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王朝睡將軍(上) 第七章 不同(2)
作者︰綠光
    大雪中,年巽央和秋知恕會合,騎著馬,由秋知恕帶路前往胥羅山下的朝陽城找醫館,其余的人墊後。

    等到卓雅跟其他人趕至時,年巽央和秋知恕已將卓勒安置在客棧,由大夫診治完畢,年巽央的臉色鐵青無比。

    「卓勒的狀況如何?」卓雅急問著。

    年巽央眼色不善地瞪著她。「頭子染了風寒,又因為保暖不足造成寒意入肺,大夫說這三天內要是藥方無效……我就先葬了你!」卓雅雙眸直瞪著他,唇抿得死緊。

    他的意思是說,要是藥方無效,卓勒會死?

    一旁的秋知恕見狀,緩頰道︰「年副將,冷靜一點,卓將軍染上風寒又不是雅姑娘害的,你遷怒于她也于事無補。」年巽央聞言撇了撇唇,走到床旁,直睇著昏睡的卓勒。

    卓雅定了定心神,快步走到床旁,卻見年巽央長臂一擋。「這里不勞雅姑娘照料,我已經訂了房,雅姑娘不如先去歇息吧。」

    「我是卓勒的……的人,我不待在這里是要待在哪兒?」卓雅毫不客氣地撥開他的手。

    年巽央惱怒的再擋,怒問︰「你懂得如何照料人嗎?頭子為了護你,跟著你一起墜崖,如今還染上如此重的風寒,你是存心想害死頭子不成?」

    「你!」卓雅氣得發顫。

    從沒有人敢對她這般無禮,他是頭一個,偏偏她無法反駭,更不能驅趕他。

    「好了好了,讓本王說句話吧。」秋知恕從錦榻站起,來到兩人中間。「年副將,雅姑娘可是卓將軍的人,卓將軍護她是天經地義,要怪就怪那不知打哪來的刺客,怎能把罪怪到雅姑娘頭上?再說卓將軍要不是對她用情極深,又怎會為護她而墜崖,有她在旁照料,卓將軍說不準會因而快快醒來。」卓雅看也不看秋知恕一眼,壓根不管他是否不安好心,她現在只在意卓勒,其他事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年巽央抿了抿嘴,尚未做出定論,胥瑜快步從外頭走來。

    「年副將,要照料病人,姑娘家總是比較細心,要不就讓我和雅姑娘一起,出不了什麼亂子的。」胥瑜低聲建議著。

    年巽央心底有些動搖,秋知恕又適時地道︰「打從昨兒個你就不眠不休地尋找卓將軍,要是不好生歇息,又有什麼莫名其妙的刺客出現,你又要如何保護卓將軍?」就這句話教年巽央甘心讓步。「那就麻煩綠柳姑娘了,約莫再一刻鐘,我會把藥送過來。」年巽央看也不看卓雅一眼,逕自離去。

    「那麼本王也先告辭了。」秋知恕見狀也先行離開。

    卓雅坐在床畔,望著面色泛紅的卓勒。「雅姑娘,別擔心,卓將軍會沒事的。」胥瑜勸「我真沒用,居然沒發現卓勒病了。」她自責不已。

    「怎會沒用?要不是雅姑娘,我說不定已死在胥羅山的山洞內。」胥瑜走向花架,拿起手巾浸入木盆里,擰干敷在卓勒的額上。

    「卓將軍如此情痴,竟寧可和雅姑娘一起墜落山崖,自己的父親是慘死在胥羅族的兵馬中,可他卻對我一視同仁,沒有以怨報怨,這般好的男人,老天不會隨意帶他走的。」

    「胥瑜,你這是……」她困惑地看著她的動作。

    「卓將軍發著高熱,沾濕的手巾敷在額上可以稍稍解熱,一會兒要是不涼了,再沾濕抒干敷上便是。」卓雅輕點著頭,努力學習著。

    胥瑜瞧她打算把手巾取下,連忙說︰「還涼著,不需要急著換。」

    「那要多久換一次?」

    「這……」

    「胥瑜,我感覺不出冷熱。」因為相信她,所以願意告訴她自己這非人的殘缺。

    胥瑜微愕了下,想了想,估算著。「大抵……半刻鐘吧。」

    「半刻鐘是多久?」這下可真是把胥瑜給問倒了,這兒沒有線香無法計數,若硬要算的話……「雅姑娘,你會數數嗎?」瞧她點頭,胥瑜便道︰「你就從一開始算,約莫算到四百左右,就差不多可以更換了。」

    「那我知道了胥瑜你先去歇著,這兒交給我。」

    「等待會年副將送藥過來,我再去歇息。」

    「也好。」有胥瑜在,她才不會一時失控殺了年巽央。

    胥瑜站在她身側,將昨晚的後續說了一遍。「我發現年副將真是真人不露相,他的劍術出奇的好,把那些刺客全滅了,看見卓將軍墜崖時,要不是有人將他拉住,他恐怕也會往下跳。」

    「是嗎?」這倒讓卓雅有些意外,畢竟他和卓勒看起來感情並不融洽。

    「可不是嗎?說來男人之間的友誼真教人摸不透,看起來像是交惡,唯有在關鍵時才會顯露真性情。」卓雅靜靜地听著。她其實也知道年巽央對卓勒並非如外表所見有惡意,再者年巽央扛著卓勒一路狂奔,這等舉止要說他沒將卓勒當兄弟看待,怎麼可能。

    看在他待卓勒如手足的分上,她可以原諒他的無禮。

    眼下,她得要先學會如何照顧卓勒才成。

    呀一聲,門板被推開,胥瑜回頭望去,見是年巽央端著藥走來,她趕忙接過手。「麻煩綠柳姑娘了。」

    「年副將客氣了。」胥瑜欠了欠身,吹著藥湯,正忖著要怎麼喂藥時,卓雅已經一把將藥碗接過,她趕忙提醒著。「雅姑娘,藥還很燙。」

    「我知道。」雖說她分辨不了冷熱,但這藥肯定是燙的,所以她先擱在嘴邊吹涼。

    本要離開的年巽央見狀不由得停下腳步,雙手環胸看著她。

    吹了一會,卓雅單臂將卓勒扶起,讓他貼靠在她的身上,就著藥碗將藥灌進他的嘴一一「你這是在干什麼?!」胥瑜要阻止已來不及,年巽央動作飛快地拉開卓雅,卓雅一時沒有防備,竟被拉倒在地,藥也灑了一地,惱火抬眼,就見年巽央不斷地拍著卓勒的胸口,像是在替他順氣。

    「我做錯了嗎?!」卓雅不解地望著胥瑜。

    胥瑜趕忙將她扶起,低聲道︰「卓將軍昏睡著,這種灌藥法會害他嗆到,那狀況就更糟了,再者,你藥吹得還不夠涼。」卓雅怔住,她以為已經涼了,況且人都昏著,不用灌的還能怎麼做?幼時她貪玩,用盡力氣,帝力斯總是如此灌她鮮血,基于本能,她會把血咽下,她不知道原來人類是不能這麼做的。

    年巽央扶著卓勒躺下後,沉聲暴吼。「出去!」卓雅雖惱他無禮,但這事是她的錯,只能低聲下氣請求諒解。「年副將,我不是故意的。」

    「年副將,你別生氣,雅姑娘只是一一!胥瑜也試著打圓場。

    「你給我出去,還是你真要害死頭子!」她會害死卓勒?卓雅驚懼地往後退,飛快離開雅房。

    她躍上客棧屋頂,站在屋脊上,俯看著被大雪覆蓋的城鎮,再抬眼望著亂而密的飛雪,探手抓了一把。

    她看得出雪的美,雪的肆虐,雪的可怕,可雪有多冷?

    她不知道,也感覺不到。

    她也聞不到他說的花香,明明身處的是一樣的世界,為何她卻感覺不到他的感受?就因為她不是人類?

    老天剝奪她太多的感受,直到這片刻她才驚覺,原來兩人之間有如此人的距離。她一言以為自己是無所不能,但這次她挫敗得好徹底。

    她該怎麼做?她把一切想得太簡單,以為只要兩人有心相守,在大的難關都能跨越,可她卻連他生病都沒發覺,她甚至連怎麼照顧他都不會。

    望著皚皚白雪,她單薄的素白衣衫被狂風刮得滋滋作響。

    望著天,她自問,她還能做什麼?

    求上天嗎?上天會回應她的祈求嗎?

    她是它不要的子民啊……而她也不屑向它祈求!

    卓雅失去蹤影,年巽央心底著急,就怕卓勒醒來沒看見她,屆時要下葬的人便是自己,他派人四處搜尋,但是過了兩天依舊不見蹤影。

    包糟的是,卓勒醒了。

    這一刻,年巽央真不知道該感到開心還是難過。

    「我是怎麼了?!」卓勒啞聲問著,眯起眼環顧房內,只見到年巽央和其他部屬,他又問︰「卓雅呢?」

    「她……」年巽央還想不出個好理由,就見卜磊已經端著藥碗入內,他快快接過手。

    「頭子,先把藥喝下吧,你這一次風寒可嚴重了,已經昏睡整整兩個日夜,把咱們都急壞了。」卓勒艱難起身,接過藥碗,再問︰「卓雅呢?」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問她!年異央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知道瞞不了他太久,但是能瞞一時是一時4。

    「你該不會讓她獨自留在那山谷的洞穴里吧?!」卓勒眸色一凜,眨也不眨地直瞪著年巽央,等著他給個交代。

    「怎麼可能呀,」年巽央趕忙喊冤。「這漫天大雪至今未休,要是把她丟在那兒,豈不是要逼她去死。」

    「那她呢?」卓勒沉聲問。

    如果他病得極重,依卓雅愛黏他的性子,怎麼可能沒有隨侍在側?

    「她?!」

    「副將,雅姑娘已經失蹤兩天了,這事總不能一直瞞著頭子吧。」卜磊忍不住替他揭了底。

    年巽央一雙大大的牛眼瞪去,有股沖動想要掐死他。他當然知道不能瞞,但讓他多瞞一下會死是不是?知不知道待會要死的就是他了?

    「巽央,卓雅為何會失蹤?」卓勒將藥碗一擱,抓著床柱奮力站起。

    年巽央趕忙扶著他,還未解釋,卜磊已經正直不阿地道︰「因為副將說她會害死頭子,所以就叫她滾。」

    「卜磊,我跟你有仇是不是?!」非得在這當頭把他的底掀開?年巽央硬著頭皮,望向卓勒那張表情肅殺的臉,有些結巴地道︰「頭頭頭頭子,我……不是要她滾,只是要她出去。」這兩個字詞听起來的意思差很多,他口氣沒那麼惡劣嘛。

    卓勒不語,推開他逕自往外走。

    年巽央趕忙追上去。「頭子,你不要激動,我已經派人出去找了,魁王爺也找了朝陽城的知府幫忙,相信一定很快就會找到她,你不要擔心,你才剛醒,外頭風雪那麼大,你的身子會挺不住的。」

    「你憑什麼要她走?!」卓勒回頭,一把揪住他的襟口。

    年巽央張口,卻不知道能說什麼替自己辯解。

    卓勒一把推開他,拉開門,迎面而來的是懾人寒氣。

    門外只是長廊,未見風雪已感受到如此凍人的寒氣,要是待在外頭……她怎麼受得住?

    「頭子,我保證我會盡快把雅姑娘找回來,我求你回去歇著吧。」哪怕是被他推開,年巽央邇是湊向前。

    卓勒身形踉蹌了下,回頭望著他。「外頭風雪很大?」

    「是。」

    「卓雅身上可穿得暖?」他啞聲問。

    年巽央不禁語塞。他那時氣急攻心,哪會注意她到底穿了什麼。

    「那麼大的風雪,一身單薄的她該怎麼辦?」卓勒一拳往他胸口打下。「你趕她走,是要逼她去死嗎?!」

    年巽央咬了咬牙。「我沒要她走,只是看她笨手笨腳不會照顧頭子,才要她出去,我是要她回房歇著,可翌日就沒見著她,連她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頭子,我跟你保證,我一定找到她,無論如何一定會把她帶回,你歇著吧,身子要緊,咱們已在胥羅的朝陽城里,你不能出什麼意外。」

    卓勒氣乏力虛地,身形微晃。巽央說得對,他已來到離長觀城極近之處,不能在這里出任何岔子,可是他又怎能對卓雅坐視不管?

    那麼大的風雪,她到底上哪去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回到王朝睡將軍(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