬覦。

    望著花圓圓臉上的春光笑靨,以及熠熠發亮的眼神,他的目光轉成不可捉摸的深沉。

    哼,想退婚,也得看他本人答不答應!

    他沒發現,自己在無意中,對這個從來不被自己重視的女子生出了好感,他只當自己是因為臉面掛不住而生出不悅罷了。

    「姜離。」

    「屬下在。」

    「派人去打听,那女子身邊的男人是誰。」

    「是。」

    花圓圓完全不曉得,自己才開始正視高紹飛這個人,衡量著要不要把他列入丈夫人選考慮時,她和高紹飛之間的良好互動,生生刺痛了兩位貴公子的眼。

    龐玉堂將花圓圓和高紹飛談笑時,臉上那現出的好感,一絲不漏全收進眼中,如雕似玉的俊容依然帶著謙謙君子的笑容,只除了眸中危險的精芒閃動,帶了一絲不讓人察覺的凌厲。

    「這丫頭也真是膽大,本公子要她低調,這婚還沒退,就冒出頭了,還跟其它男人走得近,看來是把本公子的話當耳邊風了。」

    身邊的忠孝仁義四大護衛抬頭望了主公一眼,心想就算要計較,似乎也是人家的未婚夫有權計較,婚沒退,八字還沒一撇,人家當然不會把您的話放在心上。

    「元忠。」

    「屬下在。」

    「不必讓那人忙了,直接讓人在床上休息幾天吧。」

    「是。」

    元忠正要領命而去,在他轉身時,又傳來主公的聲音。

    「等等。」

    「主公?」

    「去叫那花圓圓來見我。」

    「遵命。」

    話說,花圓圓一行人正打算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憩,因為石武身上有瘀傷,加上石武的娘親和庶妹才剛受到驚嚇,所以高紹飛決定先送他們回去。今天這風頭也出過了,花圓圓也沒了繼續逛的心思,決定和花子濤先回去。

    「堂哥,這幾日咱們待在府中,先別出來好了。」

    花子濤一听,看到她臉上的謹慎,心中一動。「堂妹是擔心對方報復?」

    「嗯。」她點頭,雖然贏了一場棋局,但她沒有忽略柴爺臉上扭曲的笑容,以及他的怨恨報復之氣。

    花子濤安慰她道︰「別怕,好歹我也是個校尉,父親又是總兵,諒他也不敢動咱們。」

    「但我就怕他來陰的,咱們還是小心為上。」

    說話間,元忠已經來到他們身後。

    「花姑娘。」

    花圓圓轉身,當瞧見元忠時,不由得一怔,這人她是認得的,心下立刻起了不好的預感。

    「花姑娘,我家主公要見姑娘一面。」

    花子濤看著對方,先花圓圓一步開口。「你家主公是誰?」

    「我家主公是花姑娘的恩人。」

    有這麼光明正大稱自己為恩人的嗎?

    好歹她也救了對方幾次,應該算兩不相欠才對吧?而且還打了賭,說好她贏了就放過她的。

    花圓圓只是怔愣在原地,似是尋思著該怎麼拒絕,元忠看出她的想法,補了一句。

    「姑娘聰慧,知道若是拒絕了,恐怕不好。」

    花圓圓心頭咯 一聲,臉色有些僵硬,不過一想到堂哥在身邊,最好別讓他擔心,否則依堂哥的性子,怕是不肯讓她走人的,于是她很快換上一張溫婉笑容。

    「我明白了,等等我,我和堂哥說一下。」她轉過頭,對花子濤道︰「堂哥,你先等我一會兒,我去去就回。」

    「我跟你去。」

    花圓圓也希望堂哥可以跟她去,因此正要向元忠開口,但元忠先一步提醒她。

    「恐怕不妥,花姑娘還是一個人隨我來吧。」

    「為什麼我不能跟?你家主公是男的吧,要我堂妹私下見他,這成何體統?不行,我一定要跟!」

    他說什麼也不讓,畢竟是武人,基于保護堂妹之心,挺起壯碩的胸膛,把架勢擺了出來。

    元忠見狀,只是笑笑。「既如此,請兩位隨我來。」

    花圓圓心下嘆了口氣,幸好對方沒堅持,有堂哥跟著,她放心不少,因為一想到要單獨見那男人,她的壓力是很大的。

    元忠在前頭領路,她和花子濤跟在後頭,一塊兒朝胡同里走去。拐了幾個彎後,瞧見一輛馬車。

    她知道龐玉堂就在那馬車里,正打算跟堂哥說,叫他等會兒沉住氣,莫不可言語沖撞時,卻驚見元忠迅雷不及掩耳地朝他後腦打去,花子濤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你干什麼?」她驚呼。

    「花姑娘,主公說了只要見你一人,他還在等著你呢,為了你們好,別讓主公等太久。」

    花圓圓站在原地瞪著元忠,又看了昏倒在地的堂哥一眼,知道對方並沒有加害的意思,只是打昏了堂哥。

    她想了想,便轉身朝馬車走去,在離馬車幾步之距前停下來,正躊躇時,馬車內傳來熟悉的清沉嗓音。

    「上來。」

    ——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美人謀夫婿(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莫顏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