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廚秀 尾聲
作者︰陽光晴子
    春天來了!

    雪融了,慈幼莊園四周的樹木都冒出了鮮嫩綠芽,再襯著一些未融的白雪,真是風景如畫。

    莊園上下剛過了一個熱熱鬧鬧的好年,此時,偷得浮生半日閑的唐姍姍就坐在涼亭,慵懶的靠在傅炆千的懷里。

    她微微一笑,如此徜徉山水、自由自在的過日子真好,而且,在她身邊,還有深愛她的男人,再過一個月,他就是她的天了!只是,這個男人什麼都好,就是很會擔心……

    「我們真的不去看看他們?」傅炆千有點擔心的問。

    「看什麼?小倆口在廚房里你儂我儂的放閃光,我們去湊什麼熱鬧?」

    「可是,不是翎兒要掌廚,而是二爺。」听慣了她的怪話,傅炆千雖知其意,卻還是不安心。

    她彎唇一笑,「你要練習改口,看是要叫元殊,還是喊女婿,元殊跟翎兒都成親月余了。」

    他知道,也因為他將跟唐姍姍成親,唐翎就是王爺之女,身分上並未矮韓元殊一截,因此皇上沒再另作冊封上的安排。

    但要他喊元殊或女婿,他還是不太自在……欸,他要說的不是這個,「二——元殊從未掌廚,卻說要做菜給翎兒吃,你不擔心翎兒?」

    「這麼快就心疼女兒了,怕她吃到難吃的?還是半生不熟、根本入不了口?拜托,翎兒分不清能不能吃嗎?」唐姍姍覺得這個小鮮肉真可愛,來,姊姊親一個!

    偌大的廚房里,閑雜人等全被請了出去,只有二爺夫妻窩在一座灶前,火上還有一個大鍋子。

    「真的不用我上?」唐翎深情的看著丈夫。

    「不用。」韓元殊一手拿著大杓子,表情認真。

    她很感動啊,她只是不經意的說了句「從來我都是煮東西給別人吃」,韓元殊一听,就熱血體貼的卷起衣袖,說要當廚夫,還真的一路奔到廚房來,這當然是一種心意,但她也發現韓元殊原來不是萬能的。

    「可惡,這油怎麼四處噴!」他以大杓子翻炒鐵鍋里的食材,但里頭的油像逃兵似的到處逃竄。

    她緊張的站在一旁,「鍋里有水,你要閃啊,會燙著的!」

    「沒事……該死,這火好大,這蔥蒜都要焦了。」韓元殊已是滿頭大汗。

    她一看,傻眼。是已經焦了,冒出陣陣燒焦味了……

    不一會兒,韓元殊又懊惱的吼了,「這又是什麼鬼玩意兒?」

    「那應該是叫牛肉的玩意兒吧。」她忍著笑意。

    「現在要放油?還是放鹽?」

    「鍋子得刷呢。」她說,可是來不及了,韓元殊大手一丟,鹽下了半罐,再倒了半碗油。

    她尷尬的干咳兩聲,不知如何補救這道菜,她對不起種菜的農夫也對不起養牛的人……

    「下廚做菜,比練功夫還難。」他忙著翻炒,都快被打敗了。

    她莞爾一笑,其實兩者都難吧,但她知道眼前這美麗的一幕,會永遠留在她的心里。

    終于,菜放上碟子,只是,一坨烏漆抹黑的與木炭無異,還散發著股焦焦怪味兒。

    「還是不要吃了。」他凝睇著她白里透紅的粉頰,還有那甜蜜誘人的櫻唇,「撤下去吧!爺要改吃別的了。」

    「可我想試試……」這是她的夫婿第一次下廚的成品啊。

    但他大手一扔,將那盤黑黝黝的東西丟入桶子內,「下回再試吧!你先試試我的味道。」他一把將她拉入懷里。

    「呃——」她粉臉漲紅,新婚月余,兩人在床上翻雲覆雨,他這樣熾烈的眼神,她可是很熟悉的。

    「你是大廚,試味道不都是你的事兒?」他就是愛逗她。

    「我——我嘗過的。」她羞窘的說著。

    「我身上的味道可是天天有變化。」

    她一楞,傻傻的問︰「怎麼可能?」

    他貼近她的耳畔,「我可以在身上灑點東西,看要加糖、加蜜,或看你喜歡什麼味道,就算淋上果汁都成,你不是廚娘,應該最拿手的吧?」

    她瞪大了眼,有沒有那麼賴皮的,但好有意思……不對不對,這也太羞人了。

    但廚秀的丈夫很有冒險犯難的精神,拿了蜜罐子,拉著妻子就往房里去了。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家有廚秀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