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妃二嫁(下) 尾聲
作者︰陽光晴子
    夏家曾是楚穆王朝當紅的炸子雞,多少人上門只求能攀親搭責,如今一家人下場淒涼,宮外的鎮國公府已是門可羅雀,鮮見人煙。

    夏皇後、鎮國公身亡,夏太後變得瘋癲,夏柏松這國舅爺失蹤已久,自此夏氏一派的權力正式在楚穆王朝消失瓦解。

    一個月後,孫太妃帶著慧心公主回宮了。

    听到宮里經歷那麼多的風風雨雨,孫太妃只慶幸時月紗與靳成熙一切平安,更為他們的愛情感動得頻頻拭淚。

    時月紗只是緊緊的擁抱女兒,她想死女兒了。

    至于靳成麟跟慕容淼淼,則不告而別的前往月犁氏,但時月紗已跟靳成熙說好了,一旦他們回到楚穆,她就會收慕容淼淼為義妹,讓她有個體面的身份可以嫁給靳成麟,成為王妃,如此一來,勇毅侯夫婦也就成了慕容淼淼的義父、義母,她也算是將爹娘還給慕容淼淼了。

    還有李鳳玉跟夏柏松,時月紗一直沒有他們的消息,但她相信,他們一定是在某一個地方隱姓埋名,好好的生活著。

    自此,靳成熙正式執掌朝廷大權,在他的治理之下,楚穆王朝益發強盛,威德遍布四海。

    時光流逝,時間來到翌年的八月。

    卓蘭從前的寢宮內,陽光暖暖,結實累累的葛蟗再度遍布于雕花牆上,時月紗就站在花牆前。她已懷有八個月的身孕,但看在一旁的靳成熙眼中,也是最美的孕婦。

    秦公公則忙著上前一一采摘果實,還有一些晚開的小花也一並摘下。

    靳成熙笑看著她,「你可知道蘭兒給朕以葛蟗果實入藥,除了補五髒六腑益氣外,還另有含意?」

    時月紗笑笑的點頭,「當然,《楚辭》中,〈九嘆、憂苦〉篇章中雲︰「葛蟗藥于桂樹兮。」就是指香木桂樹遭葛蟗攀爬蔓延遮蔽,見不了光,意喻小人居顯位,就像當年的皇上與三大首輔大臣對立的處境一樣。」

    他面露笑意的頷首。

    「但葛蟗雖被視為惡木,根及果實卻能都入藥,還有強身益氣之效,這就像是一種磨煉,說明再多的苦與辱,只要咬牙吞下,就能讓自己變得更強更好,得以等待光明的一日到來。」

    她說得可順口了,「所以,成熙每喝一次,就能讓自己變得更強更好,這是蘭兒告訴你的呀……呃?」

    她突然尷尬一笑。她應該要不知道才對啊,因為這可是他跟卓蘭之間最深也最甜美的小秘密。

    「這又是蘭兒入夢告知你的?」他笑笑的看著她。

    她用力點點頭。他是怎麼了?這一年來,老是問一些從前他跟卓蘭獨處時才會知道的事。

    時月紗不知道,靳成熙可清楚了,剛剛這件事,只是他最後一次的試探。當初只有他跟卓蘭兩人談及這個「秘密」是沒錯,但時月紗能說得一字不差,也太神奇。

    他深情的望著她,眼中愛意是那麼深濃,彷佛就要滿溢……

    察覺了他情緒的轉變,她突然有一種領悟浮上心頭,他……察覺到她就是蘭兒了嗎?!

    「弱水三千,朕只取一瓢飲,過去不能給你的,朕現在給得起了。」

    靳成熙沒將話說白,但已心領神會,身邊的可人兒就是他的蘭兒。能再失而復得,是老天爺給他一個機會彌補,他將不必再遺憾,只要用心珍惜眼前的幸福。

    「皇上,祭拜蘭貴妃的香燭桌案都備妥了,花也放好了。」秦公公笑眯眯的走過來。

    「不用了,以後都不必準備了。」靳成熙笑著搖頭。

    秦公公瞪大了眼,一臉不解。

    齊聿也蹙起了眉。

    時月紗看向靳成熙,卻是笑了。

    靳成熙看著她,也跟著笑了。

    兩人之間,看來又有一個心照不宣的秘密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帝妃二嫁(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