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女入龍門(上) 第二十三章 皇上的大恩典(2)
作者︰火艷
    「什麼,真有此事?!」

    「娘,這是女兒親耳听到,怎麼會有假!」

    「如果是這樣,那也算光耀門霉的一件事情了,你想想,有哪個大官家的所有女兒,不分嫡庶,可以讓皇上親自指婚的,這是何等的榮耀!」

    「娘,讓黎府待字閨中的姑娘都將生辰八字給填上,你不知道這有多遭人……」兀地,洪黎氏的心劇烈跳動了一下。

    「你話怎麼說一半啊,遭什麼?」

    「沒什麼,娘。」洪黎氏一甩頭,狀似不經心地帶開話題,跟著黎老夫人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起來,「大哥實在是無情,比起這大便宜讓小六得去,還不如給月霜,畢竟月霜還有著咱們黎家的一半血脈呢,那賤種是一點血緣也沒沾到,還佔著六小姐頭餃,女兒真是為月霜感到氣憤啊,娘!」

    她這麼一提起,黎老夫人猛然想起,氣憤地擊著手掌,「沒錯,你不提我還真沒想到,憑什麼那賤蹄子可以讓皇上指婚!」

    洪黎氏打小就跟在黎老夫人身邊,最深知這母親的性子,目光短淺,沒腦子,還容易受人煽動,她也不急,意有所指地慢慢給母親洗腦。

    「就是啊,能得到皇上指婚是多大榮耀啊,偏偏讓小六那賤蹄子佔了便宜,娘,您說那賤蹄子還沒回府前,咱們大哥多孝敬尊重您,可是您看,她一來就慫恿您與大哥之間的母子親情,還借穎王的手奪了您的中饋之權,不過是同穎王有些交情,便張揚得不可一世,現在大哥跟大嫂已經不敢得罪她,日後如若她被許配了好人家,不就要爬到您頭上去了?或是,讓大哥把您轟出去,轟回瑞陽都是有可能的,娘!」

    黎老夫人听完女兒這一分析,大為認同,那賤蹄子沒正式認祖歸宗就張揚成這副德行,要是再讓她被指婚給某個王爺、大官當妾,那還不囂張到翻天?

    握住女兒的手,她道︰「女兒你說,有什麼方法可以挫挫她這銳氣?」

    「娘,女兒能有什麼辦法?」洪黎氏故意咳聲嘆氣。

    「你平常點子不是挺多嗎!」一想到李玥晴那賤丫頭要飛上枝頭了,她是氣不打一處出的。

    洪黎氏故作為難,「法子也不是沒有……就擔心娘不同意,畢竟親女總勝過外甥女……」

    「說說,別給老娘我賣關子!」

    洪黎氏嘴角暗暗扯出一抹得逞的冷笑,捂著唇在黎老夫人耳邊小聲嘀咕著,只見黎老夫人即刻贊同地點頭。

    「就按你說的辦,到時木已成舟,你大哥不想認都不成,說什麼也不能讓那賤蹄子佔了月霜的好處,好歹月霜還是我們黎家的半個血脈,比那什麼都不是的賤蹄子來得強!」

    「可我怕大哥屆時知道,又要轟我出去……」

    「他敢!他敢不听老娘的,我手上這拐杖定打得他趴在地上爬不起來,你放大膽去做,不管什麼事情都有我擋著,就按你說的去辦,這麼好的機會說什麼也不能讓給那賤蹄子!」黎老夫人心意已決。

    洪黎氏暗吁口氣,只要娘親擋在她前面,她就無所顧忌了,這事實在太過冒險,可皇上指婚的機會豈容錯過!

    只要她一想起,平日那些官夫人的得意模樣,這事一成,女兒也可以跟她們一樣得意,只要對女兒有利,就算是要她上刀山入油鍋,她也會去闖一闖,為了這唯一女兒的一生幸福,她豁出去了,反正還有一個老娘擋在她們母女倆前頭,怎麼也輪不到她被責罰或轟出去!

    翌日,艷陽高照,據消息,得知皇上今天會派他最信任的太監總管吳公公過來取女兒們的八字,黎敬白一下朝,一刻也不敢耽擱地趕回府,連午膳也只是隨便在偏廳用了下後,便一直在大廳上坐鎮,生怕讓特地來取物的吳公公久等。

    罷過未時,手執拂塵,有著兩道白眉的吳公公便出現在黎府門口,看門小廝一看那陣仗,加上主人的三令五申,一刻也不敢耽擱地趕緊跑進去通報。

    黎敬白連忙提著衣擺,領著妻子女兒上前迎接,彎著笑,拱手寒暄。「吳公公駕臨,有失遠迎,快快請進——」

    只見吳公公冷眼橫了黎敬白及他身後幾位女兒一眼,鼻子重哼一聲,手中拂塵一甩,仰著下巴率先朝大廳走去。

    吳公公一上座,家丁隨即將剛沖泡好的碧螺春,和帝都最負盛名的玉珍齋糕點給送上。

    黎敬白接過碧螺春親自遞給吳公公。「公公您這一路辛苦了,請用茶。」

    吳公公接過碧螺春,翹著蘭花指徐徐吹拂著白煙,聲音尖細地提醒他。「黎大人,相信咱家今日奉皇上之命來做什麼,你已經清楚,也不必咱家明說,這事還是隱晦點穩妥,這茶也喝了,你就別耽誤咱家的時間了。」

    黎敬白連忙朝妻子使個眼神,江玉枝將早已放在鋪著大紅緞子的托盤上的燙金紅色信封連同托盤一起端過來。

    「吳公公,下官幾個女兒的生辰都寫在這紅紙上,有勞公公您了。」黎敬白恭敬地將托盤呈到吳公公面前。

    吳公公一面用茶蓋撥弄著茶盞里的茶青,一邊眯細了眼,瞅著那壓在燙金紅色信封下的那一迭白花花銀票。

    「嗯。」吳公公拿過信封,先將那迭銀票一並收進衣袖內,接著抽出那張寫著每個姑娘生辰八字的紙瞧了一眼,當他的目光停在最後一行的生辰時日,兩道白眉瞬間擰起,疑惑問︰「這是黎大人幾位千金的八字?」

    「正是,這是拙荊由族譜上抄錄下來的,絕對錯不了。」黎敬白心生疑惑的看著吳公公遲疑的神情,這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黎大人,咱家提醒你一點,欺君之罪可是要殺頭的!」吳公公波瀾不驚地提醒黎敬白。

    在他前來傳旨,取黎府千金們的八字命書時,穎王殿下就特地派人交代過他,要特別注意,六小姐是在夏天六月出生,而這紅帖子上的日期分明是春末四月季節,一看便不對。

    「吳公公明鑒,下官萬萬沒有這個膽子!」

    吳公公兩指夾著那張紅紙,「黎大人是否要將單子好好再對過一次,再來回復咱家呢?」還好他心細,親自查看了上頭的生辰,否則就被黎敬白給騙了,這差事辦砸了,穎王殿下還不把他這把老骨頭給拆了解恨!

    黎敬白敢這樣暗中陰他,回頭不在皇上面前讓他穿上幾雙小鞋,難消心頭怒火。

    黎敬白即刻取過那張紅紙瞧著,怎麼都覺得上頭的筆跡不對,「夫人,快讓人去將族譜取來,還有,你這當時是讓誰抄寫的?」

    「這……」江玉枝看到上頭的筆跡大驚,「老爺,這不是當時我要管事謄抄的那份,我當時那份上頭都清楚注明是哪位姑娘的生辰,還有這上頭小六的生辰日子不對!」當時她還特地仔細對照過小六的生辰!

    「你說什麼?!」黎敬白大驚,火速拿過那張寫著八字的紅紙看著,細細思索一番,才猛然想起,這上頭的時辰分明是洪月霜的生辰……

    可惡,這對天殺的母女,竟敢玩弄這種冒名頂替的手法,暗中設計陷害他,如若不是吳公公提醒,他別說晉身為皇親國戚,指不定還落得滿門抄斬的命運!

    吳公公重重放下茶盞,雙手抱拳朝皇宮方向略略作揖,「看來黎大人十分不樂意讓皇上為府上幾位千金指婚,咱家這就回去稟明皇上!」說完,便大步流星離去。

    看著吳公公那森冷的表情,黎敬白沁出一身冷汗,袖下的手隱隱顫抖。

    「請公公稍待,下官即刻親手謄抄正本,這次絕對無誤,絕不會讓人再從中間動手腳!」黎敬白趕緊追上。

    「這是何等重要之事,也提前私下告知黎大人了,沒想到還會發生這等事情,可見黎大人對皇上指婚這事根本不放在心上,咱家這就回去稟告皇上,讓他別費神了。」吳公公甩了甩拂塵,撂下這一句嚇出黎敬白一身冷汗的話。

    「不,吳公公請留步,這其中有誤會,這份單子被人動了手腳,下官絕對沒有這意思!」

    「黎大人,你難辭其咎。」

    「吳公公這是誤會!皇上親自給下官的女兒們指婚,是對下官天大恩賜,下官怎麼會不放心上,這是被人陷害了啊,請吳公公明鑒啊!」

    黎敬白慌了手腳,直安撫快走到大門的吳公公,並朝著江玉枝猛使眼色,要她趕緊也一起幫忙。

    黎敬白連聲保證,可惜吳公公一點也不買帳,這種攀權附貴的官他看多了,為了攀上天家,什麼下三濫的手段也使得出來,這樣品行不端,還妄想皇上指婚,作夢吧!

    吳公公對他驚天動地的喊冤充耳不聞,繼續往大門走去。

    江玉枝追上,連忙將身上的銀票全部交給黎敬白,同時不停鞠躬道歉,「公公,請見諒,是賤婦我太大意了,才會讓賊人有機可趁,請公公見諒,懇請公公再稍留片刻。」

    「吳公公,這事是下官的疏忽,絕對沒有藐視皇家的意思!」黎敬白趕緊將那一迭銀票塞進吳公公手里。

    吳公公感受了下那銀票的厚度,扁了扁嘴。

    江玉枝又將手腕上的五彩珠寶鎏金花鐲子塞到他手里,「公公,請公公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這時李玥晴自外頭回來,一進門便見到這拉拉扯扯的情景,遠遠地朝吳公公揮手打招呼。「吳公公,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啊,傳聖旨來的是嗎?」

    吳公公一見到朝他大步走來,一點大家閨秀氣質都沒有的李玥晴,立刻輕聲細語問候,「晴姑娘,外頭天氣這般熱,您還在外頭到處幫窮人看病嗎?小心熱壞身子。」

    黎氏夫婦心慌又詫異地看著兩人熟稔打招呼的模樣,吳公公又願意為這小六停下腳步,欣喜這事情終于有轉機了。

    黎敬白火速扯了扯江玉枝的衣角,讓她趕緊暗示李玥晴將人留下。

    「沒事。」李玥晴挑眉瞄了眼猛對她打暗號的江玉枝一眼,她這幾天接連往外跑,早出晚歸的,黎府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也不清楚,不過看黎敬白那張如死灰的臉龐,明白肯定是出事了,這關鍵就在吳公公身上。

    她上下瞄了吳公公一眼,「吳公公,您最近身子還好吧?」

    吳公公除非是為傳達皇帝的重要旨意,否則一向是不輕易出宮門的,今天怎麼會突然上黎府來,看黎敬白那表情分明是惹惱了吳公公,剛剛是正跟夫人兩人急著解釋呢。

    「日前姑娘順手幫咱家扎那幾針,如今活動就俐落多了,但就還有那麼一點老毛病。」

    「正巧我現在有點空閑,我幫您再扎幾針吧,快入秋了,您這身體可得好好保養一番啊?」

    「這怎麼好意思呢?」

    李玥晴拍拍他的肩膀,今天她將龍澤日前要她制作的藥丸全部制作完成,心情還不錯,就幫黎敬白解解圍,否則一會兒就換夫人要遭殃了。

    「走吧,吳公公,您跟常貴公公是好朋友,還跟我客氣什麼?那回我身上的藥丸正巧沒了,沒法送您兩瓶,正巧我昨日剛做好一些強健筋骨的保健藥丸,這藥丸也適合公公服用,一會兒您多拿兩瓶回去,每天服一顆,包您還能在御書房里多當差個四、五年。

    听到李玥晴願意贈送他兩瓶養身藥丸,吳公公是眉舒了,心也順了,方才的烏煙瘴氣也隨著她臉蛋上那明媚笑容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開心說︰「晴姑娘,您的藥就是比金銀珠寶要來得好,那咱家就不跟你客氣了。」

    他听伺候太後的常貴說,晴姑娘送了他幾瓶養身藥丸,服用過後果然覺得人像是年輕了十歲,一年前他被錦貴妃抓到小 子,狠狠地責罰一番就落下病根,一到陰天就骨頭酸痛難忍。

    常貴那家伙好心分了他一些晴姑娘的藥丸,那藥丸吃了一陣,這次下雨竟然就不感覺到酸疼了,正煩惱著要用什麼方法讓晴姑娘為他診治,或是再給一些養身藥丸,眼下真是個好機會。

    「那吳公公先在大廳稍等我片刻,我回院子去取東西就過來。」李玥晴扶著吳公公往大廳走。

    「好、好。」

    「你可得等我啊,要不我還要再跑一趟宮里,很麻煩的。」

    「一定,一定,晴姑娘,咱家就坐在這里等你。」吳公公眉開眼笑的承諾。

    黎敬白夫妻詫異得張大嘴巴,眼珠子也驚駭地暴凸,他們無論怎麼挽留,這宮里第一難搞定的吳公公都不肯買帳,小六竟只用兩瓶藥便輕易讓他同意留下。

    機不可失,黎敬白趕忙交代管事將族譜取出,重新謄過一份。

    至于那對膽大包天、不知感恩的洪家母女,等送走吳公公後,就換他把她們轟出黎府,否則日後他怎麼被這對陰狠毒辣的母女陷害都不知道!

    丙然,等吳公公走後不久,蒼翠院里發出驚天動地的哀號、叫罵聲,幾名家丁不顧黎老夫人的叫囂,徹底執行黎敬白所下的命令,把洪氏母女給轟出去黎府。

    「誰準許你趕嬌兒母女出去的!」黎老夫人用力拍著桌案,朝著黎敬白怒吼,「好啊,你這不孝子,現在連我的話都不听了,是吧!」

    「母親,您知不知道這次我們整個黎府險些跟著這貪心蠢婦一起陪葬!」黎敬白指著緊抓著黎老夫人一腳的洪黎氏怒吼。

    「你要轟她出去,就連我這老婆子一起轟出去,這主意是我出的!」黎老夫人朝著兒子怒喝。

    黎敬白震驚萬分,「母親,你說什麼!」

    「你以為沒有我同意,你妹妹有這膽子嗎?你要是趕你妹妹出門,就連我這老太婆一起趕了!」

    黎敬白听到這話,心頭那口黑血簡直要噴上九重天,恨不得將這無知愚蠢的母親也一並轟出去。

    「月霜是你外甥女,怎麼也比那個來路不明的賤種強,宮里傳來消息要幾位姑娘的八字,論年紀,月霜不正好也適合嗎?你這自私的家伙!」黎老夫人一口氣未咽下,指著黎敬白又是一陣亂罵。「那個賤蹄子也配讓皇上幫她指婚,依老身看,她連給月霜端洗腳水都不值!」

    「母親,注意你的用詞!」如今這小六不管是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他都得認,從現在起還要比任何人對她更好,日後他黎敬白飛黃騰達,甚至坐上夢想中的首輔之位都得靠她!

    這一切絕對不允許母親來破壞,現在是關鍵時刻,絕不能出差錯,不然皇親國戚沒當成,反而引來皇上對他的猜忌就得不償失,府里這幾顆毒瘤是該快刀斬亂麻解決了。

    黎敬白氣呼呼怒瞪自己的母親,握緊拳頭下了一個決定。

    「來人,老夫人離開瑞陽多年,甚是想念,馬上幫老夫人打包行李,送老夫人回瑞陽!」

    「你這不孝子……孽子,竟敢轟你老娘回瑞陽!」

    黎敬白這回是鐵了心,袖子憤怒一甩,「回瑞陽,或是到道觀修行,還是讓那兩個白眼狼給我滾出黎府,母親自己選擇!」

    「你、你、你……」黎老夫人氣得手直顫抖。

    「兒子沒將這兩只白眼狼送官,已是對她們仁慈,母親休要繼續為她們兩人出頭,否則別怪兒子忤逆,兒子是不會為了這兩人,賠上前程和我黎府上百人的性命,母親趕緊做好選擇!」

    「你、你、你……」黎老夫人漲紅的老臉突然一陣慘白,「哇」的一聲,一口鮮血自口中噴出,整個人隨即暈死過去。

    黎敬白見狀冷冷下令,「來人,把洪氏母女給我轟出去,找六小姐來為老夫人醫治!」

    ——待續

    *齊凌國太子齊弈與穎王龍澤這兩個眾人覬覦的香餑餑對李玥晴情有獨鐘,兩人私底下熱烈較勁,偏偏佳人向往自由,對情愛總不上心,齊弈見龍澤與李玥晴越走越近,相當吃味,竟不惜利誘黎敬白想要強娶李玥晴……想知道李玥晴這小神醫最終究竟花落誰家,請鎖定E10602《醫女入龍門》•下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醫女入龍門(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火艷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