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不換(上) 第11章(2)
作者︰季可薔
    在蜜月假期的最後一夜,兩人在飯店游泳池畔用晚餐,她喝了兩杯熱帶水果酒,他也喝了好兒罐啤酒,乘著薄醮的酒意,他們在月色下翩翩起舞。

    樂隊奏著抒情歌,樂聲纏綿,她將螓首靠在他肩頭,悠然嘆息。

    「怎麼?累了嗎?」他溫聲問。

    「嗯,有點。」

    「累的話要不要早點回房休息?」

    「不要。」她搖頭,臉頰依戀地貼在他頸脖。

    「我想象這樣一直跟你跳舞,跳到永遠。」

    「怎麼可能跳到永遠?」他失笑。

    「為什麼不可以?」

    「你都不用休息嗎?」

    「不用啊,我精神好得很。」

    「傻瓜。」他低啐,方唇擦過她敏感的耳垂,彷佛有電流通過。

    她酥麻地一顫。

    他誤解了她的顫栗。「是不是覺得冷?」

    「我不冷,不累。」她嬌嗔地揚眸睨他。

    「怎麼你老把我當成弱不禁風的瓷娃娃?」

    他不說話,墨瞳深邃無垠。

    她又是一聲嘆息,伸手撫摸他臉頰。

    「我真的沒事,你這壞蛋,干麼對我這麼好?」

    他聞言,全身一震,下頷凜然縮緊。

    「這禮拜你對我太溫柔了,簡直不像我以前認識的你。」她似笑非笑地揶揄。

    他靜靜地望她,許久,才啞聲揚嗓。

    「我們在度蜜月,我只是希望至少這個禮拜,你能留下美好的回憶。」

    「嗯,是真的很美好,這禮拜我玩得很開心,我覺得自己很幸福。」她坦率地告白,踮起腳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他僵凝兩秒,接著不由自主地回吻她,吻著吻著,兩人心中**悸動。

    他帶她上樓,一進電梯便迫不及待地深吻,探索彼此滾燙的rou\\\\體。

    回到房里,還來不及上床,兩人己完全剝除對方身上的衣衫,赤luo相貼,他灼熱的吻烙過她身上每一寸肌膚,宛如吸血鬼吮咬她頸間搏動的血脈。

    她亦熱烈地回吻他,鶯啼婉轉,藕臂勾住他肩頸,玉腿纏上他腰間。

    他倏地低吼一聲,抱著她坐上旋轉椅,野蠻地長驅直入。

    這是第一次,他粗暴而狂野地要她,即便她害怕自己承受不住,懇求地喊停,他依然毫不猶豫地一次又一次深深埋進她體內。

    最後,他將所有的yu/望噴射進那急遽收縮的甬道深處,她啜泣地嘶喊,與他同時攀上高-潮的頂峰。

    **,真是一件累人的事啊!

    事後,她癱軟地躺在床上,品味著高潮的余韻。

    「你還好吧?」他躺在她身旁,轉頭看她。

    怕她被他弄壞嗎?

    櫻唇彎起,「你好過分,再這麼下去,我總有一天會壞掉。」

    「你怕嗎?」他語音瘖啞。

    「才不呢。在那之前,我會先……」她比了個用剪刀喀嚓的動作。

    他愣住,她看不出他是嚇到了還是覺得荒謬可笑。

    但哪種反應都好,能讓他總是淡漠的表情產生變化對她而言都是小小的成就感。

    她粲然笑了,沖過澡後,與他相擁而眠,唇畔依然含笑。

    但這甜蜜的笑意,在她朦朦朧朧地墜入夢鄉後,逐漸轉為某種驚恐的情緒。

    因為她又作惡夢了,那個從她動了換心手術後便不時糾纏她的惡夢,她夢見一場車禍,夢見一個冷酷無情的男人命令她去死。

    她依然看不清那男人的臉,但這次,她依稀看見了透過鏡子反射出的自己的容顏——

    眉目如畫的五官、豐滿的雙頰。

    不對,這不是她的臉,卻似曾相識,她曾經在哪里看過這張臉,她見過……

    「田曉雲!」她悚然驚喊,陡地從床上彈跳坐起。

    韓非被她吵醒,也跟著坐起身。

    「你怎麼了?」

    她茫然望他,雙瞳失焦。

    「我……作了個惡夢。」

    「惡夢?」劍眉一挑,「什麼樣的惡夢?」

    「我夢見車禍,還有鏡子里的臉……」

    「什麼意思?」他不解。

    她自己也很迷惘,如墜五里霧中。

    「那張臉是田曉雲……奇怪,為什麼會夢見她呢?」

    听見這熟悉的名字,韓非一凜,神智頓時清醒,眸光銳利。

    「你說你夢見車禍?」

    「嗯。」

    「什麼樣的車禍?」

    「就是我好像走在馬路上,不知為什麼精神很恍惚,然後有一輛出租車突然撞過來……」

    「出租車?!」韓非擰眉,一個陰暗的念頭在腦海成形。

    「對。」方楚楚頷首,察覺他神情變得陰沉,呼吸凝住。

    「怎麼了?你表情……好可怕,這個夢有什麼涵義嗎?你知道我為什麼會作這樣的夢嗎?我明明沒出過車禍,夢中那個女人不應該是我。」

    「或許……是一種感應吧。」

    「感應?」她期待他的解釋。

    他卻不吭聲默默下床,為自己倒了杯水,一面啜飲,一面深思著什麼,然後,他來到窗前陰影處,旋身面對她。

    夜太深,房內只開了一盞小燈,她看不清他的臉。

    半晌,他終于慢條斯理地揚嗓。

    「你說你在鏡子里看見曉雲?」

    「是啊。」

    「其實出車禍的人是她。」

    「什麼?!」她駭然,「我、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說什麼?」

    「曉雲發生車禍,她死了。」他一字一句地說道。

    他怎能顯得如此冷靜?

    「怎、怎麼會?怎麼可能!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你動換心手術那一天。」

    她倏地凜息,不能呼吸。

    他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這是玩笑吧?不可能是真的!

    但他說話的口氣異常認真,半隱在陰影里的身軀站得挺直,宛如冰封的武士雕像。

    雖然她無法辨認他的眼神,但她能感覺到,他正用一種復雜的目光切割著她。

    方楚楚不寒而栗。

    這一切,究竟意味著什麼?

    方楚楚按捺不住心頭的疑慮,一回到台灣,便直奔醫院院長辦公室。

    「怎麼?蜜月剛回來就來找我這個爸爸?」方啟達見到女兒,很高興。

    「是買了什麼紀念品要送給我嗎?」

    「是,這個給你。」方楚楚將前幾天買好的禮物隨手交給父親,迫不及待地發問。

    「爸,有件事我想問你。」

    「什麼事?」

    「我的心髒是誰捐給我的?」

    方啟達聞言,拆封禮物的雙手頓住,疑惑地望向女兒。

    「你干麼突然問這個?」

    「總之你告訴我就對了。」

    「根據法律規定,醫院相關人士就算知道捐贈者是誰,也絕對不能透露給病人及家屬知道。」

    「別跟我講法律那一套!」方楚楚焦急地反駁,「告訴我真相!」

    方啟達皺眉,「我不知道。」

    「騙人!」方楚楚不相信。

    「你是醫院院長,怎麼可能不知道?」

    「我不能說。」

    「爸!算我求你,好不好?」強求不成,方楚楚只好換個方式,搖晃父親臂膀,軟言撒嬌。

    「我從小到大幾乎沒求過你什麼事,這次就當你救救自己的女兒好嗎?」

    「為什麼你會想知道?」方啟達仍是猶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我現在沒法解釋,你就當看在過世的媽媽分上,告訴我吧!」方楚楚很聰明地提起母親作為殺手 。

    見女兒連亡妻都拿來做談判籌碼了,方啟達頓時沒轍。

    「好吧,然你這麼堅持,我就跟你說,但你要答應我絕對不能打擾對方的家人朋友,也不能把這個秘密泄漏出去。」

    「我知道。」方楚楚滿口應允。

    「你等我一下,我調出病歷資料。」方啟達來到計算機前,輸入密碼,調出醫院檔案。

    「捐贈者是一位田曉雲小姐,她因為發生車禍意外……」

    後來父親還說了什麼,方楚楚己然听不見了。

    她轉身離開,如游魂般飄蕩于醫院長廊,就像之前她因心疾困在這里的時候。

    天崩地裂,她受到強烈的打擊,不久前才滿心歡喜得到的幸福彷佛于此刻盡數幻化為海上的泡沫。

    她猜得沒錯,換心給她的人真的是田曉雲。

    她身上裝著田曉雲的心,韓非最珍惜、最在乎的女人的心,裝在她身上。

    所以,他究竟是為了什麼原因娶她,甚至不惜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搶婚?

    是因為愛她嗎?或是……

    「他把我當成替代品了嗎?在他眼里,我只是田曉雲的……替身?!」

    她駭然低喃,霎時全身虛軟,順著牆滑跪在地,失去焦距的瞳孔像沒有靈魂的寶石,在眼里碎成片片。

    【上部完,請看下部】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痴心不換(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季可薔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