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上爺床 第10章(2)
作者︰瑪奇朵
    劈哩啪啦的爆竹聲在定北侯府外響起,不少百姓站在外頭,打算看傳說中會打死老婆的定北侯府是娶了怎樣一個女人,竟然這麼的不怕死。

    「听說這新娘子是已經嫁了第三回的黃臉婆?」

    「真的?我听說是帶了一個孩子的母夜叉呢!」

    「唉呦!難怪這麼的大膽,畢竟都已經嫁過這麼多回了嘛。」

    人群的細細討論聲很快的就被鞭炮聲掩蓋了過去,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的喜樂,接著後頭是一頂八人大轎,那轎子讓所有人都看得愣住了。

    和普通的轎子不同,那轎子四面都不是木板,而是用一層層的紅色薄紗攏著,上頭綴著不少絹花和一顆又一顆會發亮的石頭,新娘坐在里頭,可以看得見她手里捧著喜果,頭上帶著一頂金鳳冠,純金打造的鳳凰似乎要展翅飛翔,而遮掩住容貌的不是普通的紅蓋頭,而是由大小差不多的珍珠串成的珠簾掛在鳳冠上,而鳳冠上頭做為裝飾的寶石閃閃發亮著,讓人就是隔了好幾層的紗都能夠看得清楚新娘頸上也掛了珠鏈和金色壓花墜鏈。

    和大家猜的五大三粗的新娘子不同,新娘子看起來嬌小縴細,在定北侯府前下轎時,透過珠簾,那秀麗絕倫的容貌讓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這哪里是什麼黃臉婆母夜叉,這根本就是小天仙一個啊!

    踏了火盆,過了馬鞍,他們順順當當的行了禮,由于兩邊都沒什麼親人,新房里頭也沒有安排人,只有喜娘還有槐花在里頭幫忙伺候著。

    外頭的熱鬧像是和新房內都無關,已經嫁了第三次的袁清裳自在的換了衣裳,吃了點東西,然後就乖乖的坐在新床上等著她的夫君。

    說來,這已經是她第三次成親,這次本該最忐忑不安的,但是不知怎麼的,一早喜娘準備要替她上妝的時候,她內心卻很平靜。

    看著眉墨一點點的染黑了她的眉,看著白粉抹過她的頰,嘴角含過了胭脂,接著攤開手穿上了紅色的喜服,她一直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她面容上沒有忐忑,唇角眉梢全都流露著淡淡的喜悅。

    因為沒有其他地方可充當娘家,所以她是從侯府後的那個小院子出嫁的,轎子晃啊晃的,她的心反而越發平靜。

    她坐在床上看著房門,想著第一次成親時的哭哭啼啼,第二次成親時那種放棄所有的絕望心情,她忍不住微微笑了。

    如果沒有比較,她不會明白如今有多幸福。

    慶幸的是,她和他在兜兜轉轉了這麼多年後,終于牽上了同一條紅綢,同時叩拜了天地來感謝上蒼對他們的恩惠。

    在她想著這些的同時,房門被打開,喜娘和槐花退了出去,他染著醉意的溫柔眼神望向了她,他們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可累了?」他走到床邊,眼里帶著柔情輕問。

    她搖了搖頭,仰頭說︰「我不過就是坐在房里,哪會累呢!」

    「不累的話那我們就早些安置可好?」他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語。

    他的溫柔氣息輕拂過她的耳朵,蕩起一屋子曖昧氣息,讓她輕顫著身子,頭也忍不住低了下去。

    她自然明白他說的安置是什麼意思,畢竟她也成了三次的親,就算沒真正的破了身,那些嘴碎的婦人說的話也讓她明白了許多。

    她咬著唇,也不說好或不好,只是抖著手摸上他的衣衫,低聲道︰「妾身替侯爺寬衣。」

    屋里的龍鳳燭紅艷艷的點亮了屋子,也仿佛點亮了她嬌媚的容顏。

    她本來長相就不差,今兒個更是被精心打扮過,平日被布衣給遮掩住的風情,如今是掩都掩不住,他看得眼中仿佛燃著一把火,讓他即使不出聲卻依舊存在感十足。

    他攤開了手,讓她解了衣扣,把外裳褪下來,感受她的小手一次又一次的踫觸,身體里壓抑多時的欲/望也忍不住辜騰叫囂。

    他穿的大紅色喜服和中衣已經被她給解下放到一邊,她小手抖得更厲害,眼楮直直的看著他的胸前,小臉卻越來越紅,那可憐又可愛的模樣讓他再也忍不住的打橫抱起她,將她放到床上,雙手也不安分的直接扯開她的腰帶和紅色喜服。

    這喜服的樣子是城里最新流行的,里頭不著中衣,只有外頭一層紅色高領外裳,微微開襟露出一截紅色的抹胸,腰帶束得高高的就是要顯出豐盈的胸脯還有縴細的腰肢。

    喜服一拉開,她白皙藕臂和圓潤的肩頭就完全落入他眼中,那繡著金邊的紅色抹胸下的半片白嫩滑膩,更是勾得他恨不得馬上品嘗她。

    他的大手輕撫上她的身子,感受到她身體微微的顫抖,他低笑,唇輕咬上她被抹胸覆蓋的雪峰頂端,一手往下滑,扯開了她身下的鳳尾裙扔到床下。

    在他看來,她嫁過兩次,也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了,想來在情事上也不會太懵懂,自然也沒注意到她的生澀,她顫抖的表現對于只經歷過前妻的他來說,還以為是女子在床上的正常反應。

    此刻,軟玉溫香抱滿懷,讓他心口也是忍不住炙熱一片,平日冷然嚴肅的語氣也消融了不少,他粗啞中又帶著輕佻的在她耳邊低低細語著,「這些日子我可是忍得狠了,今兒個洞房花燭夜非得要好好的補回來才行。」

    「侯……侯爺……」袁清裳羞窘又緊張,小手緊抓著身下的褥子,雙眼緊緊閉著,連看他一眼都不敢。

    可沒想到,看不見反而更清晰感受到對方的灼熱,尤其是胸前被他細密啄吻揉捏和半張的腿間他那驚人的火熱,都讓她忍不住心慌。

    直到那火熱突地貫穿了她,她忍不住疼得呻/吟出聲,雙眼也瞪大泛著淚光望著他,直直的對上了他驚詫的眼神。

    「你……」她怎麼還會是處子?

    她顫著唇,在疼痛之中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忍不住動了動身子,想讓自己好過些,卻不知道這樣反而鼓勵了身上的男人。

    龐昊宇在驚訝後又被她挑起了欲/望,瞬間就把腦子里的那些疑惑都拋到腦後去。

    是不是處子又如何?早在成婚前他就不介意這事了,這不過是個意外之喜,只是就不能對她太粗魯了。

    這麼想著,他溫柔纏綿的以口封住她低泣的聲音,輕緩的動作著。

    隨著兩人身上最後的遮蔽物被扔了出來,紅色的床帳被輕輕拉下,有情人的輕喘低吟是幸福的序曲,十指相扣間、雙眼凝望時,他們訴盡了此生最深的祈求。只願此生攜手白頭,再求來生共續緣。

    距離定北侯第二次成婚已經過了半年多,但京城里還是有不少人對于這件事情津津樂道。

    新娘已經嫁過兩次,還帶著一個拖油瓶,這件事讓不少人都想著定北侯還真是不挑,竟然連這樣的女人都娶了回去。

    但更多人討論的是,能夠讓定北侯不計較那些條件而娶回家的女人,肯定是美如天仙。

    雖然京城里最不缺的就是新鮮事,但這樣麻雀變鳳凰的故事還是很受小老百姓歡迎的,尤其是許多平凡人家的閨女,閑來無事便會語帶欽羨的談起。

    袁老頭和袁大娘畏畏縮縮的站在定北侯府外,兩個人听著外頭人的話,忍不住互相看了一眼,臉上全是不可置信。

    「你說,那個定北侯新娶的夫人,怎麼听起來……那麼像……」他賣進侯府當妾的女兒。

    袁大娘也是一臉震驚樣,說話都結巴了起來,「這不可能啊!侯爺那是什麼身分的人,想要什麼女人要不到?怎麼可能娶一個已經成過兩次親,還帶著拖油瓶的寡婦?」

    這不合理啊!夫妻倆對看了一眼,彼此的眼中全是不敢相信。

    但是這世上會有這麼剛好的事情嗎?一樣都是三嫁還帶著一個拖油瓶?又剛好一個成了侯爺的妻一個成了侯爺的妾?

    袁老頭還想不明白時,袁大娘卻比他更早反應過來,眼神一狠的說︰「不管是不是,現在最要緊的是讓那臭丫頭再拿點銀兩給我們,要不這次我們可就不只是斷手斷腳可以解決的了。」

    袁老頭被她這麼一說,身子一抖,也想到了兩個人為何又出現在這里的原因,忍不住點了點頭。

    簽了賣斷書,拿了那一百兩後,他們兩口子就歡天喜地的一人各拿了一半,他是去賭了,妻子是拿去買了各式各樣的衣服首飾又給兒子買了吃的喝的玩的。

    誰知道沒過多久,他就把手中的五十兩賭光了,甚至又欠下了一**的債,最後向妻子要錢,卻為錢打了起來,他還了錢又去賭,賭了又欠債,最後妻子只能把之前買來的首飾布料全都當了,卻也填不滿他賭輸欠錢的窟窿,最後兩人實在沒了法子,只好又找上侯府來。

    兩個人都是想著,雖然當初簽了什麼文書,但是袁老頭是她老子這點是不會變的,老子跟閨女要點銀兩花花又怎麼了?難道她還能自己吃香喝辣的,卻看著老子被斷手斷腳丟進護城河里嗎?

    只是沒想到,一路走來偶然听見的那些話,才讓他們後知後覺的發現,原來這半年多來,就在他們一個忙著賭,一個忙著花錢時,袁清裳已經過起了好日子。

    要是袁清裳那丫頭真的成了侯爺夫人,那他們可就真的發達了!到時候就是一百兩銀子丟在他們面前他們也看不上了!

    他們本來佝僂的背脊突然又挺直了起來,袁老頭大搖大擺的走到侯府門口,對門房喝道︰「我是你們侯爺夫人的爹,還不快去通報!」

    袁大娘同樣扭著粗粗的腰身,一臉囂張的站在一邊說︰「我是侯爺夫人的娘,快去通報!順道讓那丫頭弄點好吃好喝的出來招待我們!」

    門房和站在門口的小廝對望了一眼,門房的眼中滿是鄙夷,嘴里嘟囔著,「這世道是怎麼了?怎麼一堆好手好腳的不去做正事,都想上侯府來佔便宜了?!」

    小廝則沒好氣的說︰「大爺大娘,你們找錯地方了,這里可是定北侯府,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進來的!」

    袁老頭一听這話登時氣紅了臉,破口大罵,「小兔崽子,我女兒可是侯爺夫人,我女婿就是侯爺,你敢不讓我進去?!我非讓侯爺把你拖去砍了。」

    袁大娘還在一邊幫腔,「就是!那死丫頭難道是攀上了高枝就忘了爹娘不成?這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就是到了皇上面前也說不過去的!」

    門房沒好氣的看著兩人,有些不耐煩的說︰「不說侯爺和夫人現在不在,就是在,薛管家和侯爺也是這樣吩咐過的,我們夫人沒有親戚,爹娘把她賣了後就沒有關系了,如果真有人找上門來,當初寫的那賣斷書還在呢!看見一次就打一次!」

    袁老頭夫妻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案,雙雙愣住了,袁老頭全身抖得跟篩糠一樣,嘴里喃喃道︰「她……怎麼能不認我啊?!這不認我,我要怎麼辦啊∼∼我可是她親爹啊!」

    比起已經回不了神的袁老頭,袁大娘則是站在侯府外大罵出聲。

    「有娘生沒娘養的賤胚子!以為勾搭上了侯爺就能夠把爹娘丟在一邊,這樣不孝的東西我就看你以後怎麼死!死後腸穿肚爛……」

    她惡毒的話還沒罵完,小廝便走了過來,拿了根棍子就打了過去。

    門房冷冷的說︰「在侯府外頭說這些污言穢語,是不要命了嗎?!還不趕緊滾!」

    袁大娘挨了那一棍疼得大叫起來,又被這樣嚇唬,哪里還敢多留,拉著袁老頭三步並做兩步的趕緊跑了。

    只是剛離開侯府沒多遠,他們就看見那些討債的全拿著棍棒堵住去路,冷笑著看著兩人。

    站在最前頭的那人冷冷笑著,「本來還以為你們真的跟侯府有什麼關系,現在看起來是沒有了!姓袁的,今兒個準備好銀子了沒?!」

    袁老頭還傻愣愣的,袁大娘則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慌亂的從口袋里摸出了最後的兩文錢攤在顫抖的手上,心都涼了半邊。

    兩文錢和二十兩的差距,讓她連數都不敢數了。

    那領頭的冷哼了聲,揮了手將兩個人拖走,接下來要斷腿斷手還是拆屋賣人,那就得看他心情了。

    站在侯府前的門房看著這一幕搖了搖頭。

    「真是的!這都這個月的第二回了,上次來的那是誰?說是劉家?小少爺的外家?」

    小廝點了點頭,「可不是!那一家子也挺丟人的,听說日子過不下去,一家老小收拾行李搬出城外了。」

    「唉!這些人想依靠侯府也不仔細打听了再來,侯爺跟夫人、小少爺早早就去了邊關了,這些人要真是親戚會不知道?真是……」

    「這世上總是有想不勞而獲的人,這也不奇怪。總之,做好我們的本分就是了。」

    「也是。」

    兩個人停止了說話,靜靜的守在侯府的門外,看著行人來去交談。

    但是那些都與他們無關,他們只一心守著這座暫時空蕩的府邸,靜待來年的春天,回來的除了伉儷情深的侯爺和夫人以及小少爺外,也會多帶回一個新的小主子。

    【全書完】

    *欲知天清王朝另一個勇于追求真愛的男人是如何排除萬難娶回心愛的女人,請見新月甜檸檬系列金貴女臨門之《大齡寡婦》

    想知道還有哪些痴心小女人苦盡甘來,終于得到有情郎?請見——

    *井上青新月甜檸檬系列蕩婦閨女之《灶花撲閻王》

    *香彌新月甜檸檬系列蕩婦閨女之《花魁鬧豪門》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寡婦上爺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瑪奇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